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称横尾忠则是日本的安迪·沃霍尔?

转载2019-06-25举报367

为什么称横尾忠则是日本的安迪·沃霍尔?

扫描,分享朋友圈

为什么称横尾忠则是日本的安迪·沃霍尔?

来源:设计有物

横尾忠则,被冠以「日本的安迪-沃霍尔」,他善于将日本元素与波普艺术融合他的插画、海报、唱片封面作品中。

他喜好以擦枪走火的元素和天马行空的拼贴,体现出日本浮世绘的民俗性和六、七十年代风情。

为什么称横尾忠则是日本的安迪·沃霍尔?

今年82岁的横尾忠则よこお ただのり,日本著名现代艺术家

他的作品,简直是将日本人内在某些不想面对的部分全都暴露出来,让人愤怒、让人畏惧,有着一种低俗的色彩,被称为「无礼的艺术」。

与那种向内部,再向内部一味弯折的狂人的世界不同,一个广阔的、被嘲笑的世界横亘在那里,正是这种广野,把他的作品最终变成了健康的东西,而他狂人般的风格奠定了他艺术先锋的地位。

为什么称横尾忠则是日本的安迪·沃霍尔?

1936 年出生于日本兵库县的横尾忠则,在 1960 年代开始活跃于日本一线文艺界,他出演过大岛渚的电影,与三岛由纪夫成为了精神挚友,加入了寺山修司的实验戏剧团体,还和筱山纪信一起游历印度,并同细野晴臣录制了一张实验电子专辑。

为什么称横尾忠则是日本的安迪·沃霍尔?
横尾忠则加入寺山修司的实验剧场“天井栈敷”时创作的演出海报

看样子作为日本视觉艺术界的代表,横尾忠则早在半个世纪之前就已经确立了他的地位——文艺骨干分子。

为什么称横尾忠则是日本的安迪·沃霍尔?
横尾的早期作品受到了迷幻文化的影响

他早期的作品反映出他所受到的 Push Pin Studio 纽约风格的影响之深,尤其是 Milton Glaser 与 Seymour Chwast。但其本人却认为黑泽明与三岛由纪夫才是影响自己最深的人。

三岛由纪夫曾经如此评价过他:

恐怖的共通性潜藏在招魂社马戏奇观看板色彩的土气,还有美国波普艺术可口可乐鲜红容器的色彩之间,引爆我们内在那些自己尽可能不想要看到的情绪。然而在没有办法被这鲜明色彩包覆的黑暗深处,似乎暗藏着某种严肃。


横尾先生对于外部世界的关注,让他的作品不至于变成狂人的艺术。他内在世界强劲的发条在驱动这些即物性的讽刺,并且对世俗进行残酷的处置。

在那幽暗深处,不是一个不断退缩转向内心的疯狂世界,而是一片辽阔又充满讪笑的乐土。


横尾忠则(右)与自己的画作以及三岛由纪夫的合影


1956-66 16th Exhibition Of Japan Advertising Artists Club

1960 年代是日本社会及文化十分重要和独特的时期。

一方面,在经历了 1950 年代战后恢复及朝鲜战争带来的经济发展契机之后,1964 年东京奥运会成为日本回归国际大家庭的标志,也是战后经济起飞的始点。

另一方面,这种繁荣并不是在正常的境遇下实现,而是始终处在美国核保护伞的阴霾中。战后日本反现代主义的民族主义情绪抬头,社会矛盾一触即发,横尾忠则正是在这样一种社会背景下逐渐崭露头角。

契合了当时正在兴起的日本现代图像艺术,他的作品既不同于传统的手绘插图,又在具有鲜明的设计性和大众性的同时,体现出强烈的个人特点。

正如日本学者指出的那样:「横尾忠则是 21 世纪大众艺术复兴的先驱者,他改变了 20 世纪脱离大众的美术潮流。」


《idea》杂志收录了横尾忠则自2010年以后创作的新作品

他的平面设计作品充满着浮世绘、拼贴艺术、迷幻主义技巧的交织,以及对当时美日消费至上的社会的描绘和控诉。各种视觉和文本的混搭,让它们看上去生机勃勃而又品味怪诞。

1963 年,横尾忠则从朋友手中拿了一个商业广告的活儿,他负责给著名的朝日啤酒绘画海报。来自客户的期望很简单,一个有些色情意味的女郎,身穿袒露肩膀的和服,手中握着冰凉的啤酒——和我们在居酒屋里看到的昭和时代招贴一样。

不过横尾忠则却有他自己的想法。

起初,他的设计概念起初并没有被甲方接受,可你猜他是怎么做的?横尾忠则把朝日啤酒的广告负责人打了一顿,这顿胖揍之后客户居然接受了他的创意,没想到横尾忠则创作的「小清新」风格大受好评。

横尾忠则说自己不希望被标签化,不是因为自己创作过风情画就一定要把这个符号用到死。这也是他一直受到尊敬的原因,因为今天的横尾也一直在进化。


当年为朝日啤酒绘画广告宣传画,左边是1966年绘制的朝日啤酒广告,右边是1968年马自达汽车的广告

横尾忠则的招贴画无视视觉的传达性和意象性,完全是他个人意志的表达。

《腰卷之仙》从色彩到样式都体现出当年浮世绘的民俗性,深受大众喜爱,甚至到了一旦张贴出来就被人揭走保存的程度。

他的作品大量采用了朝阳、樱花、海浪等日本式符号,多是暴力、情欲、猎奇等题材。横尾忠确实深受日本文豪三岛由纪夫的影响,而三岛由纪夫也委托横尾忠则为他的连载文章做插图,并设计自己参演的歌舞伎剧目海报和摄影集的装帧等。

1966 A La Maison De M. Civecawa,土方巽舞踏公演海报《加尔梅拉公司》

横尾忠则的近期作品,左边这张是卡地亚基金会的展览海报,右侧是美空云雀的纪念演唱会

在学习艺术期间,横尾忠则的心中有两位艺术家被他视为偶像,一位是皮卡比亚,另一位是基里科。

皮卡比亚在创作高峰时期,差不多每四年才更换一个创作主题,而在每一个四年周期中,他都保持着重复的创作节奏。而基里科在完成了自己的视觉风格后,开始大量地临摹经典艺术范本,他的重复是面对自我的挑战。


横尾忠则作品中的重叠效果来自皮卡比亚的影响


基里科作品中的建筑行也对横尾忠则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作为自由主义者的横尾忠则,他的视觉系统有着明显的符号与特质。这就是利用拼贴的方式组合内容,再使用秩序的视觉规则创造形式感,并且加上大胆的狂想让创作主题刺激观众。


太阳旗、少女、几何图形、补色对应、海洋、眼睛等等构成了横尾忠则的拼贴元素

对于众多研究横尾忠则设计风格的人而言,有一个最好的方式,就是打开任何一本他的画册,翻看几百张色彩丰富、线条明亮、内容乖张的作品,然后关上这本书,问自己——你记住了哪张画吗?并没有。

好吧,那么你可以随便说说在他的作品中看到了什么元素吗?太阳旗、少女、几何图形、补色对应、海洋、眼睛、天空、复杂的文字——你无法记住某一个视觉画面,反而可以说出来自「横尾忠则宇宙」中的那些元素,这就是拼贴的魅力。


横尾忠则对于日本元素的使用将他的作品推向了世界

使用拼贴方式创作是横尾忠则创作的基本原则,也是他确立自己艺术世界观的基点。

在《idea》杂志中,来自东京工业大学人文研究教育学院的伊藤亚纱教授对横尾忠则询问了两个问题——你如何看待自己使用的拼贴与重复?这种方式是否受到了波普艺术的影响?对此,横尾忠则给出了如下的答案:


左边是横尾忠则为滚石头乐队设计的海报,右侧是安迪·沃霍尔创作的滚石乐队专辑封面

我使用经典形象和波普艺术家的想法不太一样,比如我也把《蒙娜丽莎》放在自己的作品中,但是我把‘她’看作是一位合适内容画面的女性形象,不是因为‘她’是蒙娜丽莎。

我也曾经想在画中画些玫瑰,而当我路过花店时,看到了很合适画面的玫瑰花束,于是拍下来,然后拼贴进去。我不去画了,因为我看到了最合适的影像,我就去使用它。我并不在意它的媒介是怎样的。

毕加索的重复是主题的重复,安迪·沃霍尔的重复是形式的重复,我的重复是两者兼备。



1966 Koshimaki-Osen 状况剧场《腰卷阿仙》海报


1966 Moat

横尾忠则为自己设计的海报《TADANURI TOKOO》 图中,手持玫瑰上吊的是横尾忠则本人,右下角骂人的手势表达了埋葬过去寄望未来的决心。

在埋葬过去自我的同时也寄望创造未来的自我,这张海报蕴含了这的意义,同时也是我和现代主义设计分道扬镳的告别宣言。



1965 the dream merchant fairies


1966 6.10


1966 Poetry By Mutsuo Takahashi


1966 Slavor


1966 the aesthetic of the end


1966 充满未来感和宇宙元素的《The city and desigh,the wonders of on earth》

在横尾忠则的近作中,拼贴的方式依旧是他最重要的视觉表达方式。譬如他为 Duran Duran 2017 年日本演唱会做的海报使用了传统的纸本拼贴的方法。

而他在 2012 年纽约 Friedman Benda 画廊的展览中,用一个房间展示了上千件使用手撕纸张进行组合的作品,你甚至可以看到纸张侧面的白色痕迹。

这样的拼贴创作留下了很多工作痕迹,同时横尾也直观地把创作时的所见与所感,放在了观众的眼前。


左边是Duran Duran贝斯手John Taylor与横尾忠则在他设计的海报前合影,右边则是Friedman Benda画廊举办的拼贴展中的作品

1967 年 1 月 1 日,当横尾忠则与寺山修司创建实验小剧场「天井栈敷」的时候,他的工作是为剧场制作布景。

这个期间,横尾忠则大量地在三维空间里创作,当他将太阳旗悬挂在舞台背景片上的时候,忽然意识到,其实海报设计工作的方式也可以这样——海报标题就是剧场的帷幕,太阳射线就是剧场的景片,两侧的拼贴就是舞台上的道具……一切也就说得通了。

于是在这样的构图下,任由不同的创作主题和设计元素自由变换,保持一个平面上的空间视觉感成为了横尾忠则的标签,而他深知——形式感本身就是审美的立足点。


“天井栈敷”的团员合影,拍摄于东京皇居外苑二重桥前,寺山修司站在第三排最右,横尾忠则坐在第一排手持画作

横尾忠则的画面秩序令人着迷,他对颜色的把握来自曾经的迷幻经历,而那些大胆的题材和创作方式则来自他的实验精神。曾经有人把横尾忠则的这些狂想比作是一种冒犯,或者说是无礼,因为这样的画面侵犯了大部分人的审美价值观。

横尾忠则嘲笑人们无非是不敢直面他画出的那些事物——性、欲望和死亡,但是如果缺少了这三者,人们的生活将失去方向。

我在畏惧死亡的同时,用死亡意象来装点自己。

不知为何,这会让我放松,甚至连带感受到了一种难以抗拒的快感。


也许正是这样的感受捕获了众多一直热爱和追寻他创作风格的各界天才,在他们当中,当属音乐家们是「横尾氏审美」的重灾区。


性、欲望和死亡是隐藏在这些创作背后的灵魂

1978 年,横尾忠则与细野晴臣合作了录制一张以印度旅行为灵感的专辑——《Cochin Moon》,这是一张虚构的电影原声专辑。


横尾忠则与细野晴臣合作的《Cochin Moon》

横尾与细野二人把《Cochin Moon》包装成一个宝莱坞电影配乐放在唱片店里售卖,在当年真的骗了不少人。其实早在 1969 年,横尾忠则便与音乐结缘了。

当年,日本作曲家一柳慧以横尾忠则为灵感,制作了专辑《唱歌剧的横尾忠则》,这是一张集合了录音采样、即兴演奏等多种表演方式的实验唱片,其中你还可以听到高仓健的演唱。不过最值得一说的则是这张唱片的设计。


《唱歌剧的横尾忠则》是全世界第一张全彩色印刷的黑胶唱片

《唱歌剧的横尾忠则》是有记录的全世界第一张全彩色印刷在黑胶表面的唱片,这种被称为 Picture Disc 的唱片在正反两面印有图形,色彩覆盖了原本简单的黑色。

《唱歌剧的横尾忠则》一共由两张唱片组成,唱片的四个面上分别印有横尾忠则创作的云中飞行员、手、家族合影及高仓健剧照四个主题的设计作品。

而在西方世界,第一张全彩色印刷的黑胶唱片是在次年——1970 年才诞生的,这就是英国的前卫摇滚乐队 Curved Air 的首张专辑《Airconditioning》。


左侧是浅丘琉璃子的专辑封面,右侧来自电子乐大师富田勋,他的创作代号是Tomita

此后,大量的日本本土音乐人都与横尾忠则进行了合作,这其中包括了活跃在 1960 年代后期的迷幻摇滚乐队 The Happenings Four、女演员浅丘琉璃子的处女作、山口百惠的经典唱片《不死鸟传说》、电气爵士钢琴手深町纯、电子合成器先驱富田勋以及在去年离世的民谣歌手远藤贤司等人。

这些音乐人几乎都是日本音乐历史上最为重要的名字,他们在各个方面见证了日本现代音乐的进化历程。


Santana的专辑《Lotus》展开后是一个“H”形的立体空间

与此同时,由于自 1970 年代开始,横尾忠则的大量作品开始被西方所传播,他在欧美国家也逐渐开始有了自己的追随者,其中以演奏爵士乐和迷幻摇滚乐的艺人为主。

1974 年和 1976 年,横尾忠则先后为 Santana 创作了两张专辑的封套设计。

第一张是《Lotus》,这是一张以东方「佛」概念为创作基准的专辑。当这张黑胶唱片被完全展开之后,人们会看到一个近似于 H 形的立体空间,其中来自印度、中国、西方等不同宗教体系下的神(佛)在同一个空间中出现了。

第二张《Amigos》则利用了文艺复兴时期绘画的纸本印刷品,拼贴了一个瑰丽的森林。在这里,横尾混杂了东方的动物与欧洲的人体,而反色的使用也说出了这张专辑的主题——神秘主义。


横尾忠则设计的Miles Davis现场专辑《Agharta》

在爵士乐领域,Miles Davis被是第一个选择横尾忠则的音乐人。出版于 1975 年的现场专辑《Agharta》记录了当年 Miles Davis 在大阪的一次现场演出,而横尾忠则幻想了整个大阪的上空,有外星人造访的画面。

专辑《Agharta》的内页中,横尾忠则首次把文艺复兴时代的版画用反色的方式进行处理,而正是这样的方式让 Santana 决定在之后用到了自己的专辑中。


Swans的主唱Michael Gira为自己乐队的设计受到了横尾忠则的秩序影响

不仅仅是自己创作音乐人的专辑封面,其实横尾忠则的设计风格也影响了众多后来者。

1980 年,来自纽约的噪音摇滚乐队 Swans 的主唱 Michael Gira 就是一位忠实的「横尾氏艺术」的爱好者,在乐队自 1983 年成立以来到 1998 年发行的将近 20 张专辑、EP 中,超过半数的封面都被他演绎成了横尾忠则的秩序化的风格。

乐队名称 Swans 被放置在封面的上方,画面的主题则是文字信息和图形的对称拼贴,而图片的背景则是非常“横尾氏”的撞色几何图形。


John Zorn的PainKiller乐队的封面也沿袭了这样的视觉暴力

同样来自纽约的前卫音乐人 John Zorn 也从横尾忠则身上找到了灵感,他的乐队PainKiller的封套设计每一张都有着浓重的横尾氏的烙印,而他个人运营的唱片公司Tzadik出版的用以介绍日本地下音乐的「New Japan」厂牌,也有着相同的设计风格沿袭。

说到日本地下音乐,著名的宗教乐队 Acid Mothers Temple & The Melting Paraiso U.F.O. 也大量继承着横尾忠则的视觉传达方式,和其他人相比,当今没有哪个的乐队要比 Acid Mothers Temple 更适合穿上横尾的迷幻衣钵了。


Acid Mothers Temple的封面则更加具有横尾的风范


横尾忠则的其他作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柴田錬三郎「地べたから物申す」book


关于横尾忠则的摄影

1


横尾与家人


2


横尾与列侬夫妇的合影


3


2014年5月,横尾忠则在他的工作室里,摄影:彭杨军


数英已获授权,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作者公众号:设计有物(ID: shejiyouwu)

为什么称横尾忠则是日本的安迪·沃霍尔?

扫描,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