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最后一次创业

举报 2022-06-18

罗永浩:最后一次创业

扫描,分享朋友圈

1655448029206771.jpg

来源:人类关怀计划

2020年初,淘宝、快手的直播电商业务如火如荼,而作为互联网上有史以来最适合带货的平台,抖音的电商业务却迟迟未能破圈。


1

面对一场关乎数万亿市场的大战,抖音需要竖起一面旗帜,为无数摩拳擦掌的中小主播,挑选一位领头人。而此时,罗永浩准备入场直播电商的消息传开,两边团队接触之后一拍即合。

老罗十分清楚,自己的大部分用户,都生活在一二线城市,受过良好的教育,和抖音用户的画像,重合度最高。

除此之外,还有一点也很重要。直播电商是一个从草根中崛起的行业,尽管这个行业规模很大,发展很快,但同时牛鬼蛇神也很多,缺乏一个领军者,一个能够成为行业标杆的机构,一家能够输出行业规范的正规化公司,在抖音,老罗能成为那个拓荒者,为这个行业带来更大的改变。这是一个产品经理的本能。


2

2020年3月,交个朋友科技应运而生。4月1日愚人节,老罗开启了直播首秀。事后来看,这场直播既是奇迹也是灾难。

奇迹在于,一场纯粹的卖货直播,在全网爆火,引发了海量的传播,最高同时在线人数达300万。第一次在镜头前直播的老罗,虽然磕磕绊绊,不算熟练,4个小时的直播,甚至还没来得及发挥,但依旧创造了1.1个亿的销售额。

灾难在于,几个月之后,当老罗彻底了解直播电商,他发现自己至少浪费了9个亿,就凭那天晚上的热度,如果没有做到10亿以上的销售额,根本就不及格。

老罗对直播首秀并不满意,在随后的几个月间,花了大量时间持续迭代,改进直播模式。但对抖音而言,老罗却是一个合格的领头人,“兴趣电商”的牌子立起来了。

2年以后,交个朋友直播间成了抖音电商无可争议的头部机构。2022年前6个月,交个朋友直播间每个月的带货销售额都是抖音第一。与此同时,抖音电商的市场规模,也顺利突破万亿大关。“兴趣电商”成了过去2年间为数不多保持快速发展的互联网产业。

而就在这个双赢的巅峰时刻,老罗却突然宣布:淡出交个朋友管理层,并彻底退出微博和所有的社交平台,将埋头创业,潜心研究AR。

这一切既让人意外,却也在情理之中。


3

在直播带货的故事开始之前,老罗早已是中文互联网上的传奇。每隔几天,我们就能看见关于罗永浩的热搜。对大多数人而言,这三个字既熟悉又陌生,很难概括和定义。

罗永浩常常被称为初代网红,在新东方做英语老师时,“老罗语录”的意外爆火,让他在互联网上收获了第一批粉丝,也是从那时起,对出名这件事的抵触,贯穿了他二十余年的“网红”生涯。

这种矛盾并存的心态,每个普通人都曾经有过,但又确实很难共情。

一方面,老罗非常在意自己的粉丝,无论是做手机还是直播带货,都要尽一切可能给用户最好的体验。另外一方面,和其他网红大V表演人设,刻意讨好粉丝不同,老罗出了名地喜欢和网友对线,并且经常毫无顾忌地拉黑粉丝,而被拉黑的人当中,有一些是他真正的“铁粉”。

在老罗看来,这两件事是相互独立的。他声称假如自己最喜欢的歌手出了一张不好听的专辑,自己会选择不听,但不会专门跑去告诉他你这张专辑很难听。前者只是品味分歧,后者却是教养问题。

但有能力或者说有意愿去分辨这种细微逻辑区别的人,永远只是人群中的少数。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剽悍如老罗,在遭遇这种宿命时,不但不屑于解释,反而更乐意去反讽。

古早时期,互联网上活跃着一位“凤姐”时,有人曾故意把罗永浩、罗玉凤并列,称老罗为“罗玉龙”。老罗对这种程度的攻击嗤之以鼻,欣然接受了“龙哥”的称号,究其根本,是因为他厌恶网民对罗玉凤的外貌攻击。而类似的事情,后来还发生在曾轶可身上,在网民攻击曾轶可长得像男人,称她为“曾哥”时,罗永浩把自己的微博名改为了“罗永浩可爱多”,以示支持。

这类看似怪诞的举动,其实是对无脑、低俗网暴的反击,背后有着路见不平一声吼的理想主义底色。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种理想主义,正是老罗20多年来,能够不断吸引年轻粉丝的主要原因。


4

2008年,老罗在北京创办了自己的英语培训学校。运营2年之后,这家公司开始盈利。

2012年,在创办锤子科技之后,老罗全身心都扑在了手机事业上,无暇再考虑赚钱不赚钱的事。老罗英语培训学校失去了老罗,从盈利变得难以为继。

在锤子科技时期,老罗经历了一系列猛烈的舆论风暴。尽管他依旧没有对手,却也更加深刻地意识到,自己的言行不再从属于孤立的个人,而是代表着一家企业,因此不得不对“出名”这件事作出系统化的思考和判断。

他发觉自己的每一次发声都会被数不清的人重新解读,其中的绝大多数,都和他的本意相去甚远。

尽管在创业初期的融资和市场营销工作当中,名气曾发挥了一定的作用。但在更多时候,它都像是一堵无形的墙,横亘在老罗面前,干扰着外界对他的看法,也阻碍着他表达自己的真正意图。

至于这堵墙形成的原因,已经不重要,时至今日,想要推倒这堵墙,唯一的办法,是以退为进。

很多人误以为老罗成为网红,是因为擅长表达。但“擅长”这样的词,用在老罗身上永远不合时宜。

他是新东方的名师,能开规模盛大的发布会,能上全国知名的综艺节目,能在直播对峙中吊打某独立客观的第三方评测人……

但很少有人注意到,在去新东方应聘前,老罗做了长达数月的准备,研究了很多新东方“名师”的课程。在直播带货初期,老罗对自己的直播状态非常不满意,花了几个月的时间,不断对直播方式和直播设备迭代升级,而锤子科技时期的发布会,每一场都要提前很久设计,在发布会召开的前夕,老罗常常要不眠不休二三十个小时,做精心的准备。

所谓的“擅长”,只是表象,内在的逻辑,是习惯性追求极致。


5

对大多数人来说,改变世界是一个过于庞大且抽象的词汇,但对老罗而言,这个词却非常具体,而且一直没有变过,它指的就是智能计算平台。这个平台是手机、电脑,也是汽车,未来还可能是AR设备。

相比触手可及的AR,元宇宙只是个虚无缥缈的概念。人们热衷于把罗永浩和元宇宙这样的词汇搭配起来,似乎这能达成某种戏剧效果。但当老罗言明要做的是AR,跟元宇宙没什么关系,并且自己也并不看好扎克伯格描述的那个元宇宙时,人们却又突然觉得这个老罗过于惊世骇俗。

1972年出生的罗永浩,踏入软件和硬件都还接近于蛮荒状态的AR领域,这次创业无疑又是一场冒险。

经历过锤子科技倒闭,又在短短2年时间内,通过直播带货还完债务的罗永浩,如他自己所言,一定会给这个世界留下些什么。


来源公众号:人类关怀计划(ID:watchwhatwatch)
1655448945341962.jpg

本文系作者授权数英发表,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转载请在文章开头和结尾显眼处标注:作者、出处和链接。不按规范转载侵权必究。
本文系作者授权数英发表,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作者本人,侵权必究。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本文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本文系数英原创,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授权事宜请至数英微信公众号(ID: digitaling) 后台授权,侵权必究。

罗永浩:最后一次创业

扫描,分享朋友圈

    参与评论

    文明发言,无意义评论将很快被删除,异常行为可能被禁言
    DIGITALING
    登录后参与评论

    参与评论

    文明发言,无意义评论将很快被删除,异常行为可能被禁言
    800

    推荐评论

    全部评论(1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