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渣渣辉走红的贪玩蓝月,新片很烂却依然活得很好,为什么?

原创2020-05-09举报788

因渣渣辉走红的贪玩蓝月,新片很烂却依然活得很好,为什么?

扫描,分享朋友圈

因渣渣辉走红的贪玩蓝月,新片很烂却依然活得很好,为什么?

原标题:我四渣渣辉出新广告了,依然是那么烂

“大扎好,我系轱天乐,我四渣渣辉,探挽懒月,介四里没有挽过的船新版本,挤需体验三番钟,里造会干我一样,爱象节款游戏。”

这句话相信你一定听过,它在2018年成为当年最洗脑广告,成为不少人的梦魇,一闭眼就在脑中挥之不去。这句话是网页游戏《贪玩蓝月》的广告。

最近它经过一段时间的酝酿,发布了“船新广告大片”。这个大片用了电视购物、窃·格瓦拉梗,但我还是只能用一个烂字来形容。

《贪玩蓝月》的广告一直是烂的代名词,因此这视频并没有什么人关注,微博上寥寥无几的互动让人顿生同情之心。

因渣渣辉走红的贪玩蓝月,新片很烂却依然活得很好,为什么?

不过,对于《贪玩蓝月》,比它的广告更值得注意的是,这款游戏已经四年了,你可能觉得不可思议,也许让你更不可思议的是,这款2016年4月上线的游戏最高月流水超过2亿元,截止2018年末累计流水超过30亿。

这款制作粗糙,人见人骂的烂游戏赚得盆满钵满,并且过了4年依然活得很好,那么它是怎么做到这么成功的呢?这跟它的营销策略是分不开的。


一、复制《热血传奇》成功经验

《贪玩蓝月》这款游戏的原型是《热血传奇》,《热血传奇》2001年由韩国WEMADE Entertainment发行,2001年,陈天桥拿下了它的代理权,然后开始收割国内游戏用户。

那个年代,PC还没有普及,不少人都是去网吧上网。21世纪初那几年,如果你去网吧扫一眼,玩游戏的有80%以上玩的都是传奇。

因渣渣辉走红的贪玩蓝月,新片很烂却依然活得很好,为什么?

巅峰时期,《热血传奇》是世界上同时在线人数最高的网游,有数据号称达到千万,要知道,这是在PC不普及的网吧时代。盛大网络也借此一战成名,很快在美国上市。

很多时候,成功来自于复制前人成功的经验。《热血传奇》在当年火遍大江南北证明了其游戏的设计、逻辑等都是顶尖的,也是经过市场证明的,并且直到今天,依然有大批粉丝怀旧。《贪玩蓝月》基本是山寨《热血传奇》,这保证了其游戏设计的基本逻辑是过关的,并且在启动期就自带一批有记忆基础的用户。


二、定位精准受众:中年人

不少年轻人都觉得身边没什么人玩《贪玩蓝月》,其实《贪玩蓝月》在一开始就将自己的受众定位在21世纪初玩《热血传奇》的70、80后,这与如今玩《王者荣耀》的年轻人有显著差别。

在《贪玩蓝月》的传播素材中,各种金龙满天飞,大刀砍来砍去,感人的五毛特效,这些东西对年轻人毫无吸引力,而对于80后中年男,则唤起了21世纪初的记忆,他们想要找回当年那种血脉喷张,买了装备豪横砍人的状态。

根据STN2017年的数据统计结果,“页游玩家的年龄分布中,30-39岁的占比54%,其次是40-49岁的玩家他们大多有家庭要照顾,没有太多时间,所以更喜欢操作简单,不用动脑的2D即时战斗。”

B站up主敖厂长曾通过调查发现,《贪玩蓝月》70%的玩家年龄都在35~49岁之间,在敖厂长视频下这位网友的评论就很有代表性。

因渣渣辉走红的贪玩蓝月,新片很烂却依然活得很好,为什么?

所以《贪玩蓝月》从诞生起就避开了《王者荣耀》这类年轻人和学生的游戏市场。它避开了锋芒,走了一个差异化,将受众定位在80后中年用户。


三、明星投放的大数据测试思维

一款游戏如果能够让明星代言,当然可以迅速让市场了解,但是作为一个新游戏,预算有限的情况下,如何让自己以最小的成本找明星代言呢?

2017年罗振宇的跨年演讲讲过一种找代言明星的策略,原话是这么说的:

有款游戏,一夜之间签下很多明星代言,从常理看这不可能,其实,他们开始没签合同,明星的照片先用了再说,然后网络大数据会瞬间告诉你,哪个明星对于这个市场是有效的,就立马给这个明星的经纪人打电话:只要肯授权,几百万马上到账。没错,这就是侵权。但明星团队是愿意打旷日持久的官司,还是落袋为安?反过来说,游戏公司是愿意侵权拿到市场的先发优势,还是在规则之内缓慢行动?


很多人认为罗振宇说的就是《贪玩蓝月》的找明星策略,据不完全统计,给《贪玩蓝月》代言过的有张家辉、古天乐、陈小春、甄子丹、吴孟达、乔杉、马丽、胡军、刘烨、孙红雷、徐锦江等。

因渣渣辉走红的贪玩蓝月,新片很烂却依然活得很好,为什么?

从后来《贪玩蓝月》主要使用的明星来看,里面最好用的就是古天乐和张家辉了。

在明星投放这里,《贪玩蓝月》用了精益创业思维,这种思维是先开发一个最小化可行产品(MVP),然后小范围推出、收集反馈,迭代、完善、大范围推出的动态过程。它是用最快的方式,以最少精力完成“开发—测量—认知”的反馈循环。

从明星代言、投放角度来看,《贪玩蓝月》在这种策略下,使用了多个明星进行小范围投放测试,获取反馈,从中选择反馈效果最好的明星,进行签约,然后再进行大范围投放。最终得出的结论是古天乐和张家辉的效果最好,后来二者也的确让《贪玩蓝月》大火。

今年初《贪玩蓝月》又签约了谢霆锋为代言人,可以发现,这款游戏找的代言人基本也是70、80后香港明星,这些明星基本上是陪伴广大80后走过青春岁月的人,这与上面说的游戏的人群定位也是相符的。


四、带梗的广告

《贪玩蓝月》最为大众所知的莫过于它的洗脑广告,它的洗脑广告比铂爵旅拍、知乎们还要早。五毛特效,大红、大黄的颜色,配上“古天乐绿了”、“我系渣渣辉”、“是兄弟就来砍我啊”、“船新版本”等台词,让大批网友边吐槽边模仿。

洗脑广告的原理非常简单,一首一般的歌听够几百遍,也会觉得不错,一个有槽点的洗脑广告,重复几百遍,槽点必被记住并大范围传播。

对《贪玩蓝月》来说,广告中最有名的那句台词莫过于“我四渣渣辉”,这句台词成了不少人茶余饭后的笑点,而张家辉甚至借此又火了一把。

他在接受陈鲁豫采访的时候说,当时只是因为拍的东西比较多,心情有点烦躁,再加上普通话不太好,所以听起来是“我四渣渣辉”,但是自己完全不知道这句话为什么会这么火。

在今天,“梗营销”已经成了营销的一种策略,奥迪的“灯厂”称号,Kindle的“盖泡面神器”等都是这种营销的体现,而无心插柳的“渣渣辉”与“是兄弟就来砍我啊”、“船新版本”等台词成为《贪玩蓝月》广告中传播最广的梗,这让《贪玩蓝月》的广告效果远远超过预期。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页游的生意已经是日薄西山,但是《贪玩蓝月》却凭借着差异化的定位和大规模的明星代言,意外取得成功,其从游戏的定位开发和营销广告策略,都有值得学习的地方。

但《贪玩蓝月》的问题在于产品本身质量相当之低,游戏的质量已经被不少网友吐槽。最近它还投资拍了一部名为《蓝月》的衍生电影,虽然还没有评分,但从不多的短评来看,这绝对又是一部无敌大烂片。

因渣渣辉走红的贪玩蓝月,新片很烂却依然活得很好,为什么?

营销决定商业的下线,产品决定商业的上线。《贪玩蓝月》的产品如果没有实质性提高的话,恐怕它的故事也就没法再往下讲了。


作者公众号:寻空的营销启示录(xunkong2005)
因渣渣辉走红的贪玩蓝月,新片很烂却依然活得很好,为什么?

本文系作者授权数英发表,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转载请在文章开头和结尾显眼处标注:作者、出处和链接。不按规范转载侵权必究。
本文系作者授权数英发表,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作者本人,侵权必究。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本文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本文系数英原创,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授权事宜请至数英微信公众号(ID: digitaling) 后台授权,侵权必究。

因渣渣辉走红的贪玩蓝月,新片很烂却依然活得很好,为什么?

扫描,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