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先行,知识类内容正在击穿短视频平台?

举报 2021-08-21

教育先行,知识类内容正在击穿短视频平台?

扫描,分享朋友圈

作者:王亦璇,来源:三声
原标题:知识「激活」在新视频 | 特写

在新的阶段,知识类内容的可控SKU正大量增长——它们被成批保质地生产出来,各大社区和平台的资金也正源源不断注入。我们认为,知识首先是有趣的内容;同时,知识类内容还是在内容、流量、人群,以及商业化上能够实现彼此交叉的类别。

在教育先行的大环境下,知识类内容还是可以被大众讨论以及被圈层追随的——它正从商业价值和社会价值两方面,为原创内容本身提供可滚动复利的机会。


知识类内容正在以「取代者」的姿态占领互联网社区和新视频平台。

2021年夏天,一股学习知识的风潮在圈层人群之间流行起来——老铁变成老师,教授从三尺讲台上走向16:9的手机屏幕前。

“风潮”之起源由来已久。2020年6月,B站正式划分出“知识区”大类。而在此之前,短视频力量如抖音、快手,也分别推出了“DOU知创作者大会”和“教育生态合伙人计划”,旨在大规模地吸引优质知识内容生产者入驻平台。

「罗翔说刑法」的走红、头部平台对于巫师财经的争取,是上一阶段互联网大众对于知识类内容的直观感受。在新的阶段,知识类内容的可控SKU正大量增长——它们被成批保质地生产出来,各大社区和平台的资金也正源源不断注入

教育先行,知识类内容正在击穿短视频平台?

于平台来说,在流量达到峰值、娱乐显露疲态的背景下,「知识」二字被赋予了新的含义和新的价值。我们认为,知识首先是有趣的内容,它也可以被视作是娱乐的一种升级。与此同时,知识类内容还是在内容、流量、人群,以及商业化上能够实现彼此交叉的类别

另外必须要提及的是,能让知识类内容在全平台跑通的必要条件,除过知识本身就具有普惠、大众的特点之外,它还代表着一种相对可控的、能在教育先行的大环境下自然生长的优质内容——

在娱乐类内容屡次囿于“不够安全”的困境时,知识类内容是完成上宣工作的不二选择。

正因如此,在各互联网社区以及新视频平台内部,布局知识类视频被称作是“绝对重要的”、“让理性成为主导的”一个动作。

8月4日,快手大数据研究院发布《2021快手内容生态半年报》(下称《半年报》)回顾了2021年上半年快手平台的内容生态发展情况。

《半年报》显示,短视频正在“变长”,快手成为泛知识学习平台。站内数据表明,科普和泛知识类视频大势崛起——在时长超过60秒的短视频中,法律、科学、财经等知识类短视频的数量增长最快。这也是本文将知识类内容作为「再次理解中间层」系列开篇的原因。

在另外一面,显然的是,新的内容和流量组成了新的社区生态,同时也改变了知识本身。除过对于知识的定义之外,这其中还包括,知识由谁解释、知识创造哪些价值,以及越来越多的人怎样通过知识变现。

于创作者来说,知识类内容强调专业度、以及稳定持续的输出。于社区用户而言,学习知识是一系列连贯性的动作,他们能在其中收获与创作者的紧密联结,也能通过“买课”、“买书”等消费行为达到掌握一门技能。

知识的力量不言而喻。只不过,在保证内容质量与激活流量之后,知识类内容还要追求真正落地生根。从业者们认为,作为门槛较高的原创内容类别,要想让平台和用户完成对接,就要促使从分发端到消费端使用习惯的改变。

在当下这一阶段,内容和流量为“知识”的生长提供基本盘,运营和商业化则借“知识”帮助整个平台向前一步。


01 | 内容

百度短视频生态平台总经理宋健常这样举例,做知识类的中短视频,就像是在酒吧里面摆书架。以娱乐为主打的视频平台,在进入对知识类的探索之后,即呈现出这一状态。

这种状态来源于过去5年娱乐化内容与新视频平台的天然契合——娱乐内容的底色是情绪和荷尔蒙,且在一段时间内主导了视频平台账号变现的方式——「有个人魅力」的博主们通过孵化账号、带货打赏走上生钱之道。其背后是用户对个人的信任与喜欢。

但视频内容需要越来越多的行家,知识的价值正在被无限放大。宋健这样说道,“博人眼球获取流量的 ‘网红’ 价值将越来越低。”

我们认为,活跃于新视频平台的变化之一是,用户对于「我要看什么」的追求正从“人”向“内容”迁移。相比于快消、短小的娱乐化内容,中/短视频知识化无论从内容本身亦或时长来说,更偏向理性。也就是说,知识类视频更加强调准确、稳定、持续,且在内容输出端与商品变现端能够互相跑通。

今年4月,抖音内部曾这样讨论:相比快手,抖音的文化传播粘性不强,但其泛知识类的积累优势明显。比如,在用户需求大幅上升的前提下,内容的宽度也正变广——2021年全年,抖音的重要规划之一,即是进行泛知识类中视频培养,其中包括邀请泛知识类创作者开播、增强知识链接等等举措。

这正解释了新视频平台为什么要重做知识类内容的举动。宋健曾在「好看CLUB·轻知专列」上表示,“即使我们回归互联网的其他形态,从非理性的娱乐到理性的知识,也成为了一种常态设计。整个互联网的内容正在往理性化的进程中走去。”

如果将“理性”拆解开来,专业度是知识类视频生长而出的必要条件。

在2012年,出身《南方周末》的马昌博就参与创办了壹读,以短视频的方式切入对百科常识、科技知识的“解释”,后来在2016年创办了视知。

视知这一如今坐稳知识类短视频头把交椅的品牌,对于打造红人的标准其一就是,知识博主本人要专业过关,并且在未来规划中对专业仍有较大的追求。

教育先行,知识类内容正在击穿短视频平台?

《万物拣史》是视知在2018年孵化于B站的账号,通过有趣的讲述方式来回溯日常消费品的起源,以及它们影响现代人生活方式的故事。比如马桶的起源、植物肉是如何被发明和推广,以及茶叶怎样以茶饮料的形式获得新生等等。实际上,在每一次长达至少两周的选题策划和准备阶段背后,是内容团队对专业度的要求。

首先,在内部分工中,编辑组最重要的工作是:就具体选题从中外期刊上搜集学术文献,并将其书写成成体系的大纲,以及建立拍摄脚本。“在完成资料整理后,编导才会加入分镜和视觉设计的过程。”视知内容负责人吴久久告诉小编,“成片上线之前,团队往往要改大约三到五遍。”

实际上,保持专业度往往来自于账号运营者对内容本身的准确度的追求。与此同时,对于当下活跃在新视频平台的知识类创作者来说,他们其中的大多数,在入驻平台之前就已经在自身领域达成一定建树。

于知识类内容,自从2019年各大平台开始布局、2021年夏天大盘整体上涨以来,最先接受邀请的达人/博主,包括教授学者、卫视主持人和媒体人等等——他们的输出足够稳定,有些还“自带”流量——对于达成激活站内、以至于“破圈”的目标来说,这一批人有着极强的吸引力。

在快手所搭建的知识生态体系中,有这样几位知名的创作者——朝阳律师、赵川和吴小平——他们有的已经收获了粉丝过千万的“成就”;有的依托直播+短视频的双线内容,将主持了十多年感情类节目的经验之谈带到了快手“老铁”身边。

教育先行,知识类内容正在击穿短视频平台?

专业的生产力与用户对理性内容的需求不谋而合。“我们希望选择最专业的人,去讲老铁喜欢的内容,这就是我们对知识类业务组织的一句实话。” 快手运营总监韩叙这样说道,“知识意味着门槛和正确性,我们认为专业的人传递出来的知识就是专业的。这是快手的第一道门槛,即通过选人来保持专业度。”

在采访中,B站UP主「小约翰可汗」和「雪颖心理」都提到了半佛仙人、罗翔教授等知识类头部的“成功”,所证明的行业趋势和风口。实际上,这也是促使他们“转场”视频区做知识类UP主的原因之一。

只不过,在知识类创作者群体内部,如何保持知识输入与输出间的平衡是关键。小约翰可汗也坦言说:“曾经的知乎大V们转做视频的并不少,但留到现在的并不多。”

在开设B站账号之前,雪颖曾供职于财经媒体,是一名关注新消费领域的记者。从英国留学归国后,修读心理学的她并未找到一份专业对口的工作,在头两家任职的心理学相关互联网公司中,也未能实现孵化心理学账号的理想。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雪颖选择了做传统媒体报道,以积累文字功底和媒体认知。同时,她还持续报读了心理学的课程。用雪颖自己的话来说,“我一直都是两条线做准备的。”后来,雪颖还在持续进行心理专业的培训,并持续进行知识的输入。

在平台的视角中,内容是流量的基础。尤其对于知识类内容来说,包括内容和创作者在内的专业度,共同决定了流量是否可再生、以及向哪个方向流动。


02 | 流量

追求新鲜内容的平台,布局知识类视频的另一层需求,是利用其持续性和稳定性,完成对互联网流量的二次激活。

在第九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分享了这样一组数据:作为视频内容社区,B站有91%的视频播放量来源于PUGV,其中泛知识内容视频播放量占比达45%——从人文、历史,到科普、情感,知识类视频在B站受到了极大欢迎。

和数据一同出场的,还有包括“老师好我叫何同学”、“才疏学浅的才浅”等B站知名UP主的故事。比如,后者曾花费数十万元买下了500克黄金,用15天的时间手工复刻出了出土于三星堆的黄金面具。重要的是,制作黄金面具的视频在B站实现了突破800万次的播放量,还被《人民日报》、央视新闻等41家主流媒体在全网进行了转载,达到了真正意义上的“破圈”。

教育先行,知识类内容正在击穿短视频平台?

在其背后所显示出的知识类“崛起”,也被陈睿本人认为是B站所正在经历的最重要变化之一。过去一年,B站科学科普内容的播放量增长高达1994%、有1.13亿用户在B站学习。而这个数字是中国在校大学生数量的近3倍——

“过去所有的知识都是记录在书本上的,但是大家应该知道,视频比起书本,对于知识的传播更友好、更高效,所以我认为,所有书本上的知识都可以通过视频再次传播。”陈睿说道。

关于“知识”的定义,在流量被激活的前提下,再次被重构了。在B站学习已不仅限于考研等应试题目,而是涵盖了对个人知识有所提升、或对生活技能有所帮助的内容。

细分垂类是平台入局知识类内容的重要工作。快手运营总监韩叙曾这样讲述平台出发点:用户有需求,快手有优势。“内容有两大分类,一是娱乐,二是知识。从娱乐类来说,整个站内数据天花板已经到了可视点,没有太大的增长空间。”韩叙这样说道,“以及,娱乐内容难以做到绝对差异化,从平台角度来讲,知识类内容一定要跟上。”

比如,在快手站内,除过科学普法、金融分析等传统知识类创作者的出现,情感、美食等偏向技能类型的账号也网罗起了自己的私域流量。韩叙曾表示,“对于DAU超过三亿的平台来说,知识类内容的生长状态是「供小于求」,但其直播的消费效率是大盘的2.8倍。”

我们认为,作为新内容品类,知识类视频除过能二次激活互联网流量之外,也能在包括编辑、算法等不同推荐机制在内的情况下,更有系列感地打通流量在平台内部公私域之间的转化。

曾在世界级烹饪大赛上斩获特金奖的国宴大师夏天,正运营着拥有160万粉丝的快手账号「夏叔厨房」。新视频平台的快速生长,并未对习惯于录制卫视节目的夏天产生冲击。今年1月份,「夏叔厨房」以一道糖醋鲤鱼敲开了快手的大门。后来,羊蝎子、烤猪蹄、鲍汁口蘑,以及运用时令蔬菜进行烹饪的荷塘小炒,都是夏天在新视频平台上给老铁们展示的“露一手”。

谈及入驻快手的原因,夏天坦言,“过去几十年,我都在和高端餐饮打交道。新视频给我提供了一个机会,让我能够更灵活地将自己积累多年的美食烹饪方法,传递给生活在二三四线城市的老铁们。

“有不少粉丝利用碎片化时间学会了一道菜”、“一点点地提升了餐桌上的生活品质”,都是夏天在运营「夏叔厨房」这段时间里最直观的感受。

有趣的是,衷爱探寻食材起源的夏天,也经常扛着数十公斤的影像设备游历祖国河山。这个在《生活圈》、《养生堂》和《食尚大转盘》等卫视节目上频频出镜的主厨,开始自己想、自己拍、自己剪,把关于美食起源的所见所闻都拍成视频,分享到粉丝群里。

实际上,美食是快手站内转化率较高、受众较广泛的代表品类。而得益于去中心化这一公平普惠的表现方式,快手希望将每一垂类知识与生活方式进行高度结合。

今年6月,快手宣布推出为期3个月、共计上万场的直播活动“快手新知播”。从平台的角度来说,联动100名知识大咖、50余家专业机构,以及超过1000名快手知识主播,等同于在短期内促成流量的快速迭代更新。实用、新奇、有趣的泛知识内容是“快手新知播”所重点发力的方向——在讲究专业度的内容滚动起来之后,平台要解决的正是如何处理流量——就像韩叙也曾这样表示,“流量是以内容为基础的。

而起步稍晚的好看视频,则更为直接地将知识类内容分成“八大垂类”,涵盖运动健康、美食旅行、房产家居、兴趣学习、穿搭美妆、开箱测评、文化艺术、汽车等领域的创作者。

实际上,细分垂类更有助于信任的搭建,以及粉丝粘性的增长。更进一步,知识类内容稳定且持续输出的特点,也能够与创作者实现变现、形成生产消费闭环相挂钩

蒙古族女生多多其木格,属于早期就入驻了好看视频的创作者。从拍摄草原美景,到介绍家乡风俗,多多其木格经历过的转型期,正与平台发布“轻知计划”的进程相一致。

过去一年,无论新视频平台,亦或包括小红书在内主打生活方式的互联网社区,都在紧锣密鼓地布局知识类赛道。仅仅好看视频一家,就实现了泛知识创作者规模增长178%、短视频分发占全平台42%的成果。

多多其木格讲述了一则创作中遇到的趣事。生活在内蒙古东部的多多其木格曾经觉得,“东部的人喝酒都比较猛。” 她这样说道,“直到去了额济纳,他们喝酒都讲究团结酒,主人拎着壶就上来了。” 也正是这一次“略显惊讶”的经历,让多多其木格发觉,即使自己平时创作的内容偏“三农领域”,但是定义宽泛的知识类内容,也可以给予蒙族酒文化一个解释的空间,“做百度词条里能搜索出来的内容。”

现在,多多其木格已经是好看视频上变现流通率最高的创作者之一。通过讲述家乡的故事、普及蒙古族的知识——或者,多多其木格更愿意称自己的工作是「为内蒙拍宣传片」——她已经搭建好了从内容制作到电商带货的闭环。

教育先行,知识类内容正在击穿短视频平台?

在其背后,是平台给予创作者资金扶持、变现窗口等等运营手法的落地。而运营也成为了平台在确定专业内容、激活流量之后所要接手的最重要任务。


03 | 人群

今年4月,百度好看视频推出“帧视频”功能之后,行业内向宋健抛出最多的一个问题便是:到底什么是 “帧视频”?

在技术层面上, “帧视频”的功能旨在通过对视频知识点进行“标记”,来打通依托于百度的搜索功能。但同时, “帧视频”也是好看视频希望培养分发端和消费端使用习惯的新型工具。

我们的核心出发点和命题是,在新的视频场景下,能够用一种什么样的产品形式去承接用户自发的信息查询需求。当然,这一切要发生在百度体系内。”宋健说道。

实际上, “帧视频”和由好看视频开发的剪辑软件度咔,都在某种程度上整合了知识类视频的形态,以及其对外表达方式。到今年8月,在好看视频站内,平台已经在超过70%的视频下覆盖了“标记”的数据。

这是平台重做运营的第一层含义——完善视频创作体系,并与自身优势相结合。宋健透露,“纯粹的运营打法并不单独成立。只有在消费端形成了新的结构的情况下,作者、用户才会到达新的阶段。”

而这也是“帧视频”的推动和牵引力所在——内容会向更加实名化、知识化的方向演进。

相声演员孙越是好看视频签约的知识类创作者之一。平台看中他自身携带的受众认知度,也想要帮助他在平台推出“反差感”内容。除过说相声有梗,孙越的学识更加丰富,会讲述一些我们所认知的常规民俗之外的故事。” 百度短视频创作者运营总监范晋帅这样说道。

只不过,以好看视频举例,大多数创作者并不比肩孙越、竹内亮或蒋方舟的名气。平台重做运营的第二层含义就在于:强孵化的过程。对于近千位已签约好看视频的泛知识领域专家或行家来说,1v1甚至1v多的沟通与运营必不可少。

范晋帅也坦言,大部分创作者都是首次入驻新视频平台。“我们需要以更大的精力投入,教他们创作、定人设,开基础的创作培训班,引导他们成为作者。” 

人群之于知识类视频,所代表的含义首先是创作者。而平台对于让创作者集群这一效应的推动,才有可能真正实现内容和流量的再次萌发。

背靠国内头部知识短视频品牌视知,《万物拣史》会根据内部内容评估情况,与B站知识区运营直接沟通。在创作者看来,B站知识区运营包下了“解答困惑”、“找寻资源”以及“举办活动”等等工作。《万物拣史》每一期视频上线之后,知识区运营都会对产品进行评估,再做定制化推荐。

而在快手,专业的运营团队意味着对每一垂直领域都要足够了解。在7月举办的快手新知沙龙上,韩叙这样解释运营的功能,“要能分辨出来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什么是快手希望的,什么是快手不希望的。也就是说,我们通过专业的角色(创作者)来筛选内容,通过专业的运营能力来筛选内容。

在近期接触到的各平台知识类创作者中,他们都讲述了这样一种常态。通常,平台方运营会在告知创作者用户画像的同时,也以后台数据为依托,对他们的选题方向或内容提出建议。

国家一级运动员、明星私教魏巍透露,好看视频平台运营方找到他时,双方确定的第一件事就是,瑜伽、普拉提等视频风格应该更偏教学,这本身也与魏巍本人多年的运动风格所相符。

后来,好看视频运营曾提醒他,教学也可以“寓教于乐”,不完全以严肃作为视频的唯一基调。魏巍说:“平台属性和粉丝状态,都是我从线下转线上后不甚了解的。他们建议我,可以去公园,去一些大家觉得好看的、美的地方。后来,我就带着团队满北京地找,在类似一片湖、一片草原的景色前练瑜伽、教普拉提。”

最近,B站UP主「雪颖心理」常活跃在知识区的UP主群里,这是B站牵头攒局,为UP主们搭建的交流“社群”;而在另一位B站UP主「小约翰可汗」的认知中,平台的运营重点则更偏向于与创作者本人直接且频繁的沟通。现在,这位拥有超过百万粉丝的历史知识创作者常说,“板块负责人跟我们都是朋友,是自己人。”

我们认为,KOL和用户,共同促成了平台和社区的生态。换而言之,由创作者发起的对于用户群体的运营,也正在辅以平台的支持,在作品这一“媒介”上被放大——这是人群之于知识类视频,所代表的第二层含义。

教育先行,知识类内容正在击穿短视频平台?

在创作知识类视频之初,雪颖就明确的一点是,“我一定会打(造)个人品牌。” 她的这一份信心从不间断地“摄取”心理学知识开始,而最终在平台引发效应的,则是她和用户/粉丝之间的强关联与强沟通。

雪颖认为,平台自上而下的运营重塑了UP主之间的「氛围感」,“我自己对于社群的维护,则更加偏向于打通内容共创的概念。”

从「雪颖心理」发布的第一篇关于冥想的投稿开始,雪颖就希望用户可以参与到选题的讨论、甚至于判断之上。如果谈及到了睡眠的问题——想必大部分年轻人都曾受其影响——雪颖会直接和用户沟通,收集他们的反馈。有时候,发起用户投票也是一个行之有效的方法。

到这一步,知识类视频的生长路径逐渐被清晰地还原出来。但是,对于所有参与其中的利益相关者来说,要让这一内容品类在平台长久地生存下去,商业化是需要跑通的最后一环


04|变现

“很多创作好内容的人,还没有赚到钱。所以我们在想一个问题,怎么能够完成针对知识类的激励机制。” 在始发兰州终到敦煌的「好看CLUB·轻知专列」上,提及知识类内容创作者的变现现状,宋健这样感叹。

毋庸置疑,过去5年,新视频的兴起,伴随资金流通从秀场转移到娱乐,再到电商的路径。直播形式曾较少接纳略显“硬核”的知识类内容,少数先于平台集中意志入局的创作者们,其中也鲜有走明白商业化这条路的案例发生。

视知创始人马昌博分享了这样一个行业普遍现象:知识类内容的解释成本和理解门槛都偏高,在2020年之前,大多数有意向做知识类内容的创作者都保持着“个体户”的状态。也正因此,知识类的流量池本身并不足够大。即使已经掌握了孵化知识红人的经验和方法,视知直到去年才正式成立了知识类MCN。

现在,无论公司或平台,想要解决知识变现,首先要平衡“人”和“内容”的分配比。马昌博说,“偏向于技能教学的内容,比如美食、美妆,我们会优先推「人」。而对于学术性质更为突出的理论知识,我们选择强调内容的「系列感」。” 

在快手、在好看,以及在B站,相类似的逻辑撑起了大量扶持计划、激励政策的产生。实际上,对于“人”的扶持,相比较于通过“内容”打通变现渠道更为前端。也就是说,从单独的个体账号到成千上万的内容集群,正对应当下平台对于“知识类变现怎么做”的思考过程。

“从去年开始,我们首先对新手作者在流量上做了「新手保护」。”范晋帅分享道,“前10篇、前45天,都在保护周期之内。搞定分发之后,涨粉这条路就要依靠创作者自己跑出来了。”

过去一段时间,快手也拿出了价值超过百亿的流量给予创作者。在DAU为3亿的平台上,粉丝数保持在万位的创作者,都是快手扶持的对象。

韩叙发现,除过平台“下场”对知识类内容本身进行运营,“卖课、卖卡、卖服务等等规则的教学,也需要一对一的「专业服务」。”

最近,快手在美食垂类下推出了#中国厨师节#流量扶持活动。包括夏天这样在美食界已经享誉盛名的大厨,也以「夏叔厨房」的名义参与到了其中。

流量、资金扶持的成效为创作者在变现方面展开了更多可能。韩叙认为,以整体互联网平台为视角,知识类内容的具体变现方式涵盖有广告植入、直播带货(以书和课为主),以及生活服务(付费咨询)。

“朝阳律师在快手平台有上千万粉丝,你可以向他购买服务。”韩叙举例,“服务往往指代虚拟服务,比如咨询和年卡。如果买了999/张的年卡,那你就能得到社群内部的专属内容,或者是一对一的法律问题解答。”

行业对于变现的认知贯通性正体现在“付费咨询”这一点上。只不过,即使熟稔搜索体系与知识类内容的百度,其旗下好看视频的“付费咨询”业务也才刚刚起步一个月。

在好看视频内部,“付费咨询”被认为是在打赏、直播和电商之外,一项“独特的变现功能”,并且已经取得了一定的订单收入。与此同时,包括创作者在内,他们也无一例外地看好“付费咨询”所带来的生机。“对知识区来说,服务类变现应该是通过更有价值的、天花板更高的方式(来实现)。”雪颖说道。

一个不可忽视的事实是,在知识类内容兴起的两年时间里,UP主/达人们的变现方式仍以贴片式或植入式广告为主。视知内容负责人吴久久分享道,团队内部对于“与消费品连接”的实现方式,目前还处于消费品的产品或品牌广告阶段,从文娱内容孵化或衍生出消费品牌则需要更长的时间。

如果我们就现阶段知识类的变现方式加以总结,那么其未来趋势大概率会指向“服务”。除过包括“付费咨询”等业务产品在内的虚拟服务之外,我们认为,“服务”还可以指代线上、线下的结合打通。这样一来,对于原本在专业领域内就有所积累的创作者来说,一个依托于互联网,连接平台与实体的互利模式就这样形成了。

教育先行,知识类内容正在击穿短视频平台?

比如,在采访中,雪颖透露道,“我的收入主要是品牌商单和服务。服务包括正念减压的课程、自律训练营等等。” 同样地,明星私教魏巍最近也在当代MOMA开了他的第二家普拉提体验店——除过在朋友圈分享开业信息,活跃于「魏巍健身」这一视频账号其中的用户们,也正计划体验一对一的瑜伽、普拉提训练。

快手以“人”聚集老铁、好看视频打通搜索、B站持续运营垂直分区,以及在这三家典型平台之外,包括西瓜视频、小红书等社区在内,都在引入最适配的模式让“知识”大放异彩。

需要明确的是,在平台纷纷注资入局、创作数量明显井喷时,我们仍难以在其商业化早期就得出知识类内容驱动变现的具体结论。

只不过,“知识”依然代表着“文人风骨”——在教育先行的大环境下,它是可以被大众讨论的,也是可以被圈层追随的。

即使梳理长远逻辑比获得即时成果更为重要,但知识类内容正从商业价值和社会价值两方面,为原创内容本身提供可滚动复利的机会。 


作者公众号:三声(ID:tosansheng)
教育先行,知识类内容正在击穿短视频平台?

本文系作者授权数英发表,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转载请在文章开头和结尾显眼处标注:作者、出处和链接。不按规范转载侵权必究。
本文系作者授权数英发表,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作者本人,侵权必究。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本文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本文系数英原创,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授权事宜请至数英微信公众号(ID: digitaling) 后台授权,侵权必究。

教育先行,知识类内容正在击穿短视频平台?

扫描,分享朋友圈

    参与评论

    文明发言,无意义评论将很快被删除,异常行为可能被禁言
    DIGITALING
    登录后参与评论

    参与评论

    文明发言,无意义评论将很快被删除,异常行为可能被禁言
    800

    推荐评论

    全部评论(4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