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我们的未来会不会变更好?

原创2019-01-03举报1512

2019,我们的未来会不会变更好?

扫描,分享朋友圈

与其“回答2018”,不如一起穿越周期

原标题《与其“回答2018”,不如一起穿越周期》


一到年尾,每个人都忍不住问:未来会好吗?

每当这个时候,公众号都要争着推一篇《请回答》。电视台也要花式迎新,推出各种跨年演唱会。去年开始,知识类节目越来越多,比如浙江卫视联合吴晓波马东等人,搞了场思想跨年。今年又有新的阵容,而罗振宇又要办跨年演讲了。

未来到底会不会好,其实可以倒推来看。


01

十年前,北京到上海坐绿皮车要24个小时,今天,坐高铁只要4个小时;十年前,人们出门都还带着零钱。今天,楼下炸油条的大叔,都有好几个收钱码了;十年前,互联网还没有双11。今年,天猫成交额破10亿,只花了21秒。

你可能经常听到,中国人均GDP突破8000美元,年年增速破八之类的数字。但是,不做上述场景的比较,任何人都无法想象,十年间发生了什么。

很多年轻人抱怨,老一代企业家赶上好时候,填补了所有市场空白。吴晓波却说,今天马云最羡慕的,却是年轻人的蓬勃朝气。十年间,财经作家变成人们口中的“知识网红”。继《激荡三十年》后,今年他又以2008年为起点,出了一本《激荡十年,水大鱼大》。

“中国每天有一万家新的创业公司诞生,它们中90%会在18个月里失败。淘宝上,活跃着600万名大大小小的卖家,它们不分昼夜地叫卖自己的商品。企业鼓励之下,全国各地出现了8000多家创业孵化器。”

这本书出版于2017年12月,一年过后数据又有更新。但是,藏在数字下面的,并非繁花似锦。事实上,谁都知道,2018是一个相对糟糕的年份。这一年,中美贸易战打响,中国经济增速开始放缓。从P2P爆雷,到影视行业税改,再到互联网企业裁员,这个冬天,太冷了。

今年,吴晓波和马东还会出席浙江卫视的思想跨年。从目前放出的信息来看,他们会提到一个“穿越周期”的理念。西方金融学有“均值回归”原则,中国古代有“否极泰来”一说。理论上,不管人、产业还是社会,都会经历一个起伏的周期。相比经济学,这更像是一个哲学规律。


过去十年,中国经济一直在起飞。现代社会的主力人群,都未曾经历过这种周期。所以我们会迷茫,会焦虑,会恐惧。可每当这时,总有人穿越经济周期,笑到最后。比如巴菲特,比如李嘉诚。我们可能无法像他们那样,站得高望得远,但至少面对经济周期时,可以更冷静、乐观和保持敬畏。


02

没人可以逃过经济周期。但是,大环境并没有直接作用于个体。

今年的“跨年演讲”都把目光投向了更具体的情境。浙江卫视请来《奇葩说》四届BBking,想要谈一谈年轻人的焦虑。去年对未来开了六个脑洞的罗振宇,今年想关注一小波人的处境和共识,即所谓的“小趋势”。

具体到个人,有人焦虑,有人佛系,有人,则放眼未来。

一方面,年轻人职场话题,多次登上微博热搜。数据显示,这届95后的平均跳槽周期是7个月。主播、网红,成为他们最想做的职业之一。极光大数据显示,北京的单程平均通勤路程为13km,耗时56分钟。通勤,正在“杀死”1000万北京青年。

现代人的焦虑,到底是不是多余的?

《浙江卫视2019思想跨年》上,黄执中和马薇薇,将就这个辩题“开杠”。大家都同意,人生在世不是只追求幸福,还要开拓视野,有好奇心、求知欲。但是,有人认为,因为不认命,所以焦虑。有人却认为,成功的人凤毛麟角,还不如走走停停,慢慢体验世界。

焦虑多不多余,是一个无论何时,正反两面都能说的绝佳辩题。美国心理学家RolloMay,曾出版《焦虑的意义》一书。二战后,美国经济萧条、人心惶惶,各行各业百废待兴。书中从哲学、生物、心理等多个角度,阐释了焦虑对人的积极影响,同时给出了管理焦虑的方法。

今年中国“佛系”非常流行,日本管理学家大前研一的《低欲望社会》,也是一本畅销书。全书描述了一个现象:因为物质发达、人口减少,日本失去欲望和上进心的青年越来越多。在一期《圆桌派》里,窦文涛、马家辉等人也谈到,“低欲望”是因为人们追求更自由、多元的生活。“断舍离”、“家徒四壁”,反而是最贵的。

回到2018年的中国,“锦鲤文化”非常流行。人们纷纷拜着杨超越和王思聪,一篇描写自己“锦鲤人生”的公众号推文,甚至解锁了千万级的阅读量。

这种文化背后,其实包含焦虑和佛系两种状态。方可成在一篇文章中,分析指出这种“迷信”行为,其实是对人生失去控制的表现。它看似没有作为非常佛系,其实蕴藏着很深的焦虑。这种现象或许并不好,但还能求神拜佛,意味着大家对未来仍然抱有期许。

最后你会发现,所有的事情放在一个更长的时间度量里,都不是事。“焦虑”这个辩题,结论并不重要。时刻保持思考,积极探索未来,才是最重要的。


03

2019只是历史长河中的一点,人类也只是宇宙中一粒尘埃,但却是年轻人定义了未来的样子。浙江卫视“跨年演讲”最后一趴,请来了阿里的王坚博士,以及今年两个综艺的冠军——陈铭和韩雪。想聊一聊,科学家和年轻人眼中的未来。

畅想未来,其实是件奢侈的事。毕竟,很多人每天还在纠结早餐吃什么,还在为没法按时完成作业操心,还在盘算周末去哪里玩。这就是我们庸常的人生,一点儿问题都没有。但是,人生总有一些时刻,你会停下来仰望星空。

19世纪工业革命之后,科幻小说家们登场。如今,法国人凡尔纳的很多设想已经变成现实,比如八十天环游地球、人类登月等等。现代中国,年轻人最爱捧着大刘的《三体》,如痴如醉地读上三天三夜。《西部世界》、《黑镜》等国外科幻剧,也成为年轻人“确认眼神”的信物。

大家相信,对未来保持好奇心、愿意思考和探索的人,运气都不会太差。只是,丢开科学理论,畅想不过是空想。王坚,这位让马云相见恨晚的博士,这两年一直专注于做“城市大脑”。去年,他在杭州聚集了2万年轻人,一起畅想2050年到底是什么样。据说,以2019思想跨年为起点,王坚还会开启一个通往“2050”的倒计时:32年后,世界将变成怎样?

王坚曾下判断,城市可能是人类发明创造出来,最重要的东西。很多人喜欢把社区比作城市,比如知乎的周源。就是因为人需要以族群的方式聚集,而这个聚集地反过来又会用各种形式,约束或塑造人类。城市其实就是以前的部落,现代文明加持下,它的内涵会更丰富。

人们总是担心自然资源会被耗尽,其实在资源枯竭之前,总有新能源被发现;人们总是担心AI会造成高失业率,其实人就是橡皮泥,可以把自己捏成社会需要的样子。看起来,前途一片光明。但人们的幸福指数真的增长了吗?

科技解放人力,理论上可以省时间,但人们其实更忙了。“城市大脑”想通过精准计算水电煤,描摹预测人类每个行为动作,帮助人类节省不可再生的时间资源。数据,正是这个时代的“石油”。未来,城市规划师的工作,不是拿结论找数据,而是根据数据,自然而然得出结论。

除了这些理论性的东西,今年浙江卫视思想跨年,还请到开飞机、坐火箭的人。年轻人一派,有歌手尤长靖、哈佛女神鲁林希等。不同行业的人,会基于各自的经历,讲述自己的焦虑和想象。阵容混搭,主题演讲只是开头,后面思想碰撞的讨论,才是重心。

去年晚会上,高晓松说担心人类毁灭都是杞人忧天,马东希望被人工智能“解放”,吴晓波说,“如果你有50万,不要买房不要炒股,2018要有更多选择机会”。今年,依然有经济学家告诉我们,如何穿越经济周期;有奇葩说BBKing辩论,要不要和焦虑共处;还有技术博士释疑,未来城市如何演变,人类如何生存。

过去、现在,未来,被“安排”得明明白白。娱乐节目也可以带有知识性,或许站在这些“异类”的肩膀上看远一点,我们就会发现生活不只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数英作者原创,转载请遵守底部规范

转载规范及须知*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网立场
本文由作者授权数英网发表,并经数英编辑。转载此文章,在文章开头和结尾标注“作者”、“来源:数英网”并附上本页链接;
数英编辑原创文章及专题,必须确认已被数英官方微信发表后,方可转载;
如作者注明不能转载及需要授权的,请联系作者本人;
本站(网页、APP)部分文字及图片来源于网络,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或删除。

2019,我们的未来会不会变更好?

扫描,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