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设计团队做的唱片封面,逗逼与先锋的结合体!

举报 2020-10-02

这家设计团队做的唱片封面,逗逼与先锋的结合体!

扫描,分享朋友圈

作者:Sandu,来源:三度出版传媒
原标题:Hipgnosis:唱片时代的艺术狂想

20 世纪中期是欧美音乐圈发展的“黄金时期”,涌现了大批优秀的音乐人和作品。随着音乐市场扩张需求的增大,唱片行业的发展也在这个时期到达了巅峰。

设计师和音乐人不再满足于千篇一律的硬照写真式封面营销,他们把设计和创意转化在唱片封套上,将艺术与音乐的结合推向了一个新的高潮。这当中不得不提的代表人物就是 Hipgnosis。

伦敦这家设计团队做的唱片封面,是逗逼与先锋的结合体!
Hipgnosis 图标

Hipgnosis 是一个来自伦敦的设计团队。他们是先锋封面艺术设计的引领者,也是20世纪70年代摇滚音乐的视觉先驱

合作过的音乐人包括平克·弗洛伊德(Pink Floyd)、披头士(The Beatles)、齐柏林飞艇(Led Zeppelin)、保罗·麦卡特尼(Paul McCartney)、Yes乐队、创世纪乐队(Genesis)、10cc、彼得·盖布瑞尔(Peter Gabriel)、黑色安息日(Black Sabbath)等等。

Hipgnosis曾 五次获得格莱美奖提名,其作品也 深受设计师、音乐人和乐迷的喜爱

伦敦这家设计团队做的唱片封面,是逗逼与先锋的结合体!
Hipgnosis 作品合集


01
Hipgnosis的诞生与成名

伦敦这家设计团队做的唱片封面,是逗逼与先锋的结合体!
奥布里·鲍威尔(左)和斯托姆·索格森(右)

斯托姆·索格森(Storm Thorgerson)和奥布里·鲍威尔(Aubrey Powell)相识于伦敦皇家艺术学院。索格森学习电影,而鲍威尔学的是摄影。

1967 年,出于对设计的热爱,他们联合成立了Hipgnosis工作室。关于“Hipgnosis”这个名字的由来,背后也有一段故事。

一次偶然的机会,索格森和鲍威尔在合租公寓门口看到一个涂鸦,涂鸦把“hip”和“gnosis”两个单词结合在一起,组成了“Hipgnosis”。

这个荒诞而新奇的文字游戏引起了他们的注意,不仅因为这个单词是“hypnosis(催眠)”的双关语,更因为这个组词方式赋予该单词一种恰到好处的碰撞感,既和谐又矛盾,既有新的、时髦的意思,又意指灵知、直觉。于是他们决定将这个词用作工作室的命名。

伦敦这家设计团队做的唱片封面,是逗逼与先锋的结合体!
Hipgnosis 工作室

在 Hipgnosis 成立初期,索格森和鲍威尔利用学校的暗房进行工作。当时,他们与尚未成名的平克·弗洛伊德成员西德·巴勒特(Syd Barrett)也是室友,随后三方建立了长达数十年的友谊和工作关系。

1967 年,索格森和鲍威尔受邀为平克·弗洛伊德的第二张专辑《神秘》(A Saucerful of Secrets)设计封面。这张专辑设计在当时引起了一阵小轰动,吸引了来自更多乐队的合作请求,如:自由乐队(Free)、美丽坏东西乐团 (The Pretty Things)、艾恩斯利·丹巴尔(Aynsley Dunbar)等。

随后,Hipgnosis 也接连为平克·弗洛伊德和西德·巴勒特设计了Ummagumma、The Madcap Laughs等经典唱片封套。

1973 年他们为平克·弗洛伊德设计了《月之暗面》(The Dark Side of The Moon)封面,那个经典的三棱镜图案使 Hipgnosis 声名大噪,奠定了他们在国际上的地位,也打开了超现实主义摄影的道路

可以说,Hipgnosis 包 办了平克·弗洛伊德绝大部分的专辑设计,是乐队御用的设计团队

伦敦这家设计团队做的唱片封面,是逗逼与先锋的结合体!
《神秘》
A Saucerful of Secrets

为了给平克·弗洛伊德的第二张专辑选取一个合适又独特的外观,Hipgnosis 叠加了13 张不同的图片。

伦敦这家设计团队做的唱片封面,是逗逼与先锋的结合体!
Ummagumma

平克·弗洛伊德的成员以一种实验性的形式出现在 Ummagumma 的封面上。他们的肖像在墙上的挂画中无限地重复延伸着。然而,在每一个场景中,成员们都变换了造型和姿势。

伦敦这家设计团队做的唱片封面,是逗逼与先锋的结合体!
The Madcap Laughs

伦敦这家设计团队做的唱片封面,是逗逼与先锋的结合体!
《月之暗面》The Dark Side of The Moon

该专辑内容相对隐晦,极具个性,封面设计也极具科幻色彩。一束白光穿过三棱镜被分成 6 种颜色,这 6 种色彩在背面又融为一束白光。这个迷幻的设计到底想表达什么意义,到现在都是众说纷纭。


02
超现实主义的视觉双关语

Hipgnosis 以摄影为导向,擅长打造干净利落的超现实主义图像,开创了许多创新性视觉和包装。他们所使用的照片处理技巧,如:暗室技巧、多次曝光、喷枪润饰和机械剪贴,也被称为是后来 PS 技术的胶片前身。

Hipgnosis 作品的另一个特点是,他们许多封面照片讲述的故事与专辑歌词都直接相关,通常基于双关语或专辑名的双重含义,比如平克·弗洛伊德的 A Nice Pair 封面设计就是一系列视觉双关语。

同时,他们的封面也以怪诞的幽默感而出名。《原子心之母》(Atom Heart Mother)封面就是一头奶牛,索格森曾笑称:“整个设计几乎没有任何迷幻色彩,只有一头该死的牛,不是吗?”

伦敦这家设计团队做的唱片封面,是逗逼与先锋的结合体!
A Nice Pair

伦敦这家设计团队做的唱片封面,是逗逼与先锋的结合体!
《原子心之母》Atom Heart Mother

封面的奶牛与乐队、专辑内容全然无关,乐队的名字甚至都没有出现在封面上。它只是为了博眼球,而且也成功了。尽管没有任何文字信息,但每个想要搜寻平克·弗洛伊德唱片的乐迷都知道他们必须寻找一头奶牛。

但这种冷幽默也曾一度激怒了齐柏林飞艇乐队的吉米·佩奇(Jimmy Page)。因为一开始 Hipgnosis 把专辑 Houses of the Holy 的封面设计成了一个带网球拍(racquet)的绿色网球场,这听起来像在暗讽乐队的音乐是噪音(racket)。这种双关语设计让吉米·佩奇非常不满。也因此,他们差点就失去齐柏林飞艇这个客户。

伦敦这家设计团队做的唱片封面,是逗逼与先锋的结合体!
Houses of the Holy

Hipgnosis 从亚瑟·查尔斯·克拉克(Arthur Charles Clarke)1953 年的科幻小说《童年的终结》中获取灵感。这部小说是一部史诗般的幻想,它以世界上所有的孩子聚集在一起,融合成燃烧的柱子,离开地球的场景而达到高潮。唱片封面里的孩子们有着娇嫩空灵的白皮肤,看起来就像是从波提切利的画作中爬出来一样,他们在探索翻越一片岩石地,奔向未知的远方。

因为索格森和鲍威尔都是电影系的学生,所以他们经常把模特当演员,用戏剧化的手法去拍摄图片。Hipgnosis 很少在封面上用音乐人的写真,以确保有足够的画面留给图片设计。很多 Hipgnosis 的封面也运用了“高科技”手法,如齐柏林飞艇的 In Through the Out Door 就使用了特殊的印刷技巧,黑白封套当遇到水时,封面图片就会变色。

伦敦这家设计团队做的唱片封面,是逗逼与先锋的结合体!
伦敦这家设计团队做的唱片封面,是逗逼与先锋的结合体!
In Through the Out Door

拍摄选址一开始是打算在吉米·佩奇推荐的酒吧进行,但团队去到发现酒吧已经暂停营业了。鲍威尔最终在新奥尔良的一家酒吧完成了拍摄,从六个不同的角度拍摄了六个版本的封面。

1974 年,Hipgnosis 开始和彼得·克里斯托弗森(Peter Christopherson)合作。克里斯托弗森是一位广告艺术家和设计师,他的丰富经验与索格森和鲍威尔相辅相成,帮助 Hipgnosis 走向更成功的商业道路。在1978年,他成为了 Hipgnosis 的正式合伙人。

在这个时期,除平克·弗洛伊德、齐柏林飞艇、黑色安息日等大咖乐队之外,Hipgnosis 还为不少冷门小众乐队设计过封面。这些封面所展现的争议性主题和实验性视觉,放在今天依然极具前瞻性和创新性


伦敦这家设计团队做的唱片封面,是逗逼与先锋的结合体!
《愿你在此》Wish You Were Here

这张照片是有史以来最著名的专辑封面之一。照片上的那个“火人”实际上是真的被纵火焚烧。然而,风向的偏离烧焦了特技演员的胡子。因此两位演员换了站位,互相握了握左手,然后Hipgnosis在暗房里把画面倒转过来。


03
永不落幕的唱片设计传奇 

到 20 世纪 80 年代初,价格更为昂贵、形式更为复杂的专辑开始流行,行业转型也变得迫在眉睫。Hipgnosis 开始进入广告领域,为众多品牌创作并拍摄广告创意,他们为标致(Peugeot)、法国可伦堡 1664 啤酒、李维斯(Levi's)、沃尔沃(Volvo)、吉列(Gillette)、时代啤酒(Stella Artois)等品牌设计和拍摄广告。

与此同时,艺术图片的创作也变得愈发艰难。1982年,Hipgnosis停止了专辑封面设计和广告设计等工作,随后索格森、鲍威尔和克里斯托弗森投身电影制作行业,组建了电影公司 Greenback Films,合作执导了多部纪录片和电影。Hipgnosis也于1983年正式解散。鲍威尔在电影和视频领域继续工作,多次与保罗·麦卡特尼(Paul McCartney)和世界卫生组织(WHO)合作。索格森则一直致力于专辑设计,直到 2013 年病逝。

在索格森的追悼会上,鲍威尔回忆起他们在 Hipgnosis 的合作:“在早期的 Hipgnosis,索格森是我的导师,他向我展示了摄影设计的技巧,比如透视、构图、拼贴、蒙太奇和暗室技术,最重要的是,如何使用相机。尽管当时我们都很年轻,也没有什么经验,但他似乎毫不费力就能有源源不断的想法。若说我有创办一家公司的眼界,他则有建立一座艺术宫殿的智慧。”

平克·弗洛伊德的成员大卫·吉尔摩(David Gilmour)也表示:“这些封面艺术都是平克·弗洛伊德音乐作品的一部分。索格森是我的挚友,我的良知,我的导师,也是我终生的艺术指导。”

Hipgnosis 迄今已经设计了约 350 张专辑封套。这些专辑不仅因为有优秀的音乐作品,还因为独特的封面艺术而在音乐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改写了人们对唱片封套的传统认知,也启发了后来的唱片设计方向。一代传奇或许落幕,但音乐和艺术却永存


经授权转载至数英,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作者公众号:三度出版传媒(ID: sandupublishing)
1601289865311803.png

本文系作者授权数英发表,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转载请在文章开头和结尾显眼处标注:作者、出处和链接。不按规范转载侵权必究。
本文系作者授权数英发表,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作者本人,侵权必究。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本文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本文系数英原创,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授权事宜请至数英微信公众号(ID: digitaling) 后台授权,侵权必究。

这家设计团队做的唱片封面,逗逼与先锋的结合体!

扫描,分享朋友圈

    参与评论

    文明发言,无意义评论将很快被删除,异常行为可能被禁言
    DIGITALING
    登录后参与评论

    参与评论

    文明发言,无意义评论将很快被删除,异常行为可能被禁言
    800

    推荐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论一下吧!

    全部评论(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