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诗电影《人生答辩》,献礼所有用人生追寻意义的人

企业项目已上线2019-06举报721

清华大学诗电影《人生答辩》,献礼所有用人生追寻意义的人

扫描,分享朋友圈

《人生答辩》

七月毕业季,青年学子用答辩致敬求学岁月。也许你的毕业答辩已经结束,但是,你的人生答辩才刚刚开始。如同成人礼一般,人生的答辩嵌在每个人的生命中。有人白发苍苍,用一生给出答案;有人初出茅庐,踏征途矢志不渝。清华用一部诗意微电影献礼毕业,以人生的答辩为主题,问向每个人内心深处——“人生只有一次,你会选择如何度过?”

影片以清华大学2019年毕业答辩开场,“自我陈述”作为第一个答辩环节引出答辩人物。

清华大学诗电影《人生答辩》,献礼所有用人生追寻意义的人

一位是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的教授,彭林。

清华大学诗电影《人生答辩》,献礼所有用人生追寻意义的人

另一位是清华大学生命学院博士生,白蕊。

清华大学诗电影《人生答辩》,献礼所有用人生追寻意义的人

两位同为清华人,但所处不同的人生阶段,对于人生的这场答辩,他们是如何为自己的命题找出答案的?


一、自我陈述

彭林教授:

有人问我,你不会造机器,也不会建楼房,你的研究有何意义?

是啊,我的研究意义何在呢?

有些人看似走在你前面,也有些人看似走在你后面,但每个人都有自己应有的时区。

四十岁,我才拿到了别人口中的最高学历。

城市,往往意味着喧嚣、嘈杂、浮躁。

但是学者的内心却是安定、坚贞、雄迈,也显得弥足珍贵,深刻隽永。


清华大学诗电影《人生答辩》,献礼所有用人生追寻意义的人


白蕊:

人没办法知道自己未来的路,命中注定或许是最好的解答。

二十岁,我开始被某种执念推着往前。

生物实验,就如同高速公路上的霓虹斑斓,需要在各种可能与不可能,失望与妥协中,仍旧做到极致。

细胞是人最小的生命单位,做最小单位的研究,做最基础的探讨。

解人类世界上最难的题。

醍醐灌顶。


清华大学诗电影《人生答辩》,献礼所有用人生追寻意义的人


二、所以你会一辈子做基础研究吗?

彭林教授:

做了几个自己满意的研究,为了沟通,为了不丢失自己本位文化的主体性。

因为那是国家的体面和尊严。


清华大学诗电影《人生答辩》,献礼所有用人生追寻意义的人


白蕊:

会的。

把自己的时间用在为社会做出贡献的事情上,我觉得我是在做对的事情。


三、你觉得你在做对的事情吗?

彭林教授:

做对的事情,不能总以为有足够的时间去挥霍、浪费、抛弃。

生命是多么短暂,当你回想过去,也许会有后悔,但绝不是因为碌碌无为而后悔。

我是1949年10月出生的,共和国的同龄人。

60周年的时候,清华把我们每个祖国的同龄人召集在一起,为大家过生日,吃蛋糕。

我想,我们每个人做好了,国家才能好。

国家好了,我们才能更好。

我最骄傲的事情是,把国家当作自己最大的命运共同体。

个人的奋斗,和国家融为一体。

用一生去追寻意义。


“岁月最会做雕刻
好的学问总得细细地磨”

清华大学诗电影《人生答辩》,献礼所有用人生追寻意义的人


“对每一次实验结果都满怀期待
我就是想要做与生物相关的研究”

清华大学诗电影《人生答辩》,献礼所有用人生追寻意义的人


“时间看不到
也摸不着
你不注意时
这匹白色的马驹就已顺着缝隙
飞驰而过”

清华大学诗电影《人生答辩》,献礼所有用人生追寻意义的人

人生只有一次,我们无法洞悉前路,但也无需慌张,直面内心,带着对未来的憧憬,砥砺前行。有的问题,要让时间来回答,认识自己,用一生追寻意义!

清华大学
 

清华大学诗电影《人生答辩》,献礼所有用人生追寻意义的人

扫描,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