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鄙视微商的,2020都活成了微商

原创2020-02-13举报174

当年鄙视微商的,2020都活成了微商

扫描,分享朋友圈

当年鄙视微商的,2020都活成了微商

作者:韩静仪

上周我写了一篇疫情之下,企业该如何做营销,文中我苦口婆心地写企业该怎么在这段时间活下去。

这周我发现:我想多了。

人民的智慧才是最伟大的,根本不需要我指导。

我本以为这段时间的疫情让人绝望,停滞的车间也没有看到开工的希望。

每晚我都在睡前祈祷疫情快点过去,我担心那些依靠线下的企业要凉透了。

结果你猜怎么着?

我发现,在大雪纷飞的开年,原来线下那些矜持又端庄的门店和品牌,在一夜之间,都变成了主播和微商????

各种吆喝和卖货,可热闹了。

2020,全民微商,魔幻开场…………

当年鄙视微商的,2020都活成了微商

第一个要说的,不是卖货的,而是闪瞎我双眼的,一场百万人挤破头参加的“云蹦迪”。

邀请我进去的,是我平时保温杯不离手、晚上12点前就熄灯的中老年撸猫合伙人喵四———

她对我喊:“来啊!蹦迪啊!快活啊!OT这回厉害了!“

我定睛一看,头部夜店One Third(OT)开始了在抖音直播间的线上disco首秀。

当年鄙视微商的,2020都活成了微商

最牛×的是,我竟然还看到,有人在群里用表情包蹦迪!原来还能这么玩。

当年鄙视微商的,2020都活成了微商

5个小时收入近200万。服。

当然,在特殊时期大搞娱乐,显然不合时宜,后来它索性把直播收入都捐了出去。

夜店在直播平台找到了生存出路,那些线下的实体门店们也都八仙过海,各(qun)显(mo)神(luan)通(wu)。

朋友圈彻底废了?

当年鄙视微商的,2020都活成了微商当年鄙视微商的,2020都活成了微商当年鄙视微商的,2020都活成了微商

小龙哥,说好当年的爱与梦想呢?

我抱着逛菜市的心情,四处打量了一下,

不禁感叹:可谓是行行出状元,行行可微商!!

比如说餐饮界——北京上海很多著名的餐厅,大董啊,耀扬啊,都开始卖货了,有些直接做直播、微信私域、还有抖音。

还有直播厨房,每天不重样,做完就在微信上卖,主动贴合消费者需求,从零食、饮品到主菜,一应俱全。

看起来简直像米其林级别。

对不起,在家里吸了好几天泡面的我,饿了。

再说说健身房,我在上一篇文章里说了超级猩猩的案例。他们在过年期间,曾通过家庭化场景的健身教学视频吸引了一大波流量。

紧接着,他们借着这一次积累的粉丝和热度,又推出了线上的14天训练课程,第一期课程一经上架,立刻抢购一空。

我不太明白,在家上课用KEEP不好吗?后来听说因为超级猩猩的用户对教练有很强的粘性,教练对他们来说简直是精神食粮,看到就快乐,所以秒空了。

那零售呢?每个人都在疯狂拉群。

卖服装的BLUE ERDOS(鄂尔多斯的副牌)要求线下各个门店都建立自己的销售群,每天安排几场秒杀活动,充分调动客户的积极性,日均销量能达到平时开业时的一半以上。

之前我采访过的内衣品牌内外也不甘落后,在微信社群里开始了大甩卖,一会儿买一赠一,一会儿满额赠礼,一会儿限时秒杀,搞得不亦乐乎。

运动品牌MAIA ACTIVE在社群里一边教瑜伽动作一边卖瑜伽服。配饰设计师品牌OOAK玩起了Sample Sale。奢侈品电商LOOK每晚直播不停。

你以为奢侈品牌只是冷眼旁观?

才怪。迪奥等各大奢侈品牌的柜哥也行动了,拉起社群,卖起口红;

YSL的美女销售也借势做起直播,手把手在抖音上教化妆。

毕竟,友情提醒,情人节要到了……

当原本矜持的大品牌也玩起线上,柜哥柜姐终于没有借口不上直播了。

我就问李佳琦、薇娅,你们慌不慌?

除了卖货的,还有其他行业,也有各种神奇的景象。

比如现在门可罗雀的医美诊所和宠物医院。这些诊所可没闲着,他们甚至做起了线上的诊疗服务。

有变美需求?宠物生病?别怕,远程连个线就能帮你解决!

医美行业的朋友在我的她经济研究所社群里告诉我,这段时间大家都抱怨,“没有提前整个容,这做恢复期多好啊!”

于是医美行业最近都开启了线上诊断业务,视频30分钟收50元(这个算便宜的),然后网上收定金,没想到几分钟就收了几十万。

整个朋友圈,简直是一场品牌集体的下沉,一场私域流量的狂欢。

还记得去年,我跟某大品牌的CEO说,要重视私域流量,这是未来的营销趋势。

对方回答什么呢?当然是犹犹豫豫,不屑一顾。

“私域社群都是微商玩的,你说的那都是换汤不换药的CRM,我们还是想保持品牌的高端形象。”

结果这时候,他们拉群比谁都欢快。

人啊,终究还是会活成,你们讨厌的样子的……

突如其来的疫情,彻底颠覆了企业的营销思路。

曾经的百般抗拒,我怀疑其实只是大家因为自己的思维无法突破。

曾经传统思维就是觉得电商下沉,拉群没啥可拉的,微商low。

嘴上说着不要不要,可面对惨淡的业绩,身体却无比诚实。

好了,有一说一。

我认为,这场疫情,其实已经让很多品牌们意识到:电商不仅是渠道,更是战略,是一整条产业链,是全新的商业模式。

大家都在反思:早干嘛去了?

那些思路转变快的企业,短时间内就利用电商打了翻身仗。

比如护肤品牌LQ轩。

因为疫情,LQ轩不得不关停了全国一半的门店。

但却依靠阿里的钉钉智能导购系统,再联通淘宝业务,照样把销售做得风生水起。

武汉地区在全区关店的前提下,导购们愣是把业绩做到了全国第二,部分地区的业绩甚至达到了平时的200%。

再比如国货服装太平鸟。

玩转了微信和直播的太平鸟,在这个特殊时期也打了一手好牌。

微信社群、小程序分销、直播带货三管齐下,太平鸟成功实现了销售逆袭,日均零售额超过800万,甚至其中20%都是由新消费者贡献而成的。

人人都在拉群的魔幻现实,已经给品牌们敲响了警钟,再一次告诉我们:线上转型的任务,不再是重要不紧急,而是重要且紧急的类目。

人们被压抑的购物欲望,也在一个个微信群中解放得淋漓尽致。

在一个我平时只观望但从没剁过手的女鞋品牌群里,因为特价,我一下买了三双;

明明不缺内衣的我,在秒杀时又刷刷刷囤了三件。

不过话说回来,线上营销确实可以解决商家在疫情期间的燃眉之急。

但更重要的是,这样疯狂的拉群营销方式,是战略的转型,还是用战术上的忙碌弥补自己的焦虑?

——反正工资都发了,员工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去微信上卖货,图个心理安慰?

与其群魔乱舞,不如借机好好规划下自己的电商业务和私域流量。

是不是应该趁机把整个线上营销的逻辑系统化正规化,学习私域流量的知识,沉淀用户,并真正打造成企业的长期忠实客群?

当然,也要算一笔账,私域到底适不适合你。

如果经济模型上并不适合,是不是还是应该趁这段时间闭门磨刀,修炼内功?毕竟,我们还是会迎来春暖花开的那一天——

说到这里,我好奇。

若干年后,我们再回看今天,全国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拐点,会不会就是这场疫情?

毕竟,我早就预测过了,营销人啊,终究,是要变成微商的……………………


数英用户原创,转载请遵守规范

转载规范及须知*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网立场
本文由作者授权数英网发表,并经数英编辑。转载此文章,在文章开头和结尾标注“作者”、“来源:数英网”并附上本页链接;
数英编辑原创文章及专题,必须确认已被数英官方微信发表后,方可转载;
如作者注明不能转载及需要授权的,请联系作者本人;
本站(网页、APP)部分文字及图片来源于网络,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或删除。

当年鄙视微商的,2020都活成了微商

扫描,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