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初出茅庐的 95 后,为什么有底气创办自己的广告公司?

原创2017-11-29举报542391135

三个初出茅庐的 95 后,为什么有底气创办自己的广告公司?

扫描,分享朋友圈

三个初出茅庐的 95 后,为什么有底气创办自己的广告公司?

采访:Choco、宋那个
撰文:宋那个

数英DIGITALING 原创文章,转载请遵循文章底部规范

绍兴路 88 弄 14 号,汉源书店对面的住宅区,走进巷子就能看到一幢刚被雨水洗得崭新的白墙复式楼。这次我们要去拜访的是一家由 95 后团队经营的“广告公司”(此处必须加引号,原因会在之后提到)—— HOTSAR / 或卅工作室,他们在刚大学毕业的年纪就已经得到了阿里巴巴、腾讯、网易以及 oppo 等品牌的信任与合作机会,在刚刚过去的双 11 全球狂欢节中也有不俗的表现。

HOTSAR × 天猫双11全球狂欢节——「快乐造云机」

查看项目详情:https://www.digitaling.com/projects/24143.html

主角简介:

王运星(阿星)

HOTSAR 店长兼执行总监,95后,广东汕头人,擅于交谈与学习,家人从商。原为广州大学学生,大二时告别课堂,转而成为了一名自由职业者,在之后的项目中结交了自己现在的两位挚友,阿滨和越升。

刘滨(阿滨)

HOTSAR 联合店长兼美术指导,广东汕头人,与阿星家只隔了一条街,但他们俩是通过互联网认识的。家人大多都从事设计工作,自己今年也刚从广州美术学院毕业。在校期间已有名气,风格百搭,擅长发掘和包装。ZCOOL 推荐设计师、华盖签约摄影师。

郑越升(越升)

HOTSAR 联合店长兼程序员,广东汕头人,95后,中山大学计算机专业出身,学习能力超强,像是团队里的技术开发总监,新的技术一出现,立马就能开展内部学习讲座,帮助团队实现一切“天马行空”。



01 阿星告别校园

2013 年 9 月,又是一届大学新生开学季。家住汕头的阿星拿着广州大学的入学通知书,像是给即将进入广告专业的自己一份见面礼,洞察到了异地赴校报到的“盛况”。于是自行包下几辆大巴,集结了一批同样准备从汕头出发前往广州高校报到的学生以及一些陪同的家长们。最开始是想消解旅途的孤单,结果这次赴校,不仅在入学前就认识了许多同龄老乡,还赚到了自己的第一笔大学生活费。

入学后的阿星当上了班长,很快又得知了师兄师姐的四六级耳机推销套路,然后通过自己的社交技能顺藤摸瓜找到了厂商直接拿货,为同学们谋得低价福利的同时,自己也收获了一笔“鼓励金”。当然,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这笔钱很快就被拿去答谢同学和朋友们了。

偶尔做做校园“小生意”的阿星,一眨眼就已大二,经过这些时日的观察,他发现对于求新求快的广告行业来说,大学课堂上的知识已有所局限,也与自己想要做的事情相去甚远。不想在课堂上混沌度日的他,开始在宿舍自学绘画、CG 以及其他感兴趣的技术,不曾想这一学便上了瘾,直到生意找上门来才知道——“噢,原来这东西还可以赚钱呐!”尝试过几次项目后,发现只要是接触到项目的时候,自己的进步速度就非常之快。

于是这一年他做出了一个极其重要的决定——告别校园,当个自由职业者去各种项目实践中学习。如此,便有了之后的许多故事……


02 互联网三结义

哪里有活儿干,哪里就有阿星。在一些人还在课堂上昏昏欲睡或是刷着手机和平板电脑混日子时,主力发展执行技能的阿星,参与的项目早已不局限在广州本地,其中也不乏北京和上海的驻地项目。另外,因为大家在互联网上已经形成了一个圈子,所以期间也接触到了很多的阿里项目。这也为之后的公司业务提供了扎实的信任基础。

通过稳扎稳打地做项目、学习交流,阿星结交了许多朋友和客户,这其中就包括了 HOTSAR 另外两位主创——阿滨和越升。

2016 年 4 月,阿星通过互联网收到了一个三维项目邀请,而这位邀请人就是当时正在做湖南卫视《我是歌手》项目的阿滨,这就是 HOTSAR 执行总监和美术指导的最初接触。

而阿星与越升的相识,就得从越升经营了很久的个人公众号“坏打印机”说起。阿星先是关注了这个有趣的公众号,而后通过后台添加微信开始与越升攀谈,聊天中发现越升有涉猎类似于《飞碟说》那样的简单 MG 动画,而正好自己手头上又有个相关项目,便决定外包给他完成。那次合作,越升赚了 2000 元人民币,本人很是高兴,因为压根也没想到自己还能靠这点爱好赚钱。这次交流之后,两人也会经常交流 CG 等相关技术。

说起来三人的认识时间都不算太久,真正的感情升温发生在 2016 年的 9 月份。阿滨当时已经接到了阿里的 offer;在腾讯实习的越升也正好到了考虑转正的时机;而阿星呢,这时正在西安帮朋友的工作室做项目,在某个干热的天气里百无聊赖地躺在床上思考自己的下一个位置,突然就萌生了“试着开个自己的工作室”的想法。随即开始翻找通讯录,浏览到越升的近期作品,发现“坏打印机”上更新的内容越来越技术流。也是直到这时,阿星才揭开越升的真正身份——一名光荣的程序员!了解过后,越想越觉得这个“工作室”计划有戏,便对这两位“网友”发出了邀请。生性自由的阿滨与他一拍即合,然后两人赶紧去找即将签约的越升吃饭并开展思想工作,条理清晰地帮助分析了自身实力与现下利弊:

“越升啊,像腾讯或 BAT 等公司,以你的实力什么时候不能去啊?”

“还这么年轻,你先出来试着做几年呀。自己玩,多自由!”

“越升啊,就算之后做工作室的结果不如人意,到那时想进公司也还是非常有机会的嘛。”

“越升啊,……”

谁知道压根不用再多费口舌,三人团就这样成行了。现在回头看,其实大家都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得如此顺利。


03 “三臀男孩”东游记

办公地点选在了广州大学城附近的城中村,也就是在这个小小房间里,阿星看到了越升桌上放着的“转正申请”,翻过来一看,背面已遍布不成逻辑的字迹。

没过多久,光棍节来临。三人在 2016 年 11 月 11 日当天找了 100+ 人录制了简单的每人 3 秒飞吻视频,然后做成了一支 H5。据描述,H5 界面上有近两百格,用户可以在屏幕上画出爱心或其他喜欢的形状,除手势经过之处,其他格子间的飞吻视频将被同时激活,用户就能接收到这些友爱的飞吻。这就是三臀男孩口中的 “Kiss Plan”。

Kiss Plan

玩过之后就有很多人喜欢,也有商业项目主动找上门来,三人最开始时都是接手一些地方企业的宣传片或年会视频等。就这样做着做着,一些在阿里工作的师兄师姐也关注到了这个小而美的工作室,然后陆续找来、一起做项目。第一个阿里项目时,虽然资金不多、时间较赶,但后来大家都说“哇,两周能做出来这样的作品啊”。有了这次经历之后,工作室似乎就驶上了一条“高速公路”,主要着手做一些装置作品。

成立不到一年的时间,三人就迎来了一个工作室的重大转折点——2017 年毕业季,阿滨需要完成自己在广美的最后一件“大作”——毕业设计。充足的想象空间,用实力去炫技,这真是给了三人非常好的发挥舞台。于是交互装置《情感勘探所》应运而生!

广美毕设——交互装置《情感勘探所》

(视频时长:1′52″)

很快淘宝就相中了这个作品,当即就发出了淘宝造物节的邀请函。当时三人还只是把它当作另一次的展出机会答应了下来,直到在现场遇到了许多广告界的前辈,才了解到淘宝造物节的真实影响力。

当时,现场的各位都带了专业团队去布置,而阿星他们就几个大学生,先是找了个普通的物流公司运送过来,然后准备在现场亲自组装。这样的举动让现场对接人员和周围同行们看了后都一脸怀疑,还经常会被问到公司的“老板”或“负责人”有没有到场。毕竟这第一次出场,就让大家有些不敢相信。

《情感勘探所》在淘宝造物节

《情感勘探所》在淘宝造物节

查看项目详情:https://www.digitaling.com/projects/22769.html


04 耶!HOTSAR在上海破壳而出

不过,在这次与前辈们的深度交流后,阿星就发现了一个问题,上海盛产好创意,但却又十分缺乏优秀的执行团队。擅长做执行的三位 95 后继而又考虑到公司业务发展以及同行间交流机会等因素,立马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离开珠江,搬到上海。

就如他们的执行速度一般,搬公司这件事也非常之迅速,到上海的第一天,选定了这个处在居民区的安静办公地点,接着迅速租下了一套离公司较近的房子用作三人的住宿,而后便是在 3 天内完成设计与装潢,随即开始入驻办公。

然后这个办公室就在一个雨天撞进了我们的视线,乌云之下,一幢崭新的白墙复式楼。推门而入,栗子活泼登场、热情迎客,视线很快就被白墙之上的巨大 HOTSAR Logo 吸引。

HOTSAR Logo

更特别的是,它是由 60 张 A4 纸拼成的。

Logo“张贴”图

Logo“张贴”图

关于名字:

“讲真,工作室名称有什么寓意?”

“‘HOTSAR’ 这个读音呢,在潮汕话中有‘很帅’、‘很酷’的意思。

“所以这个方言写出来就是‘或卅’这两个字吗?”

“这个写法呢,其实就是硬套上去的哈哈。我们是希望用最简单的字形呈现,所以用了‘或’、“卅’。”

“那是先有的中文名咯?”

“不不不,是先有的英文名。说到这里我发现,大家都很爱用英文名啊,而且问了之后发现里面的意思也很简单,比如 WMY,就是三位老板的姓氏首字母一拼就出来了。所以我们是向前辈们看齐,先取了 ‘HOTSAR’ 这个英文名,然后才有的‘或卅’。总而言之,取名就是要简单易记。”

关于 Logo:

“那 Logo 呢?”

“其实之前在做毕设《情感勘探所》时画过‘三臀男孩’,然后在校园里张贴宣传,但我们并未给出描述这是个什么东西,那么大家在看到它们的时候就会自己编名字,还会想,怎么最近到处看到这些‘屁股’……”

三臀男孩

三臀男孩

“……而后就延续了这个概念,就是 Logo 一定要具象,让大家一看就知道这是什么。于是,就有个 HOTSAR 的这个‘耶’,代表了胜利!”阿滨解释道。

HOTSAR Logo

关于定位:

“HOTSAR 是一家广告公司吗?”

“挺搞笑的是,我发现大家都不想承认自己是广告公司,而且会用很多词去避开‘广告公司’四个字,比如说自己是‘热店’等等。”

“但看 HOTSAR 简介上写的是‘创意便利店’ 对吧?”

“不管怎么包装,其实我们还是广告公司啦,而且是以技术为核心驱动力的广告公司。”阿星非常实在地说道。

“那给我们讲讲 ‘24小时创意便利店’ 吧,这是 HOTSAR 给自己的定位吗?具体指什么呢?”

“就资源和人脉来说,我们并不像其他同行创业者那样(4A经验出身、专注XX多少年等等),那么我们的特色就是像便利店一样很快,只要客户够快,项目的推进就会很快。而且我们公司都是老板加班、员工不加班,作息时间是 12:00 - 21:00。即便如此,还是会有人迟到,因为大家都起不来床。”阿星笑着给我们解释。

“当然,除了外面那位程序员。越升作息规律,每天八九点起床,晚上十点左右便回家休息。我呢,在早上属于‘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类型,一般只出现在电话里,接收着客户的各种要求,然后当个夜猫子,经常在公司待到凌晨三四点。然后到了八九点又会有其他人过来接替,所以公司几乎算是一直处于常亮状态,就像个 24 小时不打烊的便利店。”阿星继续补充。


05 做自己,承受这个年纪不该有的踏实与帅气

公司业务方面,之前虽然很多创意代理商过来谈合作,但阿星深知这么做的限制性很大,一是发挥空间有限,“经常让作品越改越平淡,这点,对我们团队成员来说绝对是难以忍受的。因为我敢说他们都是这个年纪的天才,所以会觉得‘这么简单的东西还需要我来做吗’”;二是无法直接了解客户需求,听转述容易产生不必要的消耗,徒增改稿次数。

一些合作过的创意代理商也曾好意提出,想将他们收入麾下专做执行。但阿星并没有急着答应,因为他对团队业务早有一个更为清晰、踏实的考量:“如果我们想做大,就不会屈从于广告这个领域了,直接去找 C 端的人过来玩,不止是 B2B 这样一个简单关系。我们觉得 W 的道路很是正确,但个中差别在于我们会在短期内更专注在同一领域中,直接对 C 端进行输出。换句话说,我们就不用再找品牌来进行合作,这样操作起来自由度很高,而且满足团队这群‘颜值动物’的需求。其实是可以有很多发展方向的。但不管怎样,近几年我们还是会稳扎稳打地待在广告这一个领域里。”

HOTSAR × OPPO ——《我的照片博物馆》

我的照片博物馆

查看项目详情:https://www.digitaling.com/projects/23811.html

与客户沟通,阿星也有自己的一套见解与处理办法,作为执行方直接与客户合作,每当客户提出某项要求时,阿星都有信心能帮客户理清思路、告知其可行性,并及时给到合理的解决方案。另外,在向客户提案时,团队也会尽可能地让 demo 更快成型,以较为饱满的形式呈现到客户面前,对方也就有了更多可理解的支撑点。因为本身做执行就是强项,所以成本也不会太高。 

“对大家常挂在嘴边的‘创意’这回事,是怎么看的?”

“算是分两种情况吧。一种是这个技术或呈现方式真的很新,例如 AR 或 VR 等,但这个技术的首次出现并不是在广告领域;另一种便是话题有共鸣,这点其实更像是自媒体圈的内容,例如‘逃离北上广’或‘番茄炒蛋’。对我们来说,所谓广告领域的创意,是广告人看到了这两样东西后去思考如何与自己的内容相融合。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那就是一定把它做得好看!”

在阿星看来,广告创意其实是基于客户的要求或想法的创作,知道客户想要的是苹果、香蕉还是梨之后,再去找到自己熟悉领域的技术或包装方式,让拿的这个动作更好玩好看,比如用鱼竿钓等等。不能只是求新,至少要先实现客户目的,觉得哪些新形式能用才去做结合。

另外,在这个年轻执行团队眼中,创意最基础的部分就是执行。时下“空有想法、执行糟糕”的例子不在少数,所以三人对内也有个小规矩:再大的 brief 也要把它做得很好看,即做出精品来。

除了刚才所提到的与代理商或品牌等官方合作之外,其实 HOTSAR 的确也在与一些自媒体尝试合作,无聊时也做一些自己的项目,不仅内部觉得好玩,偶尔还能涨涨粉。比如,前段时间在公众号上就推送过一个 H5——“我的刘海”,这个项目 4 天就完成了,主要想通过头发守恒定理来治(yi)疗(ben)大(zheng)家(jing)的(de)脱(hu)发(shuo)危(ba)机(dao)。

HOTSAR × 自媒体“坏打印机”——「我的刘海」

HOTSAR × 坏打印机「我的刘海」

扫描二维码,玩玩看!
(数英APP用户需点击放大二维码,长按识别)
我的刘海

阿星表示,这样的 demo 目前 HOTSAR 库中还有许多,只是暂时还没跟大家见面。目前团队正处于一个解决温饱以及积累作品的时期,所以希望能通过服务预算充足的客户或是大品牌,参与投放渠道全面的项目来不断扩大自己的声量。现阶段也正在计划着与另一个自媒体合作,在上海街头做一些装置展,算是 HOTSAR 在上海的一次品牌宣传。


06 带着自知之明,寻找同龄同类同乐趣

HOTSAR与同类

“其实现在也面临着一个问题,那就是做的东西好看,但深度不够,这点我们都很清楚。”阿星自我分析道。所以团队目前比较需要策划和文案,因为现阶段客户对 HOTSAR 团队提出的需求也更为全面了。

对内,HOTSAR 目前客户量不算太多,作品也不能算特别好,所以还是希望在广告领域稳扎稳打、不做刻意扩张。阿星还进行了补充说明,自己不希望把不好的一面藏在里面,然后一有好的作品就整天拿去外面吹,而是希望团队的任何一个项目都可以拿得出手,给大家留下一个印象就是,但凡经过 HOTSAR 之手的项目,就一定可以大胆地拿出来说。换句话讲,就是保持水准、绝不失手。

所以在招人方面,阿星也希望 TA 除了自己那门厉害的专长外还对其他领域涉猎广泛,并且好学。

例如,HOTSAR 刚帮天猫双 11 狂欢节做过的一个“快乐造云机”装置,这牵扯到一个很庞大的系统,如果你是一个只关注设计环节的设计师,不懂流程就不能考虑设计在具体实践中的可操作性,这就很容易产生问题。这个大型装置的成功,也证明了 HOTSAR 目前的团队整体实力,小而美。

所以目前招人还是以年轻人为主吧,对新知识吸收快,更重要的是,因为他们是“新人”,所以还未被任何传统教条约束过。一精百通,这样能保证工作效率,也让人放心地把事情交到其手里、不用时时刻刻盯着怕出错。

前几天,越升还受邀去同济大学交流演讲,说不定这也是一种吸引新鲜优秀人才的好途径呢。


07 世界,就是 HOTSAR 最大的游乐园

在这次聊天中,我们还得知了一个非常可爱的事情——对工作室周围的居民们来说,HOTSAR 是像社区服务中心一样的存在,阿星他们也会经常教小区里的老人使用线上支付,帮忙订机票、上门修电脑……另外 HOTSAR 团队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女性角色——栗子,还不到2岁的“少女”,陪着爹地越升从广州搬家到上海,小小年纪就已肩负起“团宠”重任,无聊的下午,她还会自己溜达到街口小店找叔叔阿姨们约下午茶求投喂。她的热情与自来熟,更是把大家与邻居们的距离拉得更近了。当我们聚在会客厅聊天以及参观办公环境时,也都受到了她的热情招待。

HOTSAR 团宠——栗子

之前业内外搜捕了大量数据、分析了这么久的 95 后特征,而这次的直接对话,其实在来之前会聊成什么样我自己也没底,更何况他们还是一群小天才。但在这大概两小时之后,当我们重新回到大街上时,之前的许多盲点与疑惑都已悉数解开。

清爽,或者说是轻盈,这是我走进办公室看到墙上 Logo 时的第一感觉,也是我在 HOTSAR 作品中游玩以及与他们坐下来好好聊聊之后的最大印象。

三四年内专注广告行业,再远的未来,HOTSAR 希望不仅局限于创意圈内人了解,而是像个真正的品牌一样站在大家面前,谁人都知道。

比如,阿星之前就有考虑过,可以将自己的装置作品做成可批量生产的迷你产品,另外团队的定制 Tee,一穿出去就有很多朋友跑来问,是否会考虑售卖。再例如,阿滨擅长自由行和摄影等,之前就带着团队与某旅游 app 合作过一次印尼环岛游项目,今年大家也计划好与一个潮牌合作,年前去莫斯科“玩”。如果以后不做广告了,或许选择当一个旅行 IP 也不错。另外,作为爬楼爱好者,阿滨和阿星等人平时也经常会在城市里就近“探险”。

上海“荒地”探险之作

上海某地“探险”之作

在 HOTSAR 的会客厅墙上,就挂着一份“白砂糖质量计分办法”,是阿滨某次“探险”得来的宝物。

HOTSAR 办公室
图片摄于 HOTSAR 会客厅(上海)/ 宋那个

更让我们惊叹的是,这还不是件“孤品”。聊到这里时,阿滨就像个收藏家一样,又向我们展示了部分保存完好的设计图纸和饭票。据说这些宝物都是他之前在一些废厂里淘回来的,并且跟随着他来到了上海,而后成为了工作室的一份子。

阿滨的“全球探险”宝物

HOTSAR 阿滨的宝藏

广告人应该是生活的最佳捕手,这些看似“毫无用处”的物件或是风景,都有可能成为日后的灵感来源,甚至是形成自己作品风格的垫脚石。

在听完年轻实践者们的故事之后,我仍难以想象,这些带着孩童般好奇眼光和专注力对待世界的人,他们有着广州的踏实功底,奔着与国际氛围接轨的上海而来,之后又将用一步一个脚印的方式创造出多大的游玩天地。

HOTSAR 城市探险

总之,初生牛犊不怕虎。用阿星自己的话来说,“HOTSAR 就想做一些其他广告公司不太会去做的事情”。请一起拭目以待~

HOTSAR 或卅工作室首页及作品:https://www.digitaling.com/company/13850

HOTSAR

*数英DIGITALING无时无刻不在关注广告行业里的的现状以及未来发展趋势,同时我们也期待出现更多新生力量。

- END -

转载规范及须知*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网立场
本文由作者授权数英网发表,并经数英编辑。转载此文章,在文章开头和结尾标注“作者”、“来源:数英网”并附上本页链接;
数英编辑原创文章及专题,必须确认已被数英官方微信发表后,方可转载;
如作者注明不能转载及需要授权的,请联系作者本人;
本站(网页、APP)部分文字及图片来源于网络,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或删除。

三个初出茅庐的 95 后,为什么有底气创办自己的广告公司?

扫描,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