专访李兆光×Iris:拿了11座戛纳狮子,还是想成为导演

举报 2021-09-01

专访李兆光×Iris:拿了11座戛纳狮子,还是想成为导演

扫描,分享朋友圈

专访李兆光×Iris:拿了11座戛纳狮子,还是想成为导演

采访:Viola、Ivy、吴小宝
撰文:Viola

如果你恰巧在一个疏朗快意的下午,路过这个狭窄的三字路口,那么你将幸运地看见上海这座城市潮流的、年轻的、极具创造力的一面。

衣着时尚的年轻男孩女孩来来往往;道路旁的建筑藏龙卧虎,一侧是线上二手书店“多抓鱼”的线下门店,另一侧互联网美妆集合品牌话梅HARMAY也即将在此处落地;弄堂里面的小院子还藏着新消费咖啡品牌三顿半的上海办公室,一些广告公司、制作公司也在其中……

这里是上海安福路与武康路的交汇处,也是马来西亚创意老将李兆光Kevin Lee与他的合伙人Iris,正式转型成广告导演后的常驻“办公地”——路口一家轻食物餐厅靠窗的圆桌。见证了这么多优质广告片的诞生全过程,或许这张圆桌比你我都更加了解广告导演,了解这个广告工业体系中最令人向往、也是最神秘的角色。

专访李兆光×Iris:拿了11座戛纳狮子,还是想成为导演

Kevin,马来西亚华人,拥有超过25年的⼴告从业经历。1997年来到中国做创意,在BBDO、智威汤逊、奥美、Leagas Delaney等老牌4A公司、创意热店都留下经典作品,也⼏乎在所有重要的国际⼴告节上均有斩获,仅戛纳狮⼦奖杯就有11座,其中NIKE RUN FREE项⽬被THE GUNN REPORT评为全球赢得奖项数量排名第⼆的⼴告。Kevin同时也被很多中国本土创意热店核心人物视为领路者,天与空联合创始人黄海波接受我们访问时曾说,“我就是奔着Kevin去(奥美)的,他是祖师级的人物,我很喜欢他。”Kevin离职奥美时,黄海波还给他做了一个牌匾——“妙手擒狮”。

但是今天,我们要讲述的不是Kevin的创意人生涯,而是他在2019年与合伙人Iris成立工作室,以导演的身份再度起航后的故事


一、导演是个需要深厚积累的角色

当我们提前来到访谈地点,即安福路与武康路交汇处的那间餐厅时,Kevin和Iris还在专注地讨论工作。见我们来了,便立马收拾好办公家当,在一张大桌子旁坐定。

Kevin穿了身简单的纯白T恤加牛仔裤,年轻且活力。Iris一身黑裙、中长发,干练而利落。在成立工作室之前,Iris拿下了美国密苏⾥新闻学院和复旦⼤学新闻学院的双学⼠学位,并曾在美国全国⼴播公司《夜间新闻》栏⽬⼯作。她拥有8年的制⽚经验,担任制⽚和副导演的领域涵盖电视新闻、商业访谈、电视⼴告、平⾯⼴告、数字战役和线下活动等。

两人说话都很慢条斯理,无论是讲述自己的故事还是对行业现象进行评判时,都显得无比随和、从容。

工作中的Kevin和Iris

专访李兆光×Iris:拿了11座戛纳狮子,还是想成为导演

“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想要成为导演的?从小就有这个梦想吗?”我们进入主题。

“倒也没有这么励志。”Kevin笑着回答。

虽然很喜欢《天堂电影院》,不过Kevin并不像影片主人公那样从小就有个导演梦。Kevin是在人生阅历渐丰的过程中,逐渐被导演这一角色所吸引,从而迈进声光影音的大门。

孩提时代,Kevin就对“艺术创作”很感兴趣,母亲发现他很喜欢画东西,便将他送到马来西亚中央美院跟着一个老师学习画画和雕塑。大学毕业之后,Kevin开了一家小小的插画工作室,在工作中,他与很多广告人打交道,渐渐发觉做广告是一件很爽的事情,于是他关掉自己的插画工作室,去到马来西亚的一家创意热店工作。1997年,28岁的Kevin觉得在马来西亚工作过于舒服了,在这种状态下反而丧失创造力,恰好BBDO北京有一个工作机会,他便背着背包来到了北京。[1]

因为工作的缘故,Kevin接触到了很多中国年轻导演。“我刚来到北京时,老实说,那时的市场还是很单纯的,电影导演是有的,但是广告导演不多。当时我也不是很想依靠太多国外导演来拍中国的广告,刚好经朋友介绍认识了李蔚然、谢振宇、曹郁他们,那个时候他们也刚刚从学校毕业,我们就一起拍了很多广告,也变成了朋友。后来也经常和他们在一起谈论电影和导演的事情。”这些经历算是在Kevin心中埋下了一粒成为导演的种子。

专访李兆光×Iris:拿了11座戛纳狮子,还是想成为导演

“如果要问我为什么会想要成为一名导演?其实可以这样说,我是喜欢这个媒体,在影视这个媒体里面讲故事,既能用视觉还可以用听觉,这是我最喜欢的部分。我喜欢有情感的作品,影视这个媒体很适合表达情感。”

创意和导演一直是交织在Kevin职场生涯中的两条脉络。对广告、创意的热爱让Kevin一直难以下决心离开广告公司,但是内心里面却总是有一层对导演的向往。10多年前,从北京来到上海工作时,Kevin就出来做过一段时间的导演,但是因为放不下对广告的喜欢,又回到广告公司。不过好在做项目的时候,Kevin也有很多担任导演的机会。“记得当时还在奥美广州的时候,有些客户给的创意费用不高,我们写好了创意和脚本之后就跑去问客户,能不能让我们自己把它拍掉?广州的客户都还是很开放的,几乎每一次客户都说OK。”

即便已经和无数导演打过交道,自己也导演过广告作品,这位创意老将依旧对成为专职导演这件事十分谨慎,“导演是一个全才,是需要大量的积累的,导演既要懂人性、懂剧本、懂剪辑、懂音乐,还有会挑演员,灯光色彩、服装化妆这些也要精通,所以我后来还去学了室内设计,这对搭建布景是很有帮助的。这些都是作为导演必备的技能。”

直到2019年,Kevin才觉得自己可能积累得差不多了。


二、做导演的这两年,我们很兴奋

2019年2月,Kevin与在Leagas Delaney的同事Iris共同创办了Farfar Films。Farfar这一名字中含着两人对于公司的畅想,“Go As Far As Your Mind Lets You”,心之所向,身之所往。

过往的广告经验并没有框住Kevin和Iris的想象力,相反他们一直像块海绵不断汲取导演这一新领域中的养分。在广告公司时当导演拍广告可能是“只知皮毛”,但是成为正职导演之后,才知道拍广告、制片还有这么多门道,所以Kevin说,“这两年我们真的过得特别兴奋,因为学到了很多在广告公司里学不到的东西。”

成立两年多,Farfar制作的短片不算太多,但是每参与进一个项目,Kevin与Iris都想有些不一样。


1、用视觉讲故事是Farfar的擅长

视觉突出,是Farfar的作品留给大众的直观印象。这一特点的养成与Kevin的从业经历有关,从小学习绘画、年轻时在4A公司接受了严格的训练,后来又在多家知名广告公司担任创意总监,这些都让他对道具、构图、色彩等都有极其严格的标准。

“我有一个原则性的东西,就是你只有一次机会做一个这样的作品,如果我不把所有的时间放进里面,是过不了我自己这关的。另外我也会觉得对不起客户。这可能这也和我接受到的培训有关。我以前的老板是英国人,有时候只是字距有零点几毫米的出入,他就会让我们拿回去重做。我记得我老板总是跟我们说,我们在做的是一份很专业的工作,而不是一个为了敷衍时间、为了赚钱的工作。所以我感觉我们那些经历过这样培训的人,基本上都是这样的。”

这份对细节工艺的极致把控,也被Kevin运用在了广告拍摄创作中。

让Farfar在业界打响名号的作品,是2019年联合天与空为滴露打造的品牌片《松木巨人与细菌王国》,这也是Farfar的开山之作。从出街的片子便可以看出,无论是舞台设计、特殊服装、特效化妆、还是CG合成等都有极高的水准。

松木巨人与细菌王国

Kevin和Iris告诉我们,其实这个项目的难度比想象中的更大。服化道的准备自不用说,因为很多画面需要CG合成,所以很多镜头往往需要拍摄四五遍,参与拍摄的小演员们也需要组织协调好并且不能超过规定的拍摄时间……“这条片子我们大概连续拍了60多个小时,也是我个人的一个极限了。”Kevin回忆到。

好在这条广告片的反响不错,拿下了纽约广告节两个奖项的提名及入围。

《松木巨人与细菌王国》片场

专访李兆光×Iris:拿了11座戛纳狮子,还是想成为导演专访李兆光×Iris:拿了11座戛纳狮子,还是想成为导演专访李兆光×Iris:拿了11座戛纳狮子,还是想成为导演


2、想要做消费者一看就有感觉的东西

对于短片的创意概念和呈现方式,Kevin与Iris也有很多坚持。“我们想做的是一个所有消费者一看就有感觉的东西,而不是一些假大空的东西。所以我们会花很多时间去做一些背景的研究,研究品牌和创意概念,研究怎样用一个新鲜的角度去讲好项目的洞察,我们每次都会在这一步上纠结很久。”Iris告诉我们。

去年,他们为OPPO打造了一支广告片《夜,不再只有黑》,广告片主要想传递的就是OPPO Reno4系列手机强大的夜景视频功能,于是也就有了现在的表达方式——一对年轻情侣夜游,看似黑漆漆的城市却总在男孩手机对准的地方亮起灯光,灯火流转之下女孩笑眼盈盈。在光影与音乐的衬托下,整条广告片的暧昧气氛拉满,也让屏幕这头的我们不自觉地露出“姨母笑”。

夜,不再只有黑

“这个项目是客户想的创意,而且时间也很紧急,留给我们完成这条片子的时间只有一个月。这条片子前期准备是很复杂的,因为我们不想做太多后期,所以影片中的灯光效果都是实拍。拍摄地点是在上海崇明岛的一个欧式小镇楼盘,去到现场之后我们是把所有的灯都拆掉然后重新安装的,连续拍了三个晚上。

《夜,不再只有黑》片场

专访李兆光×Iris:拿了11座戛纳狮子,还是想成为导演专访李兆光×Iris:拿了11座戛纳狮子,还是想成为导演

”拍摄过程虽然辛苦,但是出来的片子还是挺让Kevin与Iris心动,“这种单纯的爱情是蛮难得的,我们很喜欢。”

现在很多广告片会给人一种“美则美矣,没有灵魂”的感觉,这类广告正是Kevin和Iris尽量避免的。“我觉得广告没有核心概念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好品牌、好广告都是要有内在的概念、情感在里面的,这也是我们很在意的事情。”


3、拍广告虽然累,但是很有成就感

当导演是辛苦的,拍摄时很可能连续好几天都不能好好休息,但是Kevin与Iris却总是乐在其中。“在片场的时候我是不会感觉到累的,因为我觉得这是很有趣的事情,只有在拍完之后我才会觉得,哇好累。”

并且,Kevin可能还是片场中最有激情的那一个。“我觉得演员是要被鼓励的,导演应该想办法把演员的潜力激发出来,这个也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地方,所以我在片场的时候总是很激情。”这种激情能够感染到片场的工作人员,也促使所有人全力以赴。

亲自上阵的Kevin导演

Iris笑着跟我们说,“在跟演员讲戏的时候,Kevin经常会自己演一遍,哪怕是在制作动画广告时。”去年,Farfar为美的导演了一部广告片《不想回家的北极熊》,怎样让CG更生动搞笑无疑是这支影片的难点,为此Kevin亲身上阵表演,为CG团队实力示范了北极熊鬼脸的一百种演绎。

对于导演而言,作品上线的那刻一定是最有成就感的。“就是大家跑过来跟你说这条片子拍得不错,来问你怎么拍的、怎么想的,或者是说‘诶这条跟你以前风格不太一样哦’然后来跟我们探讨的时候,真的是很有成就感。”

“不过一个片子结束后我想的更多的还是,下一个项目我们会拍些什么,又可以尝试哪些新的东西……就像闯关一样,我在期待下一关是什么。”


三、骄傲会把创意杀掉

在Kevin和Iris看来,导演在广告行业的作用越来越重要,但也是一个需要时时精神紧绷的职业。尤其是当前的环境下,新锐导演层出不穷,品牌需求日新月异,新的技术新的媒介渠道也不断跑出,这些变化都很考验一个导演的专业积累和面对变动的应对能力。如何自处?唯有将自己的姿态不断放低,始终保持着学习的心态。

“这里真的有蛮多想要分享的。我的一个好朋友是法国很出名的导演,他就告诉我,在法国没有哪个导演会说自己是最好的,因为可能明天就会跑出来一个新人把你覆盖掉。所谓的大导演或者小导演,都是要别人来衡量,而不是自己衡量,骄傲会把创意杀掉。所以做导演最重要的就是,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你应该把自己看成一个实习生,因为你的下一个作品又是一个新的东西,你要不断学习。”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才华横溢的导演值得学习,Spike Jonze就是Kevin很喜欢的一位导演,因为他的作品永远能够带给人惊喜。

2018年Apple那支拿奖拿到手软的广告片《Welcome Home》就出自这位导演,相信你一定还记得初次观看这支影片时,看到舞者沉醉地展臂拉开家具、墙壁时的惊喜和震撼。


戳这里看完整广告片

这位导演同时也执导了科幻爱情电影《她》,该片入围了第86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影片奖。不过最让Kevin感到震撼的是,这位导演除了会拍电影和广告之外,还很会拍滑板影片!出自他手的《Video Days》被称为“每个滑手必须要看的滑板影片”。这种没有边界的状态让Kevin很是羡慕,“几乎他的每个作品都会让你觉得‘哇好厉害’!”

不过想要始终保持旺盛的创作欲也是一件挺难的事情,“所以我是需要时间让自己安静下来的。”Kevin这样说。

接受我们访问的前两天,Kevin正好给自己放了个假,与家人一起离开城市,去到一个没什么人的地方整理思绪。“我很相信,很多好的创意想法其实是从潜意识里面冒出来的。理性的头脑只不过是在收集信息,而所谓的想创意其实就是将散落在潜意识里的各个信息点链接起来。‘链接’这个步骤是最难的,对于我而言,在真正放空的、没有任何干扰的情况下,我才更有可能把那些点链接起来。”

这套“潜意识理论”是有佐证的,那组被THE GUNN REPORT评为全球赢得奖项数量排名第⼆的⼴告项目NIKE RUN FREE,据Kevin所说就是在睡梦中获得的灵感。[1]

Work Hard,Play Hard

1630321706813202.jpg

“但是现在这个社会真的走得太快了。”Kevin与Iris感慨到。“有时候时间太赶,真的会扼杀掉蛮多东西的,怎么说呢,就是好东西真的是需要时间去琢磨的。”

并且,慢下来之后市场上的好作品也会更多。Kevin分享了一些见闻:“我认识的很多外国导演,他们可能两个月就接一条片子,他们是很珍惜拍摄每一条片子的机会,因为一旦你拍不好,别人就不会来找你。我的一个朋友已经是非常有名的导演,但我去他家的时候就会看见他为了拍片准备的那些资料,真的就是厚厚一本。英国、法国的市场环境就是这样的,一旦你的质量不好,你很快就会被取代。所以你必须将所有好想法放进作品里。”

“中国的广告真的可以慢一点。”


四、这个行业需要热爱,需要纯粹

“我面临的每一次挑战,从一个简单的信笺设计到一个电视网的广告策划,都同样表现出创意的强度,同样致力于创造出一种简单惊人的意向……这种创作过程对于我来说非常自然,因为我有一种永不满足的渴望,渴望着去看、去听、去品味、去经历那些我的精神和肉体所能吸收的刺激。”


这是《广告狂人》原型乔治·路易斯在《蔚蓝诡计》一书中对自己创作状态的描述,在Kevin和Iris的故事中,我们也有了类似的感受。

“很多人会觉得做广告很苦,会埋怨自己的工作。但是我觉得人还是要热爱自己所做的事情。我还记得还在北京的广告公司时,我们请到了一个美术馆的保安来给我们做分享,这个保安特别喜欢画画,直到现在我还记得他说,‘如果我不画画,我就不是我了,我就没有存在感了’。当时在场的很多创意人也被感动哭了。”

Kevin其实也是这样的人,做创意是他毕生追求的事业。“以前Iris有问过我,要不要去开一家咖啡馆看看,但我觉得我要是过着每天围着一家店转的生活,人就傻掉了。我还是喜欢做跟创意有关的事情。”“其实我从年轻的时候就很享受做创意的这个状态,就算加班、熬夜到两三点也还是觉得很开心。这种开心是钱买不到的。我觉得无论是创意还是生活,就是要纯粹些,不能太复杂,太复杂就傻掉了。”

“没错,Kevin是可以一件白T恤买20件的人。”Iris小小“吐槽”。

在我们看来,Kevin与Iris就是在身体力行“Go As Far As Your Mind Lets You”这一理念。巧合的是,Kevin转型导演后的第一支影片《飞翔的屋顶》也讲述着一个平凡人找寻属于自己的精神家园的故事。这也是Kevin很喜欢的一件作品。

飞翔的屋顶

值得一提的是,这支影片是Farfar携手南非知名动画团队共同打造的。当前,Farfar的很多作品就是与国外制作团队共同完成。这或许与Kevin、Iris都有丰富的海外背景有关。能够动用全球人才,让世界创意人才参与进项目中,也是Farfar的一大优势

在聊到对Farfar Films的期待时,两位也很自然地说到,希望未来的Farfar能够作为一个平台,“让国外非常成熟的行业细分下的各类创意人才都能以特别的方式参与到中国的影视广告制作中。”

至于怎么看待现在的中国广告市场,Kevin与Iris也与我们分享了他们的观察:“中国已经有很多导演有了自己的风格。如果每个导演都很努力地去做自己的作品的话,创意也会更好,因为创意是需要好导演帮你呈现出来的。中国是个很大的市场,上海也是一个很多元的国际都市,如果未来能有更多不同的导演、不同风格的广告,一起把好创意打开,这个市场会更加有趣。”

与海外团队一起工作

 

五、结语

Farfar成立以来,一直保持着Kevin、iris双搭档的模式,并且他们也没有考虑扩大团队,“我和Iris都比较想纯粹地做创意,团队扩大了肯定会涉及到管理的问题,可当你把时间花在管理员工上时,就不能100%投入进项目中。”

或许也是因为导演的角色比较特殊,才能让Kevin与iris一直保持着自己的节奏。“我们现在好像已经没有那种工作日和周末的概念了,有时候周一别人都赶着上班,而我们可以在家睡懒觉,想想还是挺爽的。”

在不需要去片场、也不需要跟客户开会的那些日子,Kevin和Iris就会在下午准时坐到这间餐厅的圆桌前,讨论脚本、讨论品牌、讨论行业、讨论一切与创意相关的事情。

Farfar一直在尝试不同风格

访谈结束前,我们问Kevin与iris,近期有没有比较关注的事件。

“有啊,我们一直在看奥运,对中国队那位跳水的小女孩很关注。我从来没看过一个运动员上场的时候能这么轻松,就好像她不知道奥运是什么,就上去跳了。这种状态特别好。”

Kevin谈到的就是14岁的跳水天才全红婵。在今年的东京奥运会女子10米跳台决赛上,全红婵的5个动作中有3个满分,满分477分的比赛她拿到了466.2分,创造了女子10米跳台的历史最高分。“专注”是全红婵给人最深刻的印象,在一篇全红婵的深度报道中作者也写到,“专注是她的能力,也是她内心极其单纯的表现——她就像一张白纸,没有太多自己的想法,教练的教导、安慰,她都能完全吸收,迅速执行。”[2]

我们相信,这种单纯、纯粹大概也经常能在Kevin与Iris的身上看到:在他们大胆跨进导演这个行当时,在他们在熬大夜拍片依旧选择再多坚持一会儿时,在他们为了某个创意概念不断头脑风暴时……

或许这个世界真的存在某个“无我之境”,拥有纯粹梦想的赤诚之人会在这里隔空相望,即便现实世界的他们互不相识,但偶然一瞥间也能生出惺惺相惜之感。总而言之,预祝Kevin与Iris在“心之所向,身之所往”的导演路上,也能不断打破自己的记录。


参考资料:
[1]《李兆光:Not To Do》,祝士伟,《艺术与设计》,2013
[2]《保护全红婵》,吕蓓卡,《人物》,2021-8-24


 专访李兆光×Iris:拿了11座戛纳狮子,还是想成为导演
从左到右:Viola、Ivy、Kevin、Iris、吴小宝

文 末 彩 蛋

采访之余,我们也请Kevin与Iris来了场快问快答,导演们喜欢的电影/广告片有哪些、不过时导演们都会做些什么,以及做导演究竟赚不赚钱?来视频中找找答案吧!

你对Kevin与Iris还有什么疑问?对导演的工作以及拍广告还有什么好奇?欢迎在评论区留言,咱们敞开心扉聊!

本文系作者授权数英发表,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转载请在文章开头和结尾显眼处标注:作者、出处和链接。不按规范转载侵权必究。
本文系作者授权数英发表,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作者本人,侵权必究。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本文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本文系数英原创,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授权事宜请至数英微信公众号(ID: digitaling) 后台授权,侵权必究。

专访李兆光×Iris:拿了11座戛纳狮子,还是想成为导演

扫描,分享朋友圈

    参与评论

    文明发言,无意义评论将很快被删除,异常行为可能被禁言
    DIGITALING
    登录后参与评论

    参与评论

    文明发言,无意义评论将很快被删除,异常行为可能被禁言
    800

    推荐评论

    全部评论(2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