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斯奎特,从街头走向国际的涂鸦艺术鼻祖 | 精选艺术家13/100

原创2020-04-04举报3209

巴斯奎特,从街头走向国际的涂鸦艺术鼻祖 | 精选艺术家13/100

扫描,分享朋友圈

巴斯奎特,从街头走向国际的涂鸦艺术鼻祖 | 精选艺术家13/100

原标题:13/100艺 | 如果说到涂鸦艺术鼻祖,得聊聊Jean-Michel Basquiat

TJartrip精选100 艺术家——NO.13:Jean-Michel Basquiat。

让-米歇尔·巴斯奎特(Jean-Michel Basquiat)
1960.12.22- 1988.08.12

巴斯奎特,从街头走向国际的涂鸦艺术鼻祖 | 精选艺术家13/100

巴斯奎特又名巴斯奇亚,出生于美国纽约布鲁克林,是在1980年代活跃于美国的画家、雕塑家及街头涂鸦艺术家。父亲是海地人,母亲为波多黎各后代。

巴斯奇亚自小显露绘画的兴趣,母亲喜爱时尚设计、素描,父亲常带回纸张让他自由作画,是他重要的鼓励与支持的源泉。1965年时母亲经常带他参观纽约博物馆,1966年时成为布鲁克林美术观的小小博物馆之友。

早期对巴斯奇亚的艺术产生影响的因素包括:勤读法文、西班牙和英文读物,酷爱希区科克的电影、汽车和漫画书等。

成年后,成为一名成功的80年代新表现主义(Neo-expressionist )艺术家,由于在28岁吸毒过量,英年早逝。其作品至今仍深深影响着当代的艺术家。


巴斯奎特,从街头走向国际的涂鸦艺术鼻祖 | 精选艺术家13/100

说到巴斯奎特,你会想到什么?

涂鸦艺术家?拖把发型?画看起来很丑的画作?安迪·沃霍尔的忘年交挚友?麦当娜的前男友?各大品牌联名对象?艺术史上9位数俱乐部中最年轻的一员?今天,小T和大家来扒一扒这位成功的80年代新表现主义(Neo-expressionist )艺术家。


一、童年时期,耳濡目染(1960 - 1970)

1960年,马蒂尔德(1934年-2008年)和杰拉德·巴斯奎特(生于1930年)的第一个孩子——巴斯奎特出生了。

他有两个妹妹:1964年出生的Lisane和1967年出生的eanine。巴斯奎特的母亲马蒂尔德是波多黎各人,父亲杰拉德·巴斯奎特则是海地人,并曾担任海地的内政部长。怎么说巴斯奎特也是官二代,家里算是中产阶级条件很不错。

他不仅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和法语,西班牙语也会,并偶尔阅读象征诗、神话、历史与医疗文书,这为他走向国际打好了底。

幼年时,巴斯奎特即表现了对艺术的天份,并在母亲和老师的鼓励下学习作画、参加美术相关的活动。

父母从小提供给他优质的教育,并有意鼓励他对艺术的喜爱。父亲经常带给他绘画用的纸,让他自由绘画。五岁时,母亲就开始带他参观纽约的各大博物馆,如:布鲁克林博物馆、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等,还给他办了vip卡好让他随时进出。这些见识,也让他对艺术耳濡目染。

巴斯奎特,从街头走向国际的涂鸦艺术鼻祖 | 精选艺术家13/100

1967年,7岁的巴斯奎特在布鲁克林街头玩球时,遭遇车祸。

巴斯奎特,从街头走向国际的涂鸦艺术鼻祖 | 精选艺术家13/100

这起车祸让他在医院住了好一段时间,还切除了部分脾。在养病期间,母亲给他带了一本19世纪复印本《格雷的解剖学》,以及达芬奇的解剖图资料。这些成为了日后巴斯奎特艺术的重要创作源泉,日后的作品中也发现有不少人体解刨的影子。

巴斯奎特,从街头走向国际的涂鸦艺术鼻祖 | 精选艺术家13/100巴斯奎特,从街头走向国际的涂鸦艺术鼻祖 | 精选艺术家13/100


二、少年时期,才华初现(1970 - 1980)

随着年龄增长,家境优越的巴斯奎特,不爱上学开始叛逆,迷恋美国的街头文化。经过疯狂的阅读和自学,12岁时候,就知道了艺术大师Andy Warhol和Keith Haring。15岁开始,离家出走,在华盛顿广场流浪,住在街头的纸箱里,彻夜不归的夜晚,巴斯奎特在格林威治村的华盛顿广场闲逛并且开始吸毒,常被警察送回家。1976年,16岁的巴斯奎特从学校退学,被他父亲赶出家门,从此他寄居朋友家,依靠变卖T恤衫和手工明信片为生。

手工明信片的故事,源于艺术家Jennifer Von Holsteinand。在一次聚会中,巴斯奎特得知Jennifer在做一些拼贴明星片,巴斯奎特到她家里发现了这些有趣的创作,并决定和她一起创作。不久后,志同道合的他们成为了当时情侣。

巴斯奎特,从街头走向国际的涂鸦艺术鼻祖 | 精选艺术家13/100
图片:Courtesy Jennifer Von Holstein

巴斯奎特与当时的女友Jennifer Stein, 《Anti-Baseball Card Product》 1979。

巴斯奎特,从街头走向国际的涂鸦艺术鼻祖 | 精选艺术家13/100
图片:©Jennifer Von Holsteinand The Estate of Jean-Michel Basquiat

巴斯奎特,从街头走向国际的涂鸦艺术鼻祖 | 精选艺术家13/100图片:Licensed by Artestar, New York

这对情侣经常在纽约的街头贩售DIY的明信片,有一次路过一家R.M.Williams的餐馆时,巴斯奎特认出了坐在橱窗边的Andy Warhol。巴斯奎特让Jennifer在门口稍等片刻,独自进到餐馆中,说服Andy购买了两张明信片,这是生平中他俩第一次对话。

巴斯奎特,从街头走向国际的涂鸦艺术鼻祖 | 精选艺术家13/100

其中一张明信片是一副镜片被刮的墨镜,有几分kaws XX的味道吧。要知道,这一年,1974年出生的布里安Brian(即Kaws)还是个三岁小孩,创作灵感是不是源于巴斯奎特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尔后,17岁的巴斯奎特疯狂地爱上街头艺术,和高中的友人阿尔·迪亚兹(Al Diaz)一起在纽约街头涂鸦。

从地铁到曼哈顿的建筑上都能看到他们的一些简洁的“文案句子”,最后会统一喷上签名“SAMO”。SAMO 即“Same Old Shit”的简写,意思是“老掉牙的臭狗屎”。

错综复杂的色彩、象征性的冠冕以及潦草的文字,从文化遗产到政治问题,流行文化的象征和圣经诗篇,都是他创作素材。在小T现在看来,这种“警句式”的创作与Jenny Holzer(1950-)也是异曲同工。

大家都很好奇,SAMO到底是谁?这种悬疑、紧张、刺激和被人注意的感觉,对于从小就想出名的巴斯奎特来说简直是最好的回报。1978年12月,Village Voice周报登了一篇关于这些文字的报导。公共艺术娱乐节目《电视派对》(TV Party)中,巴斯奎特不仅以 SAMO 身份登台,说SAMO就是他自己。后来,因为这事阿尔·迪亚兹和巴斯奎特闹掰了,于是在苏活区建筑物的墙上,巴斯奎特写上“SAMO IS DEAD”,结束了关于SAMO的计划。

1979年4月29日,巴斯奎特在一次Graffiti artists party中,认识了很多艺术家的朋友。这为他的艺术之路做好了铺垫。但是,生性活跃的他泡在曼哈顿中心的Mudd俱乐部或是57俱乐部,玩起了实验乐队,起了名“格雷(gray)”,源于年少时候看的《格雷的解剖学》。在那,认识了还未成名的麦当娜。

不过,玩乐队好景不长,他发现自己将在绘画领域受人瞩目,于是开始专注于绘画。当他第一幅画卖了200美金,并和当时女友在中餐厅大搓了一顿后,坚定了自己的艺术家之路。

巴斯奎亚在电影《城中81街》中

1979年,巴斯奎特在Bronx参加了“80年代第一个劲爆艺术展”——“时代广场展览 ”(Times Square Show),与他同时展出的艺术家有:珍妮·霍尔泽(Jenny Holzer),奇奇·史密斯(Kiki Smith)和肯尼·沙夫(Kenny Sharf)……这算是巴斯奎特跨进当代艺术圈的坚实的一步。


三、青年时期,黄金时代(1980 - 1985)

70年代末80年代初,随着美国艺术新浪潮的兴起,艺术圈的人们开始认识并喜爱这位年轻艺术家的作品。

他的作品被收录在1981年纽约举办的“新浪潮”(New Wave)展览中,与凯斯·哈林(Keith Haring),罗伯特·梅普尔索普(Robert Mapplethorpe)和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1928-1987)的作品一同展出,这些可都是巴斯奎特的偶像啊。而且,安迪·沃霍尔与他成为了忘年交,也很快成为他的人生导师,给他介绍了很对艺术圈的朋友。毋庸置疑的是,沃霍尔的名人地位,无疑帮助巴斯奎特获得了更大量的知名度和曝光度。

在沃霍尔的引荐下,巴斯奎特成为了最年轻的艺术家 (21岁)被邀请到德国参加了到第七届卡塞尔文献展 “928”。

画廊主安妮娜·诺西(Annina Nosei)看中了New Wave展览中巴斯奎特的一件小尺幅作品,并由此开始正式代理巴斯奎特,两人的合作关系持续至1986年。

1981开始,The Annina Nosei Gallery的老板娘Annina成为巴斯奎特的经纪,给他租了一个地下室,让他朝九晚五以上班的方式画画,五五分成。

到1982年不到两年时间,巴斯奎特专心创作,疯狂作画。他绘画完全是自学成才的,他常常从艺术史里寻找创作灵感,大都会美术馆没少跑。画作里,不难看到毕加索、托姆布雷、培根等人的影响。同一时间,可以处理三幅以上的画作。期间,他画了至少500幅,这是他此生中产量最高的时期。而这时候,他年仅22岁。

1982年2月,巴斯奎特的声望如日中天。The Annina Nosei Gallery给巴斯奎特在纽约画廊举办了solo Show,这也是他在美国的首次个展,展览门票在开展当天便售罄,作品也瞬间售出,他足足赚了25万美元。

从来没有这么多钱,来到了甚至没有银行账户的巴斯奎特家中,钱堆满了屋子。钱一多,就容易上歧途,开始花钱如流水地购买可卡因过瘾。也正是在这关键的1982年,他完成了《瘾君子》(Dustheads)的创作。

这件作品在2013,在当时拍出了4880万美元的成交记录(当然,在2017年纪录被打破)。同年,巴斯奎特还德国第7届卡塞尔文献展(Documenta VII)。

1983年,巴斯奎特参加了美国纽约的惠特尼艺术双年展,成为了这一展览历史上最年轻的参展艺术家,从此奠定了这位23岁艺术家无可比拟的知名度。

这之后,Annina Nosei介绍了当代画商Larry Gagosian给巴斯奎特。Larry初看以为是一大把年纪的艺术家的成熟作品,甚至看到了Cy Twombly的影子。于是,一次性买了三幅,当时只花了他9000美金(不过那时候也是巨款了)。1983年,高古轩 (Gagosian)画廊举办了巴斯奎特的展览。作为一个重要的艺术品商,保证巴斯奎特作为艺术家的经济支持和成功地位。

随着巴斯奎特在国际上的名声越来越响亮,在1984年,作品从每幅4000美元的价格,迅速跃升超过20万美元的拍卖价格。一夜之间,巴斯奎特富有了,成为了曼哈顿神话中王子般的存在。他穿着溅上颜料的阿玛尼西装,兜里塞满了百元大钞,经常与大卫·鲍威(David Bowie)以及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一起,甚至和麦当娜交往过一段时间。

1985年的时候,纽约时报以他赤脚的照片作为了杂志封面,并辅以文章《全新的艺术,全新的经济来源:美国艺术家的市场化》,而他的涂鸦已经在市场站稳脚跟。

一边是飞黄腾达的名声,另一边却脱不下黑人的外衣。80年代的美国,种族歧视愈演愈烈。

巴斯奎特不止一次说:“我不是黑人艺术家,我是艺术家”

很难想象,出入高级场所的他,穿着山本耀司设计的松垮垮的黑色西装,开襟白衬衣,戴着一顶直边黑礼帽在曼哈顿街头,竟然拦不下一辆出租车。巴斯奎特从不公开他的愤怒,只是让它们暗暗隐藏于他那些神秘的符号、文字中。

接下来的几年中,在他的作品中能看到不少都包含有诗意的象征,哲学化的内涵和讽刺性的寓意。值得注意的是,在巴斯奎特的作品中经常会出现皇冠的形象,他将这些来作为自己在绘画中的标签

巴斯奎特创作了1000多幅画作,以及超过2000多张草稿,这些作品充满力量,狂野又有些天真的孩子气。这些涂鸦作品中,包含了一项重要主题,就是对于非裔美国人在身份认同、社会地位以及生存状况等方面的感悟。

The Death of Michael Stewart, 1983,这幅作品是为了纪念1983年,被纽约警察殴打致死的一位黑人涂鸦艺术家而创作的。画中,警察被描绘成挥舞着警棍的尖牙小人,而斯图尔特则是一个象征没有地位和形象的黑色剪影,整幅画面被红蓝色的漩涡所席卷。

1985年,艺术经纪人Tony Shafrazi与Bruno Bischof berger,联手为巴斯奎特与安迪·沃霍尔举办了双人展,展出共同创作的16件作品。

巴斯奎特与Andy Warhol共同创作了一系列作品后,处于个人名誉的最高峰。



然而,炒作大于实质内容的展览,在行业内却收到了大量负面评价。当时的媒体,甚至报道他们是在相互利用。整个展览,竟然没有卖出任何一件作品。最后,两人也郁郁不欢,年轻气盛的巴斯奎特甚至离开纽约并疏离沃霍尔。

四、辉煌时期,巨星陨落(1985 - 1988)

成名之后,巴斯奎特有些厌倦繁忙的纽约生活,渴望能去一个可以安心进行创作的地方,于是来到了洛杉矶。名声越大,压力越大,这让巴斯奎特不得不依赖海洛因保持创作的动力和精神。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1986年,巴斯奎特与经纪人散伙之后又与女友分手,创作上也毫无起色。学术界早已有了怀疑的声音,带有种族歧视的他们不能接受一个黑人天才有与生俱来的能力可以去安排一幅幅完美的画面。

成名的他,也成为时尚的宠儿。1987年,他曾登上过 COMME des GARÇONS 1987 春夏系列的时装秀。

1987年,巴斯奎特在巴黎博物馆举行个展,但反响一般。同年2月,沃霍尔在一次胆囊手术时,死于术后并发症。这为命中恩师的离去,给巴斯奎特造成了巨大的打击。他从此深居简出,状态再次跌入底谷。

1988年,巴斯奎特到欧洲,先后在Yvon Lambert、Berubourg、Hans Mayer举办展览。尔后回到纽约,又在Baghoomian美术馆举办展览,但评论依然褒贬不一。虽然巴斯奎特似乎赢得了艺术市场的偏爱,但在学术研究领域却仍然屡屡碰壁。

对于当时纽约的博物馆而言,极简主义正在大行其道,巴斯奎特浓烈的涂鸦绘画风格,一来打破了博物馆策展人对于绘画的传统定义,甚至让保守的策展人感到“不适”,二来看似缺乏艺术史的引述,使研究学者产生了意见分歧和怀疑。与此同时,黑人出身滋生的敏感脆弱心理,艺术圈对他关注的减弱,对自身能力的怀疑,对安迪死亡后的缅怀,都使他的生活和情绪陷入无法自理的状态,巴斯奎特越来越依赖毒品来抵抗内心的焦虑。

毒药下的亢奋在作品中的体现十分明显。

经常可见骷髅、十字架、露着牙齿的大嘴和亢奋的表情。也许是沃霍尔的死对他的打击太致命,从此他深居简出,心情忧郁,猛烈吸毒。同时减少创作时间,开始了自我摧残的道路,放浪形骸的天性到了极致。

1988年4月,巴斯奎特在拉吉·巴胡米安画廊(Vrej Baghoomian Gallery)最后一次展出新作,该展览仅仅持续了一个晚上,他就让画廊闭展了。

1988年8月,巴斯奎特在自家的公寓里嗑药过度致死,年仅28岁,画上了绚烂短暂一生的句号。他去世前夕的一系列作品充满了与死亡主题相关的符号与字样,或许预示了巴斯奎特的死亡,他晚期的作品充满绝望和歇斯底里。

Jean-Michel Basquiat 1988 《Riding with death》

在短暂的10年创作生涯里,他的作品狂野且有力量,给世人留下了上千幅绘画作品、3000多幅纸本和素描作品。


五、当代艺术,时代宠儿(1990 -  NOW)

什么东西死了之后更值钱?艺术家。

在巴斯奎特英年早逝后,全世界的美术馆都争相为其举办个人回顾展,好让世人都能一睹他生前的辉煌。

在巴斯奎特去世后4年,曾经将巴斯奎特拒之门外的惠特尼美术馆,在1992年为他举办了个人回顾展;2005年,布鲁克林博物馆为这位曾经的“小会员”,举办了名为“巴斯奎特”(Basquiat)的回顾展;2015年5月,布鲁克林博物馆即将举办一场名为「Basquiat: The Unknown Notebooks」的展览,当中的展品均为美国传奇艺术家 Jean-Michel ;2015年7月,西班牙毕尔巴鄂古根海姆美术馆为巴斯 奎特举办了名为“正待此时”(Now’s the Time)的回顾展;2017年9月,“Basquiat:Boom for Real”的巴斯奎特大型回顾展于英国伦敦巴比肯美术馆举行;2018年8月,Fondation Louis Vuitton 将举办「Egon Schiele - Jean-Michel Basquiat」展览;2019年9月,日本东京森美术馆个展……

值得一提的是,在艺术拍卖市场,巴斯奎特的作品也是受到追捧。在2017年5月18日,身价约为36亿美元,在自己的家乡千叶市设立私人美术馆的ZOZOTOWN 的创始人——前沢友作(Yusaku Maezawa),成功地拍到了一幅巴斯奎特名为《无题》的油画。

在纽约苏富比拍卖行的最终出价为11050万美元。

1984年以1.9万美元的价格成交的这幅画,在33年后翻了5800倍。这是Jean-Michel Basquiat 的个人拍卖价格的新纪录,同时也是美国艺术家拍卖价格的最高纪录。这一非凡的结果让巴斯奎特进入顶级藏圈的艺术家,跨入了1亿美元俱乐部。

目前,俱乐部成员有7位:毕加索、莫迪利安尼、培根、贾科梅蒂、蒙克、沃霍尔,而巴斯奎特是唯一的当代艺术家。


六、跨界时期,争相联名(2010 - NOW)

2013年,Supreme 2013秋冬系列中,美国著名涂鸦艺术家 Jean-Michel Basquiat 将与街头品牌 Supreme 展开合作,打造联名别注系列。同年,由陈冠希 与 Kevin Poon 领军的香港街头品牌 CLOT 继早前宣布与美国艺术家 Jean-Michel Basquiat 合作的艺术家企划。

2014年,Beckmann 家族所主理的 1800 Tequila 龍舌兰酒除了注重酒的生产以及品质外,外观包装也十分肯下功夫。打造Jean-Michel Basquiat x 1800 Tequila 限量版联名酒瓶。自比利时的人气配件品牌 KOMONO 以其种类繁多的腕表设计而闻名,与已故街头艺术家 Jean-Michel Basquiat合作打造联名腕表。

2015年,滑板团队 The Skateroom 推出The Skateroom x Jean-Michel Basquiat 联名滑板系列;2016年,Uniqlo 推出全新「UT SPRZ NY」艺术 T-Shirt ,包含Jean-Michel Basquiat系列;2017年,Banksy 向 Jean-Michel Basquiat 致敬新作出现于伦敦。

2018年,Jean-Michel Basquiat x Off-White™ 全新联名系列,别具新意的跨界合作企划;MEDICOM TOY 推出 VCD Jean-Michel Basquiat 新版玩偶;Taschen 发布了一本名叫《Jean-Michel Basquiat》的特别纪念书,这本有着 500 页 XXL 大小的书被称为 “史上最全面的版本”,其中包括了 Basquiat 的作品、手稿、注释等;Palms Casino Resort 棕榈树赌场度假酒店升级,你可以和 Basquiat、Warhol、KAWS 的作品住一起。

COMME des GARÇONS SHIRT 与巴斯奎特遗产管理机构合作,推出联名系列。周董最爱,周游记第一期就穿着这一系列。

2019年,Medicom Toy x Jean-Michel Basquiat 推出全新联名 BE@RBRICK 系列;Herschel Supply 向 Jean-Michel Basquiat 发起致敬,推出 Basquiat 合作产品;UNO 推出 Jean-Michel Basquiat 涂鸦牌组,让游戏充满艺术,仅售20美元;ZARA于2019年秋,隆重推出 Basquiat 系列夹克,向已故艺术家 Jean-Michel Basquiat 致敬。

 朋友们,这也许是你里巴斯奎特距离最近的一次。

虽然巴斯奎特一生短暂,但是留给世人的精神财富无限。他的一生,是典型的美国式非主流英雄史。小T认为,也许这就是美国梦。即使曾经一无所有,一样可以拥有一切;不论你的背景如何,不管你如何开始,都可以成功。

如果想进一步了解这位天才,可以找上面这部电影看看。

“巴斯奎特是如此的厌恶艺术是精英阶层的玩物。他曾说他嫉妒我,因为音乐更能被大多数人所传唱接受。”—— 麦当娜

向巴斯奎特顶礼致敬!

作品当前代理:
Cheim & Read (美国 New York City, NY)
Galerie Bernard Cats (比利时 Brussels)
Galerie Enrico Navarra (法国 Paris)
Hamiltons (英国 London (England))
Kukje Gallery (韩国 Seoul)
Malca Fine Art (美国 New York City, NY)
Max Lang (美国 New York City, NY)


*图片源自ins:#dingart
*部分图文源自网络,侵删


数英用户原创,转载请遵守规范

巴斯奎特,从街头走向国际的涂鸦艺术鼻祖 | 精选艺术家13/100

扫描,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