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公司有“增长黑客”这号人物吗?

原创2018-10-31举报1

你们公司有“增长黑客”这号人物吗?

扫描,分享朋友圈

听说最近很容易失业,尤其是纯互联网行业。裁员潮、降薪潮、跑路潮一浪接一浪,阿里、华为等巨头纷纷流出停止招聘的消息。

接连嗅到这些冷空气,加上天气确实在变冷,不免虎躯一颤:寒冬来了!

“寒冬来了”的意思,说直白点就是钱少了。公司要么赚不到钱,要么融不到钱,钱悄无声息地蒸发掉了。

为什么是悄无声息?因为直观的影响因素不多,间接的、隐性的或者长期的影响因素在暗地里作怪。其中,互联网行业普遍的“增长停滞”现象,成了这个寒冬里最刺骨的一阵风。没有增长,就像河流结了冰,都动不了了,哪还会有钱流进来。

在增长停滞的态势下,原先很多热门的职位都凉了好多,比如程序员和自媒体。唯独有个职位尤其抢手:增长黑客,或者叫“首席增长官”。

你们公司有“增长黑客”这号人物吗?

“增长黑客”最早指的是一种爆发式增长的方式,后来逐渐在一些公司以岗位角色或者团队的形式出现。他是介于技术和市场之间的新型团队角色,主要依靠技术和数据的力量来达成各种营销目标,用诡异奇巧的套路,低成本甚至零成本让产品获得有效增长。

所以,这个角色最大的特点是:没预算。

越不增长,越渴望增长,所以专门给“增长”这个动作安排个title,还戴上“黑客”这个神秘墨镜,仿佛要扮演寒冬里最后的倔强。

然而,即使拼尽吃奶的力气发出最后的呐喊,也搞不出什么动静了。 在增长停滞的阶段,会有一个静默期。但是这静默期并不安静,虽然没有增长,但却是同行们你死我活的撕咬期,直到每个行当死剩那么一两个,谁也吃不掉谁,长期对峙。

这跟传统的品牌二元理论有点类似,每个领域只有一两家称雄,通常一家独大,老二只保留理论上的威胁,比如百度。某些特殊的行当甚至死剩一家,比如共享单车。

其实增长下滑的拐点早已经到来,只是余热太盛,大家感知不明显。好比太阳过了中午十二点,其实已经开始西下,但是两三点依然还觉得很热,要到五六点才真正感觉到凉。

不过一个接一个的先兆还是不断冒出来。比如发微信红包没人稀罕,频频被退回;滴滴的丰厚补贴没有了;团购网站渐渐只剩那几家;内容收费大张旗鼓,理直气壮;公众号打开率从20%降到2%;互联网对骂大战消停了……

今年年初,微信用户已突破10亿大关。这个最接地气的互联网应用,已经探测到了中国人口红利的边界。人就那么多,要圈粉只能从同行的嘴里抢。瓶颈,变成了当下中国互联网企业共同的敌人。

处在瓶颈中的企业就如热锅上的蚂蚁,要活下去,要么忍痛挥刀自宫,要么硬生生长出翅膀来,脱胎换骨是躲不过的宿命。总之,不能跟以前一样把钱当柴火烧了取暖了。于是,我们一脸懵逼地被驱赶到了一片新的生态,那里满地的独角兽,新物种,看得我们目瞪口呆,比如拼多多。

像拼多多这类新物种,也并不具有死磕产品内容的传统互联网基因。它只是秉承“所有行业都值得重做一遍”的信条,另辟蹊径走出了一条野路子。

“重做一遍“似乎是突破瓶颈的一个转机,它包含两层含义:一是换个地方换一拨人做一遍,比如开拓海外市场,下沉到二三四五线市场;二是摒弃纯流量的轻玩法,用互联网反哺实体,给传统行业注射新的基因。例如lockin coffee,插上互联网的翅膀卖咖啡,让咖啡一下子飞到了你的办公桌上。

实体牢牢地扎在地上,不可能像互联网一样放荡不羁满天飞。只能把这张大网扯下来盖在身上,好赋予实体新的面貌。新面貌的含义多种多样,比如新制造,新零售,新金融,新+++++……

中国制造曾经造就了全球奇迹,也养活了属于那个时代的现象级群体:打工仔。现在,中国互联网同样养活了一个现象级群体:IT民工。如果当年打工仔的儿女们成为了现在的IT民工,相信他们回家过年面见爸妈的时候会有说不出唏嘘,毕竟中国制造变成了中国智造,颇有手递手交棒的仪式感。

你们公司有“增长黑客”这号人物吗?

所以,我们可能正处在新技术跟传统行业深度融合的节点上,磨合的过程会有点痛,甚至把作为润滑剂的泡沫都磨掉了。泡沫源于快速增长,当增长放缓,抹去泡沫会少了很多热闹,也会更接近本质。捅掉了一个马蜂窝,虽然不会流出蜜来,但是吹响了净化环境的号角,这对互联网从业者来说,应该是更大的公平吧。

泡沫爆掉的时候当然会有伤害,裁员、降薪、跑路都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但新生态也会孕育很多新的角色,比如增长黑客,他们并不是低增长时期发出最后呐喊的人,也没法兴风作浪再掀起一波泡沫,而是开辟新增长,创造新价值的人,代表了更先进的竞争力

这是一个冬天,也是一个春天。大兴土木构建基础设施的年头已经过去了,在新环境下,需要精耕细作才能让才华和天赋创造价值。我们都不是时代的弄潮儿,而是被时代潮儿弄的人。只有持续吸收新的基因,不断探索职业生涯的可能性,才不会被潮水甩到边缘上


数英用户原创,转载请遵守规范

你们公司有“增长黑客”这号人物吗?

扫描,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