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虚拟偶像,男的为啥不行?

举报 2022-05-21

国产虚拟偶像,男的为啥不行?

扫描,分享朋友圈

1653035129414965.jpg

作者:雪夜枫鳞,来源:预言家游报
原标题:VOX首播收入超百万背后:国产男虚拟偶像去哪儿了?

圈子不大,而新闻不少。这句话概括最近的虚拟偶像圈恐怕是再合适不过了。

上周二,国内知名虚拟偶像团体A-SOUL成员珈乐因身体和学业原因,即将终止日常直播和大部分偶像活动,进入“直播休眠”。这次所谓的“直播休眠”,直接踢破了之前各种传言,包括了训练强度大和薪资不公。外界悲愤于几名中之人遭遇的同时,再次感知到了女性虚拟偶像的吸金能力。

无独有偶,彩虹社知名男性虚拟偶像VOX AKUMA于5月6日开启了他在B站的第一场直播。直播期间,观看累计人数高达42.5万人,立即登顶了VTuber品类第一名。打赏收入同样非常可观,当天直播收入突破百万元,bilibili舰长也超过了1000名。

正是在这样的两条新闻交织之下,预言家游报(ID:yuyanjiayoubao)发现,国产的男性虚拟偶像们似乎“消失”了。

国内曾经出现过许多男性的虚拟偶像,无论是专注于直播的虚拟主播,还是以唱跳为主的虚拟idol,各个厂商都希望能够在这片蓝海中成为第一个“吃到”螃蟹的人。然而,发展了三年之后人们发现,整个市场仍然没有出现一个商业上成功的男性虚拟偶像案例。

事实上,国内也出现了诸如《跨次元新星》和《2060》这样的虚拟偶像节目,未来每年也都会有类似的节目不断推出。然而,节目中出现的男性虚拟偶像同样昙花一现,很多甚至都没有火过节目的播出周期,就如同流星一样消失在公众的视野里。

男性虚拟偶像为何做不起来?一名优秀的男性虚拟偶像,基本素质是什么?未来男性虚拟偶像的发展路径在何方?带着这些问题,预言家游报走访了多名虚拟偶像行业人士以及观众和忠实粉丝,希望能够从他们那里得到答案。


01 声音、外形、人设,国产男性虚拟主播困难重重

虚拟主播是虚拟偶像的一个重要分支,也是人们接触到虚拟偶像最为广泛的一种方式。自绊爱在日本取得成功,到B站发力vup,虚拟主播已经跳脱出原本的视频直播,让虚拟偶像这一概念广为流传。

而眼下在全球范围内,男性虚拟主播都是不可忽视的一块细分市场。如果去看每年全世界vTuber巨头的收入数据,在这个女性为主的市场中,男性还是能够占据一席之地。2021年全球vTuber TOP30排行榜中,有5名是男性虚拟主播。葛叶和叶的成功已经为我们勾勒出了全球市场男性虚拟主播开始抬头的走势。

直到去年12月,彩虹社以英语圈为中心活动的NIJISANJI EN组合“Luxiem”出道,意味着男性虚拟主播领域开始有越来越多的后来者进入。Luxiem组合中,前文我们提到的VOX人气最高。从他的成功经验中,我们也能够透视出国产男性虚拟主播的困境。

资深虚拟主播粉丝小寇是从去年VOX刚刚开播就一直在追着直播看。在他眼里VOX有三大法宝:声音、外形和人设。其中,最吸引人的莫过于他那有磁性的声线,大部分的粉丝也都是因为好听的声音开始观看他的直播。

虚拟主播领域,声音一直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衡量标准。在全球,虚拟主播声线好听就已经成功了一半。众所周知,许多虚拟主播的背后都是由专业声优扮演的。这些人可能没有配过太多知名的动画作品,但过硬的基本功还是让他们能够用自己的声线招揽观众。一切都要归功于日本优秀的声优培养体制,足够让这些声优人才反哺到其他相关的文化领域。

然而,国内的情况就不太乐观了。最近几年,预言家身边的女性二次元用户,一直都在抱怨她们玩的游戏和收听的广播剧,邀请的声优过于单一。打开一个新游戏,听到声音还是阿杰、边江、姜广涛和吴磊那几个名字,玩家耳朵都起茧子了,足以凸显男性声优数量不足的窘境。

培养数量不足的同时,主流男性声优自己也愿意从幕后走到台前,甚至参加了一些综艺节目。此时如果要求他们去做虚拟主播,披皮每天进行直播,恐怕没有几个人愿意干。

VOX第二大成功秘诀就是外形。某游戏公司美术设计小绿就是一个VOX的“皮粉”。在她看来,作为一个恶魔,VOX的外形设计并没有直观迎合外界对于恶魔的一些想象,而是将日本黑道元素和与恶魔元素不断融合,构成了现在的设计。小绿认为,卷曲的长发、单边的耳坠以及脖子和脚腕上的红绳,都让女性观众十分受用。

这种设计和审美上的趣味,以及精细繁复的设计,却很难在国内的虚拟主播身上看到。小绿给预言家对比了几个市面上还不错的虚拟主播,比如VirtuaReal旗下虚拟UP主中单光一,他人设中虽然包含了DOTA,但在这个虚拟UP主的外观上却并没有看到具体的DOTA元素。更换立绘之后,也只是从学生制服变成了白色风衣,特点依旧不够突出。


然而,国内普遍泛二次元受众对于外形是非常关注的,女性受众尤其是如此。预言家经常可以见到,某个乙女游戏上了新卡,玩家对于男性角色立绘表达自己的不满。一张立绘尚且如此,更不要说天天陪伴着她,甚至要她为之打赏的虚拟主播了。

另外,虚拟主播主流依旧采用Live-2D技术,针对这些伪3D建模的精细程度,日本和中国企业在这一层面上仍然有着一定的差距,国内的泛二次元用户已经被日本的Live-2D建模提高了胃口,许多女性用户显然看不上国内这些预算不充足的情况下制作出来的虚拟主播。

最后,VOX的人设和营业感同样决定了他现在的人气。成功的二次元人设,是要超出受众想象的。同样是VOX资深粉丝的娜娜告诉预言家,Luxiem几个成员中,所有人的人设都是从过去穿越而来的,这里面包括了小说家、侦探、黑手党和咒术师,而VOX所扮演的恶魔无疑是其中最为奇特的。加上海外也有《暮光之城》这样的吸血鬼文学珠玉在前,对于女性群体是非常受用的。

娜娜认为,在宠粉这一点上,海外的男性虚拟主播很会来事儿,而且他们也有做一些擦边球举动的空间和机会,VOX在服务粉丝这一点上也有其独到之处。

有一次娜娜看VOX直播,他刚刚买了一个新麦克风。ASMR是VOX的直播内容之一,但那个麦克风不是ASMR专用。几乎所有粉丝都在弹幕上要求VOX舌头舔一下这个新麦克风。一开始VOX并不情愿,但过了没有两秒钟,他立刻用舌头轻轻舔了一下,并说“它(麦克风)现在好湿”,引发了所有粉丝在弹幕里尖叫。

国内肯定没法做这种尺度的直播,会被哔掉。但是,即便是单纯考量VOX的营业感,现在披皮做虚拟主播的人里面,很少有人能够有类似于VOX的服务粉丝意识”,娜娜说。

那么国内的情况如何呢?萝卜时空负责人徐少卿认为,女性对于男性虚拟主播的要求不低,满足女性对男性的幻想,以及一个比较讨好观众的人设,是对男性虚拟主播最基本要求,会营业且有陪伴感则是更高一层级的目标,而这几点就已经可以筛掉七八成的男性虚拟主播了。

当这些基础素质不够过硬的情况下,用户基数最终会决定一个细分市场是否可以做大做强。很可惜的是,用户基数恰恰导致了中国男性虚拟主播的现状。

火星文化&光合造米创始人李浩告诉预言家,入局虚拟偶像领域之前,他们曾经做过一次千人样本规模的市场调研,结果发现当时以中国的市场体量而言,如果想要运营一个男性的虚拟偶像并实现盈利,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中国二次元用户在我们的统计中大概3.5亿人,但其中能够称之为二次元基本盘的用户不过6000万人。如果继续局限到虚拟主播感兴趣的用户,恐怕不会超过2000万人。这2000万人中男性的比例又高达70%-80%。男性基本不会对男虚拟主播感兴趣,我们很难获得一块成熟的市场,同时我们把握男性用户诉求也更精准,因此最终选择了推出默默酱”,李浩说。



02 虚拟idol入门门槛保守1个亿,商业回报定生死

虚拟主播这条路走不通,那么虚拟idol会不会对男性友好一些呢?经过预言家的调查发现,虚拟idol需要厂商投入更多。如果只是单纯利用虚拟idol这个概念去经营,而不去做直播,粉丝的数量是很难提升的。同样生存于粉丝基础不足的前提下,而女性虚拟idol在潮流范围内的覆盖度是远超男性的,男性虚拟idol的处境也就不难理解了。

近几年出现了许多男性虚拟idol,比如乐华娱乐对标A-SOUL推出的量子少年。不过,这些男性虚拟idol都是公司出于丰富产品线和进一步融资宣传做出的决定。真正到了投注资源的时候,女性虚拟idol的优先级显然高于男性。无论是建模的精细程度,还是中之人的水平,都能看出“男女有别”。

徐少卿向预言家透露,各种综艺节目上看到的那些虚拟idol,背后都有公司的支持,每一家来头都不小,小工作室很难支撑地起虚拟偶像的投入。

制作推广这样一个虚拟idol,一般需要制作公司投入大量的资金进行技术的研发和中之人选拔。李浩给出了一个具体的数字,乐元素推出的战斗吧歌姬,一年投入1500-2000万人民币,四五年下来投入了一个亿。给这类女性虚拟偶像企划投入1个亿,乐元素显然觉得最终还有收回成本的希望。如果类似的投入放到虚拟男团身上,血本无归就再正常不过了。

至于类似星瞳一样的虚拟idol,腾讯为其投入的资金显然更多。不过,鉴于星瞳是《QQ炫舞》的一个子项目,给整个游戏投入的资源也会反哺到星瞳身上,一鱼两吃可以消解掉投入成本,毕竟虚拟idol的这些开发投入显然不能和一款国民级游戏同日而语。

徐少卿眼中,如果公司入局虚拟idol的目的是宣传自己并实现融资,那么自然会不计血本,直到实现诉求;但如果虚拟idol团队目标是盈利和自我造血,大部分企划的结局都不会太美丽。

核心原因在于,虚拟idol的变现方式相比虚拟主播稍好一些,先进的技术可以帮助他们获得优质的代言和商单,但把目光放到每一个虚拟idol个体,代言产品的种类十分局限,单曲收入杯水车薪,最后还是要老老实实回去做直播,男性虚拟主播的困境就会一股脑返还到他们身上。

本壹数娱CEO刘晨飞也表示:“男性虚拟idol能够接各种代言不假,但覆盖的产品线远远不如女性。去年很多潮流奢侈品牌寻找代言人,最终很多都找到了女性虚拟idol。男性虚拟idol其实很难把握潮流的方向,代言产品的种类也就越来越局限了。”

一个成功的女性虚拟idol,能够做到男女通吃,这样就能覆盖主流的品牌类型,吸引更多品牌主进行合作。比如星瞳,她不仅可以代言美妆品牌Make Up For Ever和卫生巾品牌苏菲,也可以与屈臣氏和燃力士这样面向所有用户的饮料品牌合作。显然,男性虚拟偶像是没办法代言卫生巾和美妆的,那么希望走商务路线的虚拟idol公司就会把资源继续倾向女性虚拟idol。

于是,目前市面上能够盈利和自我造血为目标,实现虚拟idol玩法的,除了星瞳、Ayayi和柳夜熙这种以商单为主要收入来源的虚拟idol,就是乐华或者哇唧唧哇这样专业打造偶像团体的娱乐公司。

大公司掌控一切,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以商业能力衡量团队的存续,男性虚拟idol的命运也就早早注定了。


03 告别红海,男性虚拟偶像需要拥抱新平台

事已至此,虚拟主播和虚拟idol两条路男性从业者都走不通,那么如何才能改变这一局面呢?行业本身对于男性虚拟偶像的前景还是比较乐观的,破局之路似乎就在眼前。

行业主流观点认为,男性虚拟偶像增长的势能已经在积蓄,各方面条件其实已经齐备。如果能够找到一个打破僵局的典型案例,那么男性虚拟偶像的市场将不再局限于原本的几百万女性用户。因此,如何让男性虚拟偶像实现破圈是行业下一步的重点。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的行业整顿之后,选秀这一综艺节目的重要品类直接消失。虚拟偶像似乎可以直接填补相关的市场空白,再次激起沉睡的追星热情。

徐少卿向预言家透露,如果未来有机会与平台进行合作,他还是愿意打造一个与之前爱奇艺RichBoom类似的男性虚拟偶像团体。在他的构思里,不“油腻”是企划中几个成员非常重要的气质,而玩的音乐也应该是代表当下潮流文化的Rap。

李浩也认为男性虚拟偶像如果想要摆脱不温不火的现状,破圈是唯一路径。在他看来,能否走出一个国民级虚拟偶像全看运气,但跳脱出现在虚拟偶像主流活跃的平台,进驻类似小红书一样的新兴平台不失为是一种办法。

海外的一些虚拟偶像,正是从Instagram起家的。比如 Lil Miquela就是一个在Instagram发布内容的虚拟偶像,采用与其他虚拟偶像联动的方式走红,经营自己的人设,并立即获得了超高人气。虽然小红书远不如Instagram时尚气息浓厚,但女性用户粘性高的社区,对于男性虚拟偶像快速积攒人气是有很大帮助的。

不过,我们应该看到的是,虚拟偶像能够成为一个小风口,主要来源于内容行业的疲软。而其他领域的头部IP有所复苏之后,虚拟偶像能否继续维持当前的热度还是一个未知数。因此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虚拟偶像,应对接下来的行业平台期仍然至关重要。

是的,当整个行业都面临开始降温的时间节点,虚拟偶像无论男女,都应该考虑下一步的出路在何方。找到一个新的商业模式,一个新的平台,或许能够刺激虚拟偶像这样一个新生事物,走向新的高峰。

本文系作者授权数英发表,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转载请在文章开头和结尾显眼处标注:作者、出处和链接。不按规范转载侵权必究。
本文系作者授权数英发表,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作者本人,侵权必究。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本文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本文系数英原创,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授权事宜请至数英微信公众号(ID: digitaling) 后台授权,侵权必究。

国产虚拟偶像,男的为啥不行?

扫描,分享朋友圈

    参与评论

    文明发言,无意义评论将很快被删除,异常行为可能被禁言
    DIGITALING
    登录后参与评论

    参与评论

    文明发言,无意义评论将很快被删除,异常行为可能被禁言
    800

    推荐评论

    全部评论(2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