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远山为代表的,那个逝去的广告时代好在哪儿?

原创2019-01-01举报43515

以远山为代表的,那个逝去的广告时代好在哪儿?

扫描,分享朋友圈

以远山为代表的,那个逝去的广告时代好在哪儿?

时至今日,当黄觉站在吐槽大会的舞台上调侃自己的演员生涯时,他会想起多年前自己接拍的第一支广告代言吗?

那个逝去的广告时代好在哪儿?

01.有中国特色的广告时代

在我入行的时候,那个年代的广告圈,除了传统的老牌4A,还没有太多明星公司,这其中以杨海华为首的揽胜是一座高山,而邱欣宇的远山则是另外一座。

揽胜,远山,从这两家公司的名字我们或许足以看出,他们所继承和推崇的,那种真正属于中国的传统审美意趣,以及在这种意识指导下诞生的,那种真正扎根中国现实的广告。

和今天广告圈里那些闪耀的英文招牌相比,和那些除了演员是中国人其他越来越趋同于国外甚至直接抄袭的广告相比,这不只是一种审美上的更替,更代表着一种广告传统的消亡。

如果说曾经存在过一种“有中国特色的广告时代”的话,那就是以远山为代表的那个已经逝去的时代。

也正是前几天,揽胜曾经的文案负责人秋爽,宣布他的一座山广告“死亡”,整组创意并入环时互动。

这是那个广告时代的,最后一座山。

以远山为代表的,那个逝去的广告时代好在哪儿?


02.切中当下的现实质感

回到文章开头提到的黄觉的那支广告,那是一系列由远山广告为美利金融创意的。由普通人讲述自己生活的广告片中的一支,在那支广告里,普通人黄觉第一次调侃了自己的演员生涯,在极具中国现实质感的镜头里,他徒劳地问自己:让我跳下去,我往哪儿跳啊

美利金融品牌TVC
《演员篇》


今天,我们一年可以看到多少走心广告呢?

它们中的佼佼者,大多也都洞察扎实,文案入心,表演动人,拍摄精良,但唯一的问题是,它们无一例外都失去了当下现实的质感。

那些架空的漂亮的镜头,看过之后再也不会在某一刻的街头被突然记起。

我不知道现在这种结果是创作者们有意识的选择,还是他们已经失去了关切现实的兴趣和把握现实的能力。

但从我个人来说,答案显然是后者。

美利金融品牌TVC
《垫垫脚尖就能够到的幸福》

《让年轻的爱情更有把握》

《对钱,我很认真》

《有准备的自由才是真正的自由》


03.广告,是人做的

无论是最初的奥美,还是后来的远山,公司永远只是创始人个人意志的体现。归根到底,什么样的人,做什么样的广告。

奥格威的《一个广告人的自白》曾经给我的最大启示是:一个大写的广告人,首先是一个大写的社会人。这意味着,即便他不做广告,从事任何领域的工作都可以取得成就。他只是恰巧进入广告界,把自己的学识,审美和对这个世界的理解带入了广告。

如今的邱欣宇,更为人熟知的ID是“二逼瓦西里”,更多的以个人身份参与到公共话题,还编剧了一部电影,虽然偶尔还以朋友的身份,帮罗永浩改出了“漂亮的不像实力派”,但广告之于他,相信只是曾经翻过的一座山了。

今天再看远山官网上新出街的作品,泯然众人矣。


04.尾声

今天的广告圈,把持话语权的当然更多的还是那个年代的“遗老遗少们”,借着social和自媒体大爆炸的浪潮,他们中的部分完成了对上一辈人的革命,另起一页,书写了中国广告的新传统。

好与坏,当然不是我辈人今天就可以判断的事情。

不过不管怎样,我们都还在继续做广告,我们都还有机会塑造中国广告的新模样。

以远山为代表的,那个逝去的广告时代好在哪儿?

扫描,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