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克自动降薪5000万背后,苹果亟须一个突破点

举报 2023-01-22

库克自动降薪5000万背后,苹果亟须一个突破点

扫描,分享朋友圈

来源:字母榜
原标题:库克主动降薪5000万,马斯克要拿560亿

马斯克的天价薪酬官司还没出结果,库克那边自愿降薪了。

近日,苹果的一份文件称,2023年库克目标总薪酬为4900万美元,这个数字相较2022年薪酬计划8400万美元锐减40%,与2022年实际薪酬9940万美元相比相当于“腰斩”。

其中变化的关键在于“股票奖励”。根据文件,库克的薪酬计划中,300万美元的基本工资和600万美元的奖金不变,而去年价值7500万美元的股票奖励变为了4000万美元。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点是,作为变化的一部分,2023年授予库克的和公司业绩挂钩的股票单位比例,从50%提高到75%:在去年的7500万美元股票奖励中,有一半是基于苹果股票的表现;而2023年的4000万美元股票奖励中,有3000万美元取决于股票表现。

也就是说,库克赚得更少,也更依赖于苹果股票的表现了。


蒂姆·库克

至于降薪的原因,文件中称是“平衡股东反馈、苹果的业绩表现以及库克根据反馈调整薪资的建议”。

库克已经连续2年拿到9000万美元以上的年薪,其中2021年薪酬9870万美元,2022年薪酬9940万美元。这使得库克的薪酬一下从普通员工的200多倍膨胀到1400多倍。

早在去年苹果股东大会投票前夕,库克超9000万美元的薪酬就遭到了机构股东服务(下称ISS)等组织的批评,不过库克的薪酬方案还是得到了通过,最终,变化发生在了新的一年。

过去的一年,苹果并非一帆风顺,不仅面对供应链短缺问题和全球智能手机需求日趋饱和的担忧,VR头显设备和汽车等新项目也持续跳票。

2022年苹果股价下跌了27%。1月4日,苹果市值21个月以来首次跌破2万亿美元。

库克如今这“根据反馈”而来的“自愿”,多少有些被动。


A

库克薪酬的转折点发生在2020年。

2016年至2020年,库克的年总薪酬分别为875万、1283万、1568万、1477万美元,到了2021年,这个数字陡增到9873万美元,2022年则为9940万美元。

拆解库克的薪酬构成不难发现,其基本工资从2016年起就维持在300万美元没有变过,截至2020年,薪酬的变化主要来自每年奖金的高低。

2020年,库克出任苹果CEO满10年,他的任期眼瞅着将于2021年结束,其本人也在这一年迎来六十大寿。在媒体采访中,库克表示“短期内不会离开(苹果)”,该表态实际上“留白”了其对未来的打算。

是年9月,苹果授予库克333987股限制性股票(下称RSU),按照当时的股价计算价值1亿美元,而库克需要在苹果继续工作到2025年。

苹果公司上一次授予库克股权激励还是在2011年,彼时库克刚刚上任,这笔股权激励的最后一次兑现时间点为2021年。

此举被认为是苹果对库克的一种挽留。也正是因为这笔限制性股票奖励,库克2021年薪酬较上一年增长570%,达到9873万美元,其中多了一笔8235万美元的股票奖励,占据9875万美元的80%以上。

然而,近亿美元的薪酬很快就有了回音。

库克的2021年薪酬披露于2022年1月,再过两个月便是苹果的年度股东大会,届时将对公司CEO的下一年薪酬计划进行投票。

这种投票来自美国《多德-弗兰克法案》(Dodd-Frank Act),该法案规定上市公司必须向股东提供制定高管的薪酬信息,并以提案的形式经股东大会投票,该制度被称为Say-On-Pay。Say-On-Pay的投票虽然是强制性规定,但结果不具备约束力。

股东大会前夕,代理咨询公司ISS敦促股东投票反对库克的薪酬,理由是其高管股权奖励规模和结构不合理:“在2021财年,CEO库克所获得的股权奖励总体设计和规模都令人非常担忧……奖励中至少有一半缺乏绩效标准。”

这正是指库克薪酬中的限制性股票奖励,其中有一半是基于绩效的,一半基于时间,也就是说,其中有一半库克无论如何都可以拿到。ISS表示:“7500万美元股权奖励中的一半纯粹基于时间,如果他退休,这部分奖励仍将继续全额发放。”

一周后,全球最大的主权财富基金、苹果第八大股东挪威主权财富基金表示将投票反对库克薪酬方案。

最终库克的薪酬方案获得了通过,但不满已经很明显:在2022年3月的股东大会Say-On-Pay投票中,只有64%的支持票。该支持率虽然已经超过半数,但是与2020年的95%相比大幅下降。

据华盛顿邮报,业内人士称如果公司不能赢得年度股东薪酬投票,那么“你就与预期不一致”,而只有64%“几乎等同于失败”。

新的一年,库克在苹果股东大会召开之前“建议”降薪,并最终形成了缩水了40%且更取决于公司股票表现的新薪酬方案,这显然是一种让步。

苹果薪酬委员会表示,库克2023年的薪酬计划回应了去年的股东投票。


B

苹果依旧盛赞库克,但不难看出“敲打”之意。

2021年,苹果股价累计上涨了超过35%,市值突破3万亿美元,稳居世界上市公司市值首位。在9月给库克发放新RSU时,苹果董事会在一份声明中称:“近10年来,公司首次向蒂姆赠予股票,这些股票将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变现,此举是为了表彰他杰出的领导能力。”

此外,苹果出色的业绩也很可能是股东的动议没有使得董事会就库克薪酬重新做出决定的重要原因。

然而时间来到2022年,苹果却遭遇了一些麻烦。2022年,苹果股价下跌27%。仅在12月,苹果股价就累计下跌了12%,这是2019年5月以来表现最差的一个月。1月4日,苹果公司市值21个月以来首次跌破2万亿美元,随后略有回升,目前在2.1万亿美元上下。

库克最大的挑战是消费者对iPhone等电子产品需求的减少,叠加全球通货膨胀、美联储加息以及供应链问题等。2022年第三季度,全球手机销量3.02亿台,同比下降9.7%,这是全球手机销量连续第五个季度下滑。

去年9月,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称,由于预期的需求刺激未能实现,苹果正在放弃2022年增加新款iPhone产量的计划。该知情人士称,苹果告诉供应商取消增产600万台iPhone 14的计划。2022年第四季度,多家机构调整了苹果的出货量预期,其中摩根士丹利预计苹果第四季度iPhone出货量约为7550万台,远低于最初预测的8500万台。

日本经济新闻则报道称,苹果近期通知多家供应商,在今年一季度减少无线耳机AirPods、智能手表Apple Watch以及笔记本电脑MacBook等电子设备的零件生产。

整个2022年,中国疫情影响之下,“供应链大师”苹果遭受挑战,其中最严重的是下半年富士康的供应链中断,这直接导致iPhone 14  Pro的生产严重受挫,发货时间一度延长至1个月以上。去年10月,苹果分析师郭明錤透露,由于郑州富士康iPhone工厂是在没有预警的情况下突然进入闭环生产的,是时有超过10%的iPhone产能受到影响。

老牌硬件疲软,新项目却迟迟不能展开。在2022年,苹果VR/AR头显设备没有如期在WWDC全球开发者大会上亮相。而汽车也再次跳票,发布日期从计划的2025年延期到2026年,历时8年,苹果汽车已经数次推迟上市时间。

“硬苹果”遭受挑战,“软苹果”的日子也不好过。2022年,苹果在监管端没有好消息,先是在荷兰抵抗三个月、缴纳了5000万欧元罚款之后妥协让步,允许iOS应用通过第三方支付,又在5月遭到欧盟针对苹果支付服务提起的反垄断诉讼。

与此同时,同行对“苹果税”的攻击也愈演愈烈,除了Meta、Spotify等“苹果税”的老斗士以外,新收购了推特的马斯克也曾对苹果猛烈开火。

糟糕的是,作为CEO,库克的烦恼还不止这些。2022年下半年,苹果损失多位高管,其中包括工业设计负责人、首席隐私官、信息系统负责人、网络商店负责人、负责采购的副总裁,以及负责硬件业务和软件工程的副总裁。

此番降薪,苹果董事会依然肯定了库克的工作表现,并对其长期战略决策表示支持和信任,不过未来仍会进一步调整其薪酬,“考虑到苹果的相对规模、业务范围和业绩表现,薪酬委员会计划将库克未来几年的目标年薪定在我们主要同业CEO的80%至90%之间”。

一切已在不言中:库克很好,但可以更好。


C

在库克带领下的苹果,除了自身的困境之外,在此次降薪背后,也不难看到大环境的压力。

2022年,硅谷寒意阵阵,包括亚马逊、微软、谷歌母公司Alphabet、Meta在内的科技巨头纷纷削减成本,甚至启动大规模裁员。

去年11月,Meta宣布将裁员1.1万人,占其员工总数的13%,是公司成立以来首次大规模裁员。而亚马逊在新年伊始也正式宣布计划裁员超过1.8万人,这不仅是亚马逊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裁员计划,也是美国科技公司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裁员。

苹果并未宣布类似的裁员计划,但在去年11月已经被爆出冻结招聘,针对研发之外的许多岗位暂停了招聘,以削减开支。苹果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公司将继续招聘,“但鉴于目前的经济环境,我们在某些业务领域采取了非常慎重的做法。我们想要深思熟虑,做出明智的决定,使我们能够长期推动创新。”

与此同时,对于公司高管薪酬的争议愈演愈烈,已经成为一个社会问题。库克在2021年因股票激励薪酬激增之后,年薪是苹果员工的1447倍。

据美国独立机构“经济政策研究所”(Economic Policy Institute)统计,1978年到2021年,CEO薪酬增长1460%,而普通工人薪酬增长仅为18.1%。

以美国为例,据彭博社公布的2021年CEO薪酬调查,美国排名第一的马斯克2021年收入超过100亿美元,成为美国及全球收入最高的CEO。排名第二的是特斯拉的竞争对手Rivan的CEO,而库克排名第三。

去年11月,特斯拉股东诉马斯克560亿美元天价薪酬的案件在特拉华州法院开庭。2018年特斯拉董事会通过了一份薪酬计划,设定了特斯拉未来10年的12级市值目标,而马斯克如今已经触发了第11级,预计12级将于2023年初触发,届时马斯克将拿到560亿美元天价薪酬。

寒意之下,库克的降薪既是一种姿态,也能在客观上为公司降本。

至少要在苹果效力到2025年的库克,每年都要经历薪酬计划的制定,而不管是从2020年的限制性股权激励发放,还是2023年的薪酬变化,都不难看出苹果公司的具体表现对库克薪酬方案的影响。

而VR/AR、苹果汽车将是未来库克重新涨薪的机会点,其中又以VR/AR更为关键。

虽然软件服务的比重在上升,但苹果对iPhone依赖症依然存在。苹果2022财年第四季度财报数据显示,iPhone依然在苹果总营收占比中高达47%,2021年该占比为46%。

彭博社科技记者马克·古尔曼(Mark Gurman)曾在2021年8月表示:“苹果内部认为,库克只是想再坚持推出一个主要的新产品类别,它很可能是AR眼镜,而不是汽车,因为后者的目标更遥远。他也明白,经营一家硅谷公司通常是年轻人的游戏。”

最新消息显示,苹果汽车的面世时间可能推迟到了2026年,售价9万美元并且依旧将生产线交给富士康等公司。

此前的外媒已经报道过苹果VR/AR头显设备的名称或将定为Reality Pro,于1月份发布。近期苹果分析师郭明錤称设备发布的时间因为产品问题将推迟至春季,并在今年秋季上市。

“自愿”降薪背后,苹果亟须一个突破点,库克也是。


参考资料:

1、第一财经:《硅谷“寒意”阵阵,库克新年主动降薪四成至4900万美元》
2、新浪财经:《苹果高管人事再次动荡:服务业务副总裁已离职》
3、中国基金报:《1.14亿美元“金手铐”!苹果砸重金挽留库克,任期至少延长到……》
4、21世纪经济报道:《VR相关专利增长显著!苹果头显将于春季发布,但自研基带芯片计划或流产》
5、BT商业科技:《马斯克震怒背后,天下苦“苹果税”久矣》
6、雷科技:《苹果的2022:高处不胜寒》


作者公众号:字母榜(ID:wujicaijing)
1674097874128917.png

本文系作者授权数英发表,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转载请在文章开头和结尾显眼处标注:作者、出处和链接。不按规范转载侵权必究。
本文系作者授权数英发表,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作者本人,侵权必究。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本文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本文系数英原创,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授权事宜请至数英微信公众号(ID: digitaling) 后台授权,侵权必究。

库克自动降薪5000万背后,苹果亟须一个突破点

扫描,分享朋友圈

    参与评论

    文明发言,无意义评论将很快被删除,异常行为可能被禁言
    DIGITALING
    登录后参与评论

    参与评论

    文明发言,无意义评论将很快被删除,异常行为可能被禁言
    800

    推荐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论一下吧!

    全部评论(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