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刻意的设计”——对话MUJI设计师深泽直人、原研哉、杉本贵志

转载2014-12-29举报21717

“不刻意的设计”——对话MUJI设计师深泽直人、原研哉、杉本贵志

扫描,分享朋友圈

作为成都远洋太古里备受关注的一隅,MUJI 世界旗舰店正式宣布开业。在媒体会后借此机会采访了 MUJI 品牌高层和我们一直很关注、喜欢的三位 MUJI 设计师深泽直人、原研哉、杉本贵志,听他们讲一些有趣的故事和理念,也一起聊聊关于 MUJI 在品牌、消费及设计上的过去与未来。


来源:toodaylab



开业剪彩的瞬间,正中两位分别是成都远洋太古里副总经理韩置、良品计画社长金井政明,而右边的三位则是 MUJI 室内设计师杉本贵志、平面设计师原研哉以及产品设计师深泽直人。



剪彩后的大合影,虽然整个流程非常简单紧凑(这倒也很符合 MUJI 的感觉啦),但其实这是 MUJI 高层及设计团队首次在海外集体亮相,意义非同一般。


采访在位于 MUJI 成都远洋太古里世界旗舰店三楼的 Café & Meal MUJI 角落里举行,这里陈列着用于烹饪 Café & Meal MUJI 菜品的小米、辣椒等原材料,背后的整面墙则都用书本堆砌装饰起来、露出泛黄的书页,加上室内的暖光以及偶尔飘来的食物香味,在寒冬里营造出一个暖烘烘的交流空间,也让采访在一个放松的氛围里面变得更有意思了。


跟金井政明聊品牌与消费



“给 1 个懂 MUJI 的人做 10 件产品,就够了”


从当初的小小生活杂货铺到今天的世界级旗舰店,MUJI 正在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强,而这家门店所处的成都远洋太古里,本身还囊括了爱马仕、Chloé 等大牌旗舰店,MUJI 会不会有压力呢?当现场媒体问到金井政明先生回望当年的杂货铺时期会作何感想时,金井政明先生拿起桌上矿泉水瓶子比比划划的回答,或者可以说明 MUJI 当下的态度。

比比划划的金井先生,倒是一点都没有社长的架子。



金井表示,“世界上有许多丰富的选择,比方说有人喜欢可口可乐,而我们则坚持去做像这样的水(比划着手里的矿泉水)。我们想着如果 10 个人里有 1 个人消费了这瓶水、认同了 MUJI 的理念,那我们要做的就不是去宣传营销、去把这个人数扩大,而是给这个人做 10 件生活用品就行了,他一定会需要的,因为他是懂得 MUJI 的人。所以 MUJI 的商品越来越多,几十年下来的顾客也越来越多了。其实消费者也是在成长的。”


“不成熟的消费者相信名牌,选择 MUJI 的人知道他们要什么”


对很多粉丝来说,MUJI 其实已经变成心中的名牌了。而对于 MUJI 自己来说,名牌是什么呢?金井政明先生回答说,“当消费者不够成熟时,他们就会选择名牌,因为这样的选择简单可靠。但是那些愿意选择 MUJI 的人,我相信他们已经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他们是有成熟消费观念的人。”


见识杉本贵志的爽快幽默



“设计 MUJI 世界旗舰店的理念是什么?没理念!”


现场有媒体提问负责此次 MUJI 成都远洋太古里旗舰店室内设计的杉本贵志先生,设计这样一家与众不同的门店时,想要表达什么理念呢?一路杵着拐杖来参加开业仪式的杉本先生倒是很爽快幽默的回答说没有,随后又补充道:“如果你有感受到什么,那就这样去理解它吧。”


MUJI 室内设计师杉本贵志,他设计了吉隆坡、曼谷、上海及香港的香格里拉大酒店和遍布亚洲的凯悦大酒店,当然 MUJI 门店是他最著名、也最多人接触到的作品了。



“我不做刻意的设计,所以看似华丽的大吊灯上都是汤婆子”


大概还是想要从这位世界级室内设计师身上挖点东西,现场不少媒体都提到了这间世界旗舰店在设计上的与众不同——事实上这也是真的,从我们的现场体验来看,它的确与普通门店有着方方面面的区别。但爽快幽默、或者说对于已经完成的作品就静候它生长的杉本贵志而言,“时尚、华丽”一类的形容词还是有些不适合。

成都的 MUJI 世界旗舰店里,用 1036 件 MUJI 产品制作而成的吊灯。



他指着室外悬挂着的大吊灯说,“我也不会刻意去设计它,不会特地找一个华丽的大吊灯来,但如果觉得它华丽的话,其实里面都是一些 MUJI 本身的小东西,比方说塑料的汤婆子,它们都很简单。”


不做刻意的设计,也是这一次采访中除了杉本贵志之外,深泽直人与原研哉都很赞同的一点。当然,这应该也是它们之所以成为 MUJI 设计师的共同原因吧。


跟打瞌睡、翻白眼、嘟嘴巴的深泽直人聊设计




在没有回答问题的时候,我们留意到的深泽直人大多是这样、这样、这样……的状态,有时候以为他在小憩,但他又会跟上大家的聊天内容露出微笑,这样不拘小节的表现倒是让人觉得非常真性情和喜欢。


“我想用 MUJI 的产品提醒大家,关注简单自然的事情”


作为产品设计师,深泽直人追求“美好”的癖好大概是深入人心了,现场也有媒体问到他来到中国后是否能“忍受”身边的并不美好的设计作品呢?当然其实在我们看来,中国还是有不少美的设计的,比方说 MUJI 现在也在尝试与张永和这样的中国设计师展开合作嘛。


对于这个问题,深泽先生强调了设计师本身的工作职责:根据人与周围环境的相互影响和作用,来获得启发、展开工作,目的还是为了在人与环境之间建立一个舒适自然的关系。“现在中国的发展变化这么快,倒是或许有不少人会感到焦虑,所以我想用 MUJI 的产品来提醒大家,关注一些简单自然的事情。”


至于现场也有人提问他本人对于设计工作是否感到焦虑,这位作品颇丰的设计师嘟起嘴巴拒绝回答,看起来似乎就是“完全不必担心、我会继续好好做”的意思嘛。


“我也喜欢第一代 CD 音响!”


要说深泽直人为 MUJI 打造的作品中,最叫人印象深刻的恐怕要数第一代的壁挂式 CD 音响了,这也是我们本身就很喜欢的产品。而第二代产品尽管加入了看起来更方便的蓝牙,但市场效果反而没有那么热烈,是否是现代社会的需求反而没有那么容易造就经典的设计了,深泽先生如何评价自己的作品呢?我们在现场提出了这样的问题,这位一直坐在旁边闭目养神、翻白眼、嘟嘴巴的设计师突然来了兴致,“跳”起来告诉我们:“我也喜欢第一代 CD 音响!”


深泽直人设计的 MUJI 壁挂式 CD 音响,虽然第二代明明变得更方便了,却没有第一代那么受欢迎。


聊到自己的感兴趣的话题,深泽直人突然来了精神。


深泽直人告诉我们,其实为第二代壁挂式 CD 音响加入蓝牙也是为了满足一些用户的需要,“这会让它用起来更方便,但也不是每个人都会喜欢这种方便,而这也是我们还在感到矛盾的一点。”不过对于一些新的科技元素,他表示 MUJI 的态度也很明白——不会积极地去用起来,而是希望看看这些新科技到底对人类的生活有什么影响、是不是持续和深远,然后为用户做出最合适的决定。


不过在回答完我们的问题后,这位真性情的设计师又倒下去继续闭目、翻白眼、嘟嘴巴了……


笑着摸摸脖子的原研哉:“我的确在某些场合的确说过这样的话,但是……”



在与 MUJI 平面设计师原研哉的交流中,我们提到了他早前曾表达过“MUJI 永远都不会从一个日本品牌变成世界品牌”,而今从这家成都的世界旗舰店来看,倒是能找到许多与中国元素息息相关的作品,这种对日式设计的坚持和品牌拓展中不断进行的本土化尝试,会不会冲突呢?


原研哉先是笑着摸摸自己的脖子,然后表示自己“在某些场合的确说过这样的话”,但也向我们解释了他在思考过程中的一些变化、一些新的想法。


在 MUJI 成都远洋太古里世界旗舰店的三楼,就有一个 Found MUJI 区域。这里陈列着 MUJI 最新的、从中国宋瓷中获得灵感打造一系列碗具。而 Found MUJI 本身也是一项将品牌与世界文化相融合,将各地优良物品进行再设计的活动,比方说今年 9 月 MUJI 就在上海举办了一场 Found MUJI 系列展览,吸引了不少粉丝。


“我现在想表达的是,MUJI 虽然源自日本,但并不代表它只能在日本发展、只能被日本人接受。”随即,这位当今享誉盛名的设计师聊起了他的前辈——日本国宝级平面设计师田中一光,这个将 MUJI 平面设计工作托付给原研哉的人,也被称为“MUJI 之父”。

听到我们提起他此前的一些观点,原研哉老师摸摸脖子然后腼腆的笑起来……



“田中老师让我接手 MUJI 的时候,我就有一些犹豫了,也一直在思考如何去处理它的地域问题。后来我慢慢发现,它也在影响到更多其它地区的热爱生活的人,这可能也是它最大的魅力所在,让人不知不觉被影响到。所以我常常会想,如果 MUJI 诞生在中国会是什么样子呢?在美国是什么样呢?这个思考的过程也很有意思,它也会慢慢地反映在当下的 MUJI 身上。”原研哉用一段追溯回答了我们的问题。

最后,我们问到原研哉先生一个小问题——“是你改变 MUJI 更多,还是 MUJI 影响你更多呢?”他说:“这两件事情其实是同时进行的,我总是要去思考很多问题,比方你说到的地域性问题,在这些思考过程里面,是我为 MUJI 工作的过程,也是我收获的过程啦。”


这样与 MUJI 社长、设计团队的直接对话,对我们而言是第一次;而对 MUJI 本身来说,也是第一次这样以“高规格团队”的形式与海外媒体聊天。暖烘烘的采访空间和断续飘来的淡淡食物香味,让大家都显得放松自然,也无形中拉近了品牌、世界级设计师与媒体之间的距离,这倒是让我们联想起 MUJI 一直在传递给我们的讯息:没有刻意的设计,让你在不知不觉中感受身边的人、事、物,也发现生活本来的美好样子。


对了,采访结束后,除了对一直很活泼的原研哉老头子继续有好感,我们对随时都在翻白眼、面对记者也能仰着头睡着的完全本色的深泽直人也更加、更加地有爱了。


“不刻意的设计”——对话MUJI设计师深泽直人、原研哉、杉本贵志

扫描,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