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班,是赚不到钱的”:老家同学早就过上了我想要的生活

企业项目已上线2019-01举报1038

“上班,是赚不到钱的”:老家同学早就过上了我想要的生活

扫描,分享朋友圈

我们联合京东拍了这个 7 分钟的视频,让一线城市年轻人和三四线城市年轻人对谈,聊聊各自的选择与得失。

小城青年说:“在家乡才有生活,在北上广就是一种一直在赶路的状态。”

都市青年则说:“我觉得你们很有勇气,但我回家的话一定会过得很糟糕吧。”

临近回家过年之际,不管你打拼在一线,还是奋斗在小城,京东年货节为你们准备了犒劳自己、体恤家人的年货,给自己的日子一点小惊喜,一些小盼头,才能有更多地勇气去面对生活。

#我们都是追梦人#


前两年很流行一句话:“伟大的城市吸引有抱负的人,你应该在配得上你野心的地方生活。”

在中国,很多人心里,“配得上”野心的城市,似乎主要就是北上广了。

人们反复讨论大城市年轻人为了自己想要的人生而奋斗和拼搏,久了就容易让你产生一种感觉:在三四线的老家小城,你很难得到自己想要的生活。

真的是这样吗?我们找到了几个北上广的年轻人,和几个在山东菏泽、河北廊坊、甘肃张掖、贵州六盘水等三四线小城生活的年轻人,让他们坐在一起,来了次对谈。

你会从中发现:不是所有人都有野心,但也不是只有大城市才配得上野心。我们还专门采访了一群小城青年,聊完后发现,他们可能早就过上了那些在北上广的同学想要的生活。

但你也会从他们的故事里,得知拥有这种生活需要付出的代价。


一 

你印象中的小城镇,也许正藏着你意想不到的机会。

瑜伽教练马泉曾一个人在广州打拼了 5 年。

刚到广州时,他加入了广州最大的连锁瑜伽店。培训完,到了应该给他排课的日子,却总是没有消息。

看着同期的同事都开始带课了,而自己只能在宿舍呆着无所事事,一天天等下去,心里非常无助,但每当家人问起来,自己还是硬撑着说挺好的。

“听到家人问,在外面怎么样,别太累,不行就回家,心里就难受得不行,真的很想家。”

遇到同乡的女友后,俩人都觉得在南方呆得水土不服,就想回山东老家菏泽工作。

“离家太远了,北方的狼到了南方掉毛啊。”

妻子怀孕后,马泉也在菏泽开办了属于自己的工作室,想要努力挣够女儿的奶粉钱。

1548053244951245.jpg

作为一名“男瑜伽教练”,他在老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顾客里大多数是全职妈妈、中年阿姨。

她们将信将疑地走进工作室,问得最多的问题是:瑜伽能减肥吗?男人怎么也教瑜伽啊?

在他的家乡,人们觉得瑜伽就是把人“折来折去”,和广场舞、健身操没有什么不同。

很多时候早晨 5 点多就要起床,晚上 10 才能结束。

除了上课,还要反复跟顾客解释瑜伽是什么,私教课又是怎么回事。

“累的时候就能体会服务行业有多不容易,每天像复读机一样将同一个问题解释几十遍。”

但因为是自己的工作室,马泉就像经营自己的人生一样认真。凭着这股韧性,他竟一点点把工作室在菏泽这个小地方做起来了。

“情况好的时候,一天的收入就有小 2 千,相当于菏泽普通工人一个月的工资了。”

他没想到,原来小城市,也可以实现他的梦想。

“以前瑜伽对我而言只是一份工作,干得不如意我可以换一个行当谋生。

但现在,瑜伽就是我的事业,投入一辈子也值得。”

回到家乡的他,突然发现自己对未来更有期望,也更坚定了。

我们总觉得大城市才配得上“野心”、“梦想”、“拼搏”这样的词汇,认为小城镇就像一潭死水,一成不变。

但其实,现实中的小城镇,早就不是你以为的那个样子了。

在中国,有 1.68 亿人口,生活在 160 个像菏泽这样的“小城市”里。每年都有像马泉一样的年轻人,从一线城市撤退,回流到故乡。

毕竟那里才生活着中国的绝大多数人,而有人,就有机会。


也不是所有人都有雄心。

一个叫席文的男孩在湖南从美院油画系毕业后,直接回了老家江西新余进了国企:两三年后,他就混成了“老人”,工作都有新人干,他基本不用再露面,只挂职,一个月领个两三千的薪水。

更多的收入来源于和朋友合伙开公司,因为在当地积攒了一些人脉,办起事来都方便,去年一年就赚了 50 多万。

在老家创业,他最大的感受就是不累:每天睡到中午起床,下午去公司解决一些业务订单,单子多会忙到晚上,不多的时候下午四五点就撤了。

他赚钱的最大动力来源于他的爱好——玩车。他酷爱《速度与激情》,从小就盼望着,工作以后赚了钱,就能实现自己改装汽车的梦想。

现在的他,拥有一辆花费十万改装好的高尔夫R20,经常去俱乐部和朋友赛车,有时还会参加一些大型比赛,跑好几个城市。

“一线城市生活节奏那么快,成本那么高,哪有空间留给爱好。”


山东人盖一诺从韩国留学回来后,没有像身边的同学朋友那样去一线城市打拼,而是进了老家滨州的进出口贸易公司。

他的日常生活就是“衣食无忧,有车有房,三五知己,没事吃饭喝茶”。

关于为什么回老家,盖一诺提到了网上流行的一个段子。

就是有一个渔夫每天早上起来打渔,能挣 2000 块钱,下午就喝喝茶,钓钓鱼。

有人问他,既然你上午钓鱼能挣 2000 块钱,那下午你也去,不就又可以挣 2000,过了十年二十年,你不成了千万富翁了吗?

渔夫问:我要那么多钱干什么?那个人说:到时候你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啊。

渔夫笑了,说,我现在做的就是我想做的事啊,我就是要每天喝喝茶,钓钓鱼,为什么要等到十年二十年以后,是不是傻?

“是啊,我就算在大城市打拼,挣了钱,回家也是过这样的日子,我现在就能过上的生活,为什么要等以后?”

有多少在外漂着的人,不是憋着一股劲,就想挣够了钱,好“衣锦还乡”,过上安逸宁静的生活。

但其实,有些理想中的生活,需要的只是一个“选择”


视频访谈中,北漂女孩花花说:“我不知道在北京的一些人,有没有跟我一样的感受,就是会患上一种叫热闹的孤独恐惧症。

1548053306805717.jpg

“就是你在北京,即使你有伴侣了,但是你们两个人工作也会很忙,你就会习惯一个人住,一个人吃饭,一个人下班回家,甚至就是孤独的顶级,一个人吃火锅,一个人上医院,我全都经历过。”

北漂的孤独,常常从一开始的被动,变成后来的主动。

而另一个男孩丁汀,毕业后选择回东北三线小城的老家,考入当地歌剧院交响乐团当单簧管演奏员。

小城市对文艺工作根本不重视,排练环境又差,有时候闲得像个待业青年。

他回去主要是为了爱情。

一毕业就和同乡女友回家领证结婚,过着和大城市的同学们完全不一样的,细水长流的生活。

日子平淡,但两个人也没放弃过“折腾”,在家乡开了个馄饨店。

他说:“大学时我们就经常一起畅想以后的生活,想一起开个小餐厅。我们都喜欢吃校门口一家连锁店的馄饨,后来就想,不如在老家开个加盟店。”

“算是我和爱人的一个约定吧。”

干餐饮得起早贪黑,每天忙到十点半,第二天不到六点又要起床。东北的冬天,六点天还是全黑的,丁汀一人开车 45 分钟去店里开门营业。

开业三个月,他掉了 15 斤肉,妻子说他“整个人像被打薄了一层”。

但他非常满足。他们一起“开脑洞”做生意:朋友圈抽奖,制作餐厅音乐歌单,推出特色小食……想尽办法让他们的小餐厅与众不同。

在小城市, 最好的生活对他来说,就是白手奋斗,执手偕老。


看上去,这些老家小城的年轻人已经过上了很多大城青年想要的生活。

但他们也有需要面对的现实和付出的代价——圈子文化严重,如果没有人脉,就算有市场,事业也开展不起来。

丁汀在老家乐团的日子也是看似平静,实则暗流涌动。

他说,在东北,尤其是在他们那种小地方,“资历就是一切,不管你多牛多厉害,只要你嘴上没毛,你就是个毛头小子,说话办事一文不值。

而那些所谓德高望重的老师、前辈,他再不务正业,业务水平再烂,他在团队里也能享受高高在上的地位和压倒一切的决定权。”

在小城市,有时能力并不能决定你所处的位置。

大部分选择回乡的人,考虑的都是“父母在,不远游”。但离得近,就意味着更逃不开。大部分不得不听从父母的意见,做个公务员或者继承家业,早早结婚生子,“做什么都得考虑下家庭”。

我有个朋友热爱涂鸦和推广橄榄球,想以这个为毕生事业。家乡正在大力扶持体育事业发展,他得到了在家乡建立橄榄球训练营的机会。

但他的父母却跟他说:“不当公务员的人生是没有价值的。”

视频里的男孩子付是一个摄影师,他说在小城市,像他这样的摄影师很少,没什么人和他抢生意。

但他也找不到可以沟通、交流的人。

“感觉思想渐渐就停滞了,有时候遇到困难,也总想逃避。”

“很难再有那种’逼自己一把’的冲劲了。”


有人说,世界上只有 5% 的人是在生活,剩下 95% 的人仅仅是在活着。

那少数的 5%,是确认自己想要的生活,并且清楚自己将要为之付出的代价的人。

有时候,人们要接受自己可能就是个普通人,就想过平平淡淡的日子,有时认清这件事,就能快快乐乐地生活了。

但总会有另一群人,是宁愿痛苦也不要平淡的。

但,就像马泉在视频里说的:“你在一线城市的时间是 24 小时,我在四线城市也是 24 小时。我们所使用的时间的寿命都是一样的,只要是我们在努力的路上,甭管在哪里,我们只要是有梦自己去追就好了。”

重要的不是你站的位置,而是你面朝的方向。

JD.com 京东

新世相

新世相

 

“上班,是赚不到钱的”:老家同学早就过上了我想要的生活

扫描,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