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24小时:封控中的年轻人都在经历着什么?

原创 收藏 评论
举报 2022-04-22

上海24小时:封控中的年轻人都在经历着什么?

扫描,分享朋友圈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DT财经(ID:DTcaijing),作 者 | 金花鼠、张晨阳、编 辑 | 王朝靖、设 计 | 郑舒雅。


新冠疫情,正在从现实空间和互联网两个途径影响人们。


文字、图片、视频、录音,与疫情相关的消息通过社交网络不断传播,科技把人们本来肉体直接感受到的 “附近”转化成数据化的“附近”。于是,人们不仅要面对现实生活中的难题,还要密集地、频繁地为远方的哭声忧郁愤慨。


根据DT财经的《年轻人疫情影响报告》,互联网上疫情相关的消息正在影响人们的情绪,越年轻,受到的影响越大。百度指数显示,今年 3 月以来,上海居民对“心理咨询”的搜索激增。最近一个月,“心理咨询”的热度大概同比上升了250%。


在当下,心理“自救”似乎也成了一件紧急和必要的事情。


我们找来了4位在上海生活的年轻人,隔离时间从22天到38天不等,在居家的日子里,他们都有过不同程度的“情绪失控”。最后,有人选择和负面情绪共存,有人通过培养爱好缓解焦躁。我们通过可视化还原了他们的居家生活日程表并通过采访,试图了解他们如何重新找回内心的秩序。



为了不让同情心崩溃,学习分配注意力



在疫情坏消息满天飞的互联网上,许多年轻人都在沉浸式关心“远方的哭声”,他们有着敏锐的感受力、共情力,但也会为自己无能为力的事情而情绪崩溃,进而产生对掌控命运的无力感。


DT财经的《年轻人疫情影响报告》数据显示,超过六成的95后(62.9%)和00后(65.6%)因为互联网上的疫情负面新闻、情绪式发言心情变差。


对此,新闻传播学者方可成认为,“合理分配自己的注意力,是这个年代每个人都要学会的事情”。


@李四美 女 上海浦东新区 封控29天


张三@2x-80.jpg


对于做传媒工作的李四美而言,比起买不到物资,疫情对生活更大的影响是她主动被动地接收互联网上的负面消息。


最初是一些数字,然后是更为具体的报道、视频、聊天记录、对话录音……图像和声音把远方的个体的痛苦带到眼前、耳边,一次次冲击着李四美的情绪。有一次,李四美看到一位患有基础疾病的老年人的新闻,瞬间就想起了自己的爷爷奶奶。“如果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他们身上,我会真的崩溃。”


“我好像陷入了旋涡,一边难受,一边忍不住检索那些令人痛苦的新闻,然后转发、愤怒、最后失落。”


最初,难以集中精神的李四美选择通过分泌多巴胺暂时逃离现实世界。“我开始做点能让自己专注的事情,比如沉迷健身和打游戏,不是为了锻炼身体和获得游戏快感,而是想让自己有点可以全心全意投入的事情做,暂时不被打扰。”


另一方面,李四美也有矛盾的点:“看了难受,不看也难受。闭上眼关掉手机不看可能是最直接的解决办法,但是,你清楚地知道这些事情真实发生着,并不会因为你不再关注就不再发生。所以,这是不是也算是一种逃避?”


这几天,李四美在沉浸式看消息和沉浸式转移注意力之间来回平衡。她仍然会关注互联网上的信息,但是会有选择的关注那些立场客观、报道全面的中外媒体和自媒体,她还搜索了一些社科知识,试图找到缓解情绪的方法。


她和我分享了一句话——我有时会自我安慰:盲目的快乐,也是属于蒙昧无知的快乐,“走出幻象”后的痛苦,却是清醒者的痛苦。



建立连接,关心具体的人



DT财经的《年轻人疫情影响报告》数据显示,因为疫情/封控,有46.4%的人和邻居的关系变好,有超过44.2%的人开始关注自己小区的构成和社区工作。


或许正如陀思妥耶夫斯基说的那样,要爱具体的人,不要爱抽象的人。比起因为各种数字、各种概念而难过,我们可以做的,是首先和现实中具体的人,建立起连接。


@卷心菜 男 上海静安 封控24天


卷心菜@2x-80.jpg


卷心菜已经有半个多月没有和朋友面对面聊过天了。居家隔离带给他的,除了生活条件被迫降级、工作效率变低等烦恼,还有迫切的和人交流产生联结的渴望。


“主要是没人跟你说话了突然。以前在公司,同事之间还能聊天,再不济点外卖你起码还能张嘴跟外卖小哥电话一下。现在足不出户,你连张嘴说话的机会都几乎快没了。这就太可怕了。”目前卷心菜和两个室友一起合租,但大家平时在各自房间,彼此不认识,所以交流也不多。


隔离大概一周的时候,卷心菜感到聊天需求爆发。“我其实理解为什么很多人要阳台唱歌、或者开着窗户大喊一声。张口说话算是自我情绪的一种调节吧。”为了不总是对着墙、对着阳台外的马路发呆,卷心菜还报名了志愿者,负责所住楼栋的物资分发工作。“这样起码可以下楼活动一下,跟其他志愿者也能说上话。”


因为居家封控,卷心菜开始与过往素不相识的邻居们建立起连接,比如把自己的食材送给有需要的人。“一个看起来很体面的老爷爷,死活不肯免费拿我们送的东西,最后塞给了我300块钱,还在小区群里说:感谢大家对我的照顾,大家远亲不如近邻,有你们这样的年轻人,上海会更精彩。”


卷心菜告诉我们,住户群里互相帮忙的氛围让他很感动。前几天,小区出现了阳性确诊,住户群里都在提醒小女孩要准备什么物资,如果有缺的,大家还会把东西放在门口,有个小姐姐统一拿好放到女孩家门口。“为了让小女孩不要害怕,大家就在群里说,等她回来记得帮我们带油盐酱醋。等女孩上车后,大家又开始时刻问女孩是否有到方舱,直到她安全到达,大家才结束。让她无聊的时候,给邻居们同步方舱生活。”


最后,卷心菜分享了最近两件令他感到快乐的事情:


第一件是,这两天他跟一个室友说话比以前多一点了。“我看到室友平时会在家做肉圆子,今天我把我的肉糜给了我室友,我室友今天晚上做了肉圆子,给了我一份。我觉得这件事比我自己做饭要开心。”


第二件是,由于冰箱放不下那么多菜,卷心菜在小区群里问,谁家冰箱能放下一只鸡,我送他一只鸡,到时候给我来碗汤就行了。“有个阿姨就回应我了。当天晚上她就送给我了,我都没想到。她申请加我好友,申请的备注是:鸡烧好了。”



克服“信息错失恐惧”,反思“什么是重要的”



美国作家帕特里克·J.麦金尼斯在书中提到当代人普遍具有“错失恐惧症(FOMO)”——一种总在担心失去或错过什么的焦虑心理。


而疫情期间,时刻更新的新闻动态、政策消息、小区群里时不时就冒出来的团购消息,不断着放大着人们对信息“错失的恐惧”。


在书中,帕特里克提出一条建议:你可以把你所有的事情按照目标排序,按照重要度去安排。


@捏捏 女 上海浦东新区 封控 38天

 

捏捏@2x-80.jpg


身处疫情最严重的浦东新区,捏捏是上海最早一批居家隔离的人。


以前,捏捏觉得小区群家长里短的,有消息从来都划走,但现在,反复看手机、不放过任何消息已经成为捏捏的生理本能。


“每天睁开眼睛,先把上海官方每日发布的阳性清单看一遍是固定安排。吃饭、洗碗、工作的间隙拿起手机,刷刷疫情新闻,看看团购情况和群消息也成为习惯。我还会去了解病毒,去搜索香港、美国的数据,看看传播情况,就想知道这个病毒到底有多厉害。”


与此同时,大量的消息让捏捏的生活变得碎片化,频繁切换App、切换各种团购群之后,捏捏开始对海量的信息进行反思。


之前,看到什么新动态消息都想点进去看看,看到别人买东西也想跟着买。总是担心错过了什么。但是,到底什么才是需要的、重要的?这是需要筛选的。


捏捏说,“在各种消息上的时间会有一种破碎感,我反而对工作这件事有很大的改观——工作很大程度上给我一种规律感和在路上的感觉,是整块的东西,时间上、内容上都是线性的。”


她还捡起了断了半年多的手帐,反思了自己的消费习惯,准备以后过极简生活。“因为在家其实花不了什么钱,我就开始想,是不是之前买的无用的东西太多了。比如我会买很多和自己的兴趣爱好沾边的东西,也会囤日用品。很明显囤的日用品比兴趣爱好的东西实用很多,兴趣爱好的东西手帐、游戏、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我也需要,但是一两个就够了。”


已经居家了一个月的捏捏,现在还是会焦虑,不过,她正在努力和这种负面情绪共存,“负面情绪避免不了,就和之前失恋一样,它总是需要某种方式的妥协或者改变一些外在环境吧。但如果外在改变不了,就只能共存。你知道什么是重要的,什么是虽然存在但没有那么重要的,控制自己不放大那些负面的,也不要产生外部性就好。”



降低预期,制定可以完成的小目标



疫情的反反复复,在某种程度上正在摧毁人们的希望。令人产生负面情绪的,不仅是因为“疫情可怕”,也有“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心理学教授吴正言认为,人本身有急性应激调节机制,哪怕现在处境再苦再难,但如果能预期某一个大致时间点处境会改善,忍受力也会大大增加。


所以,如果外部危机暂时无法解除,那就只能想办法让处在未知中的个体增加“心理耐受力”,建立一些更可控的预期。


@耶耶 上海青浦区 女 封控22天


耶耶@2x-80.jpg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耶耶的生活被“抢菜”包围:6点和8点半抢叮咚买菜,10点半去每日优鲜,再过20分钟是山姆,下午还有社区团购……


时间被精密切割成N个小块,每一小块都有要完成的目标:提前10分钟打开app、加购物车、提前一分钟手指放在购买按钮上蓄势待发,然后手指不停地点;结果大概率是失败,所以还要再花10分钟来懊恼叹气。


“抢菜完,转头就忘记自己刚刚在做什么工作了,经常是晚上要开始赶白天落下的进度。虽然待在家里,但每天都感觉特别累,睡得早,睡觉中途还要醒过来。不知道这种令人疲惫的生活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转折仍然来源于抢菜。


有一次,耶耶终于成功抢到了菜,囤了很多蔬菜。男朋友对她说,“你当时双臂高举,简直像申奥成功了。”她发现,如果适当降低心理预期,或许自己会更容易变得快乐。


尽管这可能是一种被动的“预期降级”,但如果能通过小事就获得积极情绪,何乐而不为?


她开始给自己制定一些更容易完成的小目标:一天吃一个鸡蛋;一天有一顿吃水果;同一种菜品,尽量用不同的方式烹饪;成功学会烤鸡……


同样是抢菜,也可以把“没抢到好失败”的概念,换算成“没抢到也ok,抢到了安全感就加一分”的想法。


这两天,耶耶的男朋友要过生日,她努力搞到了一个蛋糕,在两个人都忙碌的工作日紧赶慢赶,做了一顿大餐,然后把蛋糕通过无接触的方式分享给几个邻居,让大家都解解馋,吃一下久违的甜品。


她说,“外面的世界不平静,我就想做点身边力所能及的小事,把握住我能把握的。”


(题图来源:《花束般的恋爱》)



本文系作者授权数英发表,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转载请在文章开头和结尾显眼处标注:作者、出处和链接。不按规范转载侵权必究。
本文系作者授权数英发表,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作者本人,侵权必究。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本文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本文系数英原创,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授权事宜请至数英微信公众号(ID: digitaling) 后台授权,侵权必究。

上海24小时:封控中的年轻人都在经历着什么?

扫描,分享朋友圈

    参与评论

    文明发言,无意义评论将很快被删除,异常行为可能被禁言
    DIGITALING
    登录后参与评论

    参与评论

    文明发言,无意义评论将很快被删除,异常行为可能被禁言
    800

    推荐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论一下吧!

    全部评论(0条)

    作者
    DT财经

    DT财经

    上海 静安区

    成都北路333号招商局广场东楼26楼

    行业:互联网

    官网:http://www.dtc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