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届年轻人开始信仰“普通学”

转载2021-04-28举报96741

这届年轻人开始信仰“普通学”

扫描,分享朋友圈

这届年轻人开始信仰“普通学”

作者:苏琦,编辑:金玙璠,来源:开菠萝财经

你知道“普通学”是什么学吗?它已经在互联网世界悄悄流行很久了。

《创造营2021》于前几日落下帷幕,11人成团,12人开心,来自俄罗斯的选手利路修,终于下班了。

他是这档节目最大的意外:阴差阳错来参加节目,一点都不想红,每天都想下班,结果在“笋丝(其粉丝的代称)”的支持下,一路走到了总决赛。

很多打工人在利路修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谁说摸鱼就出不了道”、“你普不普通,由我们来定义”,其生无可恋的表情被制作成各种表情包。

意外而普通的“利路修”成了2021年“普通学”的代言人。 

时代真的变了,前几年,我们听到的还是洗脑的“成功学”,但去年以来,年轻人越来越接受自己是个“普通人”的现实,大众文化也开始宣扬“不完美”的“普通学”。豆瓣、知乎、短视频平台开始出现大量关于“普通学”的讨论;今年3月,清华大学的本科学生在荷塘雨平台上甚至创建了一门《摸鱼学导论》的课程,该课不设考试,目的是提升同学的幸福感。 

多位年轻人向开菠萝财经表示,全球化浪潮、疫情的打击、人工智能/自动化带来的不确定性等种种因素,让他们逐渐意识到无法全面掌控自己的生活和命运,从“2020十大热词”中的“内卷”、“打工人”,也可窥探上一个时代宣扬的“成功学”带来的焦虑和无奈。 

如果说“丧文化”时期的人们,还是一边丧一边焦虑的话,那么2020年开始流行的“普通学”则是一场自恰之旅。

但本质上,绝大多数人的欲望和焦虑没有停止,“普通学”反而变成另一种贩卖焦虑的方式。

我等普通人在网上冲浪时更应该擦亮眼睛。  


1、被普通学包围的我们

“普通学”的流行,要从2020年开始说起。

这一年,李诞的一句“人间不值得”几乎演绎成了一种时髦的“丧文化”,李诞也借此做成了一门“丧生意”;陈绮贞、王源、莫文蔚等24名歌手联合发布了《不完美人生指南》专辑,主张“不完美才完美”;中国出版市场出版了美国的《及格家宣言》《如何成为不完美主义者》,“追求完美,这口毒鸡汤我们喝了很多年,终不知味,不如减小火力, 拥抱普通带来的愉悦。”不少人都在评论区表达着类似的观点。 

这一年,豆瓣、知乎上涌现出了一大批讨论甚至追捧“普通学”的年轻人。

他们组织起“985废物引进计划”、“不太时髦”、“不要买 | 消费主义逆行者”等热门小组,一面用自嘲掩盖压力和无奈,一边在群组中彼此安慰。 

他们提出“做一辈子普通人是什么体验”、“终于接受了自己是普通人的事实,是成熟了还是向社会低头了”等问题,并收集成为“普通学”专题,浏览量破亿。 

这届年轻人开始信仰“普通学”

知乎上的“普通学”话题,其中“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现自己其实是个普通人?”的话题于2018年建立,在2020年迎来讨论热度的高峰,关注者近3万人,浏览量近亿。这个话题的回答者中,有小时候自认为有下棋天赋的大V,有医学话题的优秀答主“六层楼”,他感叹,“即使是最顶尖的大专家也有无能为力的时刻”。 

翻看“普通学”相关话题下的高赞回答,不得不承认,我们的话题、生活正在被普通学包围,继成功学之后,我们正在迎来“普通学”。 

打开网易云音乐APP,《平凡之路》下方的一条热评是,“人生三个阶段,知道父母是普通人,知道自己是普通人,知道孩子是普通人。”如今,“人生的三个阶段”已经成为抖音APP热门话题,有超百万的播放,“朴树也用了十年,才发现生活只是《平凡之路》。”有用户开玩笑称。 


来源:网易云音乐APP 

打开豆瓣APP,有用户在2021年3月底创建了“普通学”群组。“我们早已习惯了被教育如何努力追求成就,做个成功者。却鲜有人告诉我们,在此之前如何接纳自我,如何做一个快乐的普通人。”群简介点出了“普通学”如此火爆的真正原因。 

快手、抖音、B站等平台上,在过去明星、红人、大人物专属的推荐位,现在能看到大量普通人的身影,他们记录或被记录着,外卖骑手和小镇青年的视频集锦常常被网友们送至热门位。 

还有UP主“纯纯甘”将镜头下普通人的生活做成了系列视频《浮生一日》。其中有6:30起床、通勤三个小时、换4趟地铁、午休十分钟、晚上12点还在接工作电话的宠物医生;有爆出“农民的孩子,走到哪基因里都带着种地两个字”、“北京的阳光都是标好价格的,我住的是阴面,比隔壁便宜300元”等金句的“人间清醒”程序员;有过去家境不错,但因媳妇P2P投资赔了50多万,外加岳父大病一场导致全家返贫的北京土著,他没有怨天尤人,而是白天在国企上班,晚上送外卖还债。

“人生百态,每个人的一天都是一个缩影”、“我又在为各种酸甜苦辣的生活落泪”,不少人称看到了自己的影子,表示这系列纪录片才是普通人真实的生活。 

一些影视作品和角色也开始被盖上“普通学”的戳,再次翻红。例如贾冰的小品作品《四十而已》,《武林外传》里自命不凡,三岁识千字、七岁熟读四书五经、二十五岁却饭都吃不饱的秀才,后者的角色在抖音评论区赢得了一票共鸣,有网友感叹,“这不仅是影视剧,也是我的一生”。 

从学生到职场白领,从传统意义上的普通人,到一些被打上精英标签的大V,都开始在互联网上讨论并传播“普通学”,肉眼可见地引起了各个年龄段人群的共鸣。 


2、“普通学”的生意经

“普通学”有关注度有话题,就有流量有生意,事实上,已经有不少博主做起了“普通学”的生意。

从上述《浮生一日》的拍摄者纯纯甘的B站账号和抖音账号来看,其最初更新的是个人视频,拍摄自己的狗狗以及“如何让人误以为你身材很好”等话题,观看量均没有过万。但自从更新了《浮生一日》系列视频后,其抖音账号已有290多万点赞、112.6万粉丝。 

因为《奇葩说》出名的储殷教授也是“普通学”的受益人。

目前他的抖音账号收获粉丝数472.7万、点赞数2800多万。他的自我介绍是《我是演说家》冠军,奇葩说辩手,但其实最让他出圈的是,他在优酷2020年上线的暑期特别辩论秀《棱角》中一段关于“接受平庸很难吗?”的辩论。 

“平庸之辈又怎么了?这个社会只能成功吗?这个社会对失败者是不是太苛刻了呢?我过普通人的生活,享受简单人的幸福,我有错吗,为什么必须要去折腾?”节目中的一连串反问,问出了很多人的心声,为他带来了大批粉丝。 

他的视频大多以“平凡人”“普通人”“30岁男人”为标签,如今拥有流量后开始直播带货。据飞瓜数据显示,近三个月内他直播了102场,销售额达9万元,带货商品包含零食、日用品、书籍以及Python、在职研究生、记单词等课程。 


来源:飞瓜数据 

但对于博主这个群体而言,“普通学”这条路线显然不容易坚持。 

打着北漂/沪漂或者所在城市标签的生活类博主正在受到青睐,这些账号的拍摄内容多是展现自己每天做的每一顿饭或生活片段,穿插分享感悟,部分博主因被看到而走上了专业网红的路子,但就不再普通了。 

其中的“德善在北漂”,在走红之后签约MCN机构“一泽春风”,回到重庆开始向美食主播发展,变现方式是带厨房用具类的货品;“羽仔日记”此前名为“羽仔在北漂”,分享自己的北漂日记和穿搭,后来因为时常接广告、带货,转型成美妆主播,她本人也常常在微博晒奢侈品。“我只是个普通人,而她也不再是北漂的羽仔了。”有粉丝这样评论道。 

很多“普通学”博主路线变了 “普通学”的网红路线变现不易,但也被一些账号挖出了门道。开菠萝财经发现,在短视频平台上,有两大类账号善于蹭“普通学”的流量。 

一是情感类的账号,热衷于以“普通人”为关键词,输出为人处世、情感教育的“鸡汤”。这类账号因为受众广泛,吸粉能力很强,变现方式多是为书和课程带货。 

另一类是成长/创业类培训账号,尤爱以“对于普通人来说”为开头,利用“三大法宝、五大必踩的坑”为关键词,进行引流,最终成交到线下进行卖课培训。以抖音账号“人性商战.老杨真话”为例,该账号粉丝已经超过700万,按照课程的标价和已售数量,可以算出该博主已经收入近24万元。 

2021年有什么普通人不太知道的暴利行业?2021年被低估的暴利行业,普通人低成本可创业项目。普通人真正的拿着手机躺着挣钱的方法。作为一个普通人,我是如何日入一万的?


你一定在不少平台看到过类似的标题,点开内容大部分为闲鱼二手货交易、刷单、视频搬运等副业。不少人在这样的帖子下留言道,“真这么会赚钱还需要到这儿来写帖子?”、“不过是想靠这个割交培训费的韭菜!”

 “普通学”虽好,但我等普通人在网上冲浪时更应该擦亮眼睛。 


3、我们为什么需要普通学?

“普通学”之所以流行,是因为我们每个人从生下来开始,就被“成功”这两个字围绕和禁锢。

回顾互联网历史,如果以移动互联网井喷式发展的2015年为一道分水岭,会发现其后的5年,主流人群的心态经历过多轮变化,一步一步演变为如今“普通学”的样子。 

2015年,是互联网新贵出现最多的一年,那一年无数创业公司和投资机构兴起,与此起彼伏出现的投融资消息相呼应,一批KOL开始在中文互联网世界洒励志鸡汤,兼带“贩卖焦虑”。在“北京中关村创业大街的咖啡喝过了吗”、“同龄人正在抛弃你”、“90后创业新贵等信息密集轰炸之下”,“创业等于成功”,“不努力就是废柴”的观念充斥着互联网世界。

到了2018年,互联网行业的募资规模出现了断崖式的下跌。清科研究中心的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募资总额约为3800亿元,相比之下,2017年上半年的募资额约8600亿,同比降幅约为56%。大量明星独角兽公司在2018年也都遭遇了从10%到30%不等的估值缩水,普通企业融资更是难上加难。

也是从这一年开始,以葛优瘫表情包、太宰治《人间失格》中“生而为人,我很抱歉”的台词为代表的丧文化开始流行。 

人类学家项飙早在2018年就指出,当下的社会人人都忙着工作,忙着追向一个未来,但没有人确定还要付出多少努力才能过上“理想生活”,以至于人人都处在悬浮着的状态。

这种“悬浮”的状态与社会的发展分不开。一方面,中国有着数目庞大的、活跃的、精力旺盛的个体,个体的能动性非常强;但另一方面,变化主要来源于带有偶发性的技术或工具,例如移动互联网,以及微信、支付宝等的普及。这就与迫切需要成功的需求形成了一种使人焦虑的悖论。 

2019年,经纬中国分析了3000篇爆款文章后发现,在众多的文章中,努力是最常被提及的一个因素,占比超过32.9%。那一年,百度上“成功”一词的搜索结果显示为1亿,“如何成功”的搜索结果有746万条。

到了2020年,社会的焦虑情绪进一步在“内卷”中升级,从“2020十大热词”中的“打工人”、“内卷”即可窥探这种时代情绪。

 
来源:微博

如果说“丧文化”时期的人们,还是一边丧一边焦虑的话,那么2020年开始流行的“普通学”则是一场自恰之旅,从“打工人”群体中衍生出的“摸鱼文化”,“就是玩儿”、“今天你摸鱼了吗”“又开始凡尔赛了”等口头禅,也在短视频平台流传开来。

 “我们太需要‘普通学’了。”不少网民感叹。全球化浪潮、疫情的打击、人工智能/自动化带来的不确定性等,让越来越多人意识到无法全面掌控自己的生活和命运,“人间清醒”者不会自怨自艾,而是开始接纳自己是个普通人,从中获得新的能量。这可能就是“普通学”流行的意义。 

对于普通学的定义,豆瓣用户A One给出了很好的解释:

所有人都渴望成功,普通学倒也不是不思进取,也许只是进取得缓慢一些,可始终在往前走着。

普通人有自己的小思考、小乐趣,在更大的世界之下,开辟了独属于自己的小世界。

在这个意义上说,不同于成功学、优秀学只提供给少数人意义,普通学是谁都能掺和的,也是谁都能找出一朵花的东西。


或许在职场、住房、教育焦虑等话题被当作人生60分的及格线背景下,人们永远无法心安理得地当一个普通人,但越是这样,我们越应该抓住普通学的真正要义——承认自己普通,然后向前看

*题图来源于@腾讯视频创造营2021


作者公众号:开菠萝财经(ID:kaiboluocaijing)
1619591876284900.png

本文系作者授权数英发表,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转载请在文章开头和结尾显眼处标注:作者、出处和链接。不按规范转载侵权必究。
本文系作者授权数英发表,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作者本人,侵权必究。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本文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本文系数英原创,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授权事宜请至数英微信公众号(ID: digitaling) 后台授权,侵权必究。

这届年轻人开始信仰“普通学”

扫描,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