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纯情的纯情商店街,一年后活得怎么样了?

原创2020-05-14举报2310656

那个纯情的纯情商店街,一年后活得怎么样了?

扫描,分享朋友圈

1589348723880194.png

采访:韩喜乐,朱弟
撰文:韩喜乐

纯情商店街,不知大家有没有听说过。当然,答案一定是:有人听说过,有人没听说过。

对于听说过的人,他们纷纷表示,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那就是见了就忘不掉。

说实话,我至今都没有特别搞清楚这个“纯情”是什么意思,但很神奇的,我却又时常随口拿它造句,和表达一些我说不出来但又想说的感觉。

试图解锁纯情密码的我,在四月的某个凌晨突袭了纯情。我想也许,黑夜能让其放下防备。


防不胜防,又被反纯了一把

纯情商店街是一家坐落在北京xx的日式居酒屋,也就是,一家餐饮店啦。然而这家餐饮店里的员工,除了每天累成狗地端盘子——

还乐此不疲地不断给自己做广告——

一家餐厅,一间小小的居酒屋,好好卖酒烤串端盘就行了,没事最多发发传单优惠券顾客就很开心,做那么多广告干什么呢?我们难道会因为你广告做得好看好玩就去吃吗?

我们馋的是你的串(身)儿(子)啊。


吃在纯情



但其实也不是没有传单和(消费满100才送(疫情嘛),且活动期间才有效(疫情嘛)的)券

话说回来,他们还真给自己做了很多片子,下面这支视频就是纯情商店街在2019年给自己做的所有广告的合集。用他们自己的话来说:“应该是全中国拥有广告片最多的餐饮店了,再努努力,全世界也没得跑”。

太感人了,这种自娱自乐的精神。

然而看完后其实你会意识到,你根本无法给这种广告进行归类。甚至,说它是广告吧,有些又好像只是简单的物料;说它不是广告吧,你确实又因为它牢牢记住了这家店。你无法形容这是种什么感觉,你只知道,你现在很想纯情一下。

图片1.png

原来,纯情不仅有好吃的串儿,还有有趣的灵魂。我们没有理由不深入交往一下(切磋学习如何做广告)。


我们最接近的时候,我跟纯情之间的距离只有一条微博,12分41秒的广告时间过后,我爱上了这只纯情。

但是话还是说回来,一家小小餐饮店,做这么多广告,何必呢?把预算省下来给大家多发几张券不香吗?

“不香,因为这些广告都是我们自己做的,免费。”

呵,原来如此。一楼开纯情,二楼开个广告公司(叫星期三比较好,没错,就是这家广告公司的名字),自己做自己的甲方乙方,自己下brief,自己给自己提案,然后自行通过、实施,不逼逼、不修改、不拖预算、不强求效果......相信每个广告人都在梦里体验过这种经历。

我告诉自己这是真的这不是梦
我给自己打着节拍,
这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刻
摩擦摩擦


纯情和互帮互助的星期三比较好

换个身份,作为一家其实早已正经营业的广告公司,虽然才成立一年半时间,但星期三比较好已经出街过一批有代表性的作品。

比如给黄飞红麻辣花生做的“连xx都爱吃的花生,黄飞红麻辣花生”主题传播,就受到了广大年轻人的喜欢。为这么一个老牌国产花生品牌打破圈层,进入更年轻的消费群体,打开了一个很好的语境切入口。


两支广告均在数英网首页被推荐收录

比如说,他们在2019年为轻颜相机在国内和日本分别打造的两支情人节广告。其中这支日本地区投放的广告,是星期三比较好创意+制作一体包办的,其风格和效果称得上当时情人节广告中的一股清流。

比如为999皮炎平做的止痒快。

1589368133296672.jpg
点击查看项目详情

而今年3月27日,在漫长的疫情隔离期后,纯情商店街于恢复营业之日,又推出了一支新广告——“纯情解禁”。通过7个小场景,提醒大家别忘了纯情商店街。


点击查看项目详情

广告文案:

忘了拉拉链,也别忘了纯情
忘了自己姓什么,也别忘了纯情
忘了自己几斤几两,也别忘了纯情
忘了天有多高,也别忘了纯情
好了伤疤忘了疼,也别忘了纯情
忘了朱自清父亲的背影,也别忘了纯情
忘了一切,也别忘了纯情


忘了xx,都不要忘了纯情

数英:在你们自己的广告里,我们总能听到“纯情”这个词,对于“纯情”,你们是怎么理解的?以及想借由它表达一些自己的什么声音和价值观? 另外这么特别的一个店名的来历是?

排骨糖:“纯情”这个词我们看到时就感觉特别有眼缘。对成年人来说,“纯情”是有些天然的暧昧复杂意味的,可以是这样的纯情,也可以那样的纯情,有时候觉得很可爱单纯,有时候又好像贱贱色色的,相互共存也不矛盾。我们想要表现这种有层次感的、包容性的复杂又美好的感觉,我想我们的生活是需要这种纯情态度的。

说起这个,想起一个很搞笑的事。因为我们店头比较小,里面的装潢也比较昏暗,红色的灯笼之类的。有过几个客人后来跟我们说,他们当时在我们1楼那里看,觉得我们像是那种店又不确定,但感觉又很好玩,很好奇地就上来了。进来后,很开心地喝了两口。

大家都是成年人,就是一种成年人的纯情,你想追求什么样的纯情都可以。

图片2.jpg

我们的名字来源于高円寺的纯情商店街,我们自己非常喜欢,你们去东京玩的话,首推去那条街,比来我们店还要推荐。我们后来想店名,觉得怎么都没有这个好听,然后它正好又有点昭和的,时代感比较强的风格在里面,而我们自己喜欢和想做的东西也比较接近那种感觉,所以就用了这个名字。


数英:大家都说你们的广告是日系风,还看到有网友说:一个中国人开的店,为什么要搞成日式风格?(比如日语配音、日文字幕)对此你们有何感想?

排骨糖:我觉得不管看什么,首先应该先遵循自己的本能感觉去做反应:我喜欢上了吗?有感觉吗?有触动到我吗?而不是立马去分析它,通过各种被拆开的元素的自我再组装,而得出一个结论:这是XX风格的,它是谁,它代表什么,从而再去对它做其他的所谓的判断。

另外毕竟我们是居酒屋。有日系元素应该没有任何问题,而且我们很多东西并没有那么多背后的思考,就是一个洞察+一个契机,然后做点好玩的东西 ,都是很简单很直接的。同时我们确实有一个很好的做日语配音的人,我为什么不用她呢?所以我们还考虑到合适度,还有手边的资源。 

我觉得什么东西在那个效果上更合适,那就用这个东西,效果才是最重要的。


纯情菜单之一


数英:也就是说,你们认为日系只是你们风格的一个元素。那既然你们不愿意人家用日式风去形容你们的风格,那你们自己怎么总结自己的广告风格呢?

排骨糖:也没有不愿意,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感受和理解。其实我自己也思考过这个问题,我觉得好像不用太介意这个东西。

为什么要定义广告的风格呢?大家现在看日本动漫、看美剧、都不会去在意是什么风格,难道说我今天在看一个日系风格的剧,一个美系风格的剧?不会,我们就是在看一个好看的剧。大家现在已经处在一个很全球化的状态,那为什么要这样那样地去定义广告呢。我们不该用一个十分确切的词去定义某种风格,去下一个标签。感觉对了,你喜欢了,那它就是它,而不是某种风格。


数英:那它确实是一个非本土化的风格,当初选取的时候有担心受众接受度不高,共鸣不足吗?

排骨糖:难道中国的东西就必须是佩奇、是农村那样的吗?那些我看了也很有感觉,也觉得很棒,但是广告应该是一个方方面面,比较多元的东西。就像电影一样,各种样子都可以探索。比如像现在年轻人穿搭造型中的“亚”,其实八九十年代日本人玩的都是这些东西,身上各种颜色,都是自己胡搭的,也不完全是日本本身的样子,我觉得这就是一个过程。

另外我们用的日本古典元素也比较多,应该是80、90年代元素的东西比较多,像我们自己很多片子都是用的hi8 dv老机器拍了洗的带子。然而老东西就没人喜欢吗?你看,现在就算没有黑胶机,很多人也会买几张黑胶。而且我觉得老东西有时候更有想象力,现在我们看的太多了,反而丢掉了一些想象力,像80年代的人,宇宙对他们来说很神秘,他们就天马行空地去想象,他们所想象出的世界反而是很迷人的。


做生意讲求情投意合,你需要我这样的,就来找我

数英:那作为一个广告公司,有想过你们这样鲜明的风格,可能会影响业务拓展吗?

排骨糖:做生意讲求情投意合,有这个需求的来找我们就很好,而不是统一去做一个流程性的操作。

如果一个广告公司,你判断出它能做到你喜欢的感觉的东西,你想做这个东西的时候就去找他,不就很好吗?如果你找它,然后你想它做一个另外的样子的东西,然后它不开心,你也不满意,何必呢?虽然现实中很多项目就是这样的。

我们做的东西,先不论风格不风格的,它其实还是有些特点的——不管大家怎么理解,我们现在想做的广告,是把一个点反复呈现、反复去“说”的广告。至于讲的方式,我觉得是有一定的幽默在里面,哪怕这个幽默是无厘头的。我觉得品牌是不是有一定的娱乐精神,现在对我们来讲是很重要的,应该要有一定的娱乐性在里面,因为现在大家确实都比较娱乐。所以就是,大家想做这样感觉的东西,可以来找我们。

我觉得很多时候一个品牌想要给大家带来的应该是一种感觉,一种气质,但不是说你要把这个东西给直白地、口号式地说出来:“我很酷,我很与众不同”。你觉得一个人真的酷、真的与众不同的时候,Ta给你的感觉不是靠Ta这么说出来告诉你的,Ta要做很多东西。 


数英:说到情投意合,最新的和道酿这个客户的合作项目,合作方式看似很特别,是某种情投意合的资源置换?

排骨糖:对,就是纯情给道酿拍了套广告片,与此同时道酿跟我们合作生产了一款精酿啤酒来交换。以物换物,不谈钱。(大概反正是这样


纯情商店街X道酿

确实算是比较机缘巧合和顺其自然的一件事。他们有一个朋友是我们店的熟客,他总来,会穿我们店的一些东西,也都看过我们店的广告,他们就很喜欢我们店做的东西,觉得感觉特别好,然后就想找我们做广告。

纯情商店街部分“东西”


纯情T'、纯情帽


纯情杯、纯情卫衣

但我一开始是拒绝的,因为我知道,比如说像他们这样一个精酿品牌,我给你做的这个东西你又没有钱去投放,那么对于你来说,找我做了,就很奢侈。这个钱对于大品牌而言不是什么钱,但是对一个要自己掏钱做啤酒的小厂商,就是很大一笔钱。

我就说我好像不想给你做这个事情。后来聊着聊着我又觉得我们好像也想自己做一个酒玩一玩,然后就跟他们变成这样一个置换的方式了

我们做设计,他们提供酒、生产、物流这些。我觉得这样换他们也划算,其实他们的需求很明确,就是想拍一个东西。然后他们在成都有个春游的音乐节渠道可以投放,以及他们认识的其他酒吧可以投放。其实最主要的是他们想要有一个品牌的东西、自己的东西,所以最后成了这样的置换方式。

你肯定说做这么一个东西,没有最大化地宣传,它多浪费,对吧?但是对我们而言,我觉得很多事情是这样的,这些东西都是一个积累过程,自己开心就行。


数英:站在纯情商店街的视角上,如何评价星期三比较好这个乙方?

排骨糖:爱是很重要的,我觉得把任何一个甲方服务好都需要爱。就跟谈恋爱一样,需要一个过程大家去互相适应。慢慢的默契才会越来越足,做的东西会越来越好。我觉得基本上做出东西的,甲乙方一定是建立在一定的合作基础上的。让完全陌生的两边,一下就对上还是很难的。

就比如我们有些客户也是之前认识的一些人,他比较知道我们做什么样的感觉的东西,才会让我们去操盘、去做这样的东西。

两个公司之间,是一种很单纯的爱,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你自己得爱这个品牌,你完全不爱这个品牌,但你还要做这个东西,内心肯定是很麻木的。我觉得甲方选一个团队,应该是选爱你这个品牌的


数英:你们说你们想离年轻人近一点,做广告太容易陷入专业区域了。以及也曾讲过,为了避免“一眼望到头”的职业生涯,想做些不一样的事。可否谈谈当年做广告人的困惑和苦恼?以及现在如何解决这些困惑和苦恼?

排骨糖:做广告最大的苦恼,无非是跟客户一直找不到一个双方满意的契合点 。当然这个是很难得,我觉得最终做出可以称得上作品的广告,都是建立在双方很强烈的信任之上的。就是那种不需要看对方手机的信任,信任这个东西就是很难,谈恋爱谈生意都不可能一直做得到。我们自己有些时候也一样得不到甲方这种信任,当然里面肯定也有自己的问题。



开心、有爱、能活下去

数英:你们在数英网的星期三比较好的企业简介里写道:“我们相信在创意这件事上,专业的好是有限的”。作为一个自嘲“以‘业余’为核心理念的创意公司”,你们的目的是想在纯情和星期三,与年轻人进行更多更近距离的接触,从而了解他们,你们希望自己有更多时间是在靠近生活地带。那么这一年多下来,有觉得更靠近了吗?

排骨糖:靠近了。认识了挺多不是做广告的人,看别人做别的事情,过得也挺好的。我也不看广告了,对这一年的状态挺满意的。我觉得我没有办法再上班了。


数英:现在这个状态下,你最满意的一点是什么?

排骨糖:可能是更加明确地知道自己想做什么方向的东西吧。我们现在做的就是短和重复型的广告,我觉得广告本身就是重复,为什么大家到一个程度后要把重复这个点丢了呢?我们要去改变的,应该是怎么让这种反复、重复更有趣,或者更有沟通性

另外就是更轻松了(自嘲:这也没啥好骄傲的) 。以前上班的时候紧张一点,现在就比较轻松。我妈说看不懂我,说“你不符合成功学要求”。我是没有,但我觉得很好。我觉得反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可以承担这个结果就行了。

我们选择花几十万做一个店,如果说最后赔了这个钱,我也完全认。我一开始做这个事情,就觉得这钱就扔出去了,不用管了,赔了也无所谓。自己可以承担自己选择的后果,就行了。

反正我们现在蛮开心的。开心、有爱、能活下去,这就是我们的目标,我们做到了,这就是我们自己的方向。


数英:挺让人羡慕的,活出自己,还真能活下去,并且有希望活得更好。有什么经验可以传授吗?

排骨糖:千万不要羡慕,我也不想标榜自己的什么什么经验,免得把人家带坑里了。我们现在可以说是很不“成功”,但反正我不太喜欢太专业,虽然专业也是很好的事。当然了,我说的这种不专业也是建立在一定的专业基础之上。但总之,我们就想去做一个不是那么规规矩矩的东西。

说到这个,想起我们刚开店时,过来两个做广告的小朋友,做了两三年的那种吧。他们找我聊天,问我客户都怎么找的,说自己也在自己做,很难找。我说我们都是认识的额,当然我们也没几个客户。我说觉得你们应该考虑多上上班,上班挺好的,还是可以多积累积累......

结果,人家转身给了我们大众点评一个一星。我觉得可能是觉得我的回答刺激到她了,怀疑我是不是看不起人了。可我说的是真心话,想为别人好。



不传授“秘籍”,一星送你;不让店内摆拍,半星收好


数英:纯情广告中,你们自己最喜欢哪支?

排骨糖:烧鸟系列吧。那天我们本来是拍一个别的东西,拍得有点疲了,想换换思路。于是想反正所有的东西都放到那了,要不拍个纯情吧。然后自己想了5分钟,写了几个文案,15分钟拍完了。拍得特别简单:让楼下烤了两个串,然后就拍了。它还是个挺产品销售向的广告的。


数英:我们发现你们拍广告用的素材很多都是手边物,甚至“手边人”。并且很多素材出镜率还挺高,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比如那个宝宝玩偶,比如装修工头华师傅。

排骨糖:关键在于我们没有预算啊,就是在尽量不花钱的情况下,做点东西(哈哈)。那个玩偶宝宝是我一个朋友做的,马上要开始卖了。宝宝是他之前打样时放到我这边的,我们也比较喜欢这个东西。把一个很可爱的东西做得很邪恶,也没有什么说得清的意义,我也不会问他为什么做这个,就是好玩。但品牌就很难这样,要讲故事,还要讲为什么做这个反差很大的东西。

1589345568178502.png
烧鸟广告中的宝宝


精酿啤酒里的宝宝

华师傅他那天真是前所未有的开心了!那天拍了一整天,他状态其实真的很累,但是他说,好像旅了个游,度了个假,让我们照片出来了一定要给他看看。最后我们照片给他了,还给他做了一本菜单,他就很高兴。


华师傅:今天是休息 今天是在度假 照片出来务必要给我

纯情商店街是北京一家居酒屋。

华师傅是纯情的装修包工头,我们相处了三个月的装修期,他是个认真较真的人,用一辆小摩托拉过四五米的钢条,用身体堵过小工砸爆的暖气管水,用透明胶带封堵划破的伤口,午饭总是吃开水泡饭和一点菜叶,实在不像一个小老板,

当然最让他受罪的,是我们每天都在变化的装修方案。

到了最后我们送给他这份小礼物,希望能给他的生活带来些小开心。

——form 纯情商店街


微信图片_20200513192608.png

装修包工头华师傅主演纯情MV


我觉得他其实是一个有表现力、有表达欲的人,但是他的工作跟经历,让他从来没有机会去展现这些东西。这段经历对我们来说,对他来说,都很珍贵。如果不是这个事情,可能大家就很难记住他,很难去聊他。

另外,给华师傅拍照的女孩,现在也在我们后厨帮忙做饭。她以前就是在给淘宝店做拍摄,可能感觉工作有瓶颈了吧,也想换一个状态。我们本来也是朋友,刚好她也喜欢做饭,然后她就来了。她现在也不完全是全职,有时候还是会出去拍摄,她有说过她感觉现在状态比以前好很多,至少生活会开心。

我们的目标就是开心,是纯情。


数英:作为一个能被人想起的“老地方”,能讲一些与顾客间有趣的事吗?

排骨糖:我就想知道谁前几天在我们这喝大了,把我拖把偷了。不知道是不是那天北京下雨,给当雨伞拿走了?

我觉得我们开店以后跟以前在公司做的最大区别,就是可以在店里跟不同的人、不是做广告的人聊聊天。来我们这里的客人,反正70后到00后都有,不同的人都能聊聊,比如别人怎么知道我们、别人在干嘛、别人的生活是什么样子。

说起老地方,我们确实有很多回头客。我们疫情后,主要靠回头客养活。现在重新开业以后,整体虽然只有以前的60%左右的生意,但60%已经算好的了,我问了一些以前生意巨好的,可能也就恢复30%左右。本来想说一年内收回成本,现在是不行了。

爱来我们这的,反正什么样的人都有。比如有个人经常一个人下班了来,他总是点一份牛肉饭、六个鸡皮、一份毛豆,也不喝酒,也不吃别的吃的,从打扮到行为就很像日本的上班族。然后我们这每次又都是很吵很吵,他呢就很安静 完全不受困扰。我觉得他应该很专一。

还有个男顾客,每次都会带不同样子的好看的女生来。我问他是不是还坐那个位子,他当着女生说:是的。我跟他聊天,他也会跟我说起我的这个疑问和好奇,后来熟了也聊些别的。

还有两个女生,每两周的样子就来一次,总定一个位子,喝很多。

我觉得一个地方被一些人当成自己的老地方,就像以前的人约在个老地方相见约会,就很好啊。我们比较想做的就是个这种老地方,自己呆着舒服,熟客来了也舒服的地方,不是那种网红打卡地点。所以我们最近也出了“禁止四处摆拍”的告示。

哈哈,客人那些都不说了,不好,像我每天像在搞人类研究。


禁止四处摆拍告示


你也太认真且可爱回复了


不要去找灵感,让灵感来找自己

数英:据悉,你们一直信奉的是,要让灵感来找自己,而不是自己去找灵感。作为广告人,你怎么理解灵感?

排骨糖:最终的工作都是等待灵感降临,但过程还是要去寻找灵感。比如我们很多东西就是5分钟创意,我觉得这个5分钟创意的关键还是在,怎么找到那5分钟的状态。找到那个感觉那个状态,这5分钟出来的东西就是自己喜欢的,但找到这个感觉是有些玄学,有些经验积累的。我习惯把很多信息全部整理,罗列出来,提出不同的问题,然后就带着问题开始趴桌子上睡觉,靠半睡半醒的清醒梦来想。

我觉得大家工作都是为了接近一种状态跟感觉,不管做专业的事情,还是非专业的事情都是这样。但是怎么找灵感,每个人最终应该有自己的办法。比如说我以前觉得这是我的办法,我发现跟带我的人的办法不一样,然后我自己去带的人的办法,跟我的办法也不一样。大家不要去强求跟别人要达到一个状态,我觉得这样最终高度会是更有限,是更不合适的,我觉得每个人会有自己的办法的。

这就跟过日子一样。没有谁过得更好,王思聪也有不开心(maybe),是吧?没有谁更开心,就是慢慢去感觉。


数英:纯情广告,你觉得有达到效果吗?

排骨糖:不花钱,挺好的!说白了我们没有什么大的目标,就是有机会做一个东西,做一个小片子,实际上这样就挺开心的。我觉得乙方他能把这个事情完成到他最好的状态,这样就好。


数英:对于一些人“好像挺厉害但我看不明白”的评价,你怎么看?

排骨糖:我觉得挺好的,一个东西最不需要的就是所有人都明白,都喜欢。现在大家都纷纷点赞的东西很多也是没有任何情绪情感在里面的。

我们的东西我觉得就是喜欢的人特别喜欢,觉得那个感觉很对,一下也记得住 ,有情感连结,来到我们店也会产生很好的消费。当然有的人会觉得什么玩意 瞎胡闹,什么都不懂,我觉得也很好,本身大家就各有喜好,我们也只是在做我们喜好的,早点做选择,也免得日后失望。(画外音:就像爱情)

我觉得对一个品牌而言很多时候也是这样,你不用想着一下影响所有人,感动所有人。先把一部分人吃死,比各个方面都均衡的五好学生要好,而且很可能你吃死的一部分是有一定影响力的人,最终更大众的人可能靠这些人去驱动。

其实本质上,各种所谓流行趋势也就是这样的。

反而是很多广告,很多传播,看似在做大众的,其实跟谁都没真正联系。


数英:你们确实用心做了很多广告,但推广真的很佛系诶

排骨糖:要我有预算我也愿意推一推。我们还是很喜欢给自己做的这些东西,比较简单,但说白了都是些不花钱的东西。我们现在就是利用现有的资源,微博8000粉丝,微信2万粉丝,我能用来传播一下,然后朋友帮忙转一转,或者看到的人转一转,喜欢的人再转一转,就这样。

我们这个生意本身是很本地化的,线下餐饮店嘛。广告对外地人的转化率是很低的,我们最需要的还是附近的人。我们现在很多顾客,主要还是住在大概两公里以内的人,他们是最主要的回头客,他们很多其实一开始不是被我们的广告覆盖到的,但是他们来的时候,看了我们这些东西也挺喜欢的,然后就对这个地方越来越有感觉,觉得这地方跟别的地方还挺不一样的。

广告本身能带顾客当然好,但是要花各种钱在渠道上,花十几万找一个号之类,那投入产出比是很低的,我做这一行我知道。广告就是一个赔钱赚吆喝的事情,你不能指望你花了10万块钱广告能带来15万的销售,1块钱的投入可以有1块钱的销售,我觉得就很好。

而且我觉得我们现在在做一个品牌,品牌是慢慢做的,我也不用着急让它做大怎么样的。

还有我们现在一个店就30个左右的座位,我不需要那么多顾客,我要那么多人来了干嘛?我要很多打卡的人来了干嘛?我只需要进来的人都疯狂消费就行了。


数英:给纯情做这些小广告,算不算是一个练手行为,等于说为了不让自己灵感枯竭,不停地在做东西?

排骨糖:怎能算练手呢!是一种爱。我自己的品牌自己的店,就像自己的孩子,我怎么可以拿自己的孩子去给别人的孩子练手。


数英:关于开店,关于自己开广告公司,一年过后回头望,如果说让你们重来一次,你会在基础上做哪些调整?

排骨糖:没想过。活在当下。


数英:那关于未来的计划呢?

排骨糖:未来我觉得现在这些再稳定一点的时候,应该会开不同的店,不一定非要是居酒屋。是有这样的计划的,先不透露商业机密,免得被偷走了,哈哈。我们也想继续把纯情这个品牌做得更丰富一点,或者做一些不同的尝试,对自己而言也是一些不同的事情吧,人活着不就是图点新鲜感嘛。

我觉得这里面有一个很大的逻辑,就是不太想被钱牵着走,不想做大,不想去找钱。还是希望自己能把这件事情做好就好,这样也不用考虑太多商业上的事情,也不用考虑太多别人的事情。


数英:对现在广告界的年轻人有哪些建议?

排骨糖:接近生活,不要每天聊专业,当然这是我个人的想法。广告它可以是很科学的,它也可以是不那么科学的,我觉得这是两种方法论。有的人就想走很科学的那条路,我觉得也没有什么问题,只是可能方法论到了一定高度,会有一个局限。

我自己以前上班时候,有一段时间也想做一个各方面都很专业的人,非常向往职业化,要求自己要求别人都是这样,朝这个目标努力,我也很满足,干劲很足,也没什么不好,我也曾在成功学的路上奔跑过。


纯情商店街,让我看到另一种可能

就是这么一个“开心、有爱,活下去”的纯情商店街,让我们看到工作和生活之间关系的另一种可能;就是这么一个以“业余”为核心理念的星期三比较好,让我们看到做创意的另一种可能。成功不难,只要努力就行,以自己想要的方式去成功,是我们人活一世,都不妨可以去尝试一下的事。

不必刻意迎合,专注自己的喜好(当然前提是你真的有真的喜好),也是能够找到和大家交流的入口的。很多东西形式不一样,内核是一样的。只要我们真实面对,真诚交流,就会有属于我们的共鸣,我们总能殊途同归。

下个路口见。


纯情商店街 旧世纪居酒屋 主创 :
排骨 胡晨 六月 马达 蒋韵 金金金 33 orange桑 mik69 毛病 小邓 陈可辛 华师傅 张阿姨(排名毫无先后)


数英原创内容,转载请遵守规范
作者公众号: 数英DIGITALING (ID: digitaling)
数英二维码2.jpg

本文系作者授权数英发表,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转载请在文章开头和结尾显眼处标注:作者、出处和链接。不按规范转载侵权必究。
本文系作者授权数英发表,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作者本人,侵权必究。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本文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本文系数英原创,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授权事宜请至数英微信公众号(ID: digitaling) 后台授权,侵权必究。

那个纯情的纯情商店街,一年后活得怎么样了?

扫描,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