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帮欧洲人,创建了非洲版的阿里巴巴?

转载2020-08-20举报

一帮欧洲人,创建了非洲版的阿里巴巴?

扫描,分享朋友圈

作者:P仔,编辑:新贵,来源:青年横财发展会

上半年的疫情,让很多人憋在家里,使得线上购物的需求激增。全球各地的电商赚了个盆满钵满,股价起飞,非洲亦是如此。印象中的非洲,科技较落后,是不是非洲老铁们都不会线上购物呢?

其实,随着非洲大陆互联网普及率的激增,越来越多的非洲人养成了上网购物的习惯。根据麦肯锡的研究报告《Lions Go Digital》显示,到了2025年,线上购物将占据非洲零售总额的10%,这是一块价值750亿美元的大蛋糕。

一帮欧洲人,创建了非洲版的阿里巴巴?
麦肯锡报告

而非洲最大的电商平台,叫做Jumia。

非洲老铁在Jumia上购物,多少带点赌的性质,因为往往Jumia发过来的实物和照片相差太大。这点,与某某某的买家秀和卖家秀有些异曲同工之处。

一帮欧洲人,创建了非洲版的阿里巴巴?
卖家秀与买家秀

买家秀和卖家秀有差别,可以归结于买家的问题,毕竟不是人人都像广告里的辣妹那样。

但买了两个垃圾桶,Jumia却发了两个水杯大的迷你垃圾桶,这就说不过去了。

一帮欧洲人,创建了非洲版的阿里巴巴?
迷你垃圾桶满足了我的今日笑点

这个神奇的Jumia成立于2012年,号称“非洲最大的电商平台”,被称为“非洲阿里巴巴”和“非洲亚马逊”。目前Jumia在14个非洲国家和地区运营,年活跃用户达640万

2016年,Jumia成为了非洲大陆首家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独角兽企业。相继布局了酒店预订平台Jumia Travel、送餐平台Jumia Food、分类广告网站Jumia Deals、线上支付Jumia Pay以及金融服务Jumia贷款计划。

一帮欧洲人,创建了非洲版的阿里巴巴?

2019年,Jumia成为非洲第一家在纽交所上市的非洲科技初创企业。

令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Jumia却陷入一个巨大的漩涡。


1、上市即没落?

靠着“非洲亚马逊”和“非洲阿里巴巴”的称号,Jumia引来了资本的追捧。2019年4月,Jumia在纽交所以每股14.5美元上市,估值11亿美元

投资者十分看好非洲的电商市场和Jumia的潜力,三天内Jumia股价暴涨了200%,股价一度逼近每股50美元,市值38亿美元

Jumia支棱起来了,一时间风头无两,韭菜们以为Jumia会像亚马逊和阿里巴巴那样平步青云。

可好景不长,著名空头机构香橼研究发布了报告称“Jumia在欺诈”,Jumia的股票不值钱,你们冲个锤子。

一帮欧洲人,创建了非洲版的阿里巴巴?

香橼在报告中爆锤Jumia:“Jumia虚报数据,将自己的活跃用户数和商家数上调了20%-30%,并且隐瞒了自己有41%的订单被退回一事。”

香橼表示,Jumia是近十年滥用IPO制度最严重的企业,做了18年报告没见过这么明显的作假,真是活久见。

香橼的报告一出,Jumia股价应声跌至26.89美元,而Jumia做出的回应根本不奏效。投资者对Jumia发起了集体诉讼。几个月后,Jumia宣布退出加蓬市场,然后在肯尼亚进行了裁员。

一帮欧洲人,创建了非洲版的阿里巴巴?
纽交所上市时的Jumia,今非昔比

2019年7月,彭博社报道了Jumia与Vivo energy Plc达成战略伙伴关系(此Vivo非彼vivo)。Vivo energy在非洲拥有2100家壳牌和Engen的加油站。如此一来,消费者在Jumia买的东西就可以在Vivo energy的加油站取货了,简化了非洲大陆的产品交付过程。

但这消息一出,Jumia的股价跌到了20美元以下,一蹶不振。

2019年8月,Jumia发布了第二季度财务报告。Jumia尼日利亚的CEO朱丽叶·阿娜玛指出,其J-Force计划中有些第三方销售人员正在从事不正当的销售行为。

一帮欧洲人,创建了非洲版的阿里巴巴?
加入J-Force,给自己当老板儿

因为J-Force部门的销售员工薪水主要来自佣金,如果销售的业绩达标,将会获得佣金和底薪。但如果销售员工的业绩没有达标,连底薪都得不到,到后来,底薪制度都被取消了。

在这种极端的压力下,J-Force销售团队意识到,他们每个月的收入完全和订单指标相关,没有订单就没钱养家。订单成功与否不重要,只要有下单量就可以了。

所以,在2018年第四季度至2019年第二季度之间,有些销售人员通过虚假订单产生了大约1750万美元的造假。

Jumia坚称,它从未正式批准过这种行为,已经解雇了负责人员,并且对Jumia的财务报告没有实质性的影响。

一帮欧洲人,创建了非洲版的阿里巴巴?

不仅如此,财务报告还显示,在2018年,Jumia的累计亏损达到了9.657亿美元。并且未来的盈利能力还是未知,投资者对这家公司完全没什么兴趣了,大家的耐心已经消磨殆尽了。

一个月后,Jumia的股价跌至个位数,最低跌至2.18美元。曾经拥有30亿美元估值的Jumia,在6个月内市值蒸发了26亿美元。

一帮欧洲人,创建了非洲版的阿里巴巴?

2019年11月,Jumia意识到需要关闭一些不适合电商发展的国家和业务,否则很难盈利。

于是,Jumia迅速宣布退出喀麦隆市场、卢旺达市场和坦桑尼亚市场,并且试图绘制盈利之路,想在成立20年之后的2022年实现盈利。

Jumia的最初拥有者,德国火箭网(Rocket Internet)在Jumia上市一周年的前一周,抛售了所持11%的股份。

一帮欧洲人,创建了非洲版的阿里巴巴?

因为疫情的影响,非洲老铁们在家里线上购物的次数大大上升。Jumia在2020年的股价也从个位数涨到了十几美元。而Jumia的另一个大股东,非洲最大无线运营商MTN也计划出售所持的全部权益来回血。

要被“爸爸”抛弃了,“儿子”的路该怎么走?


2、前途未卜的“弟中弟”

Jumia的三驾马车:一个每年访问量达10亿次的市场、一个处理运输和交付的物流部门,以及一个支付平台Jumia Pay。

Jumia在非洲市场的掘金之路陷入疲态,因为在物流和运输基础设施欠发达的国家中大规模建立电商运营的过程艰巨又昂贵,烧钱得烧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老铁们干就完啦

虽然被称为“非洲阿里巴巴”和“非洲亚马逊”,但是Jumia和这两个巨头相差甚远。亚马逊花了6年才实现盈利,但成立了8年的Jumia,还在挣扎线上。或许Jumia在盈利方面真的要向两位大哥好好学习一下了。

在电商市场,Jumia面临着强敌的挑战,那就是全球知名物流快递公司DHL推出的DHL Africa eShop。

2019年4月,DHL Africa eShop上线,扩张至34个非洲国家,使200多个美国和英国的卖家在线上面向非洲消费者。

同时,DHL与初创公司Mall of Africa联手合作,Mall of Africa主攻中上层人群。DHL Africa eShop甚至自称:“我们才是非洲最大的电商平台。”

靠着物流和快递起家的DHL,肯定比Jumia的配送系统更加成熟。虽然Jumia在大力发展物流配送,但DHL和Jumia中路对线,Jumia怕是遭不住。


DHL贼硬气

除了DHL,Jumia身后的Takealot和Konga也在紧追不舍。

Konga由尼日利亚人Sim Shagaya创立,后来出售给了Zinox,Zinox将Konga与新兴零售公司Yudala进行了合并。

Jumia和Konga都有自己的交付平台——Konga Pay和Jumia Pay,并且还在送餐和分类广告网站两个领域进行厮杀。

2020年Jumia的财报显示,Jumia Pay同比增长达到71%,交易量达到230万,比去年同期增长77%。Jumia Pay已经成为陷入困境的Jumia创造新收入的关键来源。

但金融科技领域的竞争更加激烈,烧的钱并不比电商领域少,尼日利亚的Opay和Palm Pay等支付服务运营商仅去年就得到了超过2.1亿美元的融资。

这边Jumia和Konga在尼日利亚打得不可开交,那边南非又来了个Takealot。Takealot拿到了南非最大报业集团Naspers超过3亿美元的注资。


南非电商黑马Takealot

此前,Naspers投了Konga,但是在2018年出售了Konga,转投Takealot。很明显,Naspers看中了南非的市场,并不看好尼日利亚的市场。南非作为非洲最先进的经济体,基建设施非常发达,并且人均购买力更强,更适合电商平台发展。

同样想要在2022年之前盈利的Takealot,比Jumia更有希望。Takealot的CEO基姆·里德表示,Takealot的收入是Jumia的四倍,祝Jumia好运。

Jumia仿佛成了一个弟中弟,谁都能来踩上一脚。


3、财富大门为谁而开

2012年,法国人杰瑞米·霍达拉和萨夏·波尼翁纳克共同创立了Jumia,彼时他们刚离开麦肯锡咨询。“德国山寨之王”火箭网(Rocket internet)给他们提供了初始资金,并拥有20.6%的股份。


德国创投孵化器Rocket internet

随后,南非无线运营商MTN也进行了投资并拥有29.7%的股份,法国保险公司Axa和法国电信公司Orange也进行了投资。

MTN、Orange和Axa对于Jumia的投资并不仅仅只因为财务,而是具有高度战略性的。这三家公司在非洲拥有重要的业务,希望能够参与非洲的数字化进程。而Jumia则是这一变化的最大参与者。

比如,Orange开始在Jumia上卖手机。并且所有Orange用户使用Jumia时可以免流量,因为非洲的流量比较昂贵,所以此举帮助Jumia吸引了新客户。Axa的智能手机保险也在Jumia上架了。


Axa保险在Jumia上卖手机保险

Jumia的总部位于德国柏林,技术和产品团队位于葡萄牙,高管团队位于阿联酋。高管团队主要由白人组成,其中有些人对非洲完全陌生。这引发了很大的争议,有人认为这是一家外国公司利用非洲的身份在非洲大陆捞金,称之为“金融殖民主义”。

作为首席执行官,萨夏·波尼翁纳克表示,Jumia的技术团队在葡萄牙是因为非洲缺乏人才。尽管这是一个事实,但非洲老铁听了这话属实不乐意了。

而总部设立在德国,Jumia高层也有自己的想法,因为欧洲公司结构比非洲公司结构更容易吸引投资者的资金。由于非洲部分国家的政治体系不稳定,将总部设在德国更安全些。


萨夏·波尼翁纳克

Jumia首席执行官还表示,Jumia在非洲提供了很多工作机会。最重要的是,Jumia的消费者和卖家在非洲,这家公司是为非洲人服务的。言下之意,不管你们怎么说,我Jumia就是非洲公司!

不可否认的是,Jumia为非洲的电商领域带来了很大的突破,上市筹集了1.96亿美元也算是一项成功。虽然Jumia从最开始的受追捧到现在的不被看好,期间暴露了诸多问题。但Jumia在非洲仍然有一定的优势,80%的市场占有率摆在那呢,并且Jumia的支付系统和物流系统也在进步。

最重要的是,Jumia的财务问题,令投资者保持着疑问。如果得不到新的资金支持,这只堕落的独角兽将面临着生死存亡的问题。

毕竟,即使是阿里巴巴的非洲分巴,也不是谁都能叫得起的。


参考资料:

BBC《Jumia: The e-commerce start-up that fell from grace 》,2020/4/29
Forbes《Jumia, Africa’s Failed Unicorn Is Hemorrhaging Millions》,2020/4/23,作者:Kori Hale
独角兽Jumia会是“诈骗犯”还是“非洲阿里”/美股研究社
再谈Jumia:很不乐观/赢在非洲
Techpoint《Could JumiaPay save the Amazon of Africa?》,2019/11/13,作者:Yinka Awosanya
Linkedin《Why is Konga worth "only" $35m and Jumia $1 billion?》,2017/11/23,作者:Bastien Moreau
Techpoint《How Jumia lost its unicorn status, shedding $2.6bn market cap in 6 months》 ,2019/10/14,Yinka Awosanya
The Africa report《Jumia: What went wrong at ‘Africa’s First Unicorn’?》,2019/12/11,David Hundeyin
MarketWatch《5 things about newly-public African e-commerce site Jumia》,2019/4/14,作者:Tonya Garcia
麦肯锡全球研究所《Lions go digital: The Internet’s transformative potential in Africa》,2013/11/1,作者:James Manyika, Armando Cabral, Lohini Moodley, Suraj Moraje, Safroadu Yeboah-Amankwah, Michael Chui, and Jerry Anthonyrajah

设计/视觉:YAN


作者公众号:青年横财发展会(ID:xrich666)
1586430887178211.jpeg

本文系作者授权数英发表,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转载请在文章开头和结尾显眼处标注:作者、出处和链接。不按规范转载侵权必究。
本文系作者授权数英发表,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作者本人,侵权必究。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本文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本文系数英原创,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授权事宜请至数英微信公众号(ID: digitaling) 后台授权,侵权必究。

一帮欧洲人,创建了非洲版的阿里巴巴?

扫描,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