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时互动创始人金鹏远宣布,一座山广告加入环时北京办公室

转载2018-12-17举报82610

环时互动创始人金鹏远宣布,一座山广告加入环时北京办公室

扫描,分享朋友圈

C13.jpg

12月14日周五,北京一座山广告的创始人秋爽,宣称由于经营不善关闭公司,自己以及团队成员将加入环时互动北京办公室。

12月16日周日,环时互动创始人金鹏远在公众号确认这一消息,并欢迎一座山创意团队的加入。

此前曾有消息称时互动将不再服务杜蕾斯,引发了行业的极大关注,当时老金并未做出明确回应。如今环时和一座山宣布合并,似乎也是侧面回应了外界的种种疑问。


《我们在哪个年代,哪个年代就是传播的黄金年代》
环时互动创始人 金鹏远

来源:老金扯谈

秋爽和一座山广告创意团队,将于18年12月17日也就是明天(编辑注:原文发布于16日)加入环时互动北京公司。

我和秋爽今年9月第一次见面(虽然互相知道了六年多)到敲定合作,我们见了三面,每次对谈两个小时之内。之所以耽误了一些时间,是11月初我俩都突然得了一些奇特的病,我俩说这就是天降大任于斯人者,先苦苦我们的身体吧。我的病稍微一好转,环时总经理amanda和秋爽已经把这事敲定了,都是做事的人没那么多虚头巴脑,自然会很快。

我对前social年代的广告行业怀有敬意,就像写诗的人怀念80年代一样,这并不是厚古薄今,而是那个时期的广告创作,的确有我们今天特别需要的天真、耐心、笨拙,也有更多既敏锐又充满钝感力的创意人。那时候行业也还没有被效率和数字拖到如此疲惫的程度。等我用七年时间成为了一个商人(一个合格的传播行业商人在当下是难得的),我们没让资本进入,更没有在并购风潮的时候卖掉公司,是我认为广告行业就是一贩卖手艺靠脑力赚钱的行业,和资本关系不大。环时有了一些积累后,我更认为广告这门手艺不该失传,并且它应该发扬光大,于是我们就需要那些有底蕴、有风格的创意手艺人。

无论是秋爽和一座山创意团队,还是环时现在团队的王羊、李盆、车路等人、还是之前在环时工作过的排骨唐、花臂哥、万老师等,包括我在专业上的原始积累,就是在那个年代形成。对我来说,秋爽和一座山代表了那个阶段最有价值的东西。

短短七年之间,曾经是进步势力的社会化媒体传播就已经变得陈腐。而以创意为生的独立广告机构,在如今的大环境下普遍活得辛苦。这次合作,环时可以为一座山提供发展土壤,秋爽可以为环时带来新鲜空气。 至少,先解决下客户排队等待创意的燃眉之急。

一座山之前赢得的一切都不会消失,欢迎秋爽带着那份稀缺的精神资产,一起来继续做广告这件不好不坏的小事,一起来搭建未知的可能。

环时互动永不定型,大门永远敞开,希望更多内核过硬的人来到环时互动,我们在哪个年代,哪个年代就是传播的黄金年代。

再一次欢迎,秋爽和一座山创意团队加入环时互动北京公司。

金鹏远  2018年12月16日


以下这段文字是秋爽对这个事情的阐述,

呈现给大家。

《这是一份不仅关于一座山广告的正式声明》
一座山广告创始人 秋爽

首先,开宗明义,一座山广告将于2018年12月17日,正式关闭北京办公室。

这个正式的程度相当于,JWT正式摘掉J,并入Wunderman,成为WT;

这个正式的程度相当于,WPP正式宣布关掉全球80家办公室,裁撤3500个职位,并计划新雇佣1000名创意相关员工。

上面WPP的消息公布的时候,有同行吐槽说“自家生意都做不好,还要出去指导别人的生意。”这个观点真让我这个正在收拾办公桌的人看得脸红。也由此引发我校验了一遍自己对生意的理解。

过去我的老大杨海华说,广告公司有两种,一种做广告,一种做公司,我一直很拿这话很当回事。所以离开揽胜做一座山不是我对揽胜的叛逆,而是出于我对房地产的叛逆。我只是想做一个不做房地产广告的,揽胜那样的广告公司。

一座山注册在2012年,到现在6年多。有一些项目我们做的还不错,从产出品质上讲,对得起自己花进去的时间以及客户花出去的钱。我信奉做事顺势而为的法则,就像爱拼才会赢里唱的“人生可比是海上的波浪,有时起,有时落”,起的时候顺着劲儿飞高点,落的时候小心点别被浪拍死在下面。然而潮起潮落,我都一直恪守作“做广告的广告公司”这项原则,也因而没有把一座山真的做成一个公司。

今年年初,我们就感受到了冷,但到了8月才真的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我们之前对公司组织的漠视,导致在行业普遍账期延长,自发新业务减少的大背景下,公司经营陷入青黄不接的境地。这事儿谁也不赖,其实就是我们生意失败。

一通反思,现在我知道,其实好的广告公司只有一种——会做广告,同时也会做公司的。就像左脑和右脑,左手和右手,左腿和右腿。用非此即彼的二元意识理解世界是幼稚的,这个事儿什么时候明白都不算晚。

回到前面的吐糟,显然我是那种不会做生意的家伙,我还怎么去指导别人的生意呢?这个论断其实很有问题,想起我很早写过一个招聘广告,说文案要“会文案,懂设计”;设计要“会设计,懂文案”;放在今天这还是我对这两项工种的基本认识。“懂”这个要求甚至比会还重要——懂决定了你在这个领域的判断力,以及能否提正确问题的能力。在广告公司这个事儿上,我姑且能算是“会广告,懂公司”的家伙吧。所以从懂的角度,我更知道自己的缺陷,断然是一个做不好公司的人。

接下来呢,我们肯定还要继续做广告,毕竟这是我最灵的一门儿手艺。从2003年入行至今,在广告上付出了将近16年的功夫,从我自己的理解上,我愈发觉得广告人这个职业其实应该归类为手艺人。刚开始拿着笔,把创作当成职业的时候,每个人多少有些不切实际的创造者幻想,我也一样。但正如米开朗基罗说,“我只是把困在石头里的大卫放出来了”,作品是本来就有的东西,创作者只是认定目标,并且用手段发现出来,呈现给世人而已。毕竟,过去现在未来,宇宙中所有可能的作品,都已经藏在巴比伦图书馆里了(博尔赫斯专门介绍过这个地方)。广告人——接受客人委托,确认命题,从世间发现受众喜闻乐见之物,呈与世人——这分明是手艺人做的事情嘛。

如此说来,广告是手艺,公司是生意。手艺人要找个懂手艺的生意人才是出路。正当我想通这个环节的时候,环时互动的老金找我扯谈了一番。在我看来,老金是个懂广告、会公司的主,环时也正是个广告与公司双修的广告公司。这样,两家一拍即合,干脆地做出决断。

定于2018年12月17日,一座山的创意团队,正式加入环时互动北京办公室。

在这篇声明里,这是结尾;在广告行业里,这是我和环时一个共通的开端。都非常正式。

                                                                                         秋爽  2018-12-14


p.s. 放几个我们(一座山)过去几年来的工作




环时互动创始人金鹏远宣布,一座山广告加入环时北京办公室

扫描,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