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就是莫康孙,在广告界无人不知,他魅力则更令人生出敬意

转载2018-09-30举报75042

他就是莫康孙,在广告界无人不知,他魅力则更令人生出敬意

扫描,分享朋友圈

撰文:曹怡,编辑:朱琳 ,来源:更上海

44年,错失凌晨4点的风景,却有着清晨5点的巅峰创意

每天清晨5点左右,莫康孙就会从他位于青浦的别墅里醒来。他收养了5只流浪犬,起床第一件事就是遛狗。他从狗的身上观察到有趣的内容:养一只时,他知道什么是宠,养两只时,他知道什么是争,三只以上时,他知道什么是政治。

他喜欢下厨,认为料理食物有助于理清思路。他的饮食健康节制,厨房里很少用油,体重从1972年大学二年级到现在都没变过,一直保持114斤。

吃完饭坐地铁上班,他往往第一个到公司。在上海他很少坐出租车或者开车上班,因为怕堵车怕迟到。他从没睡过懒觉,也没请过假,自律是他强烈的属性。

44年,错失凌晨4点的风景,却有着清晨5点的巅峰创意

算上今年,莫康孙在广告行业工作了整整四十四年。在广告圈,他的名字几乎人所皆知。他籍贯澳门,毕业于香港岭南大学外文系,在麦肯光明服务三十六年。

他常被称为“中国广告四大教父之一”,是第一批由大陆以外地区进入大陆开拓事业的广告人之一,同时也是龙玺环球华文广告奖的发起人之一。

他长相颇似港台歌星庾澄庆,待人接物有礼有节。虽华发丛生,步履却依然轻快。从业这么多年,常有人问他:什么时候退休?他曾认真考虑过所谓的退休计划,并且尝试过用一年半时间,专心画油画,做一个生活主义油画家。然而渐渐他发觉不太对劲,缺少了原动力。

44年,错失凌晨4点的风景,却有着清晨5点的巅峰创意

“我从小到大是一个非常有规律的人,这种规律性好比一辆车,如果停在车库里面不开,几个月后启动,就会有很多问题出现。”他觉得自己这辆打着“广告人”烙印的车子不能停下来,“我总是感觉到害怕,退休之后就会变成废物。”于是他成了“MATCH·马马也”的合伙人。

这是一家位于环球港写字楼的创意广告公司。办公室门口墙壁上悬挂着一根巨大的火柴,莫康孙的微信头像也是一个火柴人,他说,这是在到处点燃创意的火花。他很快又回到了自己的轨道上——广告。

44年,错失凌晨4点的风景,却有着清晨5点的巅峰创意

回溯莫康孙最初与广告的缘分,要从他的父亲说起。他的父亲有三个身份,医生、业余画家、爱国商人。在他的童年记忆里,父亲经常看英文版的读者文摘,杂志后面常有精美的插画,父亲也会收到很多来自德国、美国的关于医疗产品的广告。在父亲的影响下,莫康孙也比较喜欢绘画。

在大学念外文系时,他曾非常迷茫,感觉到自己的兴趣还是在设计方面。于是利用业余时间上平面设计课程。毕业后他向家人宣告要独立,不用家里给零花钱,但最初找不到工作,靠在夜总会弹吉他伴奏赚点生活费。

44年,错失凌晨4点的风景,却有着清晨5点的巅峰创意

直到机缘巧合之下,他完成了命题作业,提交了不错的插画作品,被新加坡的一家广告公司录取了。这也印证了那句老话:机遇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回忆最初走上广告之路,莫康孙觉得这是一辈子要做的行业。他说:“很明显这是我能做的事,符合我本身能力的,所以我感觉到这条路可以走很长。”

美剧《广告狂人》描绘了上世纪六十年代纽约麦迪逊大街上的一群广告人的工作与生活。当莫康孙1974年进入广告行业,那时他的主管就会提起十多年前在纽约的工作的日子,一如《广告狂人》描绘那般,“我可以这样概括,当电视媒体大行其道的时候,可以说是广告的黄金年代。”

1994年,莫康孙到北京工作,在他印象里,那时品牌会在主流媒体里投入很多成本打广告。如今这个互联网时代,他认为是第二个黄金年代。

44年,错失凌晨4点的风景,却有着清晨5点的巅峰创意

经常会有一个问题抛到莫康孙面前,问题很直接:“是不是大陆的华文广告不如泰国、日本、新加坡?”在他看来,所谓华文广告就是要有中国特色,旧元素要有新组合。他曾听亚洲其他国家的创业人提过,中国那么大,要历史有历史,要文化有文化,是一座发掘不完的富矿。

他觉得评判华人广告优劣不一定要看是否在国际上面拿奖,有自己的风格最重要。他认为,如果要比较广告的优劣,要在其他国家生活一个礼拜,看能接触到的电视媒体、报纸杂志、户外广告牌呈现的广告,这样比较公平。

44年,错失凌晨4点的风景,却有着清晨5点的巅峰创意

莫康孙认为广告除了接地气、留下记忆、影响消费者之外,更重要的是承担社会责任。他的家庭观念很重:“中国人对家的思念是不能改的,不管你身在哪里。整个社会都在改变,但一切都不会撼动中国传统家庭的价值观。”

2013年春节期间中央电视台推出的“春节回家”系列公益广告最后一篇《回家篇》,由莫康孙当时所在的麦肯光明团队负责制作,莫康孙已经多年没有督导过广告项目的具体执行了,《回家篇》是个例外。他看到了很多春节回家的真实故事,有打工者骑摩托车跨越1500公里,有阔别已久的两岸手足团聚等。

他也想到了自己回家的故事,这是他情感的软肋。“我感触很深……”简短一两句话后,他已红了眼眶,身体无处不在震动,陷入巨大的伤感,努力克制自己,但没成功,眼泪决了堤。

44年,错失凌晨4点的风景,却有着清晨5点的巅峰创意

他的父亲1982年去世,母亲2007年去世,“我爸妈断气的时候,我都到公司开会,两次都是这样,我觉得他们是刻意选择我不在身边的时候走的。”莫康孙满怀愧疚地泣诉。“就好像感觉父母不在,就没家可回了,所以蛮伤感的。”

工作以来,他一直在漂泊,去过七八个不同的城市,坐过11个不同的办公室。如今他安家在上海,家里依然有不少老物件,譬如一张两百斤左右的硬木中式罗汉床,这是莫康孙小时候家里的一张床,他曾带着它去过美国、新加坡、香港,现在又来到上海。

44年,错失凌晨4点的风景,却有着清晨5点的巅峰创意

“我从1984年离开香港的时候,所有东西都陪着我,一起去了那么多地方。” 中式的老镜子、祖父的藏书、旧红包……家回不去了,靠这些旧东西留个念想。

“一些老祖宗遗传下来的东西,不一定是怀旧或者守旧,有些好的肯定要保留。”这既是他保留旧物的原因,亦可以折射出他的一种广告理念——传承中国传统文化,承担社会责任。

44年,错失凌晨4点的风景,却有着清晨5点的巅峰创意


经授权转载至数英,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作者公众号:更上海(ID: gengshanghai77)
qrcode.jpg

他就是莫康孙,在广告界无人不知,他魅力则更令人生出敬意

扫描,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