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老爷去拔草 | 第十篇 上引水产真的很“上瘾”

转载2019-06-11举报

跟老爷去拔草 | 第十篇 上引水产真的很“上瘾”

扫描,分享朋友圈

跟老爷去拔草 | 第十篇 上引水产真的很“上瘾”

作者:Aisha,首发:不孤独的老爷

引言:聘请了四枚浙江传媒大学广告系的大三学生当实习生,协助我打造我的饮食IP,她们四人都住在大学宿舍,在今天的环境,最合适是Online 工作,而每月都会找个周末,开一次头脑风暴,如果不是我坐高铁到杭州找家茶馆开会,便是她们坐高铁往虹桥,在虹桥新天地找家咖啡店开会。当然一定会有吃饭这个环节,于是衍生的了「跟老爷拔草」这个环节...


本周拔草:台北美食之行第五站-Seafood drug addict

跟老爷去拔草 | 第十篇 上引水产真的很“上瘾”


1、上引水產——from. Jamie

台北的最後一天,匆匆忙忙收拾好行李,想在這天偷點時間享受在台北最後的時光。一直覺得想要了解一個的地方,便要到其博物館一趟。我是個可以在博物館耗上一天的人,立馬坐言起行拉上兩位小伙伴享受在國立故官博物館最後的早上。

可能是放假天,人太多,沒有看到多少展品,便急忙會合老爺吃午飯。午餐吃的是我這次台北岀行之旅最最最期待的上引水產,簡直對於沈迷刺身的我來說,是個天堂。上引水產為客人劃分不同的區域享用美食,而我們所在的便是立吞區。換言之,便是沒有提供椅子,站立在餐桌前享用,可這對我們而言更好,因為沒有肚子頂著,戰鬥力更強!吃得更多!哈哈哈

跟老爷去拔草 | 第十篇 上引水产真的很“上瘾”

美食太多,也不太記得上菜順序了,只記得每道菜放到我們餐桌時,簡直幸福得想跳舞。這裡的蠔是唯一令我回味無窮的,因為我真的沒有吃過又大又鮮甜且不腥的生蠔(或許是我吃的不夠貴?)。現在想起,口水都在流。然後當一盤盤刺身上來的時候,四人的眼睛裡仿佛像藏了小星星般在發亮。一把夾起肥美的魚腹,放點wasabi,沾兩下醬油,入口即化,齒頰留香,捨不得吞。再來一杯當令的梅酒,酸酸甜甜中帶點酒香,真的在感嘆,可以生活在這個充滿美食的世界,實在是太好了!差點忘記還有兩隻手指大的生蝦,於我這個甜蝦愛好者而言,簡直不要太幸福。除了刺身外,我們還點了幾款熟食,但對於我這個對熟食沒什麼興趣的人來說,在一眾令人難忘的生食面前,已經不太記得吃過什麼了。

跟老爷去拔草 | 第十篇 上引水产真的很“上瘾”跟老爷去拔草 | 第十篇 上引水产真的很“上瘾”

因為只顧著享受被刺身包圍的美食派對,連當下的感覺都忘了紀錄。或許只看上面的文字,感受不到在上引水產的我們有多瘋狂,但在回程的的士上,連司機都問我們,到底吃了多少刺身,一上車已經嗅到魚生味道哈哈哈。

每次岀完差的我,都會有段時間不想工作,大概是患上了「不旅行便會生病」的病。享受過只投入於喜歡事情的生活後,仿佛不能接受要回歸到無聊繁瑣的工作。可一想到下次的下次,大家再見面時,又是全新的我們,聊著在哪時哪刻,曾經和喜歡的你們,共同有過這樣一段令人回憶的時光,已經在每分每秒中期待著下一次的相遇。

跟老爷去拔草 | 第十篇 上引水产真的很“上瘾”


2、台北·上引水产——From. Hayley

一位旧友曾写过一首歌,歌词中有两句令人十分喜爱:大口吃瓜,快意飞马。认识Jimmy大半年,倒是觉得他身上颇有:“别人快意飞马又如何,我偏要三天打鱼两天种地。就算脚腿不利索,不小心跌倒了,也要在别人闻声投来目光时,耍个帅!”的潇洒与超脱。

跟老爷去拔草 | 第十篇 上引水产真的很“上瘾”

是日,台北行的最后一天。向老爷一番请示后,一行三人来到了国立故宫博物馆。我还是很喜欢逛博物馆的,上海西岸一带的美术馆、摄影空间成为双休的必修课。但是只记得那一天有些惨兮兮,从博物馆出来的时候下起了雨,在山上打不到车,好不容易打到车还遇到了宰客的司机拉我们去手信店,导致姗姗来迟到“上瘾”水厂,饥肠辘辘。

跟老爷去拔草 | 第十篇 上引水产真的很“上瘾”

对上引水产到印象十分好,这里可能是……所有喜欢海鲜吃货的天堂吧!(星星眼)。

June这个沿海地区长大的女孩吃到生蚝一口吞下肚,拍小视频为上引水厂狂打call的忍俊不禁,如果真的用美妙的词汇来形容这一次与海鲜的相遇,我想不到有比看见你的时候从天而降亿万颗星星更好的形容,女子力真不容小觑,看见海鲜哪讲什么矜持维稳,就是上。Jimmy爱酒,June也爱酒,一拍即合又是清酒!虽然喝得少,但不得不感叹在Jimmy这里把嘴养刁了,以后还怎么愉快的点酒呜呜呜!Jimmy一番科普论正确吃日料的十二道工序后,开打!

跟老爷去拔草 | 第十篇 上引水产真的很“上瘾”

我甚至已经记不清正确的上菜顺序,回看手机里的照片只记得“这个好好吃喔”,“这个也好好吃喔”面对美食的幸福感。最最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生蚝配上拧上稀松几滴的柠檬汁,一口下肚,生鲜的肉胆与柠檬的酸味中和,实在是太。好。吃。啦!还有生鲜到木盆友的海胆;青檬真是神器,搭配任何的肉质都格外清香,满只的虾肉、螺肉、三文鱼、马鲛鱼、青花鱼混为一盘盘供人们延续生命。常有人感叹“人间不值得”,人间太值得了好吗!可望不可及的星空、冰川和草原,恋人眼中闪烁的光,不可辜负的美食和爱,校园里的青草香,当Jimmy的intern(看我)。我的天根本数不过来这个人间有多美好了!

跟老爷去拔草 | 第十篇 上引水产真的很“上瘾”跟老爷去拔草 | 第十篇 上引水产真的很“上瘾”跟老爷去拔草 | 第十篇 上引水产真的很“上瘾”

到机场的路上又下起了雨。特别感谢老爷赋予我此次特殊的工作体验。Jimmy似父亲,似前辈,似最亲密的温暖的朋友,时而和你谈笑风生,时而又教授经世哲学,时而的灵光乍现令人惊异。虽然已经过去一月有余,但没想到时常被抱怨心累有余的出差能够如此幸福,是这个学期短暂的什么都不用想,只用想做好一件事。大概也只有Jimmy这样的老板才会将五湖四海的我们汇聚在一起,非常高兴能够认识Jason和Jamie,虽然我们只是短暂的相聚,说不上熟悉,但冥冥之中能感受到我们同样热爱着这样一件事,无关乎别人口中的应该,只在乎自己心中的值得。怀念美好的台湾工作之旅,期待着下一次和你们见面我也能更厉害一点!

跟老爷去拔草 | 第十篇 上引水产真的很“上瘾”


3、上引水产真的很“上瘾”——From. June

在台北的最后一天,没有大厅集合,没有工作安排,我们收拾好行囊寄存,去了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馆,想在最后一天再去靠近感受一下故宫的珍藏瑰宝。然而,基于肉食动物最原始的欲望,我们还是匆匆结束了博物馆的观览。我告诉自己,先填饱肚子,再追求精神满足,于是我们积极响应老爷的召唤,前往这次台北之行的最后一站:上引水产

跟老爷去拔草 | 第十篇 上引水产真的很“上瘾”

到店之后我整个人瞬间打了鸡血,作为一个沿海地区长大的姑娘,海产绝对是我生命的挚爱。我们在立吞区,餐桌都是没有椅子的,我兴奋得直接原地转圈圈,像个三百斤的傻孩子。开始用餐之前老爷告诉我们日本的餐前礼仪,筷子要平放,竖着朝向对面的人会太有攻击性,中国人习惯在酱油里放wasabi搅匀一起蘸,但其实wasabi不能加进酱油里,要放在刺身上,再去蘸酱油,日本人讲究吃到最后酱油还是清的,不能混了wasabi。我们每人都点了酒,老爷的是越乃雪割草,而我和Jamie点的是最适合这个季节品尝的梅酒,Hayley则点了一瓶快乐水(可乐),这个女孩子真的有一颗肥宅心。

跟老爷去拔草 | 第十篇 上引水产真的很“上瘾”

最先上来是的两份寿司,上面有铺鳗鱼、章鱼、刺身……第一口就让我流出幸福的眼泪。跟着上的是一盘海鲜盘:生虾无敌新鲜,以前吃的都是做熟的虾子,红焖椒盐各种做法,但到底海鲜还是原汁原味最好吃。海螺肉也嚼劲十足,生蚝足足有我的手掌那么大,挤点青柠汁,一口吞下,拍案叫绝。我以前在北海都爱吃炭烤的生蚝,这次还是第一次尝生的生蚝,汁水加上青柠,酸爽清新,和炭烤有不同风味,以后还会尝试!这里的刺身肉质真的非常鲜美,肉纹清晰,鲜嫩的红色,夹一块蘸上wasabi和酱油,送入口中,入口能感受到原汁原味的微甜和鲜美。刺身一盘接着一盘,薄切鲑鱼片粉粉嫩嫩,晶莹剔透,要蘸上独有酱汁,才能带出它最美好的味道。纽约克牛排在琳琅满目的刺身面前其实不算惊艳,但搭配这洋葱和炸蒜片也令人欢喜。

跟老爷去拔草 | 第十篇 上引水产真的很“上瘾”

最后,我们这么大阵仗的刺身狂欢真的太爽了,台北都最后一顿十分满足,只可惜我们到点就要撤离,回酒店取行李去机场check in ,计程车上,我们一上车司机师傅就闻出我们刚吃完刺身,看来师傅已经习惯,从上引水产打车走的每一个乘客都腥味满满哈哈哈哈。再会啦,台北。

跟老爷去拔草 | 第十篇 上引水产真的很“上瘾”跟老爷去拔草 | 第十篇 上引水产真的很“上瘾”跟老爷去拔草 | 第十篇 上引水产真的很“上瘾”


数英用户原创,转载请遵守规范
作者公众号:不孤独的老爷(ID:foodieclub2018)

跟老爷去拔草 | 第十篇 上引水产真的很“上瘾”

扫描,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