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谣容易辟谣难,疫情之下每天都在上演“狼来了”

原创2020-02-12举报

造谣容易辟谣难,疫情之下每天都在上演“狼来了”

扫描,分享朋友圈

造谣容易辟谣难,疫情之下每天都在上演“狼来了”

作者:御寒,编辑:赵思强
原标题:认清谣言,等第三次“狼来了”,没有人愿意伸出援手

导语:谣言止于智者。在群体失智的时候,谁来当那个“智者”?

2月4日凌晨,一条“武汉帮助运送物资接送医护的车队志愿者去世”的帖子出现在豆瓣鹅组里。

根据帖子里的朋友圈截图,该志愿者在2月3日晚上9点左右因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抢救无效离世,“疫情期间一直奔赴在各大医院为医护人员送物资,义务送医护人员上下班”。 

上午10点,某协和医生站出来辟谣,称该志愿者还奋斗在第一线,并未去世。

同时经核实,网传的志愿者照片不是当事者本人,而是另一位积极参与疫情救助的志愿者。 

辟谣微博转发超过2万后,另一条信息又称该志愿者确实已经过世,舆论一时出现了两边倒的态势。

到了下午6时左右,多家媒体才发布正式报道。据澎湃新闻,该志愿者曾是武汉志愿者车队一员,于2月3日晚上因“呼吸系统衰竭”过世。 

接近20个小时后,这场一波三折的事件才水落石出,志愿者的付出和牺牲也终于得到了大家的感激和悼念。 

从“三人成虎”的典故,到“狼来了”的寓言,人类自古就知道“流言”和“谣言”的力量,却从未结束被其支配的命运。 

这场国难之中,每一天都有“狼来了”的闹剧在上演。 


一、造谣一张嘴 

这个时代,人们很难追溯假消息的源头。 

有的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人为造谣;有的在传播过程中经过误解、夸大、断章取义,逐渐从事实变为谣言;还有的虽然是事实,却产生了谣言的效果。 

1月31日深夜,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上海药物所)和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所联合研究初步发现,中成药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 

研究称,双黄连口服液由金银花、黄芩、连翘三味中药组成。中医认为,这三味中药具有清热解毒、表里双清的作用。

现代医学研究认为,双黄连口服液具有广谱抗病毒、抑菌、提高机体免疫功能的作用,是目前有效的广谱抗病毒药物之一。 

很快,人民日报、新华视点、澎湃新闻等权威媒体纷纷转发该研究成果,“双黄连可以防肺炎”的“好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朋友圈。

此时已近午夜,上海、北京等地的24小时药店门口排起了长队,各地的双黄连口服液陆续售罄。

造谣容易辟谣难,疫情之下每天都在上演“狼来了”
图源:微博@人民日报

事情在第二天发生反转。2月1日早上,人民日报发布微博称,抑制并不等于预防和治疗,“按照世界卫生组织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用于预防和治疗新型冠状病毒的药物。”

相似的事件在历史上发生过多次。2003年,“非典型性肺炎”从广东蔓延到全国,人们开始疯抢板蓝根、抗病毒口服液、白醋等“消毒产品”;2011年,日本福岛核电站爆炸,一条“碘盐可以防核辐射”的消息引发了中国多地的恐慌性抢盐。

这些都和“双黄连”一事如出一辙。 灾难面前,很难谈理智。人们将病毒的恐慌,转移到对好消息的依赖之上,白醋、酒精、艾灸等都成为搜索榜上的高频词汇。 

1月26日,一张截图在各个微信群中流传,称当晚9:30,央视新闻频道白岩松将会在《新闻1+1》中对话钟南山院士,“请家长朋友们届时观看”。

当天,央视在其官方公众号“央视新闻”辟谣,白岩松也辟谣说当天(周日)根本没有《新闻1+1》节目,更没有邀请钟南山院士的计划。

造谣容易辟谣难,疫情之下每天都在上演“狼来了”
2月5日微博辟谣汇总 

另一方面,人们也将对间接造成此次灾难的相关机构的仇恨,转移到对负面消息的信任之上。 

除夕之夜,一则“武汉医院走廊上摆放了三具尸体”的视频在网络上掀起了巨大的风波,恐慌和愤怒迅速淹没了新春的喜悦。

翌日,该消息被多方证实为谣言,前一天还在义愤填膺的民众、大V、自媒体、营销号,纷纷倒戈谴责造谣者。 

在谣言破碎的同时,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机制也被一次又一次打破。尤其是一条反复无常、难以决断的“模糊新闻”,不仅是对当事者的二次伤害,也是对媒体和社会公信度的一次打击。 

第三次“狼来了”的时候,再也没有人愿意伸出援手。 


二、辟谣跑断腿 

2月3日,一张“人民日报”发布的“谈恋爱可以防肺炎”的微博截图被辟谣了。

造谣容易辟谣难,疫情之下每天都在上演“狼来了”
图源:微博@山东辟谣

根据截图,“产生爱情时分泌的多巴胺是一种自身免疫性的蛋白质,可以有效提高身体抵抗力。”山东辟谣、《钱江日报》、凤凰网科技、捉谣记(新浪辟谣栏目)都发了微博,表示该截图是“人民日报”的另一条微博,经网友P图恶搞而成的。

一位微博网友转发写道:“这还需要专门发个新闻通稿来辟谣吗?” 其他时候或许不需要,但在特殊时期,这也是一个无奈之举。疫情爆发之后,“辟谣”成了关键词,新浪微博、腾讯新闻、人民日报等各类社媒也专门开设了“辟谣”专栏。

在丁香医生的“疫情实时动态”H5中,已经收录了超过100条高传播度的消息,其中80%被认定为谣言,不乏许多不合常理的荒诞言论。 

比起以前,辟谣速度变快了,同时传谣速度也变快了。也就是说,虽然谣言的寿命变短,但是覆盖面却大大变广,每个人接触的谣言数量大大增加。

造谣容易辟谣难,疫情之下每天都在上演“狼来了”
丁香医生H5

层出不穷的谣言之下,总有人在承担无端的代价。 

1月25日,大年初一。当晚,一位武汉网友因父亲感染新型肺炎在网上求助,在微博中展示了包括病情诊断书在内的相关资料,描述了父亲的病危状况和他们的走投无路。 

此前,已有多条网友求助被验证为谣言,大大摧残了人们在疫情之下的同情心和判断力。该网友的求助遭到了众多质疑,甚至被部分网友无情地嘲讽和咒骂。 

次日,该网友的求助被证明为事实,但悲剧的结局已经无法挽回。该网友绝望地删除了求助微博,舆论的矛头再一次转向了此前咒骂和怀疑她的网友身上。 

同时,人们也悲哀地发现,真正的求助者变得越来越卑微。他们不惜用生命担保,说出“如果造谣,家人不得好死”的毒誓,来证明自己所言的真实性。 

在公共事件面前,社会陷入了极大的信息不对称之中。

互相猜忌、怀疑、甚至恶语相向,或许都是成千上万条疫情谣言之下,网友不堪其重的极端表现。

越来越多的人在缺乏理性判断的情况下,选择相信自己想相信的事情,怀疑自己不愿相信的事情。 

古斯塔夫·勒庞在《乌合之众:大众心理研究》中提到:“群体所接受的判断,仅仅是强加给它们的判断,而绝不是经过讨论后得到采纳的判断。”

简单来说,群体获得了什么样的信息,就会接受什么样的信息。

同时,包含专业名词、强烈情绪的信息,更容易在群体中产生影响。 谣言止于智者。在群体失智的时候,谁来当那个“智者”? 


三、我们该做些什么 

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媒体扮演了关键性的中间角色,也是谣言的最后防线。

1月28日,北京师范大学新媒体传播研究中心发布了《信息公开与谣言传播:有关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谣言分析报告》。

报告作者之一张洪忠教授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对“双黄连”一事发表了看法。 张洪忠认为,这其实不算“谣言”,而是“一个实验室前期的结果”,但是因为发布时期比较特殊,对民众产生了一定的误导效果。

“媒体发布预防方法和治疗方法时,一定要有科学的依据……要考虑它可能在敏感时期对民众产生的一种引导效应,避免被大众过度解读。”

经典美剧《新闻编辑室》第一季第四集的最后,讲述了一起真实发生的枪击案,遭到枪击的受害者中包括一位民主党女议员加布里埃尔·吉福兹。 

在NPR、CNN等媒体陆续报道了吉福兹已经死亡的新闻后,主角所在的ACN编辑室也就“是否要宣布死亡”一事陷入争论。

电视台老板认为,作为媒体,如果不报道最新消息,人们就会转向其他台 —— “这就是行业的现实”,但是主角在内的所有人都拒绝在没有医院一手信息的情况下进行报道。 

这是该剧第一季的经典片段,也诞生了一句名台词:“这是个人,医生才能宣布她的死亡,新闻不能。”

造谣容易辟谣难,疫情之下每天都在上演“狼来了”
图源:豆瓣

相似的桥段也发生在现实之中。2月4日早上,在没有经过核实的情况下,《三联生活周刊》的官方微博转发了“志愿者过世”的新闻。

随后,“三联生活周刊”官微立刻删除了相关信息并发布致歉声明。 

春节期间,《三联生活周刊》的记者奔赴武汉,多次发布有份量、有温度的一线疫情报道。

然而,一个简单的转发几乎让他们此前的努力付诸东流。一位网友在微博评论中讽刺道:“冲在第一线不核实消息的三联,你们值得被尊敬。” 

媒体的公信力就是在一次又一次草率的决定中被磨灭殆尽的 —— 这也是行业的现实。 

理论上,在新闻和信息上,媒体替公众完成了“求证”的步骤,所以公众才愿意相信媒体。

然而,随着信息传播网越来越发达,“求证”的过程被无意地简化了。 根据谣言的公式:谣言=(事件的)重要性×(事件的)模糊性,越重要、越模糊的信息,越容易产生谣言。

从直接联系和询问当事者,到依靠社交媒体和资讯平台上的资料,媒体的“求证过程”越来越容易,求证结果也越来越模糊。真相的传播速度永远赶不上骇人听闻的谣言。

这些模糊信息随着民众的私聊、微信群、口耳相传、道听途说传播开来,真正实现了“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 

造谣、传谣没有门槛,鉴谣、辟谣却需要一定的知识储备、冷静的判断能力和强大的社会责任感。

无论是谁,保持独立思考的能力,既是最简单的“消灭谣言”的方法,也是最难做到的事。


数英用户原创,转载请遵守规范

转载规范及须知*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网立场
本文由作者授权数英网发表,并经数英编辑。转载此文章,在文章开头和结尾标注“作者”、“来源:数英网”并附上本页链接;
数英编辑原创文章及专题,必须确认已被数英官方微信发表后,方可转载;
如作者注明不能转载及需要授权的,请联系作者本人;
本站(网页、APP)部分文字及图片来源于网络,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或删除。

造谣容易辟谣难,疫情之下每天都在上演“狼来了”

扫描,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