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请原谅自己的有趣

转载2020-01-12举报87595

2020年,请原谅自己的有趣

扫描,分享朋友圈

来源:乔治王

《奇葩说》是一个习惯于大碗上价值的综艺。

什么是上价值?

你每天靠收废品来糊口,有一天路上遇到了《奇葩说》的导师,导师告诉你:你其实不是在捡垃圾,本质是在做垃圾分类,表面上看是只是糊口,其实清洁了社区,改善了空气质量,回收了塑料颗粒,保护了地下水源。海里游的海龟、河里捞的鱼类、桌上卤好的小龙虾都承蒙了你的照顾。

导师从食品安全、海洋生态讲到人生的意义,然后拍了拍你的肩膀,告诉你的工作很有价值,千万记得不忘初心。

这就是上价值。

在讨论该不该为喜欢的工作996时,薛兆丰老师会说这不是一个该不该选择996的问题,而是我们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简历打工。

是不是感觉自己被升华了?

这不是我说的,李诞自己就说完了:“我发现你们到最后有一个环节叫上价值,就是有一个像黄执中这样的人会告诉你们,这道题,我们辩的是大火时救画还是救猫吗?不是,我们辩的,是你能不能识别远方的哭声。”

2020年,请原谅自己的有趣

李诞这段回答很哲学,打破了场上的选手对“上价值”避而不谈的第四面墙,直接和观众沟通,把“上价值”本身作为一个消解对方辩手论点的武器。

就像在剧院看话剧,本来戏里戏外就只是台上台下的分隔,演员和观众间隔着一道看不见的墙,都有互不拆台的默契,结果演到戏里的好人被冤枉逼上绝路时,忽然他就脱离了角色,指着另一演员对着观众喊:你们听我的,剧本里,这个人就是凶手。

既然李诞都破墙而出了,2020年的第一篇文,就聊一聊上价值。


01

我们是习惯于上价值的。

我们给游戏上价值,说它可以开发智力、延缓老年痴呆、游戏让谁掌握了制造电池的原理、因为游戏改变了谁谁谁的人生轨迹。

我们给李子柒上价值,说她是文化输出,弘扬中华文化。

不可否认它们确实有这样的价值,但是这些价值都是后置的,是事后追加的。

追加是什么意思?

我们不是因为开发智力、延缓痴呆而玩游戏,也不是为了搞文化输出而做网红博主,这些事后追加的“价值”,之所以诞生的原因,其实是我们用来驳斥别人的工具。

在东亚文化里,做一件没有价值的事情通常会被认为是浪费时间的,而浪费时间在从小的教育里是羞耻的。这就是为什么看小人书、看电视、玩游戏始终不被对应时空背景下的价值观允许。因为我们要: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这和经济指标没有太大的关系,发达如日韩新加坡香港地区的年轻人也没能逃离这样的压力,你过得好不好,有车子、房子、票子还不够,还取决于隔壁老王的车库里停的什么车、住的什么房,挣了多少票子。你过得像鸡还是像凤凰,不重要,更重要的是宁当鸡头,也不要当凤尾。

这是一场竞赛,关于谁可以成为人上人的比拼。正因为我们相信“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的人生信条,所以不但我们自己这么做,我们要求下一代也这么做。如果我们没有充足的资源有把握让下一代能做到,那就先不要下一代。

这解释了为什么我们习惯于事后追加价值,在这场竞赛氛围的要求下,上价值成了一种驳斥对方的工具。

玩游戏也许确实没有价值,但是它快乐,我们生而为人,会追逐无意义的玩乐,但这种无意义的玩乐在竞争文化的审视下,被看做是一种浪费生命,是羞耻的,既想玩乐,又想迎合这种竞赛氛围的要求怎么办?

给游戏上上价值,扯上一件外衣。


02

善于搞无用发明的手工耿也是一样。

2020年,请原谅自己的有趣
手工耿的地震吃面机

手工耿对用不锈钢来发明创造有一种浪漫的情结,比如不锈钢拖鞋、不锈钢钱包和地震吃面机,手工耿全网有一千万粉丝,但他的母亲曾是最激烈的反对者。

 一直以来,母亲都是那个最激烈的反对者。儿子在村里搞发明,甚至一度让她觉得「有些害臊」。有一回,耿帅发明了一枚不锈钢钱包,钱包折叠起来重得像秤砣,那是送给母亲的,这样她的钱包就「再也不会磨烂了」。 

有人看了这视频,觉得很有趣,笑着跟耿帅母亲谈论,但她觉得这是嘲笑,回家骂了耿帅一顿:「钱包不会磨烂了,裤子呢?每天不务正业,就是个当小工的命,以后给别人提鞋都不配。」

现在她有些后悔,「当初我不该这么骂他。」她边掉眼泪边说,「我也是为他好。」

每人作者,公众号:人物《手工耿和他无用的100件发明》


手工耿传递的“有趣”,很长时间里都往往无法战胜母亲眼里的“有用”。

2020年,请原谅自己的有趣
手工耿2013年的微博

他的母亲对有用的执拗,就是我们从小受到的教育中普通的一面:所有“有用”以外的事情,都是不务正业,而这种不务正业、无意义的玩乐,是有罪的。学习、吃饭、读书、睡觉、工作、结婚,生子、养家是正道,对此无用的干扰,都要被剥离。


03

前段时间,大家在谈论李子柒。

我们会看到在讨论李子柒的时候,批评一方的观点是:李子柒演绎的根本不是真实的中国农村,是摆拍、有团队、是假的。

“是真还是假的”这件事为什么在批评者的心里这么重要?因为以“有用”的尺子来审视,摆拍意味着假的劳动。如果画面里记录的劳动是假的,那就是一种商业目的而进行的包装,是无实际意义的表演,所以不耻于这种行为。

而支持李子柒的一方会怎么做?

给李子柒按上一个板上钉钉的价值,说她是中华文化输出的典范,来维持李子柒“正当性”,这种按上的“有用”,成了驳斥批评者的工具。

无论游戏也好、李子柒也好,我不建议我们为了驳斥别人而采用上价值的方式,把所有的事情都放置于是不是“有价值”的氛围里来度量。因为当我们在为了驳斥对方而上价值的时候,就已经向价值低头了。

李子柒是真的还是假的,是不是文化输出,其实都根本不重要,她画面营造的采菊东篱下的景象,就是李子柒传达的内容:我所展示的生活方式,就是住在水泥房子格子间里想成为人上人的年轻人永远去不了的远方。

因为去不了,所以趋之若鹜,这就是李子柒视频独具吸引力的地方,它是水泥房子里忙碌的年轻人生活的反面。这种吸引力不需要语言来传达,所以它国内外通吃。

锄禾日当午有用,采菊东篱下有趣,有用当然好,而有趣也不羞耻,不用上价值。

游戏能不能延缓痴呆、是不是改善了社交能力,或许吧,但这些价值这都是不是我们玩游戏的原因。玩游戏最重要的是开心,这种开心也许没有用,但我们不需要靠上价值来暗示自己它“有用”,才允许自己去做这件事。

我选择诚实的对待自己,节制的对待时间,平和的看待自己生而为人所具有的动物性。


04

长期以“有用”的眼光来度量现实世界,不断练习后是有副作用的。最大的副作用就是丧失了有趣的能力。

B站上有一个视频,讲的是有一帮人花了了一个月时间,把一辆报废金杯改造成了一辆造型炫酷的CberTruck,就是那辆特斯拉最新发布的非常赛博风格的电动皮卡。

2020年,请原谅自己的有趣

整个视频就是改装这辆金杯的全过程,西安汽车大学提供了场地,一帮人没有一个汽车相关专业,从拆车切底盘、焊钢管,到解决动力、打框架焊钢板,最后车真做成了。

不过弹幕里有人理解不了:有什么用,又不能上路。

两百年前,唯意志论哲学家叔本华在《人生的智慧》里阐述:“一个人的世界是浅薄无聊的还是丰富多彩,都由他的头脑决定。很多人羡慕别人总能在生活中遇到有趣的事,而实际上他们羡慕的应该是后者所具有的理解事物的能力。”

长期对“有用”的练习,让人无法领悟高级的快乐,只能领略到平庸的、动物性的快乐。这种精神的贫乏,让人更依赖物质带来的短暂快感,而这些物质又要求你必须以“有用”来度量这个世界,以索求更多。

为什么他要做不锈钢钱包?钱包是不怕磨了,可是磨裤子。

为什么李子柒要采菊东篱下?一定是摆拍,李子柒饭做的也不一定好吃。为什么有人用金杯改成赛博皮卡?交警又不让上路。

这些感受不到的乐趣,正是丧失了感受有趣的能力的体现。


05

 网飞拍了个纪录片叫《美国工厂》,豆瓣8.3分。这部剧没什么可以被剧透的,因为它展示的是中美工人现状的差异。

2008年金融危机,陪伴美国俄亥俄州代顿市八十多年的通用汽车工厂宣布关门,当地四千多人瞬间失业。

五年后,美国政府招商引资,终于迎来了玻璃大王曹德旺建厂生产。

厂里头有中国员工也有美国员工,一开始产能上不来,没能盈利。曹德旺为此事每个月都坐着私人飞机跑来工厂一趟,期望尽快扭转局势。

动员在美国工厂的中国员工时,曹德旺的台词是:“我们最关键的不在于赚多少钱,而是让美国人改变对中国人的看法、对中国的看法,因此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该树立这种观念,报国为民,关键靠我们在座的各位。”

2020年,请原谅自己的有趣

曹德旺上完价值后的下一个画面,就是坐着自己的私人飞机回国了。但公司对待美国员工是怎么谈的?

“下周一,这个屋子里的诸位员工,不论今天时薪多少,一律加薪2美金,好效率来自好员工,如何留住好员工?更好的待遇。”

2020年,请原谅自己的有趣

为什么和来自国内的工人上价值,给美国员工则涨薪资?这样的差异不是因为我们中国人真的心怀天下,主要是因为美国工人有工会。

我们是习惯于上价值的,上价值除了被充当是驳斥对方的武器,也是教化别人的工具。

“让美国人改变对中国人的看法”
“宁愿累死自己,也要饿死同行”
“996是你们的福报”
“我们每个人都是为自己的简历打工”


上这些价值的背后,一方面是焦虑、一方面是剥离了我们感受有趣的能力。如今职场的年轻人,什么时候最放松?挤在高峰时间的地铁里被动的不能工作的时候反而最放松。

因为只有这样浪费时间,现代人才不会心怀愧疚。

2020年的第一篇文章,希望咱们能对自己生而为人的事实宽容一点,原谅自己的“有趣”。


经授权转载至数英,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作者公众号:乔治王(ID:  BBfresh)
1578539588917344.png

2020年,请原谅自己的有趣

扫描,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