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沉迷于“画中画”的她综艺时,我们究竟在看什么?

转载2019-04-29举报499

当我们沉迷于“画中画”的她综艺时,我们究竟在看什么?

扫描,分享朋友圈

来源:全媒派

近来,以女性为主体的情感观察类综艺霸屏了。

从父女代际沟通的《我家那闺女》《女儿们的恋爱》和《女儿们的男朋友》,再到夫妻相处之道的《妻子的浪漫旅行》,最近热播的综艺节目大抵有两个相似点:首先,几个综艺节目都是“观察类综艺”,采取“真人纪实+观察室”的录制手法,节目被切分为“观察”与“被观察”两个视角,带给屏幕外的观众一种“画中画”的观感。其次,几档节目都是以女性逻辑为主导的“她综艺”,聚焦在女性的婚恋情感上,即便是展现单身女性独居生活的《我家那闺女》最后也变成了大型催婚现场。

当我们沉迷于“画中画”的她综艺时,我们究竟在看什么?

当养成系综艺失去全民Pick的热潮,《极限挑战》《奔跑吧兄弟》等户外真人秀也难逃“综N代”的泥沼,这类情感观察类综艺成为本届综艺的最大赢家。全媒派为你揭秘,当我们沉迷与“画中画”的她综艺时,我们在看什么?

 

一、从“秀”到“真”,从综艺管窥社会

相较于以往追求话题效应、冲突或搞笑效果的综艺节目,这些情感观察类综艺围绕社会热点话题展开,呈现明星的真实生活,一定程度上做到了“去娱乐化”,更具有社会属性。当真人秀多一些“真”的成分,观众也就多一个窥见社会、寻找自我的窗口。

看社会:直击社会痛点的综艺们

从《我家那闺女》《女儿们的恋爱》《女儿们的男朋友》到《妻子的浪漫旅行》,几档节目都聚焦到了婚恋问题上,而婚恋是社会永远的痛点。

据统计,目前我国单身人口已达2.4亿。从遍布社交媒体、视频弹幕的“赐我一个男(女)朋友”可以瞥见,这些单身青年大都是嘴上说着不恋爱,身体却又很诚实的柠檬精。作为主流的收视群体之一,他们在明星的独居生活当中完成自我投射,寻求共鸣。深夜的外卖也好,父母的催促也罢,那都是某一个时刻的“自己”。除此之外,他们又在明星的婚恋中汲取糖分,不管是“假CP”还是“真夫妻”,只要够甜,就可以成为当代单身青年的情感寄托。

当我们沉迷于“画中画”的她综艺时,我们究竟在看什么?

婚恋已是痛点,女性的婚恋更是讨论的焦点。随着社会的进步,“相夫教子”“贤良淑德”不再是衡量一个女性的标准,谈什么样的恋爱、是否选择婚姻也都成为开放的话题。但根深蒂固的性别观念一时难以消弭,在长辈们看来,婚姻子女依旧是标配,女孩子牺牲工作也无妨。《我家那闺女》中,爸爸们无一不在表达对孙辈的渴求,“儿孙满堂,这样走的时候不会伤心,也没有遗憾”,袁珊珊爸爸如是说。

但女儿们似乎站在了对立面。节目中,吴昕泡脚养生拼积木,一个人的生活悠然自得,不急需另一个人的介入。焦俊艳不顾父亲的抱怨,素颜出镜毫无顾虑,在与闺蜜papi酱聊起婚恋时,两人还达成共识,列出人生最重要的排序:自己、伴侣、孩子、父母,引发演播室中父亲们的集体不解。

当我们沉迷于“画中画”的她综艺时,我们究竟在看什么?当我们沉迷于“画中画”的她综艺时,我们究竟在看什么?

父亲的期许与女儿的追求冲突不断。

即便暂别了催婚催育催恋爱的焦虑,其他几档节目中处于热恋或婚姻状态中的女明星还是逃不开诸如“如何平衡事业与家庭”的问题。在各自领域内算是成功的明星们尚且如此,平凡的我们又何尝不是?

可以说,这些情感观察类综艺选择以“女性逻辑”为主导,是搭上了女性议题讨论兴起的顺风车。透过节目,我们窥见社会。


二、看自己:浸入熟人视角下的明星生活

除了在议题的设置上贴近社会,节目也还原了更加真实的明星生活。

在“真人纪实”的第一现场,镜头记录下的是明星台下幕后的日常生活,即便是相亲、约会、旅行这样的环节设置,记录的也是身处其中的明星的真实反应。相较于游戏、竞技、冒险,做着平常事的明星们也更能够卸下包袱,多一点“真”,少一些“秀”,做回自己。

看节目的我们猛然发现,原来明星也是人。就像傅园慧爸爸看了吴昕吃麻辣烫之后的感慨,“原来明星跟我们一样的,也吃麻辣烫的啊。”

当我们沉迷于“画中画”的她综艺时,我们究竟在看什么?

而第二现场爸爸们或是老公们不留情面的吐槽与爆料,再次具化了明星形象。在《我家那闺女中》,当VCR展示出袁姗姗相对整洁的房间,袁爸爸立马拆穿,“这是为了录节目特地整理过了,平时不这样。”《妻子的浪漫旅行中》中打赌“张嘉倪一定会丢东西”的买超,在看到妻子找不到手机之后,立马“幸灾乐祸”,追击吐槽。除此之外,观察室内的他们也适时对明星的性格和行为做出解释,补充父女、夫妻之间的情感故事。

观察室中的熟人视角卸下了明星的光环。“平凡化”的明星们成了当代女青年的典型样本,看她们,仿佛也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三、双重叙事结构,以多种解码方式看节目

以往的综艺节目大多只为观众展现了一个视角,一个逻辑。而这几档情感观察类综艺虽然以女性为主体,却通过观察室内不同的嘉宾设置构建了多样的视角。双重的叙事结构也为观看是的我们提供了多样的解码方式。

双重叙事:看冲突与碰撞

双层叙事原本是小说中常用的叙事技巧,指的是在整体叙事中,通过第一叙述者讲述第二叙述者的故事,二者都担任着叙事内容的角色,第一叙事者对第二叙事者进行评价解释,但二者不存在双向交流。情感观察类的她综艺采取了同样的叙事结构,演播室内的嘉宾是第一叙事者,棚外被观察明星是第二叙事者,节目组跟明星约定拍摄内容对观察嘉宾保密,两者不事先产生交流。因此,屏端的观众作为第三叙事者拥有了唯一知晓全部事态发展的视角。《女儿们的恋爱》中,为沈梦辰与杜海涛的亲密行为感到惊愕的沈爸爸让观众忍俊不禁。

当我们沉迷于“画中画”的她综艺时,我们究竟在看什么?

两重叙事结构都自有自己的逻辑,主导演播室的是“爸爸的逻辑/老公的逻辑”,而被观察者的叙事是“女儿的逻辑/妻子的逻辑”。这样的视角切分带形成了两个割裂的话语场,相较于一个现场中两种逻辑并存,叙事者双方都在自己的话语场中拥有了更多地话语权。《我家那闺女》中,父亲看到了报喜不报忧的女儿们脆弱的一面,甚至得知了子女朋友圈屏蔽父母的秘密。《妻子的浪漫旅行》中,妻子们讨论着专属于女性的话题,丈夫们也得以更加肆无忌惮地吐槽。

看节目的我们在看的是女儿的综艺,也是父亲的综艺,是妻子的综艺,更是丈夫的综艺。更重要的是,我们纵览全局,看到了其中的冲突与碰撞。


四、多种解码方式:总有一种契合你

传播学学者霍尔在《电视话语的编码与解码》中提出了“编码—解码”理论,并将电视话语的意义生产分为三个部分:编码阶段、成品阶段、解码阶段。所谓编码,是节目方根据自己的意图进行信息的构建。所谓解码,是观众根据自己不同的社会特征、知识背景,对接受的信息进行不同的解读。

“画中画”的模式本身就丰富了节目的编码,给了观众更加多样的解读视角。观看第一现场的纪实拍摄时,我们进行着第一种解码,了解明星的生活,推人及己。在观看第二现场观察室的解读时,我们又多了一个解码的方式,分析明星性格及行为的具体成因,也站在观察者的立场上换位思考

当我们沉迷于“画中画”的她综艺时,我们究竟在看什么?

实际上,观察室的嘉宾在进行解读时,本身也是在解码第一现场,赋予其更多的意义。“画中画”的节目设置形成了“节目制作(编码)—(解码)观察室(编码)—观众(编码)”的二度编码模式。

节目丰富的层次提供了更多的解码立场。看节目的我们,总归能找到一种契合的方式,理解节目所传递的符码,沉浸其中。

 

五、“画中画”的她综艺,聚焦婚恋就够了吗?

当我们沉迷于“画中画“的她综艺,我们是在从多个视角看当代女青年的婚恋群像。

《我家那闺女》的单身女明星们总是处于父母催婚催育的轰炸中;撞车的《女儿们的恋爱》与《女儿们的男朋友》试图提供“恋爱教科书”;《妻子的浪漫旅行》一言不合就开始讨论“月子”与“家庭分工”。

婚恋是痛点,是女性生活的重要组成之一,但绝不是全部。当她综艺全然聚焦在婚恋问题上时,独立女性的价值在很大程度上就被消解了。婚恋与生育不是衡量女性价值的标准,平衡家庭与工作不单单是女性面临的问题。就像何雯娜在节目中所说的,“人生除了情情爱爱,还有奋斗的目标,我很开心很幸福。”

当我们沉迷于“画中画”的她综艺时,我们究竟在看什么?

当我们沉迷于“画中画”的她综艺时,我们还需要看到更立体的女性生活。

参考文献
高宇先.凝视理论视阈下观察类综艺节目的突围——以《我家那小子》为例[J].出版广角,2018(23):60-62.
王毓娟,李敏.浅析我国观察类综艺节目的叙事策略——以《我家那闺女》为例[J].传播力研究,2018,2(36):19.
斯图亚特·霍尔.编码,解码[A].罗钢,刘象愚.文化研究读本[M].王广州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0:360.


经授权转载至数英网,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作者公众号:全媒派(ID:quanmeipai)
1556433710267965.png

当我们沉迷于“画中画”的她综艺时,我们究竟在看什么?

扫描,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