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副总裁余敬中:我们把70%的流量给了普通人

原创2020-01-15举报11610

快手副总裁余敬中:我们把70%的流量给了普通人

扫描,分享朋友圈

今年的春节,快手终于追到了春晚,在这个全年最大的流量入口,用10亿来邀请全民互动。快手覆盖的用户和春晚受众如何重合?一直强调普惠政策的快手,又是用怎样的逻辑在帮助普通人?

2020新榜大会上,快手科技副总裁余敬中分享了他从传统媒体转型互联网公司的一些感悟。 

快手副总裁余敬中:我们把70%的流量给了普通人

特别高兴来到2020新榜大会,这样一个声势浩大的场合。

在骨子里头,我是一个传统媒体人,在新华社做了4年的记者,央视做了16年,而各位,向你们致敬,你们是真正的新媒体人。而我还在转型过程中——一个50岁进入互联网行业里面的人,这个转型是漫长的,艰难的。

我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到快手一年半以来一个粗浅的体会。

 

01
点赞可爱中国:
2.5亿创作者与200亿视频库存

几天前的《新闻联播》播完之后,我们在央视新闻投放了一个长达两分钟的广告,这个广告展示了我们40个用户老铁的故事。这个广告给我一个特别深刻的印象。

我们主题叫“点赞可爱中国”,有两句话让我很感动。第一,真正热爱生活的人不会被生活打败;第二,你对生活的热爱很可爱。

我想跟大家交流的是,在短视频这个行业,快手有不可替代的地位和作用。我们在2011年3月份上线,在短视频领域耕耘了9年时间,今年是第10个年头,也是这个领域第一家日活过亿的平台级互联网公司。 

我们从今年5月发动了一场战役“K3”,就是想利用春晚的合作,让我们的日活破3亿。实际上,此时此刻,我们已经非常接近这个目标了。和春晚的合作,负责任地说,借助春晚的助力,这基本上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我们刚刚跑了一个数据,2019年快手UGC作者数量达到2.5亿人

这意味着,现在是普通人成为主角的时代。我们累计的库存视频数量已经达到200亿条,这是一个庞大的体量,是过去9年中国人日常生活的影像志


02
快手是什么? 

很多人说快手是3、4线以下的,是乡村的,是土味的,但我看到一个评论:你以为的土味是大半个中国。

关于下沉市场,有人说:我是普通用户,我就是一个普通的中国人,我不是下沉市场。 

我对这些评论产生了强烈共鸣,因为我来自农村,我的父母兄弟姐妹都是农民,所以在这里也跟大家分享一下。

另外一个深切的感受,作为一个媒体人,在一个有情怀的,或者是说负责任的,一个履行社会责任的媒体人眼里,没有下沉市场和其它什么市场之分。在他眼里,都是公众,是所有的中国人。

我想,快手能够起来是应时代之运而生,踩住了时代发展的脉搏:移动通讯的发展,智能手机的普及,流量资费的下调,让大规模的视频UGC成为现实。 

举一个例子,悬崖村。

快手副总裁余敬中:我们把70%的流量给了普通人

这是新京报记者最早发现的村子,后来引发全社会的关注。这个四川大凉山的村子就是彝族人居住的地方,过去要爬两千多级的藤梯,现在已经是八百多级的不锈钢钢梯。

从航拍可以看到,400多人居住在这个地方,当年是逃荒在这儿,现在是情怀,大家知道故土难离,这些人上下进出都要爬天梯。 

在2018年6月14号,新闻联播头条报道了短视频成为精准扶贫新路径,报道里,我们一个用户在爬天梯拿自拍杆直播,现在,他们在快手上卖土特产、搞旅游、搞民俗,2018年年底全部脱贫。 


03
去中心化:70%流量分配给普通人 

快手跟其它所有互联网平台短视频平台相比,去中心化是突出特点。

算法上,我们通过300个基础曝光量,用优质内容的流量爬坡机制,通过对头部视频的基尼系数调节机制,避免流量分配的中心化,进而避免两极分化,以此保持社区的活力。 

播放量大于50万的头部视频只占全网流量的30%,我们把70%的流量给了普通人的视频,我们称之为长尾视频。仅依靠这一点,快手在7000万日活之前没有做过一次推广、运营活动,2019年6月我们才成立运营部门。这一点,改变了无数普通人的命运。

快手副总裁余敬中:我们把70%的流量给了普通人 

2019年前9个月的数据显示:超过1900万人在快手上获得收入,其中超过500万人来自2017年口径的国家级贫困县。 

用户自己可以掌控的流量叫私域流量,我们平台掌控的流量那叫公域流量,在我看来,私域流量就是一个公平流量,公域流量是效率流量。快手损耗了效率,兼顾了公平,是一个让利和分享的平台。

私域流量的商业模式相对来讲多元一点,广告之外,还有打赏、带货、知识付费、游戏收入等;公域流量变现主体就是靠广告来承载。 


04
快手:最大的网络直播平台 

我们说快手是短视频平台,其实它也是最大的直播平台,我们是两条腿走路。 2019年8月24号,新闻联播入驻快手,第二天就在快手上进行了一次大小屏同步直播。

过去,我们电视直播是单向的,而网络直播真正实现了双向互动的交流方式。所以,直播非常考验一个互联网公司的技术水平,而技术的保障、风控,特别涉及政治内容的直播,这个要求是极高极高的。

央视新闻快手号自去年7月31日第一场直播以来,截至今天(2020年1月6日),已经做了近150场直播。

10月1号,快手荣幸地成为国庆70周年直播的转播平台,和咪咕、微博一起成为多信号直播的三家互联网平台之一。我们尝试了多链路直播技术,推出了锁链直播间。

快手副总裁余敬中:我们把70%的流量给了普通人

第一路是CCTV 1的大屏信号,第二路、第三路、第四路、第五路、第六路、第七路,是6路个性化信号,即个性化的机位,想看哪路,用户自己说了算,自己点,自己换,用户就是导播。这就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短视频时代的新玩法。 

此前我们公布了直播大数据报告:快手的直播日活用户超过一个亿。 在快手,直播入口藏得非常深,你只有关注一个人才能看到他的直播。95%以上的直播都是私域流量,因此,它是沉淀社交关系的一个重要方式,是形成短视频社区、培养网红、获得打赏分成,进而直播带货及知识付费等多元变现的一个前提和基础。 


05
单列vs双列:沉淀内容vs沉淀用户

短视频有两种界面形式,一个是单列,一个是双列。

媒体人潘乱的一篇文章进一步阐述了单列和双列的差异。表面上看,它是一个微小的差别,但是背后的理念和最终的结果呈现却大相径庭。

快手副总裁余敬中:我们把70%的流量给了普通人 

单列,用户没有选择权,很被动,平台推给你看什么你就看什么;双列你有选择,而且选择机会挺多。

单列来讲,用户对推的内容非常在意,容错度非常低,久而久之形成了一个爆款导向,优质导向和精品导向;相对来讲,双列的容错度就会高,内容呈现上久而久之会更加多元,更加丰富。 

单列产品最后沉淀的是内容,成就的是媒体,是一个短视频的媒体平台,而双列沉淀的是人和人之间的社交关系,最后成就的是短视频社区,这是两个方向,两个维度。 简单地说,单列和双列实际上构成了平台的两类模式,现在,这两类模式也开始融合。 我们是最大的UGC平台,但UGC和PGC本身是一个辨证关系,UGC做大了一定成为PGC,PGC只有做到越像UGC,才是高水平的PGC。 

现在快手也开始对MCN开放了,对所有机构、企业、政府开放,真正实现全方位普惠,以此打造更加丰富、多元的内容生态。 

我们和友商之间在互相学习和演进,比如开放直播工会等,不过,我们在向别人学习的时候,依然恪守自己的原则,恪守自己的本色,恪守自己的基本面不能变。 


06
垂类逻辑与人设逻辑 

移动互联网到了短视频平台,跟过去在移动端上开帐号的逻辑发生了深刻的变化,这就是一个垂类的逻辑和人设的逻辑。 

垂类逻辑就是矩阵逻辑,之所以有这样的变化是因为算法会给你打标签,给你分类,把你推给你的目标用户。过去电视台做节目往往想一档节目覆盖所有人,但短视频平台上,覆盖所有人的内容无法被打标签。 

举几个例子,在一些细分领域和垂直领域,其实快手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比如教育。在快手上,教育知识的生产者超过100万,中央民族乐团的唢呐艺术家陈力宝老师,在快手上也开了付费课程。2019年大半年时间,收入超过40万。另外,他是《百鸟朝凤》电影唢呐的演奏者。

快手副总裁余敬中:我们把70%的流量给了普通人 

而这100万教育沉淀者中,知识付费有52万人,其中65%来自于一二线的发达地区,付费学员74%来自于三线以下地区。 

这是一个特别有意思的数据——移动互联网真的把这个世界拉平了,某种意义上说,快手在做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弥合或者缩短这个数字鸿沟。 当然直播电商不多说了,这块是爆发式的一个演进。 


07
1000个快手用户故事征集 

在最后,我想请大家帮个忙。我们快手作为最大的UGC平台,改变了N多普通人的命运。我希望大家如果感兴趣的话,帮我们发掘一下有趣、有意思、正能量的用户故事。 我想用一两年的时间,向各位征集1000个这样的故事,手机拍摄,全竖屏,完全真实的故事,通过这1000人来看到当下真实的中国。 最后还是回到我们跟春晚的合作上,12月25号我们跟春晚有一个官宣。

我们采取了一种全新的抢红包方式,看视频就可以抢红包,点赞就可以抢红包,而且是有史以来现金规模最大的一次。


数英用户原创,转载请遵守规范

快手副总裁余敬中:我们把70%的流量给了普通人

扫描,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