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国民初代vlogger、一闪运营总监王晓光:平凡就是一切

转载2019-08-12举报32220

对话国民初代vlogger、一闪运营总监王晓光:平凡就是一切

扫描,分享朋友圈

对话国民初代vlogger、一闪运营总监王晓光:平凡就是一切

作者 :王诗博;来源:蓝鲸浑水
原标题:3年189支vlog,他想拍的是平凡的一切 | 对话国民初代vlogger王晓光

6月快要过去的时候,cbvivi 发了一条微博:想去看花火大会了,我是花火大会挚友。刚过去的7月,他再次出发,观看了距离长冈三十公里的柏崎海上花火大会。

对话国民初代vlogger、一闪运营总监王晓光:平凡就是一切

许多人知道 cbvivi 这个名字,正是通过他的vlog《世界第一的花火大会》。

这支爆款vlog里,cbvivi 和他的朋友们去到了日本长冈观看被誉为“世界第一”的花火大会。许多观众被视频中的花火、BGM以及视频最后出现的一首诗所打动,让他在当时只有不到三万粉丝的情况下,就获得了百万播放量。

对话国民初代vlogger、一闪运营总监王晓光:平凡就是一切

“你会看到许多人在评论区@自己的好友,让他们一起观看这支视频。”


cbvivi,原名王晓光,这是他很久以前在BBS随便打出的网名。

“vivi是一个游戏里的角色名,c、b在键盘v的两边,真的是很随机的一个ID,但视觉上看起来还比较匀称、顺眼,所以就一直在用这个ID。”


王晓光是国内最早拍vlog的人之一,从2016年至今,他已经拍了189支vlog。

除了vlogger,他还有一个身份。2017年底,cbvivi与flypig一起开发了一闪的视频剪辑功能,目前是一闪的视频运营总监。拍vlog三年,现在,他想拍的是流水账,不那么精致,看上去随手就能拍出来的平凡vlog。

王晓光

对话国民初代vlogger、一闪运营总监王晓光:平凡就是一切
图片来源:@cbvivi


一、Vlogger的日更实验

“从花火大会到给第比利斯的信”

有一位女生曾在王晓光坐地铁时向他打招呼,后来这个女生在微博上给他发私信说,她和妈妈在看完王晓光的花火大会vlog之后,就一起去长冈看了花火大会,很是喜欢。

王晓光说,他觉得自己的vlog对别人的生活产生了一点点影响的感觉很好。

那期vlog叫《世界第一的花火大会》,也是因为这支视频,让王晓光的vlog走入了更多观众的视野。

2017年,王晓光和朋友们去日本长冈看花火大会,用卡片机放在地上拍花火,画质也不是很清晰,但意外地受欢迎。

“我并不觉得观众知道它是vlog,很多人在评论区@朋友时会说正片(花火)从8分半开始。当然可能少部分人看完正片也会拖到前面看看有什么内容。”


在《世界第一的花火大会》这支vlog的最后出现了一首诗,王晓光认为这也是这支vlog的点睛之笔。

梦见一个由青入墨的夜借道星云花火会找到每个竞相聚散的人天空年轻、静谧、鼎盛和老去一盏光是往事一万盏光是我见过花火,便见不得花火我们目睹这个宏大的同时叹过各自不为人知的潮汐。

——cbvivi朋友白白的诗作


对话国民初代vlogger、一闪运营总监王晓光:平凡就是一切

有很多人喜欢这首诗,甚至还有人在这支vlog的BGM《Jupiter》的网易云音乐评论区里将这首诗复制过来,得到了1259个赞,还有许多人说,是因为看了王晓光的烟火大会vlog前来听这首歌的。

王晓光告诉浑水,他完全没想过那支vlog会火,看完花火大会的第二天,他和朋友泡澡的时候说一会儿要剪花火大会了,问可不可以写首诗放在视频中,当天晚上,他收到了朋友写的这首诗。 

“那支vlog是在国内晚上11点,我在去吃饭的路上发布的,这是一个不合理的时间,唯一幸运的是,flypig也夸过我,这期的封面做得很好。但当时我也并没有想好好拍一张封面,就是从视频中的截图里选的,所以那期视频就只是自然的分享,没想到突然就受到了大家的欢迎。”


虽然这支vlog是他目前最受欢迎的vlog之一,但他此前最喜欢的vlog,发生在烟火大会的前三天。

当时王晓光在抵达日本后玩了一天才发现,忘记带手机充电线,后来,即将要去日本与他汇合的朋友将王晓光曾在家打包好的充电线送到了日本。

“住在我家附近的朋友将我家的充电线给到了我即将去日本找我汇合的朋友,在vlog里我很肉麻地跟这个朋友道谢,说朋友的羁绊,朋友的互相亏欠。那期有两个重点,首先有比较完整的故事线,是一个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过程;还有就是因为拍vlog我才有机会对他们说这些肉麻的话。”


今年,王晓光和朋友们前往格鲁吉亚观看球赛,他继续开始日更实验,持续更新了10天。

日更实验的最后一支vlog《给第比利斯的一封信》比较特别,成了他189支vlog里,最喜欢的一支。对话国民初代vlogger、一闪运营总监王晓光:平凡就是一切

《给第比利斯的一封信》里,王晓光在格鲁吉亚的首都第比利斯乘坐地铁,在通往地铁的电梯上,他面对镜头读起提前写好的一篇写给第比利斯这座城市的信。

“亲爱的第第,希望你不介意我这样称呼你,我在第比利斯地铁的电梯上给你写信。这是一个很深的地铁站,电梯要坐两分多钟,一眼看不到底,但我们仍然得让出电梯的左侧,供赶时间的人步行通过……”


对话国民初代vlogger、一闪运营总监王晓光:平凡就是一切

王晓光一边读着信,一边用镜头记录眼前发生的生活碎片,并且回顾在第比利斯这座城市让他印象深刻的景象。

“那期vlog很特别,那座城市通往地铁的电梯特别深,我读着写好的稿子。你如果看过我这次行程开始拍的所有vlog,看这一期时感触会非常深,它是作为一个整体存在的。内容就是我在地铁电梯上读信,这封信大概分为六段,每一段讲一个内容,读信时会插入一些与当时相关的画面。整体概念来自与我一起去格鲁吉亚的朋友——‘老鼠什么都知道’的漫画。”


格鲁吉亚之行也成了他至今最难忘的拍摄经历,在那几天的日更里,他做到了自己一直追求的“平凡vlog”。


二、3年,189支vlog

“我想拍的是平凡vlog”

今年6月3日,王晓光发了第185支vlog,视频中,他为自己倒上一杯红酒,庆祝拍vlog的三周年纪念日。

VLOG185:我拍VLOG满三年啦!

对话国民初代vlogger、一闪运营总监王晓光:平凡就是一切

面对镜头,他说自己想拍的是平凡vlog,是让观众看过以后觉得这没什么了不起的,但仔细看好像还有点内容。别人看到后会觉得——我也可以拍并且可以拍得不一样甚至更好。

早在2014年,他就已经是一名短视频博主了。

2014年,时任《外滩画报》新媒体总监的王晓光还有另一个身份——B站UP主,主要更新“任天堂”公司出品的游戏解说视频。此外,他还做美食测评、开箱视频等内容,但当时他并不觉得自己拍的是vlog。

王晓光的第一期视频

对话国民初代vlogger、一闪运营总监王晓光:平凡就是一切

直到2016年6月1日,一次去东京旅行的契机让他拍了自己的第一支vlog,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那是一支出门旅行的流水账,他连续更新了几天,看到什么拍什么,早上出门玩,晚上回酒店剪辑,等到上传视频已快天亮。对王晓光来说,那几期vlog就是边拍边剪的训练。

截至目前,三年时间,王晓光已在网上发布了189支vlog,有网友评价他很高产。

但他并不觉得。

“我从2016年就开始拍vlog,只是时间比较久。我并不觉得拍很多,而且我偶尔想一下,让我满意的vlog并不多。”


Vlog已经成为王晓光工作生活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目前他有两个工作重点——他自己的vlog更新,以及一闪的运营工作。

“如果是工作,就不能太久不更新。拍vlog已经成了我的一种习惯。虽然我是一个人,理论上我可以有想不更新就不更新的自由度,但反过来讲,我也有想更新就更新的自由度。”


某个周末,王晓光在傍晚五点左右发了一个投票微博,让大家选择接下来平凡料理是做担担面还是咖喱饭。发现担担面的得票略高,他就出门买了食材,然后立刻拍了vlog,并在当晚10点钟发布了这支视频。

这已经成了他的习惯,在王晓光的生活中,他总会不自觉地思考下一期视频该拍什么。

王晓光与他的猫

对话国民初代vlogger、一闪运营总监王晓光:平凡就是一切

曾有人说vlog是经过剪辑的直播,王晓光比较赞同这个观点。他喜欢在剪辑时,只要突然有新想法就会立刻实践。

“前期你可能不会说太多梗,但到了剪辑时,可以玩、可以发挥的空间很大。”


在格鲁吉亚的那段时间,王晓光每天都在更新vlog,每支视频的剪辑时间大概在两小时左右。他经常在拍完视频的当天就把vlog剪辑出来,这也是他理想中的状态。

拖延的剪辑,不趁着拍摄当时的情绪剪辑,你很可能会忘记当时为什么拍那段素材。王晓光认为,用当天的情感讲当天的故事,只有当天剪辑出来才会实现。

“比如你白天觉得这个东西挺好玩就拍了下来,但如果过了几天再剪,你很可能记不清楚当时你为什么要拍它了。5月份在格鲁吉亚时的日更,我基本上都是早上起床后开始剪视频,大概两个小时左右就都剪好了。”


Q1:拍vlog给你的生活带来了哪些改变?

cbvivi:首先因为拍vlog现在是我重要的一项工作,所以当我把更多精力投入其中,会有很多自然的改变。

比如8月份,我只能在家待5天,中间需要去4个不同的地方。这可能就是对生活实际上的一个改变。

还有在外面的时候我可能随时都要拿起相机说话,但我并不是一个能很自然做到这件事的人,我不是那种特别外向的性格,要挑场合并做好心理准备才能开始说话。比如我现在去一家餐厅,餐厅里只有两桌人,我在面对镜头描述这道菜时,就有点说不出口。

所以我需要想一些办法,比如只拍一些画面但不说话,在剪辑时再去介绍这道菜。

还有就是当我拍不到素材的情况下,就会经常想以后再遇到这种情况该怎么办?这些都是对生活的影响。


Q2:你有那种去到一个新的地方会不自觉打开手机或相机,为了积累素材,却没有享受到当下感觉的烦恼吗?

cbvivi:我有这种烦恼。去一个新地方之前我可能就要思考到时候该怎么拍。其实现在大家都是这样,不拍vlog的人也会不自觉地拿出相机开始拍,因为这是一种新的观赏模式。

但我现在一旦想清楚需要拍哪些画面,等到拍了足够的素材后,就不再想着拿出相机了,这是经验带来的一个好处,你知道素材足够了,就可以开始享受风景了。


三、平凡料理

“我本不是一个特别会做菜的人”

去年7月20日,王晓光更新了“平凡料理”的视频——《世界上很好吃的煎鸡蛋》,7分24秒的视频里,有持续5分钟的时间都是煎鸡蛋的画面。

《世界上很好吃的煎鸡蛋》截图

这是一支有梗的视频,大部分观众都被5分钟的煎鸡蛋画面搞得“猝不及防”。

有网友评论:“实名举手,我快进了”;“鸡蛋表演自己被煎五分钟月薪百万”;“晓光老师是真的皮”……

谈及这支视频,王晓光说,这是他与有默契的观众才能体会到的乐趣。当时这支视频被B站推荐到了首页,许多不了解平凡料理背景的观众会在视频下方提出许多负面反馈。

“我可以理解这些评论。它真的是我觉得比较好玩的视频,把鸡蛋煎五分钟不变镜头,是我拍这支视频的出发点。我就是因为想拍一支这种镜头的视频,才做煎鸡蛋的,其实很像是在和观众开一个玩笑。”


在王晓光的vlog里,平凡料理是一个很有个人特色的栏目。


他观察到做菜的视频往往会获得不错的观看流量,并且做菜对创作者来说主题清晰。生活中不知道拍什么素材时,做菜其实是简单易得的创作题材。

从选择今天要做的菜开始,到买菜,再到开始拍摄,切菜也好,介绍制作过程也好,你可以在这个过程中练习到视频的所有拍摄流程,包括后期剪辑。

“如果有一件事可以让你快速投入进去,不需要想其它复杂的内容,那么就是做菜。做菜本就有一套固定的流程和模式,在此基础上,你再做一些调整和改变,就会变得更有趣,效果也会比较明显。”


在他看来,“平凡料理”是一个既可以练习又可以玩的栏目。许多网友在看完平凡料理后,纷纷开始按照王晓光的视频学习起来,并在微博上晒出成果。

Q3:你平均多久更新一期“平凡料理”?

cbvivi:每月大概会更新一到两期。找要做的料理很难,但我还是要让平凡料理有一个共同点——你看完之后真的会想跟着视频学做这道菜。

我不是一个特别会做菜的人,我只是在这个栏目中体现我学习和尝试的过程。当然现在的我还这么说有点没底气,因为如果一个人连续三年每周都做菜却还是做不好,是不是也太不像话了……


四、与flypig一起开发一闪剪辑功能

“和用户交朋友”

flypig是王晓光相识很久的网友,当时flypig想将一闪开发出与vlog相关的功能,希望他加入一闪团队,恰好王晓光正在找工作,见过两次面后,两人的合作就这样促成了。

2017年底,他以视频运营总监的身份加入了一闪,与flypig一起开发了一闪的视频剪辑功能。

最初,一闪只是一款做动图社交,并号称真实胶片滤镜的图片编辑App。

“一闪刚成立的时候主要是做动图的,后来做照片滤镜,我加入一闪时,flypig刚知道vlog这个概念,他就开始想把一闪做成vlog的剪辑工具。刚加入一闪时,我们就根据自己的剪辑经验先把剪辑功能做了出来。”

确定下了App的功能以后,王晓光负责视频运营,主要工作就是和用户交朋友,拉身边的朋友一起来玩,并且和已有的用户建立联系,推荐优质的vlog内容。

一闪被称为是从头到尾都站在vloggers的角度去设计的,能够带给vloggers更好的体验。

一闪的视频剪辑页面

“首先我要让更多人使用一闪,并且在上面观看vlog。对新人vlogger来说,除了直接剪辑之外,我们保留了一些最早拍vlog时的特质——不会拍vlog的人,你可以看我们推荐的这些vlog,让用户觉得vlog不是离你那么远的。我们会推那种很朴素、很真实的视频。用户看到后,他觉得自己也可以拍,拍完以后我们觉得好,就会把他的vlog推荐给更多用户,让更多人看到他,给他点赞、评论、关注,然后他会拍更多好看的vlog,这是我觉得一闪能够实现的非常好的正向循环。”


一闪还做了一些变现工作,王晓光透露,足够关注度的vloggers还有没有收获太多关注度的vloggers,一闪都会带着大家一起做一些商业合作。2017年,一闪被苹果App Store评选为“年度精选App”。


Q4:你觉得一闪在vlog领域最大的特色是什么?

cbvivi:一闪的剪辑功能很适合新人上手。首先它的剪辑功能非常完善,还做了很多对新人有意义的限制。

比如有很多人说一闪限制vlog时长,但这对于刚开始拍vlog的人来说是有意义的。不是每个人的流水账vlog都有那么多人看,在短时间内将一天当中发生的事记录得有趣最为重要。许多功能上的限制我们都有考虑过,但后来觉得这些都不是最核心的需求。

比如一闪的加字功能,有一个虚线的白框,可以帮你自动对齐文字。此外,我们买了字体版权和音乐版权,对于新人,只要下载完一闪,就可以开始拍vlog了。

一闪内置了不少正版音乐给大家使用。我在后台推荐视频的时候,有段时间听那些热门BGM都快听吐了。但现在我反而很喜欢这些音乐,因为天天听到它就意味着不断有新人开始拍vlog,开始用一闪,这些人做vlog的时候也选了这些歌。

一闪的音乐素材库

我比较高兴,因为意味着更多人开始拍vlog了,而且他们剪辑使用的是一闪。


五、工作以外,还开了两个播客

“我喜欢播客的陪伴感”

“上周录这期 Nice Try 是状况最多的一次:大拇哥反锁自己,文森特记错时间、我们换设备移动录制、中间三个设备因为电量问题中断录音。我到现在还没勇气打开工程文件听听音质如何。但它仍然是最好玩的一期。”


除了拍vlog以及一闪的日常运营工作,王晓光还开了两个播客—— 1UP;Nice Try。

1UP;Nice Try


Nice Try 是一个每周更新的人生挑战节目,翻译成中文是“想得美”,由王晓光和他的三位朋友共同录制。这是一个他新开设的与朋友闲聊的播客,目前已完成了四期。

许久未更新的 1UP 已经做了一年,旨在每期找一位比较懂不同领域的人一起聊一个作品,一个游戏或一部电影,一年更新了七期。

不工作的时候,王晓光喜欢听播客,他喜欢播客的陪伴感,但也发现很多人做播客都是偏严肃内容,他想做纯粹的聊天播客,听众不用每一句都要听到,可以边做家务边听,即使少听到几句也毫无关系的播客。

“我之前也参与过一些播客录制,所以我比较了解制作过程。播客可以让我有一个分享的出口,还可以跟朋友们一起聊天,因为我们那个是一个四个人每周有一个挑战的一个播客。”


Nice Try 每周会有一个新挑战,比如“跟你通讯录里最长时间不联系的人聊天”、“去吃你家附近评价最低的餐厅”……然后四个人围绕挑战结果,谈一周以来发生的故事。

Nice Try:去吃你家附近评价最低的餐厅

“我们都不在一起录音,我们四个人里有三个人在上海,一个人在美国。我们相约在每个周末的早上或晚上,打一到两个小时的电话并且录下来,然后再稍微剪辑一下就可以发布出去了,不需要花费太多时间。”


六、可能拍一期完全不说话的vlog?

对话cbvivi

Q5:你对vlog的理解是什么?

cbvivi:YouTube对vlog有两点注释——首先,是一种相对休闲且互动感强的视频;另一个特点是有人对着镜头说话。一闪也用这个标准概括vlog,所以在发现页里有两个推荐的主题:vlog大放送,素人的日常,我们会把有人出镜说话的vlog放到推荐里。

一闪的发现页——vlog大放送;素人的日常

但我当然要对有人出镜的视频加一些限定,比如必须是非虚构的视频。因为最早国内短视频创作者还没有这么多时,有许多人拍搞笑视频,但我觉得搞笑视频不是vlog,更像是有脚本的脱口秀。

其次必须是以记录为主的视频,并且有在持续地更新。

以前我们还觉得vlog必须是一个人做的视频,从拍摄到后期剪辑都是一个人做,但现在好像也没有那么严格了,许多vlog都是团队在做,但我一直觉得,哪怕不同团队产出的vlog最后可能也会越来越像。


Q6:你是如何平衡拍vlog、工作和休息的时间的?

cbvivi:我没有这方面的困扰。我希望比较理想的状态是我正常的生活,但当我的生活里有我觉得可以拿出来跟别人分享的事情,就拍成vlog。 有一个比较极端的例子是熊小默,他拍过很多好看的视频,但他有一个观点是,他不觉得他的日常生活是值得被分享的,所以他不会拍自己的日常。所以他可能就没有所谓的平衡拍vlog和生活时间的焦虑,但其实我也没有。


王晓光与熊小默

我可能会在前期想想接下来拍点什么,但这不会是一直困扰我的问题,如果想不到我就不更新了,虽然这段时间没有可拍的内容,但过段时间就有了。

我觉得现在工作和生活分得还蛮清楚的,只有做相对复杂的后期剪辑时会花比较多时间。

比较理想的情况是遇到想拍的视频就拍,没什么好拍的想想能不能换个方式拍。但我觉得如果你拍的是流水账,好像就没道理一个月才憋出一期。不追求精致的视频就得多多更新,找到自己的频率。

Q7:你是注重器材的人吗?

cbvivi:我虽然不是器材控,但现在也有好几台相机了。器材对我很大的限制是,我一直都不是很懂各种各样的参数意味着什么,我没有摄影技术的基础以及对摄影器材的判断,但我知道一台相机用了两年之后,我需要更新哪些地方。比如收音不行,我就会把卡片机升级到单反相机,收音问题解决了,防抖的问题又来了。当你使用了一台相机一段时间后,你能切实地感觉到这些核心问题,而不是光圈、镜头的问题。


Q8:有文章说,拍vlog的人很多,他们有些人也在持续地产出vlog,但大家眼中头部的vlogger还是你、flypig、井越、竹子这些人,你觉得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什么?

cbvivi:我觉得现在已经不是这样,反而优质的vlog更丰富了,而且不断有新人出现。我曾提过会出现两种新人,一种是MCN机构的人,另一种是稍微有些内容基础的人。我、flypig、井越、竹子都有一些内容基础,并且在各自的领域都做过一些事情,所以我们是在用视频延续我们做内容的思维。

但现在有了新的趋势,有越来越多更年轻、习惯用视频这门原生语言思考和表达的vlogger出现,比如今年上半年产出过爆款vlog的马鲨鲨,以及最近爆红的何同学。在MCN机构的压力之下,虽然新人的出现会相对困难些,但还是不断有新人出现,而且只要出现,就会非比寻常,马鲨鲨和何同学就是很好的两个例子。


Q9:你觉得通过vlog做商业变现难吗?

cbvivi:从去年底到现在,vlog因为被看作是风口,所以很多品牌都会尝试跟vlogger合作。对有运营经验的vlogger来说不难,但总数不多。我会把商业合作也看作一种创作主题。好的合作就是一次可以发挥的选题。或者有条件花更多时间和成本,把一期视频拍得比平时更好。


Q10:你对想辞职去做全职vlogger的人有哪些建议?

cbvivi:跟其它内容创业没什么区别,能顺其自然全职做养活自己当然好,但没有基础直接全职做,就要考虑艰难的情况。

当你的视频达到了一定量级,因为拍vlog开始顾不上其它工作上的事情,并且你又能确保可以通过vlog维持你的生活时,那就可以做全职vlogger。


Q11:接下来有哪些规划?

cbvivi:我其实没有长期规划,但有中短期要做的事。比如说接下来的日程安排,因为接下来一个月里要去好多地方,我需要提前构想到时候有什么可以拍的素材。我现在有一个计划,在我新播客的第一期有聊到,想尽量多地把我想尝试的想法都实现出来。比如做一期完全不说话的vlog,并且把该拍的素材都拍到,这样拍出来会不会好玩。类似这样的想法有很多,但真正去实践的很少。Nice Try 的第一期就是让大家构想新一年的年度主题,我当时的主题就是我能不能实现完成更多事情的一年,把尽量多的想法都付诸实践尝试,对我来说很有意义。


经授权转载至数英,转载请遵守规范
作者公众号:蓝鲸浑水(ID:hunwatermedia)

对话国民初代vlogger、一闪运营总监王晓光:平凡就是一切

扫描,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