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李奥贝纳董事合伙人在疫情下创业,究竟谁给了他勇气?

转载2020-02-26举报31518

前李奥贝纳董事合伙人在疫情下创业,究竟谁给了他勇气?

扫描,分享朋友圈

前李奥贝纳董事合伙人在疫情下创业,“创意复兴”可行吗?

来源:橡皮人网
原标题:这时候出来创业,这个创意人是不是疯了?

疫情当下,无论是经济还是信心都严重受挫,一时裁员、倒闭潮风起,这当口居然有人离开大公司的安稳环境,创办新公司。

我们采访了Rocky(郝崎),原上海李奥贝纳董事合伙人/执行创意总监,现上海创意复兴广告创始人/CEO,看看究竟是谁给了他勇气? 

前李奥贝纳董事合伙人在疫情下创业,“创意复兴”可行吗?


1、为什么会选择离开4A?是什么促使你在这个时机创业呢? 

当年李奥贝纳创立的时候,正是1935年美国的经济萧条时期。

有记者问李奥贝纳为什么在经济最坏的时候开广告公司,当时别人都不看好他,说他迟早要关门去卖苹果,没想到李奥贝纳逐渐成长为一家极富盛名的国际广告公司。现在全球每家李奥贝纳分公司的前台,都会放一盘苹果用来招待客人。

李奥贝纳创办公司的时候是44岁,我今年才43岁,还很年轻,有很多在4A体制无法实现的个人想法要去实践下,也极度渴望去探索自己职业生涯和人生的边界。


2、为什么给公司起名为“创意复兴”?创意需要复兴吗?

当我们看美剧《广告狂人》的时候,心里会很感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创意人的地位简直像神一样,那是李奥贝纳、奥格威和伯恩巴克的时代,也是创意人收获Money&Meaning,在物质上获益,精神上有成就感的年代。

当下中国广告创意公司的主要矛盾在于“客户不断缩减的创意服务费和不断增加的人力成本之间的矛盾”,已经到了一个do or die的阶段了。“创意复兴”是大势所趋,我希望能够投身潮流之中,为创意和创意人找回应有的价值,这是我创立公司的初心。

前李奥贝纳董事合伙人在疫情下创业,“创意复兴”可行吗?


 3、“创意复兴”广告公司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能力上我们有深谙中国市场且具国际视野的核心团队,为客户提供品牌构建和整合营销传播一站式服务;更重要的是,心态上我们都属于特别要的人,想把每一个工作都变成一个作品。  


4、你如何定位自己公司?你会把4A或其它创意热店当作竞争对手么?

我希望将公司定位成广告公司中最有战略咨询意识的,也比战略咨询公司能够提供落地执行的营销传播方案。我们和4A、其它创意热店肯定是竞争对手,有时候比稿也会狭路相逢。但我更愿意把他们当成竞合者Frienemy,大家一起努力各显神通,一起捍卫行业的底线和尊严,做出行业的价值,一起把蛋糕做大做好。


5、听说你在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攻读EMBA,创意人为什么要读这个,有什么收获和感受?

 其实创意人不管外在有没有表现出来,内心深处都是有些小骄傲的。但去了中欧之后,才知道这世界是真的天外有天,有那么多优秀的人,有那么多成功的可能性。我变得越来越谦卑,越学习越觉得自己学得还不够。

去中欧很好帮助我从创意人到生意人的转型,这其实需要不同的能力培养。一个广告公司成功,不仅仅是产品(也就是传播方案和创意作品),还要有清晰的商业模式,尤其关于价值创造vs价值获取。

另外我的同学大部分都是企业的CEO或总经理,通过跟他们交流,我了解到客户方的很多痛点,也能更好地置身于他们的角度去思考问题。 

前李奥贝纳董事合伙人在疫情下创业,“创意复兴”可行吗?

Rocky加油!

 

6、李佳琦现象会颠覆广告业吗?

 我觉得品牌和消费者的关系,就像朋友一样是需要情感联结的,中国人都是讲究先做朋友后做生意的,所谓“先有交情后有交易”。

如果整天都是硬卖,利益驱动,只注重短期效应,这样的品牌是没有根基的。另外打造品牌很重要的一点是差异性和个性。

现在大家都一窝蜂涌过去找李佳琦做直播带货,有点像前几年所有厂商都找宋仲基做电视广告一样,现在大家还能记得几个品牌?

我不是反对找李佳琦,我反对的是一窝蜂都涌上去,其实企业应该要根据各自的情况,把握好自身的品牌定位,持续做出符合品牌调性的传播。我觉得一个好的品牌也要克制,有所为有所不为,而不是什么火就做什么,盲目跟风。  


7、技术能替代创意吗?

 我觉得技术永远无法替代创意,技术只是工具,而创意是源自对商业和消费者的深刻洞察。时代变迁,技术一轮一轮在革新,但人性的一些基本面是永远不会变的。做广告也就是在贩卖这些:信心、希望、爱。 

前李奥贝纳董事合伙人在疫情下创业,“创意复兴”可行吗?


8、你觉得怎样才是个好的广告创意人?

前段时间看到一个故事:网约车司机都希望乘客能给五星好评,这样系统会自动提高他的接单率。大部分司机都是到了之后,在乘客下车的时候,说一句“帮忙给个好评”,但这时乘客都已经准备下车了,大部分都会嫌麻烦不去点评。

有个司机就很聪明,他在目的地前200米就关停计价器,然后跟乘客说:我先帮你翻掉了,你方便的话给我个好评。乘客一是刚受了他小恩小惠,心态上是比较愿意帮忙的。二是人还在车上,也有时间帮忙点下。

其实就是些针对用户的小小改变,就能让自己做得比大多数同行都好。

这就引到我要说的第一点,凡事从用户出发,了解客户的生意模式,了解他们的痛点,帮忙找解决方案。

第二点也是跟这个故事相关,就是work smart,而不只是work hard。广告创意不是卖苦力,而是拼脑力。

大家都要用心思考,如何能够抓住消费者的心?如何能把客户服务得更好?

而不只是闭门造车,熬夜加班。埋头苦干也要时不时抬头看天,每天都要复盘,想想如何可以做些微改进,可以比大多数人做得更好。

三是终身学习:目前我们正处于一个VUCA(Volatility易变性,Uncertainty不确定性,Complexity复杂性,Ambiguity模糊性)的年代,突发的黑天鹅事件可以毁灭之前的所有努力,技术的革新瞬间可以颠覆一个行业,一些企业甚至无法确定自己未来的竞争对手是谁。

媒体和消费者的变化很快,传播的技术、理论都在日新月异。因此以往的工作经验不一定有帮助,往往还会成为向前走的负担,需要我们拥有持续快速学习和应变的能力。

消费者从原来10年一个代沟,演变成5年甚至3年一个代沟,无论在消费水平、消费意识和消费习惯都存在很大的代际差异。除了年龄之外,中国还是一个超级大市场,消费者的地域差异也非常显著。

作为代理商,没有一劳永逸的解决方案,一切都是动态的,方法论和工具都需要不断更新迭代。


经授权转载至数英,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作者公众号:橡皮人网(ID:rubbman-web)

前李奥贝纳董事合伙人在疫情下创业,究竟谁给了他勇气?

扫描,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