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互联网版图上,豆瓣就像是“高冷丧”的英国

举报 2017-08-09

在互联网版图上,豆瓣就像是“高冷丧”的英国

扫描,分享朋友圈

来源:Aha视频(ahavideos)
作者:刘阳子
原标题:微博你说得对,豆瓣用户就是没有任何价值

豆瓣,其实是互联网版图上的英国:它对外是个联合王国,内部却分成好多国家,拿着一样的护照,但谁也不搭理谁;它有个名义上的统治者,偶尔发发言引狂转,但其实功能只是个吉祥物;它社会内部各种隐秘鄙视链,互相觉得谁跟谁都不是一拨,但当共同面对法国人时才发现,还是对自己国里的人才有认同感。

豆瓣如果有什么同一性的话,那就是对实用主义至上价值观的反对。

一向与世无争、以自己跟自己玩闻名的豆瓣网友,这周因为新浪微博CEO王高飞的言论蹿儿了一回。王高飞在自己个人微博上转了篇媒体文章,他挑出文中一段话作为转发语,还在前面配了个emoji:

在互联网版图上,豆瓣就像是“高冷丧”的英国

“中文网站圈里面最没价值的两群用户莫过于豆瓣和acfun的用户群:一边拿爱绑架网站运营者,一边故步自封疯狂喷新人,还不断地搞小圈子破坏社区积极氛围,把网站带到万劫不复的“丧”之中去,这群家伙只是想要借AcFun维持自己的优越感罢了,他们才不会真的关心网站的生死。”

那文章写的主角是A站,“豆瓣网友”竟也无辜躺枪,给扫进了“给社会拖后腿”的人堆儿里,还是被最看不上的微博首领,搁谁谁能爱听?一时间,豆瓣大规模diss起了王总,有点沸反盈天的意思。但这儿的人毕竟还是见过些世面——豆瓣SNS化的时候,王高飞还在带着一帮码农吭哧吭哧做彩信,新浪微博连Twitter的液体都还不是呢。

其实曾经互联网主要的内容产生源豆瓣,今天已经与主流世界平行化太久了,好不容易打破次元壁,发生了这么一次冲突,还是挺让人高兴的。而作为一注册11年多的豆瓣网友,我突然从这一幕里发现:豆瓣,真是个精英社区啊。

不不,别误会,虽然到了2017年,但我知道,无缘无故地说谁“精英”仍不像是怀着好心,我的意思是,豆瓣的网友,其实是精神上的英国人。

这个theory至少有四点理由,下面我展开讲讲。


第一,对外联合王国,内部四分五裂。

英国的英苏威北四国人,在国外拿的是一样的UK护照,但回了岛上,谁也不尿谁,谁也不觉着谁能代表谁。且不说去年英国脱欧前跟苏格兰先闹得急赤白脸,就在万里之外的中国,你跟一格拉斯哥人说他是English,他得跟你急,非得纠正你他们是Scottish,要是一北爱尔兰人,甚至连British都快不认了,还不如说他是Irish。

对于英国人来说,没有哪个指某一群体的词儿是能安安全全地使用的

在互联网版图上,豆瓣就像是“高冷丧”的英国

这个你国人民互相看不上的劲儿,跟豆瓣用户真是如出一辙。在中文互联网世界,别人谈论起他们时会统称“豆瓣网友”,但真正的豆瓣网友会告诉你,没人对“豆瓣网友”这四个字有身份认同。如果豆瓣的面积有地球那么大,上面住满了豆瓣用户,那么每一个种类的豆瓣用户,只能分到一90平米的两居。

加八卦组、傻逼组和月亮组的豆瓣网友,跟加入ECM、Detroit Techno和威廉·吉布森小组的,会是一种豆瓣网友吗?天天给张佳玮鲍鲸鲸广播点赞的豆瓣网友,和十几年来只分享冷爵士音乐、东欧电影和南美文学的,能是一种豆瓣网友吗?但不管哪种,他们的一个共同点都是,最喜欢锁上自己两居室的门,不让一句话浪费给非我族类的人。

随机抽取的用户A

 在互联网版图上,豆瓣就像是“高冷丧”的英国


随机抽取的用户B

 在互联网版图上,豆瓣就像是“高冷丧”的英国


随机抽取的用户C

 在互联网版图上,豆瓣就像是“高冷丧”的英国

在同一条广播下点赞的随机抽取3个用户,他们有哪怕一点儿交集吗?豆瓣用户真是人类学的最佳样本。

跟今天人们见面就加微信不同,豆瓣用户最大的心病,就是如何在日常生活里完美地隐藏自己的豆瓣用户身份,这是一场小心翼翼的战争,若两个同事不小心知道了对方有豆瓣,那要怎么聊这件事就尴尬到了极点,若是不小心知道了对方id,那简直是一场灾难。如果你见过在机场安检排队、在度假酒店的自助餐区、在渡轮的候船室里极不情愿地发现对方是同胞的两个英国人,听过他们痛苦的寒暄,你就会明白豆瓣之尴尬在实际生活中,早有了成熟的表现形式。


第二,都有个偶尔发言的名义上的统治者,但只是吉祥物。

已经待机65年的那个老太太,虽然名义上是英国最高统治者,但她能自主的,基本上只剩下按马卡龙色穿衣服、无证驾驶开路虎、奥运会开幕式演电影、等美国总统点壁炉,为臣民们提供酒馆里的谈资,基本上等于一吉祥物。

在互联网版图上,豆瓣就像是“高冷丧”的英国

豆瓣情况也差不多,创始人杨勃当了12年的CEO,在互联网新闻里一共才出现了4次,完全不像那些天天上头条,今天改变世界明天操翻宇宙的后生创业者般叱咤风云。

比起“CEO杨勃”,反倒是那个豆瓣id“阿北”更为人熟知。每次豆瓣改版,对豆瓣er来说,都像调低个税起征点一样,成为全站第一愤怒焦点,而第一个挨骂的,肯定是阿北。等改版风头过后,他发个感慨晒个猫,转发里一半是逗猫的,另一半是损他改版的,在这里,绝不会有“今天是马化腾生日把这条信息转给100个QQ群就升铂金钻会员”那种“吾皇过寿”的风光。

在互联网版图上,豆瓣就像是“高冷丧”的英国

别说比QQ用户眼里的马化腾,阿里店主眼里的马云了,阿北在豆瓣还不如他的猫受尊重。女王怎么说都是个受人尊敬的老太太,豆瓣的吉祥物却是一名有可能很猥琐的叔叔。

但让人安心的是,大家都知道,阿北虽然不说话,但阿北就在这社区里,阿北虽然这不好那不好,但再怎么不好,自己管理自己盖的房子,都比外面请来的物业强。


第三,内部充满各种阶级分层和隐秘鄙视链。

英国大概是世界上阶级分层最密集的社会,光中产阶级就能分成上层中产,中层中产,下层中产,再加上一级底层阶级和至少两级上层阶级,他们业余爱好、购物习惯、房屋布置甚至对同一个意思使用的词儿都完全不同。有人群的地方就有隔阂,有阶级的地方就有鄙视链,纵向密集的阶级分层加上横向宽广的人群区隔,英国社会的鄙视链,比给国宝用的安保红外线还复杂。

 2013年,BBC调研将英国社会划分7个阶级。7个,麦当劳的套餐都没这么多种

在互联网版图上,豆瓣就像是“高冷丧”的英国

豆瓣也一模一样,每个豆瓣用户都靠关注和加组定义足迹属于哪个人群,而个人首页的布置,大概会说明你属于豆瓣里的老贵族还是新富阶级。

会把书影音里收藏最多的那种,放在个人页面的最顶端吗?那你是个着急获得认同的“豆瓣下层”。维持2005年的风格不动摇?那你可能是个沉默的老炮儿。会在简介里写上太阳上升月亮星座,会写两屏作家名和三屏最爱作品还标注“不定时发神经,不喜勿关”吗?那大概和在车窗底下放一排毛绒玩具还贴了Baby In Car和秋名山赛道图一样浮夸。会写一句武侠小说的引言和低分辨率的头像?那你可能是个每年都能收到寄到桌子上的豆瓣音乐会门票,连谢谢都不用说的家伙。

豆瓣用户总能敏锐地感知到其他人与自己的不同,这是像渴了喝水、饿了吃饭一样的天然能力。自豪于社区的自治力、自豪于平等、多极、低权威的豆瓣用户,在中国互联网能提供的最舒适环境中,品味着彼此的不相同,欣赏着互相的“看不起”。


第四,只有当他们共同面对法国人时,发现还是对(那些烦人的)同胞才有认同感。

但是,无论英国人的阶级相差多么悬殊,当一个世袭贵族、一个金融从业者和一个医疗仪器厂工人站在一起,共同面对一个喋喋不休、捧腹大笑的法国人时,他们就能在一秒钟内意识到彼此身上的“英国性”。这强烈的对比告诉他们,比起世界上的任何人,他们都还是更像自己的同胞。

豆瓣亦相同。比起知乎用户,他们缺乏那种没来由的智识优越感,比起微博用户,他们缺乏对名人大V热点事件一拥而上的动力,比起AB站,他们也没有小圈子同好会地下党接上头的兴奋感——刚才说了,他们焦虑地忙着隐藏自己的身份。

没有哪个社区比豆瓣用户还不抱团,但这一次却被门外的法国人给激着了——王高飞的微博截图,被贴到豆瓣。于是,id为“无非”的用户说:“微博CEO今天说豆瓣网友是互联网最没有价值的群体,不知道豆瓣友邻在揭发恋童癖,挺李银河,捍卫豆瓣电影公正评分的时候,微博在干嘛?卖热搜、卖粉,封杀和禁言用户吗?是挺有价值的。”


在互联网版图上,豆瓣就像是“高冷丧”的英国

这条广播有700多转发,在豆瓣已是难得的热帖——这个有1.7亿注册用户的社区实在是太去中心化了,再热点的事件一般都传不出两度人脉,而那些一反常态激愤起来的豆瓣用户,却是因为一个“法国人”,才意识到了自己身上的同一性。

王高飞所引用的“豆瓣用户是中文网站圈最没价值用户”的论断,既对,又不对。豆瓣网友的确懒得看中文互联网的low炸广告,不爱买国内产的土逼东西,确实没什么商业价值。甚至阿北偷偷在主页上放个小广告banner的行为,也会被他们迅速发现并以“有碍观瞻”的名义群起而声讨。

但他们的价值又比商业逻辑所能涵盖的东西更广阔,就像“文化”的价值对于“知识”的价值。或许在靠互联网发家的新贵看来,“文化”不如“知识”有用,或者在他们看来,“知识”干脆就等于“文化”,于是,有用即是正义,商业价值就等于价值。豆瓣用户这个群体,如果有什么同一性的话,那就是对实用主义至上价值观的反对。而在更现实的层面上,对这个时代里走红的暴发户的鄙夷,再加上对产生暴发户这个时代的一点点无力感,才是豆瓣网友之怒的起源。

但愤怒这种情绪终归不太精英,所以不会在豆瓣蔓延,第二天,该读书的读书,该吸猫的吸猫,看看那些开玩笑的丧图,笑一笑,十年少。

在互联网版图上,豆瓣就像是“高冷丧”的英国

1502105829859507.jpg

1502105829883029.jpg

没错,豆瓣就是这么英式,它孤悬在互联网大陆之外的北大西洋上,固守着自己的精神价值与传统,对日新月异的互联网大陆隔海相望,对十二年目睹的怪现状,发出一声“oh come on”式的抱怨,就退回自己的两居室,接着忙自己的事去了。

1502105876138026.jpg

英国—豆瓣

高冷丧,modern life is rubbish


法国—微博

一年出事300天,日常生活就是各种安检


德国—知乎

自认为是哲学故乡,其实培养一堆小盖世太保


俄罗斯—天涯

幅员辽阔历史悠久,但广袤大地里已经无人问津


西班牙—大众点评+饿了么

逛吃逛吃逛吃逛吃逛吃逛吃


葡萄牙—B站

面朝大海,别的不管,只有隔壁的外卖送得进来


挪威瑞典丹麦—淘宝

不管挣多少钱最后都得花在这里


冰岛—A站

曾经挺吸引人,但火山大喷发以后,岛上就只剩下草了


荷兰—百度

你以为从这能去全世界,其实只能到波罗的海


意大利—网易新闻

所有的评论都可以化为italian finger


奥地利—虾米

为了方便关押,我把音乐风格都分好了


波兰—网易云音乐

在这写书的比听音乐的多多了


上面这张图,就是我眼里的中文互联网版图。守在远方的豆瓣姿态超然,对“精英”二字当之无愧。

只有一个比他们更远的站,那是AcFun,他们是“精神上的冰岛人”,是“精冰”,因为对自己所处的位置深表认同,所以他们大概也可以叫做“深精冰”吧。


微信:Aha视频(ahavideos)

1502167683794481.png

本文系作者授权数英发表,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转载请在文章开头和结尾显眼处标注:作者、出处和链接。不按规范转载侵权必究。
本文系作者授权数英发表,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作者本人,侵权必究。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本文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本文系数英原创,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授权事宜请至数英微信公众号(ID: digitaling) 后台授权,侵权必究。

在互联网版图上,豆瓣就像是“高冷丧”的英国

扫描,分享朋友圈

    参与评论

    文明发言,无意义评论将很快被删除,异常行为可能被禁言
    DIGITALING
    登录后参与评论

    参与评论

    文明发言,无意义评论将很快被删除,异常行为可能被禁言
    800

    推荐评论

    全部评论(6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