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淘宝夜店《一千零一夜》打烊后,来听听设计师的1001个改稿夜

原创2016-08-11举报32109252

昨晚淘宝夜店《一千零一夜》打烊后,来听听设计师的1001个改稿夜

扫描,分享朋友圈

#意类异类说#

我是意类的Art王雨杨,直男一枚,耐心(cao)的巨蟹座,长得像80后的90后,没事喜欢看看电影,逛逛展览,拍拍皂片,服务过手机淘宝,天猫,丰趣海淘等客户。

大家先随意认真的欣赏下昨晚上线的一千零一夜。

昨晚淘宝夜店《一千零一夜》打烊后,来听听设计师的1001个改稿夜

现在你看的这片文章是我写的第二遍稿子,不出意外地,第一篇被毙掉了。这是我的习惯,为做的东西标上序号,从接到一千零一夜的brief开始,我就知道,这是个很难结束的项目,我眼睁睁的看着文件名,从1变成了50。对,整整50稿,这不是段子。

昨晚淘宝夜店《一千零一夜》打烊后,来听听设计师的1001个改稿夜

做这个首页,我也用尽了洪荒之力。设计难度之大绝对是空前的,既要表达出夜市的感觉,又要照顾开发的限制,很多不能去掉的线框只能和设计融为一体。诺,下图红色的线和面就是不能去除的线框和必须预留的空间,宝宝心里苦啊!

昨晚淘宝夜店《一千零一夜》打烊后,来听听设计师的1001个改稿夜

对brief理解的不到位,客户brief的变动,技术开发限制的问题,设计美学都会产生不可避免的修改。

昨晚淘宝夜店《一千零一夜》打烊后,来听听设计师的1001个改稿夜

大家都知道,大公司做事的流程都是一级一级往上的。犹记得老大带着第37稿去阿里巴巴给大领导提案的时候,那晚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在最后一班地铁上,手机收到了希也(帅气的小客户)的消息:大老板觉得不行哎。接着是team群里大家的安慰和鼓励,我握着手机倚在门边没说话,刺眼的灯光让我有些头疼。

昨晚淘宝夜店《一千零一夜》打烊后,来听听设计师的1001个改稿夜

这时手机又震动了,是老大的私信:稿子过了。

我有点懵“真的?”

“真的,哈哈哈”。

我抑制不住的大笑,堵在眼角的泪水也决堤崩了出来,众人错愕,不知道这个又哭又笑的男人是谁,从哪来,到哪去。他们当然不会懂一个设计师最幸福的瞬间,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我以为可以交稿了。

但是!

一个月后,平静的生活被希也的消息打破:手机淘宝改版了,首页的稿子要改。What?(黑人问号脸.jpg)这大概就是晴天霹雳的滋味。大领导好不容易通过的稿子又要改!我当然不答应,“不改。”

team群潜水的小伙伴们又上线了“改改吧”“只有你能拯救首页了”“就靠你这个首页了”“这个首页一定会红的,你一定会红的。”

他们就是这样,用充满爱的心灵鸡汤鼓(qi)励(pian)着我做到了50稿,并不是因为我内心想红。

昨晚淘宝夜店《一千零一夜》打烊后,来听听设计师的1001个改稿夜

“那个墙感觉有点奇怪哎”“不改!”

“色调偏黄了点”“不调” 

“去掉那个汽车吧”“嗯…”

“你看看再怎么美化一下”“哦”

“这边的这个阴影好难受”“行”

“加个灯吧”“好的”

“加个公交车站怎么样?”“哇,真棒,跟我想一块去了!”

……

江畔(老大)说过,好的设计要经得起精雕细琢。

沐尘(项目负责人)说过,不改个50稿休想结束(/微笑)。

希也说过,沐尘说的好。

一个成熟,遇事冷静的设计师,大概就是这样炼成的吧。

昨晚淘宝夜店《一千零一夜》打烊后,来听听设计师的1001个改稿夜

本来争取到放两天结果收到通知一天就被撤了,这才叫真实的生命吧,有些无奈,有些心疼,后面用50张过程图做成的GIF纪念一下那些死去的亡灵。

昨晚淘宝夜店《一千零一夜》打烊后,来听听设计师的1001个改稿夜

昨晚淘宝夜店《一千零一夜》打烊后,来听听设计师的1001个改稿夜

扫描,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