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视觉效果牛人 —— MPC上海首席调色师文森特·泰勒

举报 2015-08-26

专访视觉效果牛人 —— MPC上海首席调色师文森特·泰勒

扫描,分享朋友圈

专访视觉效果牛人MPC上海首席调色师文森特·泰勒

当成为一名调色师之前,文森特·泰勒的职业生涯始于作为一名广告及电影摄影师。15年以后,文森特从澳大利亚移居到中国,已经成为了MPC上海新公司的高级 调色师。中国之于文森特是一个陌生的国家。今天我们采访了文森特,并简单地了解了他半年来在中国商业之都上海的新生活。让我们在此认识这位带来各种颜色奇 迹的艺术家。

你是怎么成为一名调色师的?

我在此之前(入行之前)做了六年的摄影师。某一天我与一家后期公司聊天的时候他们告诉我,他们想培养一名调色师。一般情况下,他们不会考虑聘用一个坐在胶片 房里的人去做这份工作– 那还是早在电影电视的胶片时代。不过后来他们认为不妨给摄影师一次机会尝试看看,于是我有了开始的机会,从此便爱上了它。导演和摄影也很赞赏我的表现,因 为我有打灯的经验。我就这样误打误撞地闯进了这个领域一直至今。

摄影师与调色师有许多共通点吗?

当然。两者都必须把握导演的想法并将其转换成画面,在这一点上,摄影师与调色师是完全相同的。

你最近的工作中最愉悦的一个项目是哪个?

可口可乐的(夏日)项目。真的很好玩,我的工作是为一只巨大的恐龙调色。马克·托阿(导演)实在很棒。他的方向明确,目标清晰。我觉得我们的对话都是用几个词就可以确认,比如:’太好了,明白了,搞定!”

你认为在你的职业生涯中遇到的最大变化是什么?

技术的发展是最显著的变化,除此以外,就是知识的分享。过去获得信息是非常困难的事。

最冲击业界的一件事就是现在任何人都可以下载免费的调色软件。我看到导演和摄影师也在玩调色软件。这些软件很好用,像一个有注释的速记本。我也知道他们(导演和摄影师)可以了解到什么程度,然后我可以在此基础上再进一步发展。

谁对你的职业生涯影响最大?

摄影师,比如达利尔·科金、格雷格·弗雷泽、杰夫和约旦·科尼威夫等非常了不起的摄影师,他们对我的影响一直很大。我最近在《银翼杀手》的电影里找一些资料 图片,我发现这部作品仍然让可以让我热血沸腾。里面光线的打磨和色彩的运用自成一体。它们不仅有故事性,并且完全是原创。

你对希望加入这个行业成为调色师的人有什么好建议?

聆 听——聆听你的客户和你的老师。不断地发问– 问别人和问自己。你要不断地学习。在我成为调色师大概第三年的时候,我开始变得自大起来。我记得有个导演提出一项要求,我心想:这样做的效果看起来肯定很 荒谬。但出于礼貌,我当时嘴上说:“没问题,我们可以尝试”。后来我们照做了,效果看起来很漂亮。我到现在还记得那一刻的想法 – 你永远不可能了解一切。

哪个是你必须拥有的数码工具?

矢量范围图(Vectorscopes)。因为在调色时要一直看范围图。没有这个工具,我肯定工作得不顺利。 噢,还有音乐。

Vincent is proud of the work he did for Coca-Cola’s summer campaign in China. 文森特在中国的最得意之作是可口可乐今夏的电视广告。

你觉得至目前为止,你事业里最大的亮点是什么?

去年我开始我随MPC搬到了上海。我当时真想往脸上泼点冷水(提醒自己这是真实的)。来到一个文化完全不同的国家,并突然间成为MPC的首席调色师,这个绝对是我事业的里的一大亮点。

你如何保持新鲜的视野和想法?

在现实生活中去感受。我花时间在户外看看天空和自然光。大自然是最好的朋友。我看一下我可以在公园里找到多少种绿色。它(大自然)让我的眼睛再次‘归零’。 有时候,我会扩大我的工作范围,帮朋友做音乐视频,因为它们没有什么限制。与学生一起工作也非常有意思。他们对制作过程还心存敬畏。

代理商和客户似乎也很享受调色阶段的工作,为什么?

我想是因为他们不会像在编辑阶段那样,被困在细枝末节上。作品看起来也终于很真实,以及故事也开始成型。再加我工作室里的沙发也非常舒服,还可以听到一些真正的好音乐。

你工作当中放些什么样的音乐?

这得取决于我的心情和工作室当时的氛围。从Black Keys到Alabama Shakes、TZU到Garveyard Train我都放。我最喜欢的是Jesse James。

如果你不是一位调色师,你觉得你会做什么工作?

不管是什么,它必须跟“讲故事”有关。在我的生活中做的所有的事:从写作、制作、拍摄到调色都与”讲故事“有关。

工作之外有什么爱好?

我有一个很小的儿子,我把握所有的机会去做一个爸爸。我真的很享受和儿子在一起。他对世界的好奇和有关他的一切都让我感到很兴奋。

你的座右铭是什么?

不断发问,不断研究和不断学习。

你最喜欢上海的什么?

我以前从没到过这样的地方。它让我大开眼界。从调色师的角度来看,我正在看到全新的色彩和全新的光源。

本文系作者授权数英发表,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转载请在文章开头和结尾显眼处标注:作者、出处和链接。不按规范转载侵权必究。
本文系作者授权数英发表,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作者本人,侵权必究。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本文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本文系数英原创,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授权事宜请至数英微信公众号(ID: digitaling) 后台授权,侵权必究。

专访视觉效果牛人 —— MPC上海首席调色师文森特·泰勒

扫描,分享朋友圈

    参与评论

    文明发言,无意义评论将很快被删除,异常行为可能被禁言
    DIGITALING
    登录后参与评论

    参与评论

    文明发言,无意义评论将很快被删除,异常行为可能被禁言
    800

    推荐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论一下吧!

    全部评论(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