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导演金金金:他拍的小片,帮你打开脑洞!

举报 2022-01-05

专访导演金金金:他拍的小片,帮你打开脑洞!

扫描,分享朋友圈

700x700-1.jpg

采访、撰文:Lea

观察导演是个调整焦距的过程,尤其对于拥有人气代表作的导演来说,想要真正了解他们,或许应该站在作品光环的一步之外。

最近3年是金金金的高产时期。他和纯情商店街的同事们一起拍出了十几则“小片”,每个单元都是雷打不动的10-30秒,在极其有限的卷面中,他们把有关生活或产品的脑洞、创意、哲学浓缩成富有调侃意味的小剧场,向世界展示出一股鲜活生命力的青年思潮。

老板排骨说,他最喜欢的是给自家居酒屋拍的片子。但金金金想了很久还是难以选出那个“最”,他说,都挺好的,都是自己生的。

黄飞红花生系列小片,第一次出圈之作

点击查看项目详情

作品傍身,没过多久,纯情商店街&星期三比较好就火了,至少是在广告圈亮起来了。一件事物走红的标志有三点:褒贬的声音,媒体的报道,同行的右键保存。

直到现在,每天打开微信公众号后台都有好多人留言说很喜欢他们。执着要认识导演的人不多,但也有。这其实很好理解,就像在餐厅吃到一盘美味佳肴,要坚持当面赞美主厨一样。于是,金金金导演接受了我们的采访,没戴厨师帽。在自我祛魅的两个小时里,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其实我真的很普通”


中游

连续观看金金金的几则作品之后,没有人会不感叹:能拍出这些的,究竟是怎样的家伙。

把自己29年的人生缠成一条绳索,一端是好孩子,一端是坏孩子,金金金在这中间游走。

他不算那种班里成绩倒数、坐墙根的捣蛋鬼,但也不是视高分为己任的学霸考霸。他和大多数男同学一样,打篮球、看《七龙珠》《神龙勇士》、有一群跳街舞的朋友,后来一次意外把腿伤了,就放弃了体育生的路线,准备考编导专业,他开玩笑地说这是“弃武从文”。 

除了184的身高,金金金和传统认知中的山东大汉完全不同。他说着不夹杂口音的普通话,拒绝煎饼卷葱,酒量不好,也不喜欢读书,“我不是那种泡图书馆的人”。从济南考到杭州后,他兼职摄影摄像,主动参加国内举办的一些独立影像比赛,做一些自己想做但旁人可能看不懂的东西。毕业后经亲戚介绍就去了北京,一直待到现在。北漂过几年的年轻人有一部分选择迁到上海、广州等更舒适的城市奋斗,但金金金觉得待在北京挺好的,至少周围人能听懂自己讲的笑话。

#1肖像照-A.jpg

能吃苦的人才有资格留在北京。最开始,只能从基本的工作做起。场务、灯光、摄像、剪辑……“影视行业所有的工种我都做过”,每个月休息的时间掰着手指就能数过来。有一次,自己一个人扛着很多设备去离市区很远的片场拍摄,在回程的地铁上,他突然觉得自己不像个年轻人。

“感觉被隔开了。突然意识到自己不是那种天天打扮精致的、闪闪放光的年轻人,而要为了活下去不得不做很多事,甚至是自己不想做的事。真的很累,但没办法。”这种状态持续了一年半。

晚班地铁上的玻璃映射出无数年轻人眼里熄灭的光,但金金金从没放弃过生活,他归功于自己心里那份短暂的乐观——

「有的朋友(卷毛)叫我硬金」

「命硬的硬?」

「命硬的硬。」

与广告的缘分降临在2017年。一个偶然的机会,金金金加入公路商店,成为视频部的编导,负责公路商店黑市栏目的广告片制作。

回头来看,这段时间是金金金创意灵感和广告启蒙的伍德斯托克时期,所有稚嫩、危险、冗杂、喧嚣的元素全部烩在一起,在片子里自由生长。那时候,公路商店上架了各种稀奇古怪的玩意儿,金金金大手笔地拿东洋、西洋的文化元素做实验,用日本浮世绘卖威士忌,用挪威蒙克的《呐喊》卖充气娃娃,用纽约曼哈顿联合国的照片宣传酒吧。

公路商店时期

1640266376257505.jpg

作品另外的好处就是给兴趣相投的人一个攒局的理由。排骨回忆道,“我在新片场看到了一些他以前的作品,觉得这人脑子挺活的,不太一样,就想办法联系到他,找了他过来。”两年后的冬天,由于公路商店内部调整,金金金离开去到环时互动,在那儿呆了一个月就走了,不久后加入了纯情商店街。

对金金金来说,公路商店、环时、纯情都很好,只是和现在的伙伴们对于出品会有一种共识,几个人往同一个终点奔跑,这让他心里很舒服。

加入纯情商店街一周年留影

1640266340181522.jpg

和纯情的伙伴们

1640266217296691.jpg
左一:摄影师宋达,后排左一:老板排骨,前排:金金金,右一:老板晨哥


辨识度

如果你尝试在网上搜索“金金金”这个关键词,很遗憾,结果会令人失望。除了新片场的个人主页,金金金在互联网几乎没留下任何痕迹。他承认自己不是那种热衷分享生活的人,甚至在片场也没有留影的习惯,他说,“不如把这股劲用在创作上”。

纯情出品的每条短片都遵循这样的创作流程:排骨写脚本,金金金设计镜头、拍摄、剪辑,马达后期配音。有些片子的插画、美术,会请Freelance参与。作为一切部件的综合者,导演的功力在于厘清故事结构和解构故事。结构-解构-重构的过程,是将短小精悍的创意变成画面和声音、同时用声画语言再次搭建出故事的过程。

不同的影片有着不同的叙事风格,从中体现出导演信奉的审美志趣。对于金金金来说,他的宗旨是“自找快乐”,而不是等待快乐。

在他的广告里,所有与快乐不沾关系的元素都参与编码,片中因此到处充满矛盾的趣味。在视觉上,你会看到人、鬼、神;中、日、泰;浮世绘、西游记、蒙克、贞子、不良少年、emoji……在听觉上,你将听到摇滚、时代金曲、ASMR……不同时空的文化艺术全部掺杂在一起。

以下都是在一条广告片里出现的元素,难以置信

1640268263139065.jpg

总之,无论是商业合作还是为自家居酒屋拍摄,他从不提前界定拍一条中国的或2021年的片子。无数灵感碎片已经融为自身的一部分,每则作品都是随机发散的自我弹射,打中哪儿,哪就拿来使用。

这种魔幻现实的风格常常让人有种“好怪,再看一遍”的感觉。但无论如何,天马行空的元素或低保真的视效并不是金金金作品的核心特色——用不合理诠释合理,才是其中的根本逻辑,也是星期三作品常常被效仿但难以被超越的关键之处。

2021年为自家广告公司拍的广告片,充满黑色幽默

「轻松广告论调」是团队所有人都奉行的创作主张,包括金金金。他认为在年轻人高压的环境下,与其花费高额成本拍一条很沉重、很紧张的长片,不如放松一点。“广告片短点其实挺好的,大家平时的时间都很紧张,好不容易抽空看看你的东西,能得到点启发是好的,哪怕什么都得不到,即便嘿嘿笑一下,甚至骂两句也挺好”。

在此也让人不得不反思广告的本质。在我们以往的认知中,广告最重要的职能就是销售,其他效用都锦上添花,对于30秒左右的TVC尤为如此。但结合当下的社会环境,金金金却并不完全认同,他认为获得观众对传播内容的好感是先于一切的。

一支广告真正能给大家带来什么,真的会去买吗?也不一定。

不如就把广告做得稍微有意思一点,起码大家看一看才能记住,如果对品牌有影响的话是最好。而不是搞得观众真的不想看,甚至要干点别的事等它播完,那就真的没意义。做影像是为了什么,其实还是为了让人观看。其实广告也并没有那么复杂,不一定要大场景、大特效,把事情简单地交代清楚,让大家明白,然后好玩一点就可以了。


手游倩女幽魂广告片场
金金金习惯把后期的作业步骤在前期完成

1640267100675596.jpg

年轻人对于内容的好感,很大一部分来源于作品本身的“有梗”

譬如一分半的片子,金金金会分成3×30s或4×22s的单元,每个单元爆一个梗,一条片子就有三四个亮点了,这样既能灵活拆分投放,也能合并在一起传播。甚至把花哨的元素拿掉,在极简的环境也可以埋下笑点。比如前段时间的腾讯招聘广告,就用“留白”搭建出三场戏剧化的小故事,全程没有一句旁白,却把“鸡同鸭讲”“层层压榨”等职场痛点具象、夸张地展示出来。

点击查看项目详情

为日本电影《菊次郎的夏天》创作的系列宣传小片则更加简洁——每个单元只有10秒、3个画面。

在这么短的篇幅下,如何说服观众去电影院观看这部1999年出品的经典电影?「轻松广告论调」公式下的解答如下:把观众的纠结、片方的担忧直白地讲出来,再用导演北野武式的金句硬气回应质疑,打消犹豫不决的念头。让人会心一笑的同时,给出大家20个值得观影的理由。

这条小片真的值得一看,洞察很多
同类型的还有
为电影《情书》创作的宣传片

点击查看项目详情


纯情

纯情在日语的意思是“纯真”,无厘头和纯真,是创作团队的一体两面。

包括金金金在内,这间居酒屋是大家共同守护的乌托邦,它储蓄着成年人一些纯粹的情感。譬如疲劳困顿与自我鼓励,委屈不甘与自我化解,孤独失望与自我调侃。在这里,我们被允许当一个不完美的大人。

锅物料理广告,治愈emo

屏幕快照-2021-12-24-上午12.26.13.jpg

「那么,如果有机会的话,会选择永远当个小孩吗?」

「至少要超过18岁吧,当小孩限制太多了,好多东西都不能看。」

金金金性格的某一方面和自己的作品如出一辙,诸如此类的回答还有很多——

「有没有考虑拍长片,比如微电影?」

「没考虑过,我觉得自己不适合。」

「我们对您脑内的思维很感兴趣。」

「那得等过两年,可能我躺那儿的时候,大家可以过来看看。」

「有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不足?」

「缺陷是吧?有有有,身体缺陷,我的腿断过。」

「您觉得自己和影视剧/书/漫画里的哪个角色比较像?」

「这个问题我从看到大纲就在想,实在找不着。我可能比较像一个不起眼的角色,肯定不是挑大梁的主角,就是一个小角色。(如果是男一男二和龙套,您选择哪个?)肯定跑龙套的,没有压力嘛。只专注于好把龙套跑好就行,对吧!咱们可以薄利多销。」

居酒屋贩卖各种酒、菜、周边,抚慰疲惫的人

1640591818182521.jpg

纯情商店街的很多广告片都是由同事亲自出演,他们并不是专业的演员,但能把最关键的情绪表达到位,“演员并不一定要很会‘演’,有些东西是要往里边走,不一定全要用肢体表现出来。”

纯情商店街两周年短片,探讨所谓长大的意义

屏幕快照-2021-12-23-下午9.08.17.jpg点击查看项目详情

让想象力丰富的人整理出所谓的创意方法论是一种为难,对于他们来说,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仅仅在做自己想做的事而已。一如《夜晚的潜水艇》中的表达,“想象这回事,就像顺水推舟,难的只是把舟从岸上拖进水里,然后只消一推,想象就会自行发展”。金金金觉得自己和普通人相比没有什么特别的,他的一天在“吃饭、遛狗、上班、剪片子、接送爱人”中度过,作品中某些小细节的设计上,可以从宠物身上得到一点想法。

金金金一般不怎么出门活动,业余爱好就是看看剧。他最喜欢的两位导演是彼得·格林纳威德里克·贾曼,但自己的作品却相对独立。包括和日本的缘分也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紧密,金金金只在日本旅游过两次,平时会看看日本广告。他坦承自己确实没有什么创作秘籍,或许唯一不同就是记性比较好,平时看到的素材和灵感都记得住。

对于现在的状态,金金金很知足,他把自己好的一面、坏的一面都放在作品里了。但也觉得有时候作品离自己理想的状态还差点东西,“有时候也会遇到自己怎么也触碰不到的地方,但别人就能挖掘得到,可能是自己太年轻了”。 

毛孩子“火舞”,一只黑色的柴犬

1640266937167349.jpg

今年春天是这帮纯情的人聚在一起的三周年,他们的创业成功从侧面印证了中国年轻消费者逐渐多元的审美趋向,也反映出商业社会中支流的价值潜力。

正如《一切境》所说,“人越趋向经济独立与精神意识发展的金字塔尖,越会接受个体性”。商业发展到一定程度后,任何事物都遵从高效率、精细化的模式运转,在这种规训下,人们慢慢开始去金钱化、去大众化,转向追捧粗颗粒的新血,小众文化的美丽在这块土地上得以证明。

但小众文化、亚文化不等于怪力乱神,它最大的价值是为墨守成规的思维带来不一样的世界观。不少品牌方也很喜欢这种风格调性,甚至有一些传统品牌上门拜访寻求改变,“我们比较爱胡搞,想稍微做点不一样的尝试可能会找到我们”。

在主流凝视下,有那么一小撮人开辟出一条创意窄道,并且越跑越远。事实上,大家并不只是喜欢作品本身,归根结底是赞贺他们践行的勇气。


*感谢@排骨、@Enkdureng-对本文的帮助
*
楼上做广告(星期三比较好),楼下居酒屋(纯情商店街),两家店位于北京,由这帮伙伴共同经营。

本文系作者授权数英发表,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转载请在文章开头和结尾显眼处标注:作者、出处和链接。不按规范转载侵权必究。
本文系作者授权数英发表,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作者本人,侵权必究。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本文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本文系数英原创,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授权事宜请至数英微信公众号(ID: digitaling) 后台授权,侵权必究。

专访导演金金金:他拍的小片,帮你打开脑洞!

扫描,分享朋友圈

    参与评论

    文明发言,无意义评论将很快被删除,异常行为可能被禁言
    DIGITALING
    登录后参与评论

    参与评论

    文明发言,无意义评论将很快被删除,异常行为可能被禁言
    800

    推荐评论

    全部评论(11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