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行开篇之劳双恩

举报 2022-11-02

早前我在公眾號文章俠客行之序章里提到過WT(伟门智威)首席创意长,Mayan勞雙恩。時隔這麼久,我还依稀记得他用笔在纸上写我的名字。当然这算是回忆。可回忆有时真,有时假,有时又让人琢磨不透。就像一杯酒醒后,口中回甘天不知、地不知,唯有酿酒喝酒二人知晓。怕就怕时间久了,酿酒喝酒的两个人都忘了,浪费这时间酝酿的礼物。

(圖片來源:facebook)


直到回家,答案才漸漸明晰

按理說,採訪不過就是遞上一張名片,把採訪對象拽到話筒前面講故事,自報家門,好似進入格鬥場的拳擊手,佈局、攻防、比劃,摸透對方的說話路數、節奏,以退為進,一個看似輕巧的問題,實則綿裡藏針,一不小心,便會刺激到對方本能防範,失了分寸,便可挖到寶藏。可事情一點都沒往我想的那裡去。
採訪前勞先生問我,為什麼覺得廣告是江湖?勞先生從座位站起來,不像勞總更似老師。師者,傳道授業,教人讀書、教人撰稿,教人進取,教人结婚要買De Beers,鑽石恆永久,一顆永流傳。他沒說,我也沒問,但有種感覺,這一瞬間真实与回忆,似幻似真如梦如霧亦如電。6個月前的某天下午3點,我坐在辦公室碼字。外賣的美式見底,睏意頓生,忽然手机振动。有一則消息:「 有時間聊聊?」。20分鐘後,我便坐在人民廣場來福士下面的咖啡店里。3個小時過去,一個新的欄目誕生了。期間我一共喝了4杯咖啡,沒上廁所,之後,我就完全不記得,再醒來,已經是第二天中午。6個月後,終於換來WT門前這一雙可以握住一切的大手。勞先生,穿衣簡單有品,黑色T,牛仔褲,運動鞋,戴一隻浪琴腕表,最讓我記得住的是,一個好像在說話的微笑。
「你好,Mayan」(Mayan是勞先生在廣告界的爱稱)他先開口,一口純正的港普。勞雙恩,香港出生,1988年以文案加入香港奧美,之前做過地理老師,寫過歌詞,香港作詞家協會成員。1996年移居上海,加入智威湯遜(現在改叫偉門智威),連續三年在中國全方位廣告中拿到好成績,97年勇奪平面廣告全方位第一,98年囊括平面、電視雙項第一,99年更是衛冕電視廣告全方位第一,國內國外拿獎到手軟。我身边有好多人都尊敬他,好多人也都是我尊敬的前輩。可我卻恨他。因为愛會隨時間淡化,恨則會愈演愈烈。陳奕迅歌詞說,because愛是懷疑,那恨,我也能數出個1、2、3
1、我恨他寫的一手好字,打動鄧志祥為了找一份在寫字樓的工作他竟然練得中英熟練,為了在簡歷中傾注一縷創意靈魂,他以英文排版,以方塊字署名,想不到居然奏效。這樣一份「心機」簡歷,感動當年奧美前輩,江湖上人稱CC Tang的鄧志祥。(辟個謠:外界都流傳當年是CC Tang聘請的勞雙恩,勞生親筆糾正我其實是另一位高人叫簡兆明(David Kan)。
2、我恨他耐心體貼学不会生氣。為了在採訪中挖到更多料,我故意使壞,希望他能漏出破綻。我說,我沒帶準備讓你簽名的《智威湯遜的智》,他說,“沒事。”我說,我今天採訪也沒準備錄音筆,甚至我從沒想過準備。他說,“好啊,ok。”我說,我是文案,所以可能全篇都不放一張圖片。他居然說,“我的欄目,聽我的。”
3、我恨他求贤若渴。他告訴我,他曾經去工地上請非廣告專業的新人寫文案。我羡慕嫉妒恨工地上的居然不是自己幾個回合下來,我臉上笑嘻嘻,心裡卻早已被大師的好修養感動到流泪。
(圖片來源:facebook)
聊到起創意人,你說,要有火不識勞雙恩,但還是避免不了,被「日薪三萬」,「鑽石恆永久,一顆永流傳」等江湖傳說衝擊大腦,我也無法對這些動人故事,做到視而不見。所以採訪前,我可以說是忐忑無比。巧的是,劳先生有一種讓人短暫失去距離的本領。他對所有人都很禮貌。面对他,你不会或喜或悲。坦白說,我很少看所谓創意大神的訪問。別誤會,我並非本人對大神不敬,只不过直覺告訴我,看作品更能直接瞭解神在想什麼、做什麼。作品不會騙人。照理說,採訪者不該在採訪中強調自己的想法,可今天⋯⋯我決定破例,我相信,勞先生所说,「对话很有意思, 一邊展露,一邊暴露。」接下来才是采访的正题,时间有限,我们只讨论了三个半问题。有趣的是,不是我问他,是他问我。
劳:劳双恩。我:希一。客官接着往下看。勞:如果廣告是江湖,那江湖上有什麼人?
本該是我採訪他,結果我却成了被採對象,如此不按套路,難道这就是創意人的本色?希一:江湖多險惡,生存很重要,群毆好過單打獨鬥,所以江湖上出現許多門派,各個拉幫結伙,抵禦外敵同時擴充實力,為日後早日實現一統武林的宏圖偉業。江湖多人才,不管是東邪西毒、全真七子,或是南帝北丐、東方不敗,還是所有人加埋一起都打不過的王重陽、風清揚,這些都是有真本事的。江湖有俠客,金庸先生曾言,武俠,不在武,在俠。任我行,武功高強,憑著吸星大法,雄霸一方。可就是這樣的高高手,也有佩服的三個半人,令任我行折服的,從來都不是對方的武功,而是他們的為人。總之,江湖上什麼人都要有,而且是必須。只有某一種人,那叫門派,不是江湖。勞:你想不想做令狐沖?打打殺殺那么累,又那么不浪漫,做個詩人,遊俠,自在舒服。
希一:詩人要做,武林高手更要做。我雖喜歡武俠小說里的江湖,可是,什麼是江湖,就見仁見智。金庸先生筆下的江湖,大致分三種,古典江湖、自由江湖和政治江湖。我認為,廣告,三者皆是。古典江湖,核心是義,俠之小者,助人為樂,俠之大者,為國為民。這是一個允許理想存在的江湖。廣告的核心,是善,是希望世界變好。小創意,可以幫助企業解決問題,實現理想目標;大創意,可以傳播真善美,傳遞愛的希望。自由江湖,強調武功,不問出身、信仰,門派,只看武功,華山論劍,勝者為王。這是一個充滿競爭的江湖。廣告看重實效,不管你是985、211或國外留過學,白紙黑字,提案proposal,比稿分勝負。(雖然我不讚成)一個人能力的高低,有時取決於他的武功,有時取決於他能調動的資源,這是政治江湖的規則,這是一個計算、權衡的江湖。廣告不再看重理想、看重創意,協調資源,在各類KOL中追求流量,實現快速變現才是正確之道。我眼中的廣告江湖,正在經歷從古典到自由,再到政治。如果只做詩人,不做高手,當世有不平事,難道要和對方普及,君子動口不動手?勞:一個賣枕頭的客戶對我說,很痛苦,枕頭賣不掉,因為消費者習慣了換枕套,但沒人想過換枕頭。你有辦法嗎?突然被問到專業上的問題,這種時候回答吧,不一定完美,不回答,又顯得在前輩面前不夠積極。勞:「其實很簡單的,三個字,但是不容易想。勞先生好像早就看穿我心裡在想什麼,趕在我尷尬之前說。“有效期,印在枕頭上,有效期至xxx月,可以解決嗎?”
現在想來,還是覺得厲害。如果,沒有所謂的原創力,洞察力,這是無論如何也想不出的,我甚至都沒有機會聽到。勞生的境界自不用說。就連那些不會說話,無生命的枕頭,也能與他對話無障礙,最終展示出令人驚嘆的創意。看來,所謂真正的創意高手,真的可以起死回生。採訪時間很快就過去,勞先生的熱情,卻遠超我想像。就像,永遠滾燙的烈火。
(圖片來源:facebook,從左至右林俊明、陳耀福、勞雙恩、蘇秋萍、莫康孫、狄運昌)
享受與每一個人的緣分问最后一个问题前,Mayan同我分享自己演話劇的經歷。「排練好幸苦,少則三五七天,多則十天半月,最後舞台上的時間,不超過40分鐘,然後曲終人散。剩下的,不過是那些和夥伴們共同排練的回憶」Mayan說。「不管生活中遇到什麼人,都要懂珍惜。」與之前的對話形成強烈對比,此時勞先生的話,像一片片陽光照進來。我既感恩又感慨,也許,這才是大俠勞雙恩的創意之道。寫好文案,就要做一塊海綿,從每一樣東西裡吸收養分,書、磁帶、電影、音樂⋯⋯當然不要忘記了,寧靜是思考,一頓豐盛的晚餐。即使是勞生也一直堅持讀書。Mayan每天都會讀《聖經》。他說:「這是生命;其他書,有時間就看,那些是零食」。說完,他就騰挪座椅,從後面遞給我一包「零食」,《少年李白》。
最後一個問題也是採訪開始的第一個問題。Mayan:爲什麼廣告是江湖?希一:金庸先生說,有人就有江湖。廣告當然是江湖,因為廣告是和人有關的。勞先生笑了笑,看了一眼手錶,又笑了笑,欲言又止。就這樣採訪結束了。走出WT,我的心緒像是做了升降機,全然失去重力,跟著現實的吸力將我拉扯回地面。今天是翹班,我要趕緊回去提案。
寫第一稿那天聽說Mayan後天飛香港。不禁感慨Mayan香港上海兩地,一來一回竟是四分之一世纪匆匆過去。忽然耳邊響起那首,陳奕迅演唱的《今天等我來》,歌曲正是Mayan移居上海時寫的,歌詞里的「今天等我來,就讓這遊子的心寫出好題材」也正是Mayan一路走來的真實寫照。遊子又回去了。不知這一次,他又將會譜寫怎樣的新篇章。也不知何時能再與他相見,我唯以曲回憶,字記敘。
本來不想放圖片但後悔當天沒有與勞先生合照,權當安慰自己了。

本文系作者授权数英发表,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转载请在文章开头和结尾显眼处标注:作者、出处和链接。不按规范转载侵权必究。
本文系作者授权数英发表,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作者本人,侵权必究。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本文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本文系数英原创,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授权事宜请至数英微信公众号(ID: digitaling) 后台授权,侵权必究。

    参与评论

    文明发言,无意义评论将很快被删除,异常行为可能被禁言
    DIGITALING
    登录后参与评论

    参与评论

    文明发言,无意义评论将很快被删除,异常行为可能被禁言
    800

    推荐评论

    全部评论(2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