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支“烧脑” 丧病的广告,乐视是有多恨数学?

企业项目已上线2016-05举报1350

 这支“烧脑” 丧病的广告,乐视是有多恨数学?

扫描,分享朋友圈

小时候讨厌做应用题,长大了讨厌看广告,如果有人脑洞大开把“应用题”和“广告”放在一起,我们只希望他快点爆炸!

然而,乐2手机的一系列创意病毒广告,偏偏就要将大家公认最没意思的“应用题”和“广告”结合起来,没想到竟剑走偏锋玩出了新花招,令人直呼“丧心病狂”。它是如何做到的呢?

乐2手机病毒视频

还记得小学四年级那道一边灌水一边出水的无脑应用题吗?从那以后,数学就成为了枯燥、无趣的象征。

这些应用题不仅折磨过无数考生,还折磨了每天闲着没事干玩追逐游戏的游泳运动员、负责做锁头的锁匠、因买不起苹果陷入均分难题的老师、被强行关在同一个笼子中的鸡和兔子……那些年我们每次被迫解题时的心情,都像遇到电影放映到一半时被强插一段120秒的“今年过节不收礼”式“创意”广告,分分钟白眼翻到后脑勺。

0506 鲸梦×乐2科技 B2217.png


支“烧脑”病毒短片的创意来源于导演的悲惨经历。
“一道追击问题,甲乙两车从A地向B地行驶,甲车速度90km/h,乙车速度是甲车1.2倍且先出发1小时,但因发动机过热需每行驶30min停下休息10min,问多长时间甲车可以追上乙车?”


这是一条因过于烧脑被pass掉的无脑应用题,对应乐视手机“充电很冷静,从来不发烧”的卖点。但谁又能想到,想出这么变态应用题的人,竟然是学生时代被数学蹂躏过千百次的“学渣”呢?

说到创意,导演表示是看到乐2手机只有一个孔的设计后,联想到学生时代那道一边灌水一边放水的无脑应用题,产生了“如果只有一个孔,哪有那么多破问题”的想法,“终结无脑应用题”的创意由此产生。


那么除此之外,乐2手机还有哪些终结无脑应用题的功能?

创意海报

 这支“烧脑” 丧病的广告,乐视是有多恨数学? 这支“烧脑” 丧病的广告,乐视是有多恨数学?

 这支“烧脑” 丧病的广告,乐视是有多恨数学? 这支“烧脑” 丧病的广告,乐视是有多恨数学?

点击项目查看详情: 乐视手机“烧脑数学题”创意海报


在人们的印象中,病毒视频总是离不开低成本、低俗化、低龄层的“三低”标准,而乐2这支病毒视频却探索着国内病毒视频营销新的可行性道路:将低级趣味拉升到与品牌形象接轨的高级趣味,由文化水平较高的受众口碑带动大众口碑,既不拉低品牌调性,又不失脑洞和话题,这也是乐视在长久积累的成功视频营销案例基础上颇为成熟的表现。

 这支“烧脑” 丧病的广告,乐视是有多恨数学?

回到片子本身,广告的整体美术风格参考了轴对称平衡美学,以经典代表作《布达佩斯大饭店》为参考。极致对称这一点其实也常应用在工业设计中,这与乐视手机的完美工业设计是相契合的。

色彩方面除了游泳池一段实景环境采用明黄,其它环境颜色材质中融入水彩质感,并在DI环节做偏色处理,至于浓郁的色调,是因为想区别开科技硬件TVC比较性冷淡的颜色处理方式,性冷淡的颜色方案倾向于锐度较高的明丽色彩,高冷惊艳;而手机作为人意识的延伸,应该有人的温度在,有饱满的情绪和态度,好比工业设计已经很漂亮了,很多人还是会给手机配一个壳,是因为美还需要有温度的表达。

拍摄中多处采用广角镜头、垂直拍摄以及无透视平行移动,为了追求一点夸张变形的画面效果,后期将素材做降格处理,实现默片的喜剧效果,因为整个应用题的设定都很无脑,画面和表演也就都趋向于荒诞喜剧处理。

 这支“烧脑” 丧病的广告,乐视是有多恨数学?

据说广告中的slogan“乐2科技,终结无脑应用题”的创意来源是影射了当下手机行业在外观设计上功能上有很多不合理的奇葩地方,而乐2超级手机的每个功能和外观设计都完美解决了这些问题,整个视频可谓是脑洞大开,创意满满,颠覆性十足,史上最荒诞烧脑也最具艺术气息的黑色喜剧广告也就此诞生了。

乐视视频

WHALE DREAM 鲸梦文化 北京

YIYI

 

 这支“烧脑” 丧病的广告,乐视是有多恨数学?

扫描,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