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ada & Miu Miu桀骜难驯的风格,就是缪西娅·普拉达本人

举报 2019-04-22

Prada & Miu Miu桀骜难驯的风格,就是缪西娅·普拉达本人

扫描,分享朋友圈

原标题:真正的性感,总是带着一丝丑陋

*原文首发于2017年10月15日

今天想跟你聊一个奢侈品。为什么要聊它,除了那些漂亮的图片以外,有些关于个人成长的故事也许你也有共鸣。

Prada & Miu Miu桀骜难驯的风格,就是缪西娅·普拉达本人

奢侈品其实是个深刻又肤浅的事物。再没有其他东西能像奢侈品这样将难以调和的事物合二为一了。它充满迷人的复杂性,以艺术与哲思出生,却经常落在凡夫俗子的手里。它的美没有门槛,只要你给出价码。

而Prada & MiuMiu ,大概是这里面比较桀骜难驯的那一类。

Prada & Miu Miu桀骜难驯的风格,就是缪西娅·普拉达本人


1、不间断的爆款

奢侈品巨头之间的竞争搏杀到了今天,是否能有撬动普罗大众欲望的爆款,成了衡量品牌热度和能量的一种途径。

Prada & Miu Miu没有落下——先看看Miu Miu:

到现在还持续吸引人种草的芭蕾舞

Prada & Miu Miu桀骜难驯的风格,就是缪西娅·普拉达本人


大眼睛的珍珠鞋

Prada & Miu Miu桀骜难驯的风格,就是缪西娅·普拉达本人


皮草

Prada & Miu Miu桀骜难驯的风格,就是缪西娅·普拉达本人

相比于“奢华感”的陈词滥调,MiuMiu的皮草更像是对梦幻的表达。这些冰淇淋色的运用非常好看。出于环保,Miu Miu的大皮草尽量不用真的动物毛皮。

而Prada这几季最吸引人的单品,还是包~

Prada & Miu Miu桀骜难驯的风格,就是缪西娅·普拉达本人

很多人把miumiu叫做Prada的年轻副线。其实”年不年轻“并不能简单地划分这两个牌子。有一个共同点是确定的:作为同一种设计理念的两种表达,两个品牌拥有共同的发展环境、离经叛道的中产阶级精神。

Prada & Miu Miu桀骜难驯的风格,就是缪西娅·普拉达本人

如果说Prada像是文艺的上流社会女知识分子,喜欢蒙德里安,喜欢表现主义画派,爱看电影。

Prada & Miu Miu桀骜难驯的风格,就是缪西娅·普拉达本人
在蒙德里安画中获取灵感的Prada Fall 2011

在Prada Fall 2015 RTW中 ,设计师在粉嫩的色彩中注入讽刺与戏谑,塑造了一个吃着冰淇淋的强悍贵妇。

Prada & Miu Miu桀骜难驯的风格,就是缪西娅·普拉达本人

那MiuMiu就是伍尔夫笔下的充满奇思妙想的贵妇人的小女儿,她会更坏一点,有点洛丽塔。她不是那么尊崇文艺气息,有自己的小心思,她是品牌主理人&设计师缪西娅·普拉达的另一个自我:反抗常规。

Miu Miu Spring 2017 RTW中,带着塑料片头出门野游的沙滩girl——

Prada & Miu Miu桀骜难驯的风格,就是缪西娅·普拉达本人

在Miu Miu Fall 2013 RTW中,Miu Miu又变成了乖张的坏女孩——

Prada & Miu Miu桀骜难驯的风格,就是缪西娅·普拉达本人

至于风格,从根本上讲,Prada & Miu Miu的风格,就是缪西娅·普拉达(Miuccia Prada)本人。

缪西娅·普拉达是什么人?作为创始人的孙女,她并不仅仅是简单的继承人角色。

她被一向犀利的时尚评论家门奉为“我们所有人的精神领袖”。


2、一种「粉红色」的叛逆精神

她与那类“低眉顺眼,随时愿意付出的陈腐女性”有着天壤之别。

十五岁时,她明确反对母亲用那种死板的教会学校校服风格的裙子打扮她。

她回忆起少女时代的不公,“母亲的穿着比我时髦很多。但基本风格还是相当保守的,她从不穿任何轻佻的衣服。而我却梦想着那些时髦而轻佻的时装,我总想,等我长大了,所有衣服都要买粉红色的。”

在她高中的时候,穿上尼龙长裤,是女孩子们渴望成熟的第一个主要表现。但缪西娅除外,她要穿短裙。而在普拉达的家里,短裙是一个禁忌。所以,每次外出,她总是身带缝衣针,走到楼梯之后,再把裙子改短。

她反叛那种对于“应该如何”的束缚,却也不愿意失去作为女人的那点乐趣。

Prada & Miu Miu桀骜难驯的风格,就是缪西娅·普拉达本人

然而,过去的她是一名持有政治学学历的狂热共产主义分子。


3、挽救了一个半死不活的品牌的共产党员

这个牌子最早由缪西娅的祖父1913年在米兰创立的。一开始它只是个高端皮具公司,卖很贵很贵很贵,服务于上流社会。

奢侈品是当之无愧的上流社会身份标识——在30年代,有个警察拒绝逮捕一位女权主义煽动分子,只因她穿着 Molyneux 的定制服。

然而,当时家族产业很快因为创意力不足而在市场上渐渐失去声音。

那个时候有想法的年轻人都对政治充满热情,她也不例外。在记者 Ingrid Sischy 对她的采访中,她袒露,“我成长于60年代,那个时候到处都在谈论女权主义,我想尝试一切事情——除了时尚。”但最终,她没有逃走。

这个曾经高喊“团结起来,人民必胜”的革命者说,我想我最终还是钟爱时尚的。就像是绕了一圈,回到了原点——毕竟,她每次参加游行,都没脱下她热爱的那些高级时装。


4、穿得“丑丑”的主理人

不像那些唯美或者有着鲜明精神性的品牌,从贫民、囚犯、清教徒,垃圾摇滚,再到今天的怪怪的小资小姐,这个品牌有一种不符合常规的审美标准和错位。

在她本人的日常着装里,这种被放大:

早期大家对她的着装品味有点接受无能。“她有一件橙色的塑料褶群,这样的衣服穿在一位五十岁女性的身上,确实有些惊人......更不要说那些樱桃红皮凉鞋、彩色宝石大耳环......”澳大利亚芭莎杂志如是说。

在很长一个时期内,即使在结婚之后,她似乎永远都是一副女学生的打扮:长裙、厚袜搭华履(现在这是Prada & Miu Miu的经典搭配)。一般人不会这么穿,她以一种非资产阶级的古典风格,与时尚准则保持着遥远的距离。

上述看起来那么过时的元素,确实是Prada和Miu Miu的灵魂。

很快,当评论界对她的黄绿色、木珠、平底鞋习以为常并表现出喜爱,调转风评时,她惊讶得目瞪口呆。

对她来说,不管她怎么打扮,都是因为她喜欢,就如同她在二、三十年前就喜欢这种装束了。

普拉达的传记作者帕拉齐尼认为,缪西娅的性感,是与潮流毫不相关的,那是一种有关“狗”的象征性表现手法。她喜欢像丑女贝蒂那样,把自己打扮成“狗”的模样——在无数场合,她都兴奋地承认这一点。


这就是一个对优雅有着不同理解的人最伟大之处。

在Prada & Miu Miu身上,那些美正是从这种怪异中生发出来。


在Prada Spring 2017 RTW中,中式元素、芬兰印花等元素都被拆散重组


5、打得一手好电影牌

每隔几年,这个集团就要在电影里浓墨重彩地刷一次存在感。


《碟中谍4》的杀手包

2011年,在电影《碟中谍4》中扮演冷酷女杀手的蕾雅·赛杜随身携带着的这款造型硬朗的Prada包,掩得了手枪、装得了钻石。

认知度更广的,则是《穿Prada的女魔头》——

“是的,我的确为女魔头们亲自设计时装,但是,我们所说的‘女魔头’,主要是指她们鲜明的性格和复杂的思维,她们是一个充满了矛盾和惊喜的群体。”这是缪西娅自己的解读。

这个“女魔头”的舆论显然将Prada的某一类特质人格化——一种圆滑的强势、精致的强悍,向我们展示了一种具有强烈现代性的奢侈。

还有斩获几项奥斯卡的《了不起的盖茨比》——

相信你对里面的biling bling皮草与短裙印象不浅。

影片中的礼服是Miuccia Prada与电影服装团队合作的。 设计的戏服脱胎于Prada和Miu Miu的时装。

女主演镶宝石礼服+皮草围领的造型,灵感直接来源于与Prada2011秋冬女装秀场上的造型。

其实,如果以考古的眼光去看,这些设计是有些不合格的。衣服里装饰了一些与上世纪20年代几乎毫不沾边的过于前卫的细节,比如说条纹皮草就不是20年代流行的装束。

然而,这是他们有意为之的:它们既是复古的,又是不完全尊崇复古的——他们试图以一种现代的语言去建构复古。用当代的手法,去建构一个过去的时髦。

不单是商业片,Prada的基金会在小众片中也做了许多大众看不见的努力——比如为意大利B级别电影以及20世纪20年代至50年代的中国电影和俄罗斯电影在世界范围内的推广。


6、“地球上最伟大的美学推广家”

在曾被称作意大利艺术家中的马修·巴尼的艺术家韦佐利口中,普拉达是地球上最伟大的美学推广家。

Prada 纽约店,如今我们经常能看见艺术家或建筑师为其做的设计。

她本人是个艺术趣味浓厚的企业家。关心普拉达的都知道,他们后面站着一个庞大的普拉达文化艺术基金会。Miuccia Prada和她的丈夫Patrizio Bertelli——普拉达的首席执行官,在1993年创立普拉达基金会之后开始购买艺术品。

请艺术家在自己办公室搞了个大滑梯。

就是好玩儿——在一次采访中,她聊到滑梯“我觉得它很好地表达出了‘逃离’。”

在许多民间故事中,我们都能看到她对艺术的浓厚兴趣:

2005年,两位德国雕刻家在德州90号公路边上的沙漠里建了一个假商店,最近的小镇只有2000多个居民。他们小心翼翼地询问是否可以将普拉达的标识用在他们的假商店上。普拉达欣然同意,普拉达的鞋子也从米兰漂洋过海而来。然而仅仅两天之后,这些鞋子就被偷盗一空。她只好为商店送来新的鞋子。

对很多艺术家而言,普拉达文化艺术基金会是很重要的推手。

它是由建筑师雷姆·库哈斯将米兰南郊的一片一个有百年历史的酿酒厂改造而成的。这个建筑综合体包括一座覆盖于24k金箔之下的“鬼屋”和一座隐藏于镜面之后的影院。

这里是普拉达艺术藏品的公共展台。此外,他们也为自己看好的艺术家办展览。

像重要的现代艺术家路易斯·布尔乔亚第一次在意大利个展,就是在Prada基金会做的。这个艺术家大器晚成,你可能对她的大蜘蛛有印象。

如今她和丈夫Bertelli拥有大概成千上万件现当代艺术品,缪西娅却反对“拥有艺术品就等于收藏家”。

就像她一直回避拿自己在T台秀上展示的系列去与艺术思想做任何关联一样。对艺术真正的识别和尊重,就是不要动辄在时装与艺术之间划等号,她心中一直有意划清这个界限。

她的愿景其实比较朴实,“我想要成为文化塑造过程中活跃的一份子,而非收藏家或者赞助人。”

缪西娅有一天问路易斯·布尔乔亚,时装拥有如此忠诚的拥趸,原因为何,她得到的答案是:“因为时装帮助人们表现了诱惑。”

有艺术家在认识普拉达之前,说“我一直对时尚界有深深的怀疑,这也代表着传统知识分子的一类观点,时尚不过是一种消费主义式的唯物主义。

缪西娅对此的看法很宽厚。

她认为,时尚不是变革的力量。

你不能期望时尚能让这个社会发生什么改变,真正的变革发生在社会中。比如,迷你裙就是女性运动的产物。社会在变革,时尚反映这种变革。”对于这个在已经能在行业内只手遮天的人物来说,这无疑是一种清醒。

她的这番言谈也耐人回味:

“服装应该代表你自己的思想,尽管这并非易事。发现你自己的着装方式,与你去看一次心理分析师并无二致,因为这也与你内心深处非常私人、非常亲密的一面密切相关。尤其是在着装方面存在问题的那类女性,她们的问题往往在于外界对她们的偏见、她们的期望以及对性感与否的看法。”


对于这位现年68岁,依然坚持着与潮流不相干的怪衣服的老少女来说,这也许是最不需要担心的问题了。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创者所有

编辑整理:楚楚

参考资料:
Gian Luigi Paracchini:《普拉达传奇: 风格即我》
Thames&Hudson: James Laver, Costume, and fashion: a concise history
Vogue: Prada Power, By Ella Alexander 
WWD: Miuccia Prada Talks Men’s Wear, Revolution, and History
The New York Times Style Magazine: 时代的叹息
Lifeinitaly: Life in Italy: Italian New, Culture, Fashion information Site

数英用户原创,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作者公众号:WeLens(ID:we-lens)
1555301549584692.png

本文系作者授权数英发表,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转载请在文章开头和结尾显眼处标注:作者、出处和链接。不按规范转载侵权必究。
本文系作者授权数英发表,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作者本人,侵权必究。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本文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本文系数英原创,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授权事宜请至数英微信公众号(ID: digitaling) 后台授权,侵权必究。

Prada & Miu Miu桀骜难驯的风格,就是缪西娅·普拉达本人

扫描,分享朋友圈

    参与评论

    文明发言,无意义评论将很快被删除,异常行为可能被禁言
    DIGITALING
    登录后参与评论

    参与评论

    文明发言,无意义评论将很快被删除,异常行为可能被禁言
    800

    推荐评论

    全部评论(1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