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希望被广告照亮的人,也能让火光燎原

原创2020-01-13举报1526100

2020,希望被广告照亮的人,也能让火光燎原

扫描,分享朋友圈

这是全新良品互动重组更名为B7.studio后的第一篇文章,也是我们写给广告行业的一封情书。

虽然情书里面有炸弹,但拿出来很容易,拆掉它更简单,请原谅我们用二十分钟的篇幅讲了一个广告行当“你我他”的故事,先看片,再看文。

 “今年,广告行当日子不好过”——相信这句话大家不陌生,各种各样的困难摆在我们面前。

“甲方预算减少,客户审美有问题,消费降级……“似乎,我们和大环境第一天发生关系,又或者时代弯下腰后举起的第一刀就给了我们,但是这样吗?

广告人也许是最爱吐槽的生物,一方面加班常态化薪水又很低,另一方面大家善于表达,口吐莲花,享受哭惨的过程。抱怨在这里不仅是愤怒,更是一种自我价值的确认,某些时候,它甚至成了懒惰和无能的遮羞布。其实,这个行业里的陈规陋习可能和大学食堂里的脏抹布一样多,但很少有人真的在日常工作中以“结构性”方式去行动改变,大多数人仍旧像农作物一样,烈日下忍耐并且摇晃,最后被镰刀收割。

其实这一行很有意思,作为一个社会审美的底线与半调子艺术家的临时栖居地,广告养活了很多人,也许不会让你大富大贵,但只要认真做事,会过得稍有尊严;

这一行看起来门槛很低,但很多人入错行了,毕竟它是一个沟通情感和认知的行业,表面的光鲜亮丽早已随着4A的神话一起远去,想长久留下来需要实实在在的手艺;

这一行的人都喜欢转行,老有人问四十岁以上的广告人去了哪里,可以说离开的人不专一,但也可以说做广告培养了一种很杂糅的应付世界的能力

不少前辈说,做广告挣不着大钱,没错,所以工作久了常常会恍惚,我们创造的东西真的有价值吗,实际一点说,我们比一篇公众号软文更有吸引力,还是比直播带货更有效果;形而上一点问,我们帮助客户更好地塑造品牌了,还是给世界提供了审美价值?

也许这些追问刻板而老套,但这关涉到我们立身的本质—— 广告,终究是一个贩卖知识的行业,我们造不出别人没有的螺丝刀,也种不出比隔壁村更甜的瓜,我们提交内容的好坏也很难被条形码归纳、扫描出价格;我们更不像书籍和音乐、电影一样,可以拿到市场上被购买检验……广告的位置真的很尴尬,有人说它的本质是“没有人想要看的东西”,这并不是一句贬低,认识到这个事实后,我们会更加尊重广告,尊重这个像空气一般围绕着我们的行业。

尊重它,对我们来说第一步就是直面它的软肋,希望它更好。我们厌倦了瞎子点灯的表演游戏,你来我往营造表面上的平和,我们更愿意把对这个行业的爱,用一种激烈甚至夸张的方式展现出来,让那些熟视无睹的问题,被风吹起来,被更多眼睛看见。我们知道抄袭、拖款、不公平的评审、骗稿等问题还是会存在,但起码可以超出抱怨,亮出拳头,发出自己清晰的声音,让不愿意妥协的人仍旧有共鸣。

2019年,我们如片中呈现的一样艰难,所以回顾过去一整年,拿不出像样的作品,也并无值得吹嘘的事情,既然如此,不如用我们擅长的方式,叙述自己的“灾难”——“捧起破碎的心,让它化为艺术。”这是我们爱的事情,用这条短片祈福于2020,希望被广告照亮的人,也能让火光燎原。

—— B7.studio合伙人:反山

2020,希望被广告照亮的人,也能让火光燎原

扫描,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