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唐漠北》到《8000公里T台秀》,导演丁雨晨还是个新锐?

原创2020-03-10举报75560

从《大唐漠北》到《8000公里T台秀》,导演丁雨晨还是个新锐?

扫描,分享朋友圈

从《大唐漠北》到《8000公里T台秀》,导演丁雨晨还是个新锐?

采访:Joy、Ashley
撰写:Ashley

在2019年广告圈,导演丁雨晨,成为热门。

OPPO奇幻新年的艺术美感,京东电器220V带电新人类第三弹的沙雕,杰克琼斯T台秀的年轻时尚,再到大唐漠北的厚重,陌陌“反恐视频”搞笑又不失风趣的脑洞……不同广告风格间的切换,在丁雨晨那里,看起来毫不费力。

这让他成为某些人心中,一个多类型风格同步驾驭的近义词,一个持续产出和稳定发挥的坐标系。

随之而来的好奇是——

一个90后尚显年轻的广告导演,为何会成为马马也×OPPO、胜加×中国银联、意类×杰克琼斯、环时互动×陌陌……等各大代理商和品牌的合作对象?

在多类型广告驾驭的背后,究竟是导演的方法论使然,还是源自个人的某种才华和天分?

为什么是丁雨晨?


一. 灵魂丰沛的厨子?

出身于根正苗红的编导系。从大学开始,出于个人爱好,一直活跃于话剧表演的舞台。毕业之际,凭借一个偶然的房地产广告的拍摄机会,正式入行。从演员到导演,从舞台剧到广告,丁雨晨经历了一个从幕前走向幕后的过程。以至于在面对面采访开始之后,才澄清了他出身于戏剧表演系的误解。

与电影或戏剧相比,广告称不上一门自由的艺术表现形式,它从品牌的诉求出发,回归到大众的心智认可,依赖设备、技术和团队协作。“产品”理性与创作感性,运筹帷幄与个人直觉,创意走向与大众审美的度量把控……都是广告导演需要攻克的课题。

面对“拥有戏剧经验却投身广告、年轻轻轻就能驾驭不同类型”的好奇,丁雨晨显得轻描淡写:

广告,是“最简单”的。因为完成要求,是一件相对简单的事,我们可以选择与不同的人、合作完成不同的部分。但经常我遇到的情况是,需要自己做抉择。我觉得最难的是做判断。


在品牌与代理商敲定创意脚本之后,导演的工作,就是思考和评估“将脚本变为影像”的可能,并负责全盘执行和实现。从视觉发想、分镜脚本、场勘,到置景、拍摄、后期制作,如何统领一批各有所长的人才、组成一个和谐的团队;如何在每个环节,去激荡脑力、协调各方,推向一个皆大欢喜的结果?

在丁雨晨看来,这是广告导演,所考虑的应有之义。

 从《大唐漠北》到《8000公里T台秀》,导演丁雨晨还是个新锐?


「先找准情感和基调」

就像钓鱼人会试用各种钓竿、剑术家会尝试挥舞各种刀刃,最终找到适合自己的工具一样,在成为导演之时,每个人都需要尝试把不同的创作理念,付诸各种设想与实践,以找到适合自己的法门。

搜遍互联网上丁雨晨的访谈和资料,会找到流传挺广的一句话“广告导演是灵魂丰沛的厨子。”这一类似于金句的表述,凝结了丁雨晨身为导演的实际感悟。

在采访中,丁雨晨补充道,“灵魂这件事,就是你自己的情感在哪?你想做什么样的东西?”

以大唐漠北的故事为例。

当丁雨晨初次接触到题材和脚本,就有一种强烈的迷惘感、以及个体身处历史车轮下的孤独,打动到他。主角在大漠中醒来,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孤绝的处境——部队全部牺牲,原先依存的体系尽数溃败,只剩下指代使命的银两还在。

这个人能去向哪里呢?原先要去的地方,是否还存在?路上遇见的人,所说的那些话,应该怎么去相信?但是在这样一种强烈的迷惘感和孤独感当中,他又必须相信某件事情,作为他活下去的动力。所以我剩下做的所有的工作,其实都是依靠这个点来展开的——去想象那个人物。


如同小津安二郎所认为的“电影以余味取胜”的道理一样,丁雨晨认为影像或故事本身,需要有一种特定的情感和味道,作为无形的渲染与支撑。他将脚本之初,所感知到的那种“小水滴的迷惘感“,渗透进镜头,降落到《大唐漠北的最后一次转账》之中。


乌云密布的空镜、自上而下的升降、一场战斗过后遍地狼藉的运镜推移,这些镜头语言的应用,从影片开场就酝酿着人物身处历史横截面的沉重与悲情。

在人物刻画上,卢十四在大雨中带着战友家书出逃的摇晃镜头,篝火边北风拂面、独自饮酒的不发一言……克制而流畅的镜头表达,让人物的心理逐一显像。

从《大唐漠北》到《8000公里T台秀》,导演丁雨晨还是个新锐?

当我们回过头来反观市场的反响,为什么大唐能频频收割大众的注意力?这根源于剧本的立意、情节设定的扎实、电影的叙事和细节塑造的功夫。这些是好故事的立身之本,也使得人物的张力、家国情怀的热血与普世的信义,都能在影像的表达中,被铺设得格外自然。

但同样值得肯定的,是镜头语言的渲染力。一以贯之的情感基调、弥散开来的情绪……在故事的前景之外,仿佛有一层更加深远、朦胧和悲壮的底色,隐隐拨动着人们的心弦。这,是导演专业度的体现。


「取用有度的功夫与火候」

在界定影像的情感与灵魂之后,如何呈现故事、制定表演策略、引导演员……考验着导演的功夫与火候。

在拍摄大唐漠北的故事时,一方面,丁雨晨忙于剔除两位专业演员惯有的表演行货与痕迹,并竭力保留他们在专业素养之下、对表演张力的控制。

从《大唐漠北》到《8000公里T台秀》,导演丁雨晨还是个新锐?

另一方面,在群演的选择中,大漠最后那一批在军帐外面的老头,都是当地种田的普通老人。

“我的要求就很简单,我只要当地的,都不要从外面调,一定要当地人。先来批资料,挨个看,谁的皮肤粗糙、有纹理,之后他的气质对,你将他放在那个环境里边,盔甲一穿、看着镜头——你都不要跟他们说别的,就看着镜头,镜头过来的时候,微微地眼睛不动、盯着镜头,身体微微一侧,让它(镜头)过去。至于什么表达、尊敬、敬仰,这些词都不重要,只要告诉他,你要做这件事。 ”

从《大唐漠北》到《8000公里T台秀》,导演丁雨晨还是个新锐?

面对非科班出身的演员,导演对于自己意图表达并取用什么,应该成竹在胸。

在丁雨晨看来,表演是可以计算的,可以被解构成不同的元素。所谓的演技,其实是经验和控制。好的演员会控制自己的身体和意志,至于情感的流露,一定需要一个合适的情境将演员推到那儿,自然而然地迸发出火花。

可以看到,从话剧经验中习得的联想代入感、表演所需的分寸与控制、演员与情境如何相得益彰的技能,被他灵活运用到导演的工作范畴。

导演真的跟做饭一样,都是方法。没错,手感这个东西,是有的。它有时候跟炒菜一样,有手感,但方法很重要。你什么时候火候下菜,什么时候哪些不要的菜把它剥掉,什么时候它应该爆炒,多少有经验的成分、有手感的成分,但更多的是方法跟菜谱。


坊间对于导演的角色和能力,一直都带有略显神秘的憧憬和认知。而丁雨晨将其与“厨子”类比的说法,多少有几分平常化和“祛魅”化的成分。

其实站在行业的客观视角,有三个维度可以审视导演的功力:文本阐释、演员指导和摄影机运用。称职的导演,能在脚本的基础上,传递独特的态度;优秀的导演,可以呈现丰富的潜文本,对故事的阐释拥有层次分明的叙事视角;而卓越的导演,可以创造出余韵悠长的影像作品,推动人们思考。

丁雨晨所说的 “灵魂”,令人不自觉地联想到一个导演意图传达的态度。那么,如何在一支短平快的广告中,彰显导演的功力?如何实现从称职、优秀到卓越的每一步进阶?这或许,是每一个身处上升期的导演,面向自己的提问。


二. 所有片子的共性,是戏剧性的内核

在丁雨晨身上,我们看到他在不同类型的广告片之间游走自如。这种自如,有时甚至会令我们产生些许惊讶:啊,这又是丁雨晨拍的?

如沙雕风格的京东电器“220V带电新人类”第三弹,基于创意脚本的内容,他知道如何运用快速的节奏、浓缩的戏剧冲突,把一个梗、一个场景、一个小故事讲得明白。

从《大唐漠北》到《8000公里T台秀》,导演丁雨晨还是个新锐?
点击查看项目详情

如年轻感的杰克琼斯《8000公里T台秀》,在拍摄中,他会迸现出类似 “模特们穿越咖啡馆,在众人惊愕的眼光中淡定走秀”的小彩蛋,与观众达成会心一笑。

从《大唐漠北》到《8000公里T台秀》,导演丁雨晨还是个新锐?
点击查看项目详情

面对大唐漠北的历史厚重感,人物饱满的情绪张力,又迅速挑动观众的神经,与之产生共情。

当观众去感知一支好广告时,可以罗列出很多创造戏剧感和故事性的要素——不断推进的情节,优秀的冲突转折,悬念与幽默,真实的叙事质感,饱满的情绪表达,既无怜悯、也无煽情的创作态度……但在丁雨晨看来,他所有片子的共性,是戏剧性的内核

不同类型的片子,它的内核都是一致的,在我看来都是戏剧性内核,就像我们塑造人物,你要把他变成一个诗意的被生活抛弃的落魄的瘸子,你就得去想落魄的瘸子,他的生活是什么样子,他经历了什么?

他的背景是什么样?他现在处在一个什么样的境况之下?他长什么样?他到底是左脚瘸还是右脚瘸,为什么会瘸?那么在他瘸了之后,他陷在当下这样的困顿之下,他让自己维生的一个方式是什么?

他要不要吃饭?谁给他饭吃?他是乞讨吗?还是专门有几个人定点喂食?那么他跟这些人的关系是什么样的?那么他跟这些人相处,能够如何达到一个平衡,让他不停地吃饭?那么他的性格会跟原来有什么样的变化?他原来的性格是什么样?他现在性格是什么样?……这就是戏剧冲突。


从人物现状的起因、生存境况的延伸,到未来走向的判断,丁雨晨擅长找到一个类似锚点的思考点,围绕这个点牵扯出不同的疑问,并对其一一消化,完成由点及面、至三维的思考。

 

「解码与陌生化」

在戏剧性之外,面对不同类型的片子,用丁雨晨的话来说,他大脑中的“解码器”会自动开启一个“理解片子的本质、及其运作机制”的解构过程。

“如果是一个Fashion片子,那么观众看的是什么?观众看的是一个演员吗?哪里来的Fashion感?其实它本质是一种打破,打破一个人惯常的对美的理念;美其实就是陌生化。”

在丁雨晨的理解中,Fashion感与沙雕感的片子,讲究逻辑的落差、抖包袱的技巧;而历史感的片子,其本质是故事的内核。相较于电影讲究的人物和奇情,广告片更倾向于以事件为中心,就如同要玩转一个脑筋急转弯的游戏,遵循一个打破、陌生化与重构的过程,与此同时还要从观者的角度,创造出观看的美感和真实。

从《大唐漠北》到《8000公里T台秀》,导演丁雨晨还是个新锐?
给演员廖凡当道具

从《大唐漠北》到《8000公里T台秀》,导演丁雨晨还是个新锐?
实力化身场内洒水机

从《大唐漠北》到《8000公里T台秀》,导演丁雨晨还是个新锐?
“以身试法”学作揖

他特别提到OPPO《奇幻新年》点击查看项目详情的第三集,团队在置景环节,下足了功夫。

那一个主人公打开门神画幅、将手机放入画中充电的场景,为了让画面更加逼真,真人演员的身高、画幅的高度、插电口的衔接、手机的尺寸,这几者在比例关系上的转化,都经过了严格的小数点计算。

从《大唐漠北》到《8000公里T台秀》,导演丁雨晨还是个新锐?

杨贵妃的发髻形状,是直线还是弯曲型;贝壳透光度的百分率应该是多少;美术馆导览手册从图片选择、文字介绍到排版的完整设计,全都被一一纳入细致的考量。

从《大唐漠北》到《8000公里T台秀》,导演丁雨晨还是个新锐?

我觉得所有的表达,都需要有的放失、有所指代。所有的艺术,包括服装,其实都有一种很强烈的表达的内核。如果是为了酷炫而酷炫,这就显得有点流于表面。


三、坚持自我表达,还是顺应群体需求?

一个导演的风格,常常依托于某个特定主题的持续探索或是某种偏执形式的习惯表达。粗糙的手持摄影,碎片式的剪接,情绪化的配乐,标志性的意象,细腻的体察和情感的表露,这些都可能帮助导演构建出一个富有辨识度的世界。

但是落到丁雨晨身上,导演的自我风格与痕迹,仿佛无迹可寻。且“新锐”这个略显宽泛的词汇,也成为外界安在他身上最多的评价。

当被问及,是否会担心被诟病为“没有风格”时,丁雨晨回答说:“戏剧性,才是我的一亩三分地。……对于广告而言,最大的一个影响创作风格的角色,是摄影。有些广告导演很依靠摄影,基本上摄影决定了一个影像的风格。但我跟很多摄影合作,我没有一个统一的效应。”

在目前阶段,他还在享受与不同摄影的合作,从他们身上汲取不同维度的影像理解。例如,在与飞猪的摄影合作时,丁雨晨第一次意识到可以突破“中午的光线不适宜拍摄”的条条框框,且因此产生了一股“旧枷锁”被打破的自由。

从《大唐漠北》到《8000公里T台秀》,导演丁雨晨还是个新锐?

在大唐的拍摄中,拍摄过《路边野餐》的摄影师,习惯将所有场地的光线都处理得很好,也习惯不断调试画面的布景,直至最静止的瞬间。在这种置景下,演员的自由度或许被缩减了,但唯有高级的表演,更能匹配这样的质感。

但杰克琼斯的摄影,又为他带来另一种理解——所有的东西都自然地存在着,需要人去挑选自然里最珍贵的东西。最美的构图和光影,都是自然的;而人工摆设的,永远都是“假”的。

他自己总结到:“我觉得自己在工作上最大的优点,就是很善于听别人的意见。我愿意站在他们的角度去想,他们怎么去理解这个东西。”这或许是丁雨晨还没有形成固定风格的一个原因。也或许,受限于商业广告的性质——毕竟广告导演的重心,更多是在艺术表现与创意表达的贴合上,就像采访中丁雨晨自己袒露的那样:“我所有的考虑,都出于怎么样会对片子更好。”

从《大唐漠北》到《8000公里T台秀》,导演丁雨晨还是个新锐?

但同时,我们也看到不少风格强烈的成熟导演,他们或多或少都能在商业诉求和个人风格之间,达到某种程度的平衡。远至国外,有些导演能够将生活中最平实的表象,拍出几分另类和真趣;有些会专注于超现实主义与意识流的恣意徜徉,有些则热衷以视觉形式的炫酷,带来审美边界的延展。近至国内的张大鹏,擅于洞察日常生活的细微纹理,抓取人物内心的情感,在作品中创造出暖心温情的色彩。

丁雨晨或许还不是一个完全意义上成熟的作者性导演。他具有影像把握的能力,但也会将一部分话语权让渡给团队的专业伙伴。他选择站在率性的自我表达与客观的市场需求之间,担当一位“中间派”的职责。就像面对“会迎合市场还是坚持自我”的提问时,丁雨晨不假思索地回答:“自我是可以改变的。市场是很多人的需求,很多人的交叉点才是市场的需求。它本质上是比你一个人做的选择更加正确的东西。”这可能是每一位称职的广告导演所具备的共识和品质。但若将创作疆域止步于此,也会不无遗憾。


「螺旋式的膨胀与悲哀」

每当拍完一支广告,丁雨晨都会陷入一种螺旋式的膨胀与悲哀之中。在“悟到拍片真谛”与“感觉想不通”之间,体会着坐山车般的循环。这样的自省和感受,从侧面印证这个年轻的广告导演,还走在持续突破、持续跋涉的路上。

一边拍片,一边睡遍祖国的大好河山(系列照片)

1.jpg

2.jpg

3.jpg

4.jpg

5.jpg

6.jpg

从《大唐漠北》到《8000公里T台秀》,导演丁雨晨还是个新锐?

纵观国内广告圈的发展态势,导演的话语权似乎正在逐渐变大。过往由广告代理商承接品牌需求、与导演合作的模式,逐渐产生了变化。有些导演成立了个人工作室,直接与品牌接洽拍片,也取代了原先广告公司某些策略或创意的工作。换言之,广告导演这一角色的边界被拓宽了。无可置疑的一点是,市场反响热烈、个人风格显著的导演,会得到更多的资源倾斜,但这种导演自成一派的态势,是否会在未来愈演愈烈?

不得而知。此刻倒记起了丁雨晨导演在朋友圈封面设定的一句话:“愿灵魂丰沛,生命不贫瘠,生活不匮乏,创造不停歇。”这包含了他对自己的要求和期望。只要不断走出个人记忆和创作的舒适区、持续探索更丰富的题材和美学形式、始终保持着进阶的愿望,那么尚未定型,就是一件值得期待的事。


后记

去年11月下旬一个冷风习习的夜晚,在导演选定的安福路热闹餐吧,我们开始了一场近4个小时天马行空的聊天。

思路清晰、凡事娓娓道来,是我们对导演的初始印象。随着交谈的深入,我们发现,他拥有一套还挺坚定的自我认知体系,对“自己风格的尚未成形”也保持着清醒的觉知。身为导演的掌控感和开放融合性,在他身上,兼而有之。

而且,这个爱过话剧、喜欢尝试各地小酒馆、读过挺多书、也看美剧、偶像是罗景壬的导演,挑选红酒的品位还挺不错。在告知选酒的诀窍时,他无意中吐出一句:“基本的方法论加上判断和一个简单的指令,就能完成一个OK的效果。

这句话,听着还挺丁雨晨。

转载规范及须知*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网立场
本文由作者授权数英网发表,并经数英编辑。转载此文章,在文章开头和结尾标注“作者”、“来源:数英网”并附上本页链接;
数英编辑原创文章及专题,必须确认已被数英官方微信发表后,方可转载;
如作者注明不能转载及需要授权的,请联系作者本人;
本站(网页、APP)部分文字及图片来源于网络,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或删除。

从《大唐漠北》到《8000公里T台秀》,导演丁雨晨还是个新锐?

扫描,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