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届北京国际电影节海报又“丑”哭了,请重新设计?

举报 2020-08-06

这届北京国际电影节海报又“丑”哭了,请重新设计?

扫描,分享朋友圈

聊两句这几天北京电影节海报被骂上热搜的事儿吧。说实话,第一眼看到这幅海报的时候,我是有点抗拒的。静态海报的主视觉“天坛”是很容易看出来的,但是为什么是这样的形式?有点像透过VR眼镜看到的立体画面,跟字的平面部分又没有特别融合。这是我觉得违和的部分。跟一般常见的电影节海报太不一样了。

这届北京国际电影节海报又“丑”哭了,请重新设计?

但是,我不会用“丑”来评价。


一、当我们在说一个东西丑的时候说的是什么

单纯地说一个东西美或丑是很容易的,充满了情绪宣泄。很多人的逻辑是跟你预期的不一样那就是丑咯。普通群众这样评价无可厚非吧。毕竟大环境如此,中国人从小关于美学的通识教育太少了,一时难以改善。

作为电影爱好者,不管电影节海报还是影片宣发海报,我觉得都是电影的一部分,会特别关注。而且我发现最近这几年因为海报丑上热搜的事没少发生。大家也越来越乐于在公共领域探讨平面设计,似乎评价电影海报这事门槛特别低,而评价一个作品美丑又是特别简单的。

评价一个作品,从作品产出的角度来说,一个作品的产出涉及三方,需求方也就是甲方,制作方乙方,还有一方就是可能看到作品的丙丁们……最核心的角色其实是甲方和乙方,如果甲方觉得OK,那这个作品就是没问题的。任有可能看到作品的丙丁们怎么骂,不好意思,与你们无关。

工作关系,日常跟设计师打交道比较多。我作为需求方,尽管有些情况下我可能内心吐槽了一万遍:丑出翔了。但我从来都没有把这句话真的说出口。我只会说这个不OK。

这届北京国际电影节海报又“丑”哭了,请重新设计?

这个“不OK”包含了几层意思:一层是从我的审美要求上来说,这个没达到我的标准;一层是没有满足我的某些设计需求。总而言之,就是在我这儿没过关。然后,我会告诉设计师,为什么我会这么认为。有时候争论一番是无可避免的,为的不过是再次理解需求统一认知,审美上相互理解,甚至需要彼此都做出妥协。

以上过程,你会发现其实跟作品本身美丑是无关的。是个人期待、信息理解、沟通问题形成的。如果我写出来一个东西,你啥也不说就跟我说写的是垃圾,我一定会当场爆炸。脑内弹幕汹涌袭来:你算老几啊?你凭什么这么说?你懂写作吗?……“垃圾”这类用词表达的是全盘否定,跟说作品丑一个性质,没有一点转圜的余地。

它只能说明评价的人不仅懒还没有脑子。他懒得去思考为什么会得到一个他不满意的结果,只会用“垃圾”“丑”这样的字眼去表达不满。你说丑,下一张就能画得不丑了吗?丑在哪儿了呢?你能讲明白吗?只有情绪宣泄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再者有脑子的人不会情商如此之低。说白了,就是不尊重人,或者认为对方不值得尊重。同理,这样的情境发生在设计师身上,他们多爆炸我都能理解。

你当然有评价一个作品的权利,丑也好美也好,何以见得?

这届北京国际电影节海报又“丑”哭了,请重新设计?


二、审美有无高低之分?

从作品本身的美学角度来说,审美到底有没有高低呢?很想说漂亮话审美无高低,各花入各眼,但我还是没法骗自己。这么说吧如果你认为前几年北影节的海报很好看,我真的很想说你审美真的不咋地。2020年之前你看北影的海报,的确是发挥稳定嗷,尤其是去年第九届的西兰花造型,看了想骂人。

这届北京国际电影节海报又“丑”哭了,请重新设计?这届北京国际电影节海报又“丑”哭了,请重新设计?

在说审美是否有高低之前,先明确 一下审美是什么。审美是指审美主体基于自身的意识基础对美的对象(客体)的分析、认知、态度与评价。是一种基于实践经验,思维能力与艺术素养等基础上得以形成与发展的对待美的认知能力与方式。

审美又分为情感审美与理性审美两个方面,情感审美是美的倾向性参考,决定个体的审美趣味与审美表现方向,理性审美的产生源自实践与经验的积累,是认知与分析内在美与形式美的能力与水平。

一个客体的美学价值并不是简单的被定义为“美”和“丑”,而是去认识客体的类型和本质。(来自维基百科)


法国大思想家皮埃尔·布尔迪厄认为审美分为高级审美和大众审美,高级审美更看重形式,不反对艺术实践和前卫艺术。大众审美的世界观是以艺术和生活的连接为基础,偏爱于艺术中的逻辑与秩序,更看重功能性。

这届北京国际电影节海报又“丑”哭了,请重新设计?
法国大思想家皮埃尔·布尔迪厄

无论是从审美的定义还是思想家对审美的区分,都可以看出审美是要从不同维度来看的。北影节海报从属性上需从大众审美的角度去欣赏。从美学价值上看,简单地去定义它的美丑,显然是不够理性的。

日本美学学家今道友信提出“任何作品,如若没有理性的理解阶段,就不能称为欣赏”。那些网络中非理性的叫骂就很难称之为欣赏了吧,他们的话不能纳为审美的范畴了,可以无视掉了。

审美既然可以区分阶段,如若不能从非理性的阶段过渡到理性阶段,你其实就可以说是没有审美能力的。并且分析事物的形式美和内在美,需要足够的积累与沉淀作为基础。实践经验,思维能力与艺术素养的高低都会影响一个人的审美能力。

因此,不同的人在看待不同的事物时,是存在有审美基础和无审美基础的情况,有非理性和理性的阶段,那么审美自然存在高低。

既然存在高低,那审美高是不是就很有优越感呢?大可不必。具备审美能力是需要一定的物质积累和空闲的,不是每个人从小都有机会去学习画画、学琴,听音乐会……对待审美高低的不同,或者不同的审美角度,都应该予以尊重。

审美存在高低,但没必要去分个高下。

对那些党同伐异,觉得一切美的逻辑建立都以自我为中心,我认为美就是美的人,我只能说你开心就好。


三、可能有一个合理讨论海报的方式

在海报被骂上热搜后,我有认真看Voicer和海报的设计团队“立入禁止”的访谈文章,了解了一般电影海报的设计范式,他们如何理解并实现甲方的设计需求,背后的设计初衷“能不能把平面设计最当下的语言运用到其他行业呢”,以及主创设计师刘治治的态度。还考虑到历届起点如此之低,我确实从目前的海报中看到了先锋前卫的味道,不可否认是有突破的。现在再看海报也越看越顺眼了。

这届北京国际电影节海报又“丑”哭了,请重新设计?
由多彩的摄影机镜片组成的天坛成为画面的核心

即便如此,我认为作为群众是没有义务去全盘了解作品背后的细节的。如果需要解释那么多,才能去理解它。那就只能说明这个作品本身至少是没有贴合当下的审美环境的,是脱离群众的。改变大众审美不是一朝一夕,当下务必接受现实。可以说曲高和寡,可以说审美是一件很私人的事,但是就是不OK。

拿电影来说,足够好的作品可以既叫好又卖座。如果它只是叫好,但不卖座,从商业角度来说,它就是不够好。好在有其他青睐艺术性较好的欧洲三大电影节,去肯定这类影片。但北影节海报这种情况,大众审美就没那么包容了,人人都是海报品鉴师,审美水准参差不齐,造成了如今骂骂咧咧的局面。

如果要找到一个恰当的去评价海报的方式,是不是也可以有一个专业的设计组织,由他们来鉴定呢?不过我已经想到一个问题了,倘若专业团队一致认为这个作品非常优秀,但是群众一片骂声,会否激化矛盾。毕竟要一个人承认自己审美差,跟承认自己智商低差不多。

不管怎么样,我觉得这个设计组织仍然值得去建立,前提是足够权威有影响力。更重要的是我们能听到来自不同群体的声音,而不是被网络上的一群乌合之众搅浑了水。

这届北京国际电影节海报又“丑”哭了,请重新设计?

最后呢,我个人还是难以接受这版海报,但我希望“立入禁止”和北影节主办方不要妥协,将这版海报践行到底,既然要颠覆就颠覆彻底,不能因为部分群众的声音就缩了回去。毕竟骂电影节海报丑都快变成一种政治正确了。如果每次被网友一声讨就这样,还怎么进步呢?往届的“真”丑海报都敢拿出来,电影节也照办,这届还能因为一张有争议的海报怎么地了呢?况且说好的也大有人在呀。

如果这张真的是所谓的先导海报,那我倒要看看正式海报如何了不得。如果再因为丑到被骂上热搜,你们又该怎么办呢?


作者公众号:欢喜Fancy(ID:Fancy_Chiang)
这届北京国际电影节海报又“丑”哭了,请重新设计?

本文系作者授权数英发表,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转载请在文章开头和结尾显眼处标注:作者、出处和链接。不按规范转载侵权必究。
本文系作者授权数英发表,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作者本人,侵权必究。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本文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本文系数英原创,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授权事宜请至数英微信公众号(ID: digitaling) 后台授权,侵权必究。

这届北京国际电影节海报又“丑”哭了,请重新设计?

扫描,分享朋友圈

    参与评论

    文明发言,无意义评论将很快被删除,异常行为可能被禁言
    DIGITALING
    登录后参与评论

    参与评论

    文明发言,无意义评论将很快被删除,异常行为可能被禁言
    800

    推荐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论一下吧!

    全部评论(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