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主播讲故事月入百万,会写的不如会说的?

原创2018-04-20举报1146

90后主播讲故事月入百万,会写的不如会说的?

扫描,分享朋友圈

作者:张洁,首发:新榜

当社交媒体热议小猪佩奇身上纹的时候,有声书主播紫襟已凭借耳朵生意月入百万了。

这个90后青年2012年入行有声书,以讲恐怖悬疑故事闻名,其中《摸金天师》音频点击量超过14亿次,在喜马拉雅FM坐拥380万粉丝

90后主播讲故事月入百万,会写的不如会说的?

类似紫襟这样以声音为生的人,如今还有很多。

他们背靠近年来逐步崛起的国内有声书千亿市场,以这种伴随式的内容治愈着焦虑,抚慰着好奇,慢慢成为很多人生活中不可分离的一部分。


01 从一个不被看好的决定,到炼成有声书大V

2014年,紫襟签约喜马拉雅FM,成为该平台最早一批独家主播

在此之前,计算机专业的他为了播音放弃学习专业课,最后只拿到一张肄业证。

紫襟的选择在当时很多同行看来是“比较奇特的行为”。那几年喜马拉雅、蜻蜓、荔枝、懒人听书、多听、考拉、企鹅等多家音频FM相继成立,整个音频行业市场格局初现,但运营策略与商业模式尚不成熟。

“很多同行都还不太看重(签约在线音频平台),但我学计算机出身,觉得他们的技术和理念还是很有潜力的。”紫襟回忆说。

90后主播讲故事月入百万,会写的不如会说的?

他在家里搭了个小录音棚,每天中午起来吃午饭,下午就待在棚里录音,一直到傍晚吃了饭稍作休息,晚上又回到棚里录到凌晨两三点。

在那些故事里,他自己搭台唱戏,扮男扮女,能老能少,通常一天录三个小时左右的成品,每小时可以将一万五千字变为声音。为缓解长期演播带来的嗓音疲惫,紫襟经常在口袋里装着一盒润喉糖。

此前有采访提到,紫襟自入驻平台以来,从未因为个人原因停更、断更过任何一个故事,即便大年三十也会讲上几个小时。

日以继夜换来的数百万粉丝中,有陈羽凡这样的明星,也有身价几百亿的富豪,其中有人叫他“紫襟大神”,也有人叫他“纸巾小哥哥”。

此外,他还有一个称呼是“陶渊明后人”,昨天还因此上了微博热搜。

90后主播讲故事月入百万,会写的不如会说的?

除了演播故事,紫襟还兼顾做账号的运营,比如回答听友的付费提问,更新自己的动态与听友互动,偶尔也派发福利。

90后主播讲故事月入百万,会写的不如会说的?

回顾最近几年有声书行业的变化,紫襟颇有感触:“听书的人越来越多,普通听友和主播的版权意识越来越强,我们一开始做的时候市场上还是盗版当道,现在正版的力度不断加强,我们的生存空间也会越来越好。”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紫襟们的经历也是这些平台乃至行业的发展变迁史。

2016年6月6日,喜马拉雅FM上线马东团队的付费音频课程《好好说话》,正式进入付费时代。紫襟这些平台上的有声书主播,也有了音频内容付费这一重要变现渠道。

那一年也是很多音频平台有声书市场的起飞阶段。在当时的新闻报道中,喜马拉雅FM、蜻蜓FM等平台均表示将加速布局有声书市场,并先后宣布与一些有声书内容版权方达成战略合作。

90后主播讲故事月入百万,会写的不如会说的?

随之而来地,各平台不同品类的有声书大量上线,点击量破亿级甚至十亿级的有声书作品先后涌现,有声版权的市场价也大幅提高。

同年8月,有声行业“老兵”酷听听书CEO孙雨在接受采访时透露,跟5年前相比,有声版权的价格至少翻了5到10倍。但因为没有成熟的变现模式,仍旧是买方市场。

一些媒体报道中直接以“出版业借有声书‘梅开二度’,数百音频App打响内容争夺战”作为文章标题,侧面反应了当时竞争激烈。业内由此将2016年称为“有声书元年”。

不仅如此,《人民周刊》曾在2017年的报道中指出:有声书作为已经发展十几年的产业,搭上网络快车,开始了新一轮的重生。此外,国内主流网络音频平台的内容分发已不仅是在智能手机上,而是在包括汽车、卧室、厨房、卫生间等场景中的各种智能硬件中,触达各种应用场景。

这个阶段也是在线听书用户的习惯养成期,随着内容创业兴起,内容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人们也越来越能接受优质的内容需要付费。


02 平台差异化布局加剧,2018年或为有声书起势之年

从2017至2018年,各大在线音频平台又开始加强差异化布局以迎接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打造各自的壁垒优势。

比如喜马拉雅FM主打知识付费,荔枝FM主打UGC,专注于语音直播功能,考拉FM发力车载端音频内容分发和运营……

90后主播讲故事月入百万,会写的不如会说的?

诸如知乎这样中文互联网最大的知识分享平台也低调入局,上线听书栏目;上个月,国内儿童故事品牌“凯叔讲故事”又宣布获得1.56亿元融资,瓜分儿童有声市场这一垂直分类。

喜马拉雅有声书负责人姜峰认为,有声书作为一种伴随经济,拥有不亚于知识付费的千亿级市场,此外,2018年会是有声书的起势之年,是有声书真正爬坡的阶段,整个行业的品类和用户规模都将大幅度提升。

目前,有声书内容已成为一些平台的流量重头。据介绍,有声书作为喜马拉雅上线最早的频道,目前用户数占平台用户数的17%左右(喜马拉雅FM当前激活注册用户数为4.5亿),整个流量占平台总流量的50%,收听时长占比超过60%。

90后主播讲故事月入百万,会写的不如会说的?

“我们每天都会看前一天的用户数据,目前大概有20多万每天来付费听书的用户,他们每天的听书时长平均在226分钟,接近4个小时,这个数据我看到都特别吃惊,而且每天变化不是特别大,也就是说对这群人来说,这已经是融进生活里的4个小时了。”姜峰说。

2016年,《好好说话》上线一天就销售了500万,胡渐彪在采访时提到,“人类最富有的是碎片时间,而不是大段时间。而音频是最好的解放双手和眼睛的方式。”

随着碎片化的信息阅读成为大多数人的生活常态,空出大段时间找到一张书桌并读完整本书似乎显得越来越奢侈,有声书的流行成为大势所趋。

以喜马拉雅FM为例,目前平台有声书每天的收听高峰值基本都在晚上10点前后,一直到凌晨一两点缓慢下跌,其余次高峰还有上、下班高峰等时间段,基本符合碎片化的阅读场景。

90后主播讲故事月入百万,会写的不如会说的?

早在2015年,喜马拉雅创始人余建军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有声出版市场将达三千亿。

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此前发布的《第14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报告》,也显示:2016年我国成年国民听书率达到17.0%,有过听书行为的国民人均听书消费6.81元。

市场依然在快速增长阶段并潜力可期。


03 有声书的挑战与机遇

从收入几千到月入百万,紫襟如今在喜马拉雅FM的有声书排行榜上遥遥领先,无论是收入还是播放量。

90后主播讲故事月入百万,会写的不如会说的?

据紫襟介绍,目前他主要的收入来源是知识付费,其次是广告和打赏。“也不是一直这么多,一开始做付费是一个月十来万,后来慢慢递增。”

不过紫襟也指出,目前整个有声书行业也存在收入参差不齐的状况,有人月入几十或百万,也有人赔本。

“对新人来说建议先考虑版权,哪儿有书录就去哪儿,先去试音,锻炼自己的水平再考虑签约平台发展。”

90后主播讲故事月入百万,会写的不如会说的?

有声书的版权问题一直颇受关注,不少平台因此吃了官司。

此前娱乐资本论的采访中,就有业内人士透露,有声读物侵权在业内是普遍存在的一种现象,“平台会主动购买版权,但主要是用于PGC制作,平台很少兼顾UGC的版权,这方面侵权问题一直存在”。

当然,也有一些主播会自行采购版权,但平台并不能全数分辨。

这也是所有音频内容平台必须面对的难题。2016年,余建军在采访中称,过去三年喜马拉雅FM付出版权费用超过亿元。

除了自建版权审核体系,对用户上传内容进行机器与人工审核,与一些出版方达成合作也是比较常见的做法。其中包括直接购买图书版权,或将出版方的音频进行平台分销,目前一些平台还会与其他出版方合作联合开发,通过众筹等方式打造优质内容。

90后主播讲故事月入百万,会写的不如会说的?

此外,目前在各平台上较为受欢迎的有声书内容,基本都集中在悬疑、言情、历史小说等品类。虽然很多平台在图书品类设置上基本完备,但整个内容的丰富性上还有待加强。

据姜峰介绍,目前全国每年的大概有20万新书出版,但出版社与作者明确授予版权的还很少。

“如果能在源头就有更多能够确认版权的作品,整个生产机制也更好的话,我们整个有声书品种会极大丰富,毕竟这是一个国民级的市场,品种是非常重要的环节,我们的挑战和困难都在这里吧”。

有了紫襟们这样的老牌资源,如何笼络更多个性鲜明且善于运营的新兴主播,组建平台核心内容生产主力军,成为另一道关键命题。

90后主播讲故事月入百万,会写的不如会说的?

“有声书也是轻度的IP的创作,这种IP变现和发展也是我们以后要发掘的新模式,会把很多文学作品的角色挑选出来,用民间主播的声音去打造作品,会有更多IP的属性,也包含声优文化。”姜峰说。

换言之,一部作品的声音可能会先于文字抵达读者的耳朵。

为了鼓励全民朗诵并发掘培养新人,一些平台在拿到书后,除了找到明星主播制作官方版本,也会发出一些章节供全民创作;亦或直接拿出一些重磅好书来培养新人主播。

平台对于听书的运营力度也不断加强。就在前天,喜马拉雅FM宣布开启国内首个听书节“423听书节”,同时升级VIP会员,除了1000本精品书的大咖解读、30档付费专辑,还将2000本以上的全网热门有声书,也作为会员权益的一部分。看似福利,实则助推。

90后主播讲故事月入百万,会写的不如会说的?

无论有声书是否会在今年迎来全面爆发,一场围绕授权出版市场与新兴主播的平台争夺战必将掀起。


数英用户原创,转载请遵守规范
作者公众号:新榜(ID:newrankcn)

8.jpg

90后主播讲故事月入百万,会写的不如会说的?

扫描,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