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振宇培养出来的“我辈”是怎样的一群人

原创2020-01-08举报102121

罗振宇培养出来的“我辈”是怎样的一群人

扫描,分享朋友圈

在舆论圈子里,大家宁愿喜欢懒散的李诞,也不愿意喜欢精明的罗振宇,因为李诞表现出来的气势,比观众更弱,价值观趋同,无为而自嗨这是普通人也拥有的,为数不多的东西,他们希望看到一个名人也和他们一样,睡懒觉、点外卖、追剧、敲敲键盘,证明自己虚无的三观有多正常。

罗振宇培养出来的“我辈”是怎样的一群人

李诞代表平民嘲讽精英群体,比如,在飞机上向空姐撒泼的,只拥有小桌板的白领。

相反,罗振宇喜欢歌颂精英群体,把他们的话语捧为金句,罗振宇认为这些大佬愿意说点心得,背后都是多年研究、无数次摔跤、几亿学费的总结,当然值钱了。

李诞的拥趸更死忠一些,毕竟他们看李诞讲笑话前仰后合,讲“要猫不要名画”潸然泪下,喂饱了精神的同时,还没花钱,李诞没让他们充值会员卡或者买书,李诞只是用收获的掌声去“铂爵旅拍”挣了广告费。

罗振宇培养出来的“我辈”是怎样的一群人

罗振宇没有拥趸,只有上帝,为“得到”掏钱的用户都是大爷,好不好都要看疗效,这鸡汤喝下去,冷知识灌下去,我如果没有暴富,没有美女环拥,你他喵就是骗子。而那些多年来在纸媒上爬格子的文人,发现居然有个和我们一样的穷*挣钱了,还是大钱!这凭什么?骂死他!

罗振宇培养出来的“我辈”是怎样的一群人

但荒诞的现实跟这俩人开了个玩笑,李诞给人欢乐,就像奶茶,又好喝又流行,只要再标记少少糖就觉得很健康,哪怕满杯都是反式脂肪。罗振宇给你知识,就像茶,又苦涩又中年,装在干燥包里,再装进金属盒子,再套个手提袋,看起来全是装逼和油腻,哪怕真能减肥且富含茶多酚。

人生消极和积极都是自己选的,决定不了你的快乐指数,但能决定你的收入。在中国这个时代,物质丰盈,生活便利到令全世界嫉妒,基础快乐真的很容易达成,所以要不要上层快乐,大无所谓。

我身边看“得到”的有两种人:一种是刚毕业的学生,一种是上EMBA班的学生。刚毕业的沾染了不少“得到”教会的坏毛病:喜欢拽大词儿、谈大格局,总是梦想着颠覆XX模式,创造XX新生态圈。但也有好处:他们有野心,愿意奋斗,不甘平庸,你教他们东西,总能听得进去,而且愿意学习。

而另一帮上EMBA班的学生,很多都是“得到”的重度用户,怒有钱,非常自律,60~70后,这些企业家并不是全知全能,除了精通自身业务之外,很多认知都是近乎空白,“得到”对他们来说是个“补课选修工具”,一个典型案例是,有个学生之前的朋友圈都是“震惊体”的文章,什么《央视已删,速看》、《惊人的秘密,12亿中国人沸腾了》,后来就慢慢变成了一些热点文章分析评论。

罗振宇培养出来的“我辈”是怎样的一群人

“我辈”中的很多人其实头脑非常清晰,他们难道不知道“收割焦虑”?他们不知道“碎片化知识”没营养?

我问过几个人你为什么关注罗振宇,得到的答案很让我吃惊:

罗振宇培养出来的“我辈”是怎样的一群人

第一种:我确实需要啊,我也会焦虑啊,起码看这些东西会让我缓释焦虑。我做生意经历的名场面比蹦迪熬夜打游戏打群架疯狂的多,我不需要刺激,我需要安慰。付点钱怎么了,这世界什么东西不要钱?好闻的空气和海滩的阳光也要钱啊。

罗振宇培养出来的“我辈”是怎样的一群人

第二种:感同身受,很多“得到”上专家讲的案例普通人没经历过,看到的只是概念,听个响而已,但我经历过类似场景,我知道他说到点子上了,所以我要看。

罗振宇培养出来的“我辈”是怎样的一群人

第三种:我确实不想要“知识”,我只想要“知道”,“知道”就是谈资,和别人聊天接的上话,而且不会被骗。

罗振宇培养出来的“我辈”是怎样的一群人

第四种:实操的人关注干货,那是我手下需要的,类似操作说明,我关注的是机遇,看多了这些趋势分析,对即将到来的机遇有个大体判断。

罗振宇培养出来的“我辈”是怎样的一群人

第五种:我听“得到”,健身,学英语,接人待物有礼貌,不懂就问,这种生活没啥问题吧,我觉得还挺健康的啊。

罗振宇培养出来的“我辈”是怎样的一群人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罗振宇和吴晓波们的存在,不是拿来救世或者救市,而是在驳杂的信息中,有个人愿意当你的“资讯顾问”,给你提点儿建议,这个建议才几百,也就是一顿海底捞的钱。当然有人需要了。

所谓存在即合理,拿自己的不适去套别人的舒适,这是一件很莫名其妙的事。

当然,人生未必一定要成功,也未必一定要看“得到”,得之你幸,不得你命。

我以前对“选择大于努力”这句话嗤之以鼻,但现在我认怂了。

面对机遇的时候,其实努力是一个基础标配,是一个人生进步的入场券,但进场之后,走那边,坐哪里,干什么,真的是看选择了。选择对了,坐上风口,选择错了,也许满盘皆输,辛劳一场,只能收获疲劳。

18年的时候,我撅着屁股到处布道直播带货,逢人就逼逼赖赖电商直播有多好,有人信了有人没信,没信的人觉得你是吹牛逼,信的人觉得赌一把试试。19年没入局的也不是都活不下去了啊,入局的也不是个个会所嫩模法拉利。但我觉得人生心态很重要,与其在沙发上躺着吃喝等老,不如爬起来干点什么。

人生一场,在于折腾。

我们是GDP红利一辈,在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年份里,我们或多或少都沾了光,哪怕只是多买了两套房,或者拿了点公司股票。“我辈”是“我命由我不由天”的一辈,我们加班熬夜996换来的,也许不是个人财富的暴涨,但我们确实创造了一个非常发达,充满活力的中国。我辈皆有贡献。

我辈中的60~70后寻找梦想,80后实现梦想,90后选择梦想,但起码所有人心有梦想。

罗振宇真的很讨厌,他的年度演讲依然没有展开讲,“我辈”到底是怎样的一群人,依旧秉承“将知识碎片到底”,这就是知识分子的臭毛病,说话不说干净,讲道理不讲彻底。于是“我辈”中,有人听个热闹,有人频频点头,有人做了笔记,有人嗤之以鼻。

2020年太阳照常升起,希望“我辈”依旧充满希望,有所心得,有所悟到。

最后PS:老子没收罗振宇一分钱,也不认识他,只是众人往右,我就非要向左,谢谢!


数英用户原创,转载请遵守规范

罗振宇培养出来的“我辈”是怎样的一群人

扫描,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