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被评为「世界最美的书」的中国设计,怎么有点“土”?

转载2019-03-01举报32822

那些年被评为「世界最美的书」的中国设计,怎么有点“土”?

扫描,分享朋友圈

那些年被评为「世界最美的书」的中国设计,怎么有点“土”?

作者:pipi,来源:一夜美学

走进书店,你也许有这样一种感觉:现在的书好像越来越好看了?

为了和电子图书、社交媒体“抢客”,当代出版社们可谓是使出全身解数,你很难再看到以作家大头照或是人物插图作封面的“名著风”设计,甚至越来越多的设计师开始钻研,如何在封面之下书本的内部安置更多趣味,让内容和形式呈现出水乳交融的美感。

书籍设计界“奥斯卡”——德国莱比锡「世界最美的书」评选距今已有百年历史,每年初会从世界各国选送的书中挑出获得金字母大奖、金银铜和荣誉奖的14本图书。

虽说是最美的书,但不少获奖设计并非光彩夺目,甚至有点“灰头土脸”,这是一个探讨颜值的评选吗?还是像开头所说的趣味为重?不妨让我们从过去几年里入围的中国作品中找找答案。


2019年荣誉奖

《江苏老行当百业写真》by 周晨

那些年被评为「世界最美的书」的中国设计,怎么有点“土”?

在最近公布的官方消息中,一本看起来土土的《江苏老行当百业写真》入围了2019年荣誉奖,设计者周晨同样也是书的选题策划者,过去十年里,他走访了江苏各地传统老行当的从业者,从8个分类图文并茂地记叙了那些濒临消失的行当与手艺。

那些年被评为「世界最美的书」的中国设计,怎么有点“土”?

吃食如苏式船点、吊炉烧饼,工艺如打金箔、制板鹞风筝,游艺如耍猴、木偶昆曲,在磨毛的老店铺包点心的粗陋纸张中,展现出古老朴素的意向,曾经那个热闹的江南市井也仿佛跃然纸上。

页码采用了“苏州码子”,这一古老的民间商业数字,还曾被当作走私组织的密码出现在英剧《神探夏洛克》中,不用担心看不懂,书中配备了介绍说明的书签。


2018年银

《园冶注释》by 张悟静

《园冶》写于明代,是中国最早最系统的造园著作,后由著名林学家陈植做注成书。封面有着淡淡的树皮般纹理,与护封的衔接处,刻有一朵梅花,源于书中的风窗图样,也暗示造园要用到的拼接手艺。

古书的繁体竖排和留白被保留,又添入明黄色的锁线,隽永而生动。除了以苏州园林图作隔页,还将明刻本中,阮大铖为全书撰写的《冶叙》篇做成拉页,增加了赏析书法的乐趣。


2017年银

《虫子书》by 朱赢椿

朱赢椿做书,活脱脱一个顽童。

他用五年的时间,开垦菜园,记录虫子的啃噬痕迹,让它们沾着墨在纸上爬行,留下它们的“墨宝”。

在这本《虫子书》里,没有一点儿人类看得懂的内容,从封面、序言、目录到内容均来自自然界中昆虫们的创作。

此外他还出版了先锋实验文本《设计诗》,讲慢哲学的《蜗牛慢吞吞》等奇奇怪怪的书

对于这样极端的创作,批评和质疑声当然有,又或有友人建议他配上文字故事,最起码标注出哪个字出自哪个虫。

但朱赢椿坚持做一本完完全全的天书,任由读者去想象,也算是一道小小的测验——“如果说这是一个法国大画家画的,人们会说这个画真棒,但如果说是虫子画的,态度则会不同。”

从目前读者的反馈来看,《虫子书》很受小朋友的欢迎,有的孩子甚至还会正儿八经地读起虫子文字来,虽然他们还不识字。


2016年金

《订单——方圆故事》by 李瑾 

《订单——方圆故事》讲的是一家西安老书店「方圆工艺美术社」的故事。

过去的书店,要通过传真订单和出版社采购,美术专业出身的老板吕重华总是“调皮”地用一幅漫画自画像代替盖公章,不仅画,还画喜怒哀乐的变化,以至后来接到订单的业务员,还会打电话过来询问:“吕老师今天不高兴啊?”

十多年来积攒下的订单漫画,被做成四本迷你书,装订在左边,右边则是店里、家里的故事。

设计师李瑾希望把对方圆书店和那个年代最深切的感受表现出来,封面选用包装书籍的蛇皮纸,粗糙而有韧性,自带回忆的温度。

强调淳朴之余,也不忘趣味,文字既有横向排版,也有纵向排版,与图案之间轻松、从容的互动更是妙趣横生,令人赞叹。


2014年铜

刘小东在和田与新疆新观察
by 敬人纸语工作室 小马哥、橙子

艺术家刘小东在新疆和田进行的一系列绘画创作,由策展人欧宁编辑成册,一反将艺术出版物做成精美画册的做法,整本书被设计成了笔记本的样式,娓娓道来艺术家的创作历程和体验生活,充满戈壁温度、泥土气息和现场感。

另外书中加入了「新疆新观察」的部分,包括阿城的评论,木卡姆音乐人、新疆作家李娟等人的采访,侧面描绘了今日新疆的风土人情。两条麻布书带,置于两个篇章页处,细节之处也做了诸多不同设定,读起来丰富且清晰。


2007年铜奖

《不裁》by 朱赢椿


《不裁》取自“不才”的谐音,也有不加修饰之意。因为是各自成章的散文,不必一口气读完,朱赢椿设计了一种“边裁边看”的形式,仿佛建起一个个小驿站,让阅读的过程有节奏、有期待,要比随手可翻的文字多几分趣味。


用附在开头的书签,轻轻裁开对折页,可以看见作者古十九填的词与创作的插画,而读完全书后,你会得到一本手工裁切的毛边书。

看到这里不难发现,其实“最美”不只关乎装帧的好坏,而更多在于制造切题和新鲜的阅读体验。谁知道呢,也许“颜值当道”时代的巨轮碾过,书本会发展成为艺术品,又或是过犹不及地沦为形式的附庸,成为一件人人必备的“单品”。


数英已获授权,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作者公众号:一夜美学(ID: yiyemeixue)
1551342960323859.png

那些年被评为「世界最美的书」的中国设计,怎么有点“土”?

扫描,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