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世界建筑摄影奖的总冠军:我不是摄影师,我是建筑师

转载2019-12-21举报1715

2019年世界建筑摄影奖的总冠军:我不是摄影师,我是建筑师

扫描,分享朋友圈

2019年世界建筑摄影奖的总冠军:我不是摄影师,我是建筑师

作者:食堂君,来源:AssBook设计食堂

世界上没有任何事情没有其决定性的一瞬间。


这句话来自摄影大师布列松。摄影就是关于那“决定性一瞬间”的艺术。

这个月初,第八届建筑摄影奖(The Architectural Photography Awards)公布了2019年的年度总冠军。获奖者是来自罗马尼亚的摄影师——Laurian Ghinitoiu。


一、不是摄影师却一半大奖收入囊中

本次建筑摄影奖一共6个组别。Ghinitoiu拿下了其中的三个冠军。分别是:

1、外部建筑奖

拍摄的建筑是BIG的扭体博物馆(KISTEFOS MUSEUM)

2019年世界建筑摄影奖的总冠军:我不是摄影师,我是建筑师

2、社会房屋奖

拍摄的建筑是法国波尔多的改造公寓项目GHI

2019年世界建筑摄影奖的总冠军:我不是摄影师,我是建筑师

3、使用中建筑物奖

拍摄的是阿尔巴尼亚的Skanderbeg广场

2019年世界建筑摄影奖的总冠军:我不是摄影师,我是建筑师

确实可谓是实力拿奖。

说到建筑大网红BIG,Ghinitoiu与他们的合作非常之多。比如这张,BIG在纽约的惊天之作——VIA 57 WEST大楼

这是Ghinitoiu自认为摄影生涯中最疯狂的一刻。获得美国紧急签证之后,最后一分钟搭上飞机,拍摄下纽约天际线的巨大变化。几周后,这张照片被A+U选为BIG的专辑封面。

2019年世界建筑摄影奖的总冠军:我不是摄影师,我是建筑师

BIG在丹麦的乐高之家的官宣摄影,也是出自Laurian Ghinitoiu之手。

2019年世界建筑摄影奖的总冠军:我不是摄影师,我是建筑师2019年世界建筑摄影奖的总冠军:我不是摄影师,我是建筑师

包括BIG新作,法国的MÉCA文化经济创意中心

2019年世界建筑摄影奖的总冠军:我不是摄影师,我是建筑师

包括2018年的火人节。BIG在火人节做了个大反光金属球。他们为火人节设计了迄今为止最大的装置之一:一个耗资40万美元的可充气镜面球,可反射周围环境并帮助人们在海滩周围定向。Ghinitoiu也拍下来了。

除了BIG,Ghinitoiu合作的设计大师非常多。包括瑞士国宝级的建筑师团队Herzog & de Meuron。其中有著名的 Switch house Tate Modern泰特美术馆

伊东丰雄的Barocco博物馆。

让·努维尔在阿布扎比的卢浮宫分馆

藤本壮介在米兰做的光之森林

MVRDV的“超级天梯”


卡拉特拉瓦在纽约的“大白鸟”

甚至还有中国的普利兹克奖得主——王澍。

这是Ghinitoiu为业余建筑工作室拍摄的宁波博物馆

有趣的是,Ghinitoiu并不认为自己是一名摄影师。他说:

由于我的方法,我不认为自己是一名建筑摄影师。
我仍然认为自己是一名建筑师,他的工作重点是围绕建筑环境记录主题。


对Ghinitoiu来说,拍摄是一个新闻过程。相机只是用来记录和分析建筑环境的工具。他希望自己作为证人,来讲述有关空间、背景和人们对建筑环境所反应的故事。


二、用照片讲述建筑背后的“真实”故事

真正看过Laurian Ghinitoiu作品的人,就知道:用镜头讲述建筑背后的故事,才是他真正的强项。

比如这张在印度拍摄的照片。

Ghinitoiu一开始在印度尘土飞扬中非常无聊的拍摄,突然发现了一个独特的故事:15个名工人和两只水箱,组成了“施工队”,开始”土法“清洁200平方米的人行道和家具。这是印度独有的建筑工地。

下一张更有意思。

建筑拍的是OMA在米兰设计的新普拉达基金会。两栋建筑,其中一栋是金色的建筑,另一栋是60m高的塔,正在为一些最重要的当代艺术家举办展览。而普利兹克奖获奖建筑师库哈斯被认为是这一代人中最重要的建筑思想家和城市主义者。

与面对博物馆和金色立面的奢华形成鲜明对比:穿过旁边废弃的铁轨,有一个难民营,可以容纳来自整个非洲的80个难民。

下一张,还是Herzog&de Meuron的作品——贝鲁特梯田

作为重塑黎巴嫩首都贝鲁特市中心总体规划的一部分,豪华公寓楼的主要特征是一系列充满趣味的露台和悬挑的悬挑空间。而豪华公寓后面,则是残破的假日酒店,上面可以看到有子弹和火箭打击后伤痕累累的墙壁。

该酒店成为史诗般战争的一部分,被称为“酒店之战”,并成为东西方之间的分界线。

下一张,来自地震后的台湾

这张照片是在花莲地震后的拍的。一场致命的地震后,许多较低的楼层倒塌,许多建筑物遭到破坏,其中一栋建筑物倾斜了。吊车将大梁放在建筑物的一侧,以防止在继续营救过程中进一步倾斜。

尽管倒塌的危机随时来临,但Ghinitoiu惊讶地发现——尽管灾难在眼前,人们还是有能力继续他们的日常生活。

令我受益匪浅的是我自发的处事方式,直觉,有时甚至是勇于摆脱舒适区的勇气,但也有同情心,以了解如何对敏感的环境做出反应。


Ghinitoiu这种充满辩证主义的视角,让我们看到了城市中建筑背后的另一面:美和丑,都是“真实”的一部分。

在我们谈论建筑大师那些出神入化的建筑时,我们也需要注意到那些不为人关注的城市角落。

墨西哥的拆迁景象。

洛杉矶的星级酒店和无家可归者的帐篷。

奥雷舍人在曼谷的像素大厦和街道。

日本横滨小金町的一楼艺术家工作室和二楼红灯区。

印度孟买,世界上最大的贫民窟——达拉维。


三、摄影是一种生活方式

对于摄影,Ghinitoiu已经把它融入在生活之中。Laurian Ghinițoiu出生于罗马尼亚,并在那里接受了建筑方面的培训。移居德国后,他于2014年在德绍国际建筑(DIA)取得了硕士学位,并工作了两年

不久之后,他就将注意力转向摄影,以此作为建筑记录的工具,并环游世界进行自我启动的项目和委托的工作。

在过去的几年中,他的图像在国际建筑摄影比赛中获得了杰出的成就,例如:Arcaid奖(2015、2016、2017、2018);索尼奖(2016); 建筑摄影奖(2017,2018); 并发表在《建筑实录》,《 Phaidon》,《 Domus》,《 A + U》等杂志上。

我被未知的世界所吸引。我本可以轻易地转身离开,但我决定冒险冒险并寻找自己的方式。
最初看起来很可怕的东西转变成了一种非常适合我的生活方式-照相机,背包和连续旅行。
幸运的是,作为一名建筑师,我所有的旅行都是围绕建筑,这主要是在我照片的背景中。现在,它成为了一个连续的旅程,使我对建筑和世界有了更复杂的理解。


世界复杂,站在镜头背后看这个世界,它会呈现的清晰而意味深长。就像荒木经惟说的:

对于生与死的爱,那就是摄影。


我们期待在未来Ghinitoiu把更好作品,带给我们。


参考资料:
1、www.archdaily.com/photographer/laurian-ghinitoiu
除特别注明外,图文素材来自网络,AssBook设计食堂重新撰写。


经授权转载至数英,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作者公众号:AssBook设计食堂(ID:assbookgroup)
ass.png

2019年世界建筑摄影奖的总冠军:我不是摄影师,我是建筑师

扫描,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