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萌开了个公众号叫“萌也”,他说世间所有的偶然都很有意思

原创2018-04-23举报101623

蔡萌开了个公众号叫“萌也”,他说世间所有的偶然都很有意思

扫描,分享朋友圈


我想了想,最近的一个多月居然是我十几年来第一次离开工作这么久。

退休的生活和想象中不太一样,我之前想当然的认为自己也可以很轻松的秒变一只种花养鱼的大爷,后来发现当大爷并不比工作简单。

在通往大爷的路上,我首先发现了时间的变化,工作的时候时间概念是离散的,第一次看表是下午2点,第二次再看是晚上7点,现在我可以清楚的感受到每一小时甚至每一分钟之间的缝隙。后来,我开始发现,虽然没有工作,但是有太多东西等着我去整理和完善,充电线的数量不太够,而且颜色和我的床不搭,我讨厌的那种细衣架还没有完全淘汰干净,这个落地灯似乎摆在二楼更好一些,空气净化器居然又该换滤网了...再后来,我发现我需要强迫自己坐下来,接受家务是干不完的事实,重新找回一些生活的规律,这大概就是为什么此刻我坐在落地窗前装模作样开始写公众号的原因。

可是我该写点什么呢?写写喜欢又熟悉的广告?还是喜欢但不够熟悉的电影?还是熟悉但不够喜欢的我自己的故事? 


蔡萌家的小院子@上海,2018 by Piemeng

在进入广告行业之前,我觉得自己会的挺多的,做了创意之后就发现好像慢慢只会做这一件事了。当然,也不算太坏,毕竟广告创意这门手艺包罗万象,喜欢的东西都用得上。和很多其它的创作型工作不一样的是,创意的工作90%以上都是被浪费的。你看到一篇《致匠心》,背后至少躺着二十具尸体,不仅如此,甚至这些尸体并不是同一个名字,年龄性别都不尽相同,长着截然不同的面目,永远不能被人看到。人们热爱爆款,却不愿意相信爆款纯属偶然。 

1.png
致匠心拍摄现场@台北,2014 by Piemeng


1991年夏天,我在一个安静的北方小城上初一,千里之外我的媳妇刚出生。

那时候还在奶奶家住,我自己的房间里有一个hand-made的高低柜,上面放着一台和我同岁的14寸金星彩色电视机。高低柜有一格画着漓江山水的玻璃移门,移门打开赫然杵着一瓶花露水。我习惯于抱着它躺在我的小席子上看着窗外发呆,那一整个夏天,都是六神花露水的味道。所以我何德何能可以真正创造些什么,21年后我所写的不过是那些在我心里安放许久的感受,对我来说“没有六神花露水的夏天”,本来就是不完整的。

2012年的夏天,我正陷在一种沮丧的情绪里不可自拔,Tiger发来微信:“快去看微博,《花露水的前世今生》火了!”。

彼时微博如日中天,微信朋友圈还没统治世界,大家在我们的视频后面热情洋溢的留言,转发数十万。说实话,这不是我第一次做出现象级作品,但这种熟悉的感觉还是一如既往的复杂——留在我记忆里更多的是一遍一遍逐字crafting文案时跳动的光标,讨论分镜时老陈画画的本子,Garageband上边学边做BGM时的笨拙和收到韩老师配音时候一如既往的感动,而绝不仅仅是努力偶然得到认可时突然闪现的光芒。

光芒,是一直都在的,不管是否被看见。 


1994年上高中之前的暑假,是的又是一个夏天,我一个人在家里无所事事。妈妈从单位拿了一台播LD的机器放在家里,还有一堆打开有剁椒鱼头盘子那么大的LD流行音乐光盘,我挑了一张合辑打开看,第一首歌辛晓琪《领悟》。那个时候的我是有很强的辨别能力的,对于泳装之类的盗版MV极度反感,索性《领悟》是原版的,让我看到了导演周格泰的名字和不停刷马桶的演员周太太。后来的很多年里,对周格泰这个名字的全部认识都是MV很好看,但是在KTV点他的作品好费钱,剧情2小时唱歌5分钟。

时间过去20年,2014年的夏天我在台北见到已经白了头发的周格泰,他大概是我见过的看上去最难沟通的导演了吧...除去之前的电话会议,在片场我跟周导的第一次合作总共说了大概没有超过10句话。这10句话里还有一半发生在洗手间,他站在我相邻的小便池,两人沉默而尴尬的并肩撒尿,周导忽然说:“天热哦~”,“是哦~”我赶忙回,后面又哈拉了几句有的没的,紧张到忘记说了什么...其实类似的情景我在初中也经历过,当时市公安局在我们操场上召开全市重大犯罪分子宣判大会,为了震慑群众,我校所有师生都被强制列席观看,中途我溜到洗手间上厕所,偶遇生物老师,整排小便池就我们两人,我抓耳挠腮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不知道此情此景该不该扮演好学生问一下老师鸟类泄殖腔孔的功能合并在进化上的意义,就在这时生物老师率先打破沉默:“强 女干 幼女,禽兽不如!”,还没等我想好怎么回复,他猛地提上裤子带着一腔愤怒迎着外面响彻云霄的广播喇叭大步走了出去。

所以当1个多月以后片子上线,整个朋友圈都被《致匠心》和李宗盛刷屏的时候,我还没从和周导的台北尬聊中回过神来。直到后面历经《爱木之心》和《更好的日常》两次合作,最终成为无话不谈的忘年交之后,我还时不时有点恍惚,仿佛一切的变幻都只发生在一瞬间,快得我看不清那瞬间的样子,听不见刀出鞘的声音。

444.png
蔡萌在《更好的日常》片场 @米兰,2016 by 添饭饭 


喜欢看广告,是从第一次看电视就开始的,但真正被广告打动,产生兴趣,是2001年在大学宿舍偶然看到XBOX的第一支上市commercial《Play more》的那一刻。

和人生中的大部分种下去的种子一样,你并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芽,如果算一下不同种子的发芽时间,会非常有趣。从偶然爱上广告到偶然做了广告隔了7年,从偶然开始给猫拍照片到偶然因为拍照片认识Tiger隔了1年,从偶然认识Tiger到偶然和他一起创办Verawom隔了3年,从偶然创办Verawom到偶然被收购隔了5年,从喜欢六神花露水到《花露水前世今生》隔了21年,从喜欢看周格泰的MV到和他一起喝酒隔了22年,从参加新概念到靠写字为生隔了12年...... 所以你就会明白,偶然是不能复制的,就算一定要复制,你也未必等得到种子发芽的那一天;所以你就会明白,我为什么那么爱我的猫;所以你就会明白,我打算在这个新开张的公众号里谈论的所有和广告有关或无关的内容,本质上都和“偶然”有关,我相信偶然不可复制,我也相信每个偶然的背后必有一颗种子。


承蒙同事抬爱,客户不弃,从猴子开始,每个人都乐得叫我一声“萌爷”,其实断然担待不起,在此一并向各位行礼鞠躬。实不相瞒,直到今天,我对“萌”这个名字仍然是有偏见的,30多年里数次起意要换掉这个柔弱的名字,却最终未能得逞。也许从抗拒到和解,就是所谓宿命吧。对于这个新开的公众号,我给他起名叫“萌也”,一方面保留大家称呼我的习惯,一方面又避免占你们所有人便宜,“萌”代表开始,“也”是个虚词,代表再一次,加在一起居然也与命运本身的转角暗合,那就这样吧。

在这个新的平台上,我会写写我对于广告的理解,写写这个圈子里有趣的人和故事,写写我买过的东西看过的话剧,写写商业和艺术之间有趣的缠斗与融合。除此之外,我也会邀请我的朋友们和更多年轻人一起贡献内容,如果各位需要自荐请单独跟我联系。

如果一定要给“萌也”一个slogan,我希望是“偶然有意思”,谨以这句话作为我35岁的退休真言赠与各位读者,希望大家继续喜欢并关注和监督我,希望我仍旧不会让你们失望。


蔡萌
2018年4月14日 17:11
于 上海市霞飞路广告界闲散人员活动中

数英用户原创,转载请遵守规范
作者公众号:萌也(ID:imengye666)

蔡萌开了个公众号叫“萌也”,他说世间所有的偶然都很有意思

扫描,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