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正在远离社交媒体,他们在焦虑些什么?

转载2018-09-12举报

​年轻人正在远离社交媒体,他们在焦虑些什么?

扫描,分享朋友圈

作者:腾讯传媒,来源:全媒派
原标题:那些拒绝社交媒体的年轻人:隐私风险和social包袱正在驱赶他们

来自伦敦的17岁姑娘MaryAmanuel退出社交媒体的契机,发生在esco超市工作时,“那时我们还在读七年级,”她回忆道,“我的朋友在Instagram上开了个账户。当我们买东西的时候,她却在数她发布状态所获得的点赞数。我当时认为这实在是太荒谬了。”

来自英国贝德福德郡的18岁学生Isabelle表示当她的同学都变得非常“呆板”时,她开始反对社交媒体的滥用,“每个人现在都不愿意面对面交谈了,大家都变成了‘方便给我你的电话号码,我给你发信息吗?’面对面交谈中的有些东西丢失了,我真的不想变成这样。”

对另一名来自英国萨里郡的15岁女孩Emily Sharp来说,“网络欺凌”是压垮她使用社交媒体的最后一根稻草。“网络欺凌真的非常不好。而这也让我选择不再使用社交媒体。”

人们普遍认为,年轻人毫无希望地沉迷于社交媒体。根据人们的刻板印象,青少年基本上可以与“tweet、Instagram、 Snapchat……”画上等号。然而,真实情况是社交媒体对于每一个蜷缩在屏幕前的年轻人来说,已经不再具有如此大的吸引力。本期全媒派(ID:quanmeipai)精编《卫报》一文,来看看这些正在远离社交媒体的青少年,他们的焦虑和顾虑。

年轻人正在远离社交媒体,他们在焦虑些什么?

一、Z世代对社交媒体:不满情绪悄然滋生

2017年一项针对英国小学生的调查发现,63%的受访者表示,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社交媒体出现,他们可能会过得很开心。

与此同时,安培分析公司(Ampere Analysis)对9000名互联网用户进行的另一项调查发现,在过去两年中,18岁至24岁的人群对社交媒体的态度发生了显著改变:2016年有66%的人认同“社交媒体对我很重要”的说法,而2018年只有57%的人这么认为。由此可见,虽然我们中的许多人都在关注周围人的Instagram生活,但年轻人对此的不满情绪却在悄然升温

年轻人正在远离社交媒体,他们在焦虑些什么?

然而,随着年轻人越来越排斥社交媒体,老一辈人却越来越能够接受“社交媒体”这一新事物——数据显示,在45岁以上年龄组群体中,重视社交媒体的比例从23%增加到了28%。另外,根据美国营销公司Hill Holliday的一项研究,95后受访者中有一半表示他们已经或正在考虑至少退出一个社交媒体平台。当谈到Z世代与社交媒体的关系时,该公司员工Lesley Bielby表示:“明显的代际裂痕开始显现”。她认为我们将会看到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降低社交网络使用频率。“当年轻一代注意到他们的哥哥姐姐和朋友有这种行为时,他们便会开始减少使用社交媒体。”


二、社交包袱下的另一副面孔

对于在互联网中长大的Z一代,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从未学习过社交媒体,但却能够在每一次产品迭代中都游刃有余:2004年的Facebook、2006年的Twitter、2010年的Instagram、2011年的Snapchat。但是,从小就生活在像素里的他们生活却并不容易。

“在社交媒体上,人们开始做一些不那么诚实的事情,”退出社交媒体的16岁学生Amanuel表示,“就像我会在Instagram平台上展示自己不诚实的一面,而大多数人也都在展示自己不诚实的一面。”

年轻人正在远离社交媒体,他们在焦虑些什么?

与Amanuel相似的还有18岁男孩Jeremiah Johnson,他对维持社交媒体形象倍感压力且时常感到厌倦,对此,他表示:“这是一场比拼谁看上去最快乐的竞争,如果你不开心,想在社交媒体上发泄,那么你就是在寻求关注。”Johnson在16岁时因被朋友“骚扰”而停止使用Facebook,转而加入Instagram,但他对Instagram的使用也仅仅维持了6个月。

“如果你今天已经过得很糟糕了,想要通过浏览社交媒体打发时间,那么这时你会在社交媒体上不断接收人们参加派对照片的狂轰滥炸,即使这些照片背后的真实情况并不如照片显示出的那样,但它们仍会让你变得更加沮丧,所以我选择停止使用。”

自从青少年大脑中的神经通路形成之后,在社交媒体中高度连接的青少年就面临过多的点击、转发和点赞行为,“获得在线虚拟认可”的多巴胺迅速激增。Bielby对此表示:“Z一代青少年对运营自己社交账户感到不堪重负,而且对于维护自己的社交面孔也背负较大压力,因为他们需要不断地通过每一篇帖子来寻求他人的点赞及认可。”而该点也正如Amanuel表示的那样:“那些非常诚实的人通常不会玩Instagram, 因为Instagram的游戏规则就是通过尽可能多的露骨行为博取更多的赞,而我并不想参与到这个游戏之中。”


三、友谊+时间,理性回归真实世界

在学校里,社交媒体可能是彰显人气的晴雨表。13岁就退出社交媒体的Sharp说:“如果你遇到一个新朋友,他们要你的Instagram账号,而你只有80个粉丝,他们认为你可能没那么受欢迎,但如果你有2000个粉丝,他们则会认为你是学校里最受欢迎的人,所以我宁愿不通过社交媒体了解别人如何看待我。”

年轻人正在远离社交媒体,他们在焦虑些什么?

对建立真实线下友谊的渴望促使一些人离开社交媒体。“我现在更擅长现实生活中的社交,”Amanuel说,“不仅仅是结交那些接受‘朋友请求’的朋友。”同样的还有18岁男孩Tyreke Morgan,作为一个根本没有社交媒体账号的人,他经常被诟病“无法接近”,但对此Morgan反击:“每个人都可以通过他人找到我,我为什么又需要社交媒体上的500个‘假朋友’呢?”很难接近的人——他根本没有社交媒体——有他的优势。“每个人都是通过别人找到我的,”摩根笑着说,“为什么我需要500个古怪的朋友?”

实际上,那些还没有准备好完全退出社交媒体平台的青少年们,也已经与社交媒体渐行渐远了。从事年轻人网络生活研究的Amanda Lenhart博士对美国青少年进行了一项关于退出社交媒体的调查,调查发现,58%的青少年表示他们至少离开过一个社交媒体平台,其中最常见的原因是他们要忙于学业或工作,同时也包括了他们对社交媒体中充斥的冲突或虚伪感到了厌倦,以及对持续不断的信息轰炸感到压抑。

年轻人正在远离社交媒体,他们在焦虑些什么?

Bielby认为,年轻人越来越能够意识到他们在网上浪费了多少时间。在Hill Holliday的调查中显示,在已经或考虑退出社交媒体的年轻人中,有44%的人是为了“以更有价值的方式利用时间”。Isabelle说:“对那些需要进行A-level或GCSEs考试的人来说,唯一分散学习注意力的便是社交媒体。”因而,Isabelle在不学习的时候,会选择进行一些户外运动,而并非将时间浪费在无休止地刷社交媒体信息中去。



四、隐私意识愈发凸显

Z一代成长过程中的一举一动都可能被父母记录在网络上,而这也构成了他们对社交媒体反感的原因之一,因为他们有权利去追求隐私并决定自己在社交媒体上的形象。来自University of Central Lancashire的Amy Binns说: “我看到很多父母在网上发布孩子第一次上厕所的照片。但父母为什么要这样对你的孩子?或许他们根本不想让这件事公之于众。”

Z世代对隐私的态度将其与其他代际群体区分开来。Binns说:“年轻人想要逃离社交媒体这个四通八达的地方,在那里,每个人都知道你的一切。”所以,尽管现在的青少年花很多时间在网上,但他们实际上并没有公开分享太多的个人信息。而他们少数的分享也是需要策略的,比如通过社交媒体去打造个人品牌形象。”

Amanuel说过:“构图和上传并不是五分钟的事情,但在这之前却需要花费几个小时去思考,因为人们要去塑造一个特定的形象并尽可能地获得更多的赞。”Binns表示:“当社交媒体出现的时候,我们并不知道它意味着什么。但现在的年轻人比10年前的我们更能够认识到隐私的价值。”Amanuel曾在采访中提到当初英国数据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揭露社交媒体对用户信息进行广泛收集的事情帮助她摆脱了社交媒体,而且也使得更多的年轻人开始抵制Facebook平台,有报道称,英国18岁至24岁的Facebook用户数量今年预计将下降1.8%。

年轻人正在远离社交媒体,他们在焦虑些什么?

一些青少年对诸如Snap Map (Snapchat的一种实时跟踪朋友地理位置的功能)的技术表示担忧,因为关注者将会监察到自己的动向,以致于对个人隐私造成影响。Isabelle对此表示:“Snap Map对我的很多朋友来说是件大事,但同时也有一种被侵犯的隐私感。”

现在的青少年在学校往往会接受过有关攻击性微博或露骨图片传播的相关教育,“学校会告诉学生分享出去的裸照会如何经Twitter被传播,他们也都了解过相关典型案例。” Binns说。Isabelle对此表示:“长时间看电视会损害你的视觉能力,还会导致内在损伤,比如焦虑。”研究也确实表明,长期使用社交媒体会对心理健康产生负面影响,尤其是青少年群体。

年轻人正在远离社交媒体,他们在焦虑些什么?

在一项针对美国13至18岁青少年的全国性调查显示,使用社交媒体过多会导致抑郁和自杀,尤其是女孩。在Hill Holliday调查的Z世代青少年中,41%的人表示社交媒体让他们感到焦虑、悲伤或沮丧。但退出社交媒体也可能会引发新的焦虑。Bielby说:“我们的研究表明,阻止青少年退出或暂停社交媒体使用的最大原因是他们担心‘错过’。”

Johnson表示:“这就像你朋友圈里的每个人都去参加聚会而没有告诉你。”有时,他会质疑自己退出社交媒体的做法:“我经常怀疑自己。有时候我真的很想重新安装它,不是为了我自己,而是因为我想让自己看起来很正常。”

但也有人对此持有更加乐观的态度,比如Morgan曾表示:“在我不使用社交媒体之后,很多人会说‘如果你有这个账号或那个账号,我们就更容易找到你了’,但是我认为通过手机号码发短信或电话来找到我并不是一件难事,除非人们不愿意这样做。”

年轻人正在远离社交媒体,他们在焦虑些什么?

但不得不承认,在一个人人都在上网的世界里,宣告放弃社交媒体看起来是一种叛逆性的、反文化的举动,而Morgan也因此成为了想要逃离社交媒体的同学们眼中的“斯文加利”。“我的朋友来找我说‘我不用社交媒体了。’然后我问:‘为什么?’他们则表示:‘因为你说过的话和做过的事情。’不过这听起来确实很酷。”Morgan表示。

退出社交媒体是一个需要决心的举动,因为像Facebook和Instagram等应用都是为了让人上瘾而设计的。“社交媒体在青少年文化中根深蒂固,很难把它拿出来。但当你这样做的时候,你就会如释重负。”Amanuel表示,“人们理所当然觉得社交媒体是青少年身份的一部分,是他们的‘必经之路’。那我要说,我不再是青少年了,因为我不再使用社交媒体了。”


经授权转载至数英,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作者公众号: 全媒派(ID: quanmeipai)
1536724352861181.png

​年轻人正在远离社交媒体,他们在焦虑些什么?

扫描,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