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鱼海棠》挖坑 12 年,我们跟 “坑主” 聊了聊

举报 2016-07-08

《大鱼海棠》挖坑 12 年,我们跟 “坑主” 聊了聊

扫描,分享朋友圈

《大鱼海棠》挖坑 12 年,我们跟 “坑主” 聊了聊

《大鱼海棠》花了12年才正式上映,其间经历了退学、创业、筹资等种种困难,但对导演梁旋来说,他的愿望始终是做一部优秀的中国动画电影。


来源 | 外滩画报(ID:the-Bund)
采访、撰文|金淼淼

《大鱼海棠》的导演之一梁旋并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动漫迷,他所喜爱的动画作品,也多是《狮子王》、《玩具总动员》以及迪士尼动画早期的一些作品。所以相比 “动漫迷”,梁旋更愿意将自己称为 “电影迷”。他有着强烈的使命感, “中国已经超过 30 年没有让我们满意的动画电影了”,梁旋曾在一些采访中说,他想做的《大鱼海棠》,应该是“要 10 个人看了,9 个人说好看”,这是他的目标。

梁旋

而如今,十二年磨一剑的《大鱼海棠》即将上映,这个故事的主角是一个掌管海棠花的少女 “椿”,和一个人类男孩 “鲲”。在梁旋架构的世界观中,所有人类的灵魂都是海里一条条巨大的鱼,出生的时候从海的此岸出发,死的时候去到海的彼岸,之后变成沉睡的小鱼,等待多年后的再次出发。这个旅程永远不会结束,生命往复不息。居住在  “神之围楼” 的 16 岁少女 “椿” 变作一条海豚到人间巡礼被大海中的一张网困住,“鲲”为了救她落海死去。为了让男孩复活,“椿”在自己的世界中历经重重困难,帮助 “鲲” 的灵魂——一条拇指那么大的小鱼,成长为一条比鲸更巨大的鱼并回归大海。

 

彼岸天

“从清华退学的时候,我没有告诉家里人,我为自己做了决定,我知道父母会阻止,但在告诉他们之前我已经做了所有准备,我没有参加任何一门课程的考试。母亲果然从柳州赶来北京,她很伤心,希望我能上完最后一年,她尽了自己能想到的一切去挽回,最终只能接受我做的决定。”

2013 年,梁旋在网上发起众筹,他写了一封信,对象是“未曾见面的朋友”,他在信中如此谈论从清华大学热能工程系退学的经历,“母亲登上火车,转过身来,哭肿了脸,眼睛涨的通红,勇敢地想对我微笑。火车远去,我就崩溃了。我选择自己命运的同时也深深伤害了我的母亲。而彼岸天诞生了,2003 年 8 月。”

 《大鱼海棠》挖坑 12 年,我们跟 “坑主” 聊了聊

短片版《大鱼海棠》


彼岸天是梁旋和张春一起创立的动画公司,梁旋和张春在清华大学水木清华的BBS上认识,在梁旋的回忆中,“我们很聊得来,就约出来见,约在清华大学主干道的食堂前见。”《清华大学清新时报》的一篇特稿中写到梁旋退学后的一些情形:他在退学后不到一个星期,曾去报考了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但以失败告终,后一年他再次报考又告失败。他为了公司创收,拉着张春去准备搜狐IT联合NVIDIA举办的Flash设计大赛 。最终,梁旋和张春合作的《女孩的日记》获得了第一名,得到了奖金 5900 元和一块显卡 ,他将显卡转手卖了 2800 元,这是两人的第一桶金。


《大鱼海棠》挖坑 12 年,我们跟 “坑主” 聊了聊

《大鱼海棠》剧照


在网上引起轰动的短片版《大鱼海棠》完成于 2004 年,讲述的是一个小女孩得到一条鲸鱼,她把它养在杯子里,然后鲸鱼不断长大,小女孩就一直换东西养它:从杯子到鱼缸到水井到池子到江河到大海最后只有天空才能容得下它。这个故事灵感来自于梁旋的一个梦:“我梦到一条鱼慢慢长大,最后发现它不属于大海而属于天空。”从此以后,《大鱼海棠》和彼岸天缠绕共生,成为梁旋和张春两人倾注所有的的梦想——让彼岸天成为中国最受欢迎的动画电影公司,《大鱼海棠》成为中国最受欢迎的动画电影。

《大鱼海棠》是彼岸天的第一部动画电影长片。 梁旋首先要完成的,是将原本一个寥寥几笔就能说尽的故事,扩充容量,在故事上补完整个世界观,以及其他人物角色。为此,梁旋又融入了他做过的另一个梦——一条很深的海沟里然后有一群古老巨大的鱼跟着他,这个梦和之前的梦,给他难以言说的体验,“我把这两个梦跟短片的内容结合在一起创造了一个世界。”


《大鱼海棠》挖坑 12 年,我们跟 “坑主” 聊了聊

《大鱼海棠》人物图谱

 

动画电影《大鱼海棠》的故事来自《庄子·逍遥游》,一些角色的灵感则来自《山海经》,一些场景来自福建土楼,梁旋向《外滩》记者强调:“其实整个故事就来源于中国的传统文化……《大鱼海棠》中很多角色,场景甚至物件比如航游的鲲、石制的貔貅、飞跃云海的鯥、客家的土楼、油纸伞、双鱼锁、十二生肖等都是我们对一些中国传统文化的提炼、解读和再诠释。”

梁旋负责构思《大鱼海棠》的故事,而张春则是技术部分。在梁旋眼里,张春是一个“彻底的完美主义者”。“他是绝对不会对已完成的作品感到满意的,他疯狂地要每个镜头去做色指定,而不是每个段落或者镜头组,从来没人会这么去做一部电影,这个工作量太可怕了,他还会去调整每个镜头每根线条的粗细,我们剧组的其他人都只能跟着他一起疯狂加班。即使是这样,他还会在制片会议上喊:’这已经是我的底线了!’”

 

“《大鱼海棠》是我们的第一张船票”

《大鱼海棠》正式启动是在 2008 年,前三年,梁旋团队在打磨剧本,也做了一些样片。但到了 2010 年,梁旋决定暂停项目,他将原因归咎于当时的市场。 “ 2010 年的动画电影市场环境,还不允许这样一部片子出来”,梁旋曾在采访中这样解释。

2010 年之前,只有两部动画电影赚回了成本。一部是《喜洋洋之牛气冲天》(最终票房 1 亿元左右),另一部就是《麦兜响当当》(最终票房 7520 万元);而 2010 年初,除了《喜羊羊与灰太狼之虎虎生威》(最终票房 1.25 亿元)盈利外,其余动画电影连成本都很难收回。当时中国动画电影市场并不乐观。

《大鱼海棠》挖坑 12 年,我们跟 “坑主” 聊了聊

《大鱼海棠》剧照


《大鱼海棠》最开始的预算在一千万至两千万间,“在当时那样的市场环境,没有投资商敢投资这样一部动画电影”。为了找投资,梁旋和张春接触过上海文广集团,但被建议做成短片,投资额在 300 万。在《南方周末》的采访中,梁旋拧着眉毛说: “ 300 万?我们自己都可以拿出 300 万。”

2013 年,《大鱼海棠》的剧本完成了第一稿,以及人物和场景设定,但是在完成 20 分钟的制作后,中期资金一直没有到位,进度开始停滞。6 月 4 日,梁旋走投无路下在新浪微博上发了一段《大鱼海棠》的样片,并附上一篇前文提及过的长文,表示动画电影制作中“中期资金仍缺 1300 万”,微博被李少红等名人转发,阅读量很快就过了千万,一家众筹网站将《大鱼海棠》列为超级项目,目标定为150万。一个半月后,3593 位网友众筹了 1582600 元,其中最少的给了 10 元,最多的给了 50 万元。与此同时,梁旋也打开了另外的融资渠道,2500 万制作成本基本到位。

《大鱼海棠》挖坑 12 年,我们跟 “坑主” 聊了聊

《大鱼海棠》剧照


此后,几乎每一年都会爆出《大鱼海棠》上映的信息,特别是在去年《大圣归来》如黑马般横空出世后,《大鱼海棠》又爆出了 2015 年 11 月 11 日不见不散的信息,争议再次出现,在知乎上,有不满的网友长篇撰文,质问《大鱼海棠》的制作进度、创作风格等等。

而这些声音会在《大鱼海棠》上映后归于平静吗?对此,梁旋表现的很乐观,他和张春坚持了 12 年, “这个作品特别美好,但一直被隐藏着,所以就很想让它能够被人看到。我和张春就是认定一个目标就想做下去。看那些创造经典作品的人,每一个都历经艰难,相比之下,我们根本不算什么。”

 《大鱼海棠》挖坑 12 年,我们跟 “坑主” 聊了聊

B=外滩  L=梁旋  Z=张春


B:《大鱼海棠》的灵感来源是?

L:我是通过两个梦建立了大鱼海棠的世界观,其中一个梦在 2004 年 5 月做的,当时我们把这个梦做成一部短片放到网上,第二个梦是 2007 年底做的,在写剧本的时候又有一个新的梦境,当时这两个梦画成了一个圆,醒来的时候那种兴奋和幸福的感觉太美妙了,所以我一直觉得我并不是大鱼海棠的创造者,我像一只鹿一样,带大家来到深处,看到这样一个美好的存在。后来翻阅《逍遥游》等许多古籍,发现有很多意象在里面得到印证。

想象一下,所有人类的灵魂,都是海里一条巨大的鱼,出生的时候从海的此岸出发,在路途中,有时相遇,有时分开,死的时候去到海的彼岸另一个世界。每个人的一生都是穿越大海的一生,之后去到海底世界变成一条沉睡的小鱼,等待多年后的再次出发,这个旅程永远不会结束,生命往复不息,每条大鱼都会再次相遇,这是多么壮阔美好的事情。

Z:他第一时间跟我分享了他的这个梦,我第一次听的时候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好像自己也曾经有过这样的一种感受,而且我觉得那个本身挺视觉化的,它比较适合把这么抽象的东西用视觉来呈现,而且我们合作很多年了,所以我比较了解他要什么样的东西。



B:2003 年,你还是清华大学学生,选择退学去创立动画公司,是什么让你下了如此大的决心?

L:我的生活原本确实是一条直路,2000 年考入清华大学热能工程系以后, 我觉得那不是我真正想要的,我也不需要凭借一纸文凭来证明自己。那个年代创业还没有如今这么火热,退学也被认为是一件丢脸的事,为了不让辛劳半辈子的母亲担心太久,我开始和好朋友张春一起做动画。

福建土楼采风

《大鱼海棠》挖坑 12 年,我们跟 “坑主” 聊了聊



B:从短片《大鱼海棠》到如今的动画长片,在剧本上你做了什么改变?

L: 2005 年,我们成立了彼岸天,开始启动这个项目。剧本还处在电影前期创作阶段时,我们当时先构建了这个世界观,是在这样一个土楼,比较世外桃源的地方发生的故事,但谁都没有见过,后来在网络上看过福建土楼的照片,找了两次机会,两个不同的季节到那个地方实地采风,当亲自看到网络上的图片呈现眼前的时候非常震撼,完全不一样的感受。

其实整个故事的几个主角就来源于中国的传统文化,除了来自土楼的建筑原型外,很多角色,场景甚至物件等都是我们对一些中国传统文化的提炼、解读和再诠释。

说实话,找到合适的人才永远是最困难的事。客观情况是,中国高品质动画创意制作人才有非常严重的断层。就如同玉石一样,优秀的人是通过不断地打磨不断成长趋近完美的,但之前的几十年,国内行业的氛围和整个社会的大环境并没有足够的空间来让大量创作者成长。所以我们也是幸运的,找到了这么一群理想主义者,组建一个热情又能全情投入的团队来完成这件事情。

《大鱼海棠》地理

《大鱼海棠》挖坑 12 年,我们跟 “坑主” 聊了聊



B:中国动画的创作者,难免受美国动画、欧洲动画、日本动画的影响,因为在他们的成长经历中,无可避免的会接触这些。你们在创作《大鱼海棠》时如何思考中国/东方风格,和欧美、日本动画之间的关系的?有没有刻意去避免?有一些人看了预告片后觉得宫崎骏即视感太重,对此你怎么看?

L:每个人对待事物都有一套自己的逻辑和世界观,所以任何人都没有办法去掌控别人的看法和言论。我们能做的就是不忘初心,打磨好自己的作品,让作品去做回应。其实这也是一个自我修炼的过程。而且在电影上映前,保护自己的“孩子”是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不要动了胎气。

本身我们自己生活在这个土地上面,我们想象也好,我们呈现出来的视觉也好,肯定是我们自己的理解,我觉得大家自己血液里面的东西都不一样,这是天生的东西,不需要去刻意做什么。


《大鱼海棠》终极预告片

 

B:十二年里你们有想过后悔么?或者争执,想过拆伙过么?

Z:当时我们团队刚创立的时候,大家都是怀揣着理想的年轻人,12年人来人往,我一直为有人坚持感到幸运,也有人可能因为项目的暂时暂停而离开,但是依然感谢所有为大鱼的每一帧每一秒付出过的人。而这三年,我们一直在专注做这件事情,想要将这个作品做到极致。我们甚至没有余力去准备《大鱼海棠》之后的下一部电影,一切只能等电影上映后再说。就算《大鱼海棠》上映了也不会让我松口气,这部作品是我们的第一张船票,我们还需要远行。

 


B:你们选择了2D和3D结合的方式来制作《大鱼海棠》,为什么?

Z:大家可能有一个疑虑,手绘2D动画片做成3D会不会效果非常假,我们主创之前也有类似的担忧,但当我们看到这个3D转制出来的样片以后,觉得效果非常好,所以完全没有必要担心这个,很多大场景,还有很多景深的效果更适合3D来体现的。 


- THE END -

本文系作者授权数英发表,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转载请在文章开头和结尾显眼处标注:作者、出处和链接。不按规范转载侵权必究。
本文系作者授权数英发表,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作者本人,侵权必究。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本文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本文系数英原创,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授权事宜请至数英微信公众号(ID: digitaling) 后台授权,侵权必究。

《大鱼海棠》挖坑 12 年,我们跟 “坑主” 聊了聊

扫描,分享朋友圈

    参与评论

    文明发言,无意义评论将很快被删除,异常行为可能被禁言
    DIGITALING
    登录后参与评论

    参与评论

    文明发言,无意义评论将很快被删除,异常行为可能被禁言
    800

    推荐评论

    全部评论(11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