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式省钱,不是消费降级

原创2018-08-15举报61018

中国式省钱,不是消费降级

扫描,分享朋友圈

原标题:消费降级?不存在的。

原价19.9元,「拼团」却可以0元购。

在拼多多首页,一条粗面料的哈伦裤已经获得150335条评论,短短5分钟后,变成了150356。

新媒体订阅号上,10w+的阅读量是彰显成功的数字,而在拼多多,这数字随处可见。

「3亿人都在用」的拼多多勾勒了全民省钱的景象,也彻底引爆了关于「消费降级」的争论。

但ARK认为,消费并没有降级,只是消费认知与消费行为所处的升级阶段不同而已。


1.png

Lilith住在上海中环边缘,从在租的住房乘地铁到公司,大约需要1小时。跟写字楼中每个同龄人一样,她能很好地维持得体的形象、精致的妆容,聊天时,她既能参与讨论快时尚趋势,也会笑一笑拼多多上的「超熊洗衣液」、「小米新品」等山寨产品。

而使用拼多多是她的秘密。在高投诉率的拼多多上,她总能谨慎地挑选到不算「踩雷」的物件,以日用品为主:它们的共同点是不用带出门。比如9.9元包邮就能买到的卷纸。虽然寄来的卷纸总是比预期要小一些,但在其他平台,至少要花费三倍的价格。

她觉得这不算消费降级,因为以自己的实际经济能力来说,有所取舍是必要的理性决策。最近她刚刚被同事种草,买了一只2000余元的戴森吸尘器,每天下班后吸一遍小床,成了使她感到踏实的习惯。

「有些东西是社会环境中必不可少的体面,但要对生活有所打算,也需要攒钱啊。刚需支出在前,其他地方能省则省,把钱花在想要的地方,有些日用品就拼一拼吧。」

1_index_1_2search-2.jpg


2.png

作为Lilith的妈妈,林女士在拼多多的应用上显得「重度」一些。她的手机里有多个拼友群,主要是由一起跳舞的闺蜜组成。当女儿以工作为由退出群聊的时候,她并不以为意。偶尔,她还是会推荐好的东西给女儿,母女用私聊的对话框「互助」一下。

「年轻人还是比较要面子的,你从他们的朋友圈就能看到,每个人都光鲜亮丽的,你叫她去问别人拼一点东西,她肯定会受不了。她们习惯了。我们就不在意这些,什么衣服撞衫啦,我觉得好的衣服,是一定会推荐给几个老姐妹的,一起穿上也美的。」

林女士对平台上服装的款式还算满意,但质量关乎健康,她时常会收到女儿的叮嘱。尽管嘴上同意,她还是悄悄地和几个闺蜜一起拼下了59元反季清仓的焦糖色羽绒服。

「我们都是这样想的,所以才能高高兴兴的玩到一起。大半辈子都过来了,不需要浮夸的东西,只要质量没问题,能用就行。把钱留到孩子手里,房子还能买大一点。」

近期她收到女儿的礼物,俄罗斯跟团游。埋怨着浪费,她还是高高兴兴去拼旅行包了。

1_index_1_2seacher-2.jpg


3.png

相对于许多城镇居民,卢先生住在更偏远的地方。

卢先生家里世代都是守林人,上班意味着与世隔绝。山上经常暴雨,连手机也没有信号,更不用说电视。所以他没给自己添置什么,常年在草屋里,把沉默磨成习惯。

如果没下雨,他会每隔3天下山一次,顺路采些野菜、菌菇、蜂蜜带给妻子,再抱抱6岁的儿子。他的家和拼多多评论区里的许多人一样:不太均匀的白色墙面、写着「家和万事兴」的旧字画,一部分已磨得光亮的水泥地,加上床、立柜和藤椅,就是全部。

看到邻居家的新电视,卢先生想到了家里的老电视,他狠狠心买下了一台26寸的网络wifi版「王牌佳电」来替换。558元,对月薪1000元的卢先生来说,超过了半个月的薪水。但从乡镇提货点取回电视安装的时候,儿子一直围着他转,夸他「很厉害」。

「钱可以再赚,老婆孩子不能受委屈。」

拍下妻儿坐在床边看电视的样子,发在朋友圈,卢先生感到非常满足。

1_index_1_2search-1.jpg


中国式省钱,不是消费降级

Lilith会在日用品上「省钱」,却绝对不会在母亲的出国游项目上马虎。

林女士保持了半辈子的节俭,但她表示会毫无保留地帮女儿买房立足。

在卢先生清贫的生活里,他也会被情感、邻居影响,给妻儿买一台「王牌佳电」。

能力之内,人们想要的、想给予的,一直都是最好的。


省钱,是为了有取舍地消费升级

尽管在许多细节上留下了省钱的印象,但人们的整体支出有增无减。种种节约,有时仅仅为了铺垫一次酣畅淋漓的完整体验。

回看消费升级的概念:它意味着人们愿意花更多钱,为产品的附加价值(比如服务、体验等)买单。眼下,绝大多数人的经济能力都很难达到「全面升级」,必有取舍。

理性中取舍消费,为感性的部分努力,是基于现状、个体需求衍生的最好方案。带着「把生活过得更好」的理想,这个方案的终点,自始至终都是消费升级。


人们不会为残次品买单

人的消费认知在不断升级。当成本价成为残次商品易碎的包装纸,谁会继续买单呢?

尽管在这款主张成本价的APP之外,不愿意接受「无意义品牌溢价」的人不止3亿,但ARK认为,在只愿支付成本价的时候,用户想要的,还有一份「至少」:抛去品牌、包装,抛去一切溢价的存在,至少应该是实实在在的产品本身,它能在该有的周期中,尽职地实现它的功能。

只有在这一基础愿望被实现的时候,那些「10w+」产品才会有复购,「3亿人」也才能真正被满足。

中国式省钱,不是消费降级

扫描,分享朋友圈