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子手进入广告公司之后发生了什么

转载2015-08-06举报143949

段子手进入广告公司之后发生了什么

扫描,分享朋友圈

来源:一条特立独行的广告(微信号:addogking)
作者:萌面赵圆圆

先说清楚,这篇很长,全是字,大家可以当广告公司的小说来看


2014年初
在老板的七拐八拐的关系下
我招入了第一个段子手
微博ID:重口味女青年

133万粉丝,发了5313条微博


还一个小号ID:爱烟

3万粉,发了3519条微博


她的微信账号ID:等待你的女青年

发了117篇文章


以下统称:爱烟




爱烟是一个极其勤奋的情话类写手,要说特点,那就是,活的一点都不委屈自己。相比衣锦夜行的燕公子的花痴矫情和暖小团的大妞范儿,白羊座的爱烟更像一把情感机关枪,分分钟突突死你所有扭扭捏捏的爱情幻想。


爱烟的人生宛如大片,她经历过花天酒地纸醉金迷的日子,后来深夜翻窗逃跑只因觉得自己不能这么活,她刚来上海时住在偏远的莘庄,和饭店小妹合租一套破房。而现在,她天天健身,练出了大胸细腰。


后来
爱烟帮我联系到了另一个段子手
微博ID:稳稳的蜗牛
 有10万粉丝 发了2870条微博

以下统称蜗牛



那时候,蜗牛刚跟男友分手,对整座北京城都失望透顶,我视频面试完之后,她隔了一个周末就来了。所有的行李,只是一个背包。我还被人事部训斥了一顿,因为什么还都没准备好。入职通知,门卡,办公用品,座位,电脑。。。一群人开始忙忙叨叨的操持。


人事总监拎着我耳朵骂:人家是个网红啊!这显得我们多不专业啊!我死皮赖脸的说:没事,网红心都很宽的。蜗牛极其安静,笑点奇低,和她天蝎座完全不同,但是她埋汰别人的功力堪称宇宙级的,抖机灵就是说她,她是微博最早的一波野生段子手。ID:贱人培训班 的核心成员。


再后来
又是爱烟
帮我联系到了上海本地产的段子手
(哎,和北京相比,上海的逗比太少了)
微博ID:骚瑞婆 
35万粉丝 发了8598条微博!

以下简称阿瑞


阿瑞的前一份工作在少年宫,负责组织熊孩子日常学习活动。她对前一份工作的描述是:把一批熊孩子接到公园,一下车全跑光了!然后就开始找,一个一个找回来,一天就这么结束了,晚上回去再编一个学生们有组织有纪律的活动报告。


阿瑞爱打网游,知识面极其广泛,不爱说话,但一天能发十几条微博,标准的二次元话痨。阿瑞并不像在网上那么自信,几十万网友的支持依旧不能缓解现实中的腼腆。更多的时候,她很容易就沮丧起来。


就这么,奥美的段子手SHE正式诞生了


在4a,新人入职的头三个月被称之为“honey moon”,意思是这三个月无论你怎么样,大家对你的印象都会很好,都会很喜欢你。三个网红的到来,让整个部门的腰杆儿都硬了起来,毕竟不是每个做社交营销的公司都有网红的,而我一口气就有了三个!


我很喜欢带着她们去向客户炫耀,在做团队介绍的时候,无论他们是否参与此项目都要来出来给客户瞧瞧。刚开始也是一帆风顺,经常提案提不过的东西,段子手一张口就过了,相比蜗牛的抖机灵和阿瑞的腼腆,爱烟这大炮经常直接把客户的意见怼回去,一句:我觉得不会火。让我们在心中都为她磕响头!


段子手们的情商非常非常的高,也许是因为接触的人太多了,她们很懂得如何与人相处,从来不摆谱,友好的示弱,特别喜欢自嘲,但又适时的展现特长,并且游刃有余的保护自己,与她们相比那些办公室政治都弱爆了!

但蜜月期过去之后,问题来了
不是一个,而是一大坨


三人写的东西开始不断的被毙稿,我还心想,这不笑话吗,你品牌自己写的东西什么时候转发评论过千过万了?不懂的反而教育懂的人怎么做了。但是,客户的理由又充分到我无法反驳,因为他们是用广告的理论打败了段子手的经验。比如:


这个不符合品牌调性


这一条写的没有突出产品,不是围绕产品


我们法务不让说“最”字


我觉得配图太low了


这个创意换哪个品牌都能做

......


由于我也是传统广告出身,说实话一些修改意见我打心里是认可的,所以我经常做了妥协,阿瑞跟我说:老板,这么写没人看啊,更不会火啊,网上谁要听你给自己的产品吹牛逼啊!!!我说:那怎么办,你们段子手有什么理论能说服客户吗?阿瑞低下头说:没有,我们只是觉得这么弄不对。

看看,100多年的广告理论,打败了网红的天赋,


也打败了现在的广告公司。


我发了疯的去翻资料,查国外有没有厉害的social理论,找国内有没有成型的社交传播体系。我翻墙上facebook,注册instagram账号,到处找资料。我加入无数个本土社交传播群,每天看100多条文章讲如何做品牌社交传播。


结果呢,我发现国外的经验都不适合中国,中国是一个大局域网,中国人的意识形态决定了运用社交媒体更分散,更驱利化,更杂乱。


我又和那些到处开讲座的社交传播专家交流,看他们的文章,加他们的微信号,听他们说:爆点,G点,干货,网民的注意力经济,如何一条微信阅读量破10万。。。


我浸泡在他们编制的各种社交营销神话里,好久才反应过来,姨?他们微博粉丝好像还没我的多,他们也没有写出过刷屏的文章,我再问三个段子手,她们也根本不知道这些“老师”哪来的。。。


妈逼啊!

2015年初
品牌在微博上,开始进行敦刻尔克式的大撤退
理由是:
现在谁还看微博啊
以后KOL也别推荐微博的
尽量多找微信的
当时
蜗牛拉了下我的衣角

小声跟我说:老板,TFboys的微博评论破亿了。。。


爱烟还在每天涨粉
阿瑞的帖子又登上了热门排行榜
蜗牛写奥美红坊的一篇文章破了60万阅读量


可他们写的品牌日常却越来越难过稿
因为她们做广告的经验太少
这真他妈可笑!
可我却笑不出来
一方面我被品牌斥责:你这太广告了,不够social
另一方面我又被吊打:你这个太social了,品牌接受不了
我渐渐明白,这一场段子手与广告的对接
因为我简单而粗暴的理解,濒临悬崖

爱烟说,有时一天能收到几百封私信,不停的有人跟她讲自己的恋爱史,祈求答疑解惑,她说那种感觉,就像自己一天谈了几十场恋爱,从独自做人流的悲情剧到渣男劈腿被抓的狗血剧比比皆是,还不重样的。这为她积累了大量的爱情经验值,爱烟说掺和了那么多场恋爱之后既不是看透也不是看破,而是觉得爱情更有意思了。


爱烟参加非诚勿扰,段子手们的声援是:集体转发庆祝。爱烟去参加奇葩说,我对她的声援是:扣了她四天年假。

阿瑞经常能找到一些雷人的神剧,发现别人不知道的好玩的事儿,王思聪也转她的帖子,看她的微博能有意思一整年。阿瑞还能熟练的背下B站所有的热门弹幕词,她每几分钟就能从身边找到有趣的故事po出来。


阿瑞被客户逼疯的那些日子,她来问我,老板你觉得段子手变成广告人容易些,还是广告人变成段子手容易些。我说:应该是段子手变广告人容易。她说:可我觉得好难啊。现在想起来,我的回答应该是:卧槽!你为什么不好好做段子手,干嘛要变成广告狗!

蜗牛最好的朋友是段子手的元老阿骀和阿布布酱,阿布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上班,每天调戏海阳和宝木中阳,蜗牛只是把两人的聊天记录发出来都能笑翻一片。蜗牛把我带进了阿骀组建的贱人培训班群,在那里,我第一次感受到了和一群段子手在一起是种怎样的体验:聊天好像放烟花!句句都是段子!


可回到日常工作中,蜗牛一天要写几十条微博,还要写很多标题内文,经常越写越崩溃,或者越改越糟糕,我给她的帮助是:你他妈写的什么玩意儿。

那一天,大老板过问:你这三个段子手过的怎么样啊,我说她们表现还行,大老板说:人家来这里,你是否想过,帮助她们更红,更出名吗?我忽然愣住了,是啊,我没想过,我只是把她们当头牌一样到处炫耀,然后像当普通员工一样使劲用,我没有能力把广告狗变成网红,我却有本事把网红变成了广告狗。

呵呵,我真厉害

我的经验我的年龄
我的不可一世我的莫名骄傲
此时都让我沮丧的一塌糊涂
可她们却说,老板,都会好起来的,我们在学啊!
我突然好想哭

时间如潜伏的河流,在迷惑的前行中溜走。我改了一遍又一遍的社交理论体系PPT越来越长,组里面的人越来越多,客户也越来越多,我们做了很多客户写表扬信的social案例,可三个段子手越来越沉默,越来越像广告狗,她们收起了光环,在我身边看似一脸美满。

蜗牛安慰我说:老板,你看,大家长势良好,营养充足,今年又能多收个三五斗呢!

我笑了,说
艹,你果然还是个逗比

真好


也许,这就是广告业转型的阵痛期,而我们作为第一批抢滩登陆者,注定会伤痕累累,甚至倒在浅滩之上,当未来品牌都能轻松自如的玩转社交媒体的时候,谁还会记得那个:重口味女青年、稳稳的蜗牛和骚瑞婆呢?

我只希望多年后

追忆起这岁月如疯刀

彼此能一场大笑




《完》

段子手进入广告公司之后发生了什么

扫描,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