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波士顿,有个世上独一无二的糟糕艺术博物馆

举报 2021-05-07

在波士顿,有个世上独一无二的糟糕艺术博物馆

扫描,分享朋友圈

在波士顿,有个世上独一无二的糟糕艺术博物馆

作者:無狸,来源:NOWNESS现在
原标题:哇,这也太烂了!这太有意思了!

我们并非在嘲笑这些糟糕艺术品的作者,我们嘲笑的是艺术批评界对此皱起的眉头。

 —— 糟糕艺术博物馆馆长
Michael Frank


一、被驯服的感觉?

从哪一刻起,你发现“艺术”和米其林三星的味道一样令人迷惑?

当你走进艺术馆,面对那些先锋艺术、抽象艺术、观念艺术作品时,是不是也经常陷入“翻翻导览手册,拍照,默默走开”的尴尬流程?你可能也在心里嘀咕过“这也是艺术?”“这我也可以”,或者尽管一头雾水,却也能逐渐见怪不怪,“相信这是艺术就行”。导览手册上漂亮的解说告诉我们,它们是成功的,或许我们感觉不到,但我们应该去理解它们的伟大。

在波士顿,有个世上独一无二的糟糕艺术博物馆
EVE,纽曼 (Barnett Newman), 1950

我们的感觉逐渐被更多的“意义”驯服。即便是面对当代颇具颠覆性的艺术品,人们也已经学会摆好“学习”的姿态,来“膜拜”那些曾经被不屑一顾的东西。即便它们是不可理解,但也绝对轮不上我们的嘲笑。

在波士顿,有个世上独一无二的糟糕艺术博物馆
ORANGE COLORED SKY,无名 , MOBA #552 

这种当代观看艺术品的感觉,并非普通人独有。英国艺术史学家贡布里希,在上世纪50年代完成了著作《艺术的故事》,该书出版的十几年后,他在补充的一章“没有结尾的故事”中,表达了自己的震惊:“……这些昔日的造反者的展览会得到了官方的支持,看到热情的人群围着展览会急于学习和吸收那些新的表现方法,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二、最好的糟糕艺术品? 

如果你从垃圾堆里看到一幅画,你会正眼看它吗?如果你在博物馆里看到一幅很烂的作品,你会发笑或愤怒吗?

有没有可能,我们会喜欢上一幅很失败的作品,一边想吐槽它很糟,一边却又想说它太有意思了? 

在波士顿,有个世上独一无二的糟糕艺术博物馆
CHARLIE AND SHEBA,MOBA #392 

在美国,有人从垃圾堆里发现了一些有趣的画作,这些作品被越来越多人所欣赏,于是人们为它们建立了博物馆。只不过,这不是一个关于“是金子总会发光”的故事。在这个博物馆里,它们仍然会被认为是糟糕可笑的。 

在波士顿,有个世上独一无二的糟糕艺术博物馆
WINGED PIXIE,Otto,MOBA #229

在波士顿,有个世上独一无二的糟糕艺术博物馆
MANA LISA,Andrea Schmidt, MOBA #370 

这个博物馆在美国波士顿戴维斯广场萨默维尔剧院的地下室,没错,这是一个并不大气的博物馆,在入口处能够看到一个指示牌,上面写着“糟糕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the Bad Art,以下简称MOBA),下面附着他们的标语:

Art too bad to be ignored
(糟糕得难以被忽视的艺术) 


自1993年秋成立以来,MOBA是全球唯一一家致力于收集各种形式、最好的糟糕艺术品的博物馆。MOBA收集的 bad art并不难理解,这些作品的糟糕之处显而易见,它们或是一些艺术家的失败之作,或是一些技巧拙劣、画质粗糙的作品。但在MOBA收藏者看来,这些作品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它们都有某种特质,使得作品糟糕得令人难忘,让人忍不住说:“哇,这是什么东西,这也太烂了!这太有意思了!”

在波士顿,有个世上独一无二的糟糕艺术博物馆
WOMAN RIDING CRUSTACEAN,无名,MOBA #448

在波士顿,有个世上独一无二的糟糕艺术博物馆
UN POISSON MORT,无名

Good bad-art 作为MOBA提出的另一种表达艺术品的方式,或许会令人想起20世纪中期兴起的反艺术(anti-art)潮流,它们都质疑着艺术界对“好的艺术”(fine art)的标准眼光,同时都以自己的姿态扰乱、重塑人们对艺术的认识。MOBA的馆长Michael Frank认为,我们并非在嘲笑这些糟糕艺术品的作者,我们嘲笑的是艺术批评界对此皱起的眉头。

在波士顿,有个世上独一无二的糟糕艺术博物馆
MADONNA AND BABY,无名

在波士顿,有个世上独一无二的糟糕艺术博物馆
OUR LADY OF PERPETUAL HOUSEWORK,Buchina

但不同的是,MOBA 并没有仅仅成为一个为糟糕艺术品唱赞歌的空间,在MOBA,糟糕艺术品也并不会仅仅因为“反抗”艺术体制,而被赋予新的价值。这里重要的并不是“糟糕”这个结果,“反抗”本身也不必是创作的目的。


三、除了好坏,我们还能说点什么?

相比Good bad-art的定义是什么这个问题,MOBA更希望人们能够首先来感受艺术品,而不是先去判断;先来谈论自己的感受,而不是先去理解官方的解释。


LUCY IN THE FIELD WITH FLOWERS,无名,MOBA # 1

这情绪、这长椅、她那摇晃的RU房、天空微妙的渐变、她脸上的表情,每个细节都在喊着“杰作”。    

—— by MOBA


在MOBA的网站上,大部分作品下面都会附上一些解说。不过在这里,你不会得到关于这个作品意义太多的答案。这些介绍显得十分友好,这里没有华而不实的形容词,没有形而上的附会升华。你会发现,原来他们也并不懂得作者的脑洞,有时候解说像是吐槽大会。馆长Frank拒绝对作品作过多的解释:

解释它为什么好笑或有趣会让它变得不那么好玩。我更喜欢展示这些东西。



HOT, HOT, HOT (VICTORIA'S REAL SECRET)

在MOBA的facebook 账号上,每张作品都吸引了不少人在下面提出自己的无厘头问题,关于艺术的讨论并不总是需要一本正经。


RETCH LIKE AN EGYPTIAN, 无名

这是一幅令人不安的画面,一个埃及人痛苦地弯着腰呕吐,呕吐物五颜六色。X光片清楚地显示了他不适的来源,并且从金字塔冒出来的黑烟表明,新法老还没有被选出来。关于他上方和身后的这些弯弯曲曲的线条的含义,还有待更多的研究来确定。

—— by MOBA



PALMERAS III , Komel Romero Cabrera

艺术家避开了描绘女性人体所要面对的最困难的技术挑战,相反,他选择集中精力描绘最重要的部分。

—— by MOBA



RONAN THE PUG  , Erin Rothgeb

这位艺术家对RONAN的喜爱远远超过了她的艺术技巧。颜料被随意地泼洒在画布上,创造出杂乱的、不真实的狗毛。在如此匆忙的情况下,他甚至没有考虑到狗的解剖结构,但这位艺术家仍然捕捉到了RONAN顽皮的甜美。    

—— by MOBA



GIRAFFE AT THE BEACH,无名

一只孤独的长颈鹿知道自己的同类不会游泳,所以当它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中小心翼翼地行走时,它会离海滩很近。也许他已经远离了他通常生长在草原上的栖息地,不顾一切地想要从不断萦绕在他头上的有毒的黄云中解脱出来。    

—— by MOBA


四、真诚呼唤
实践和谈论的勇气  

MOBA 在落成后不久,便吸引了世界各地的人投稿,但只有少数作品会被收入,馆内大部分作品仍是从旧货铺或垃圾堆淘来的。MOBA 的创始人之一Louise Reilly Sacco,谈到他们挑选作品时考量的几个关键词:有趣、激发思考、真诚。MOBA和无数艺术改革者一样期待着创作者忠于内心的真诚。


EYES SEE YOU,F. W. Covington

这几个略显平淡的形容词,或许仍然很难让我们明白,为什么这些糟糕艺术品是好的。有时候,作者本人都未必知道自己的作品被如此厚爱,因为许多收入馆藏的作品在展出前都没有作者信息。比如John Gedraitis便是其中一位,在得知自己20多岁时扔掉的那张简直是灾难的点彩画,被收入MOBA时他十分激动,或许这听起来像个冷笑话,但他十分开心地表示,自己的画虽然没法做到最好,却“做成了最糟的一个”,他很喜欢MOBA的理念。


SUNDAY ON THE POT WITH GEORGE,John Gedraitis

或许当我们不必害怕自己的作品终将被扔到垃圾桶,失败就不再会是阻挡我们创作的理由 —— MOBA希望鼓励人们接受艺术品的失败,一件作品并不应该只是由于创作结果的失败、表达技巧的不够精湛而被否定,与此相反,那些始终忠于内心意志的作品尽管笨拙,却也能别具心裁。


PINK WOMAN RISING,无名

当然,“真诚”始终很难成为判断艺术好坏的标准,因为它无关结果,它更呼唤着一种实践的勇气,就如法国哲学家利奥塔在重新呼求先锋艺术时所强调的,“画家应该毫不犹豫地冒着被人看作涂鸦者的危险。”在他看来,真正的艺术家并不知道标准何在,他们只是在努力地尝试着自己所构想的东西,把微小的感觉记录下来。

贡布里希说“没有艺术这回事,只有艺术家而已”,我们与其担心自己的作品是否称得上艺术,担心自己是否已经知道什么才是艺术,不如先放下这些问题,倾听内心的声音,打磨自己的感受力,提出我们的疑问。


THE CUPBOARD WAS BARE,Pangorda,MOBA #145

MOBA为观众创造了一个可以尽情表达自己感受的机会和空间,即便我们不理解这些作品、不同意作者的处理方式,甚至觉得这些作品可笑,我们至少可以参与进来,说出自己的想法。


THE BETTER TO SEE YOU, MY DEAR,无名,MOBA #416

或许我们已经越来越习惯于标榜艺术多元化,但我们或许未必真的接纳感受的多元化。当越来越多不同的感觉,能够在同一个空间得到表达时,是否能够达成共识并不是当务之急。MOBA创造的空间并非一个逃避艺术体制的乌托邦,它希望打开另一种感受、谈论艺术品的方式。


GREEN GODDESS,无名


CENTAUR AND BIKER,无名

这或许更像法国思想家朗西埃构想的“美学异托邦”,在这里,我们既面对着常识里的bad art,却也在常识以外,试着用更多更丰富的语言,表达我们对这些粗糙的、好笑的、可爱的作品的感受,尽管感受不尽相同,但也不分轩轾。


撰文&排版:無狸
编辑:Svet


作者公众号:NOWNESS现在(ID:NOWNESS_OFFICIAL)
1619680381712056.png

本文系作者授权数英发表,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转载请在文章开头和结尾显眼处标注:作者、出处和链接。不按规范转载侵权必究。
本文系作者授权数英发表,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作者本人,侵权必究。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本文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本文系数英原创,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授权事宜请至数英微信公众号(ID: digitaling) 后台授权,侵权必究。

在波士顿,有个世上独一无二的糟糕艺术博物馆

扫描,分享朋友圈

    参与评论

    文明发言,无意义评论将很快被删除,帐号将被禁止发言
    DIGITALING
    登录后参与评论

    参与评论

    文明发言,无意义评论将很快被删除,帐号将被禁止发言
    800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